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六十二章
    国庆节, 长假期间邵炀就开始着手查夏仁辉的事。

    那些文件都不是假的,但虽然文件不是假的,事情的真相却不能只听夏仁辉一个人的说法。

    如果真如夏仁辉所言, 他当初也没犯太大的错。可如果他真没犯大错的话, 以他的手段, 还能和钟诗雨走到这个地步?

    给邵炀煮了一碗当归牛肉汤, 夏子衿端给他以后,笑眯眯地要给他按摩。

    邵炀觉得夏子衿笑得有那么一点儿的蔫坏,握住她的手指道:"难得有长假。"

    夏子衿笑眯眯地点头:"难得有长假。"

    邵炀道:"你说我们是不辜负良辰美景比较好, 还是做别的比较好。"

    夏子衿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道:"都听你的。"

    于是, 他们就真的没辜负这良辰美景。

    第二天,夏子衿的手机响了,她废了老大的力气才从床的这头挪到床的那头,然后又废了更大的力气把来电接了起来。

    "喂?"略有些有气无力,甚至还带了点儿沙哑,手机那边迟疑了一瞬,然后才道,"子衿?你病了?"

    夏子衿听到钟诗雨的声音神志登时清明了几分,咳嗽了一声:"没,没没没……妈, 怎么了?"

    钟诗雨道:"……我今天收到了一封牛皮纸。"

    夏子衿道:"谁送来的?"

    钟诗雨道:"你有时间的话来看看, 我们一起看。"

    夏子衿无端从钟诗雨的话中听出那么一点儿不同寻常。

    邵炀打开了门,手里还端着一碗粥。

    "好啊, 我回家的时候给你打个电话。"

    把电话挂了,夏子衿挪到床边,转了一个身,仰头看他。

    邵炀见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坐到她身边,道:"我喂你?"

    夏子衿登时接受了这个建议,并且还非常主动地拿了一个枕头放到床头,直接靠在枕头上。

    "刚才是妈打来的电话。"夏子衿道,"她说她收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牛皮纸。"迟疑了一瞬间,夏子衿蹙眉道,"可能是信封之类的东西?"

    邵炀的动作顿了顿,道:"那我们到时候去妈那儿看看。"

    夏子衿点头如捣蒜,但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道:"下午去吧。"

    邵炀好笑地道:"你围一条丝巾就看不出来了。"

    夏子衿但笑不语。

    相拥着到被子里睡了一个午觉,等到起床,他们就一起回了夏子衿家。

    夏子衿回去的时候那叫一个从容不迫,但进了家门以后,钟诗雨见到他们也没露出多少笑靥。

    "妈……怎么了?"夏子衿敏锐地觉得有事儿不对。

    钟诗雨蹙眉道:"夏仁辉送了一份文件过来。"

    夏子衿:"??"

    钟诗雨把放在茶几上的东西递给了夏子衿。

    夏子衿从文件夹中掏出东西后,只看见几个字就觉得头皮发麻。

    这是遗嘱,虽然是遗嘱的复印件,但它却显然是一份生着效的遗嘱复印件。

    "……他怎么了?"夏子衿抿唇问。

    钟诗雨道:"我也不知道。"顿了一顿,才道,"都离婚了,他的事情也和我没有多大关系了。"

    夏子衿翻着这份文件面上露出些惊疑不定,早先她以为夏仁辉是想让她和萧颜莉争公司的,但这份送来的遗嘱里,夏仁辉却把财产都给到了夏子衿的名下。

    夏子衿是他亲女儿,就算离婚了,这个决定也没什么问题。

    但问题就是把财产给她相当于给钟诗雨,那么萧颜莉呢?萧颜莉和萧瑾琴,夏仁辉是打算不管了吗?

    夏子衿弄不懂,而且弄不懂的同时,心头也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他这么早立遗嘱?"

    钟诗雨道:"我也觉得这事……"她言而未尽,但显然有那么一点儿猜测。

    夏子衿不是很想往那个方面想,她有想过各种各样让他不舒坦的方法,但没有任何一种方法上升到了生死。

    邵炀忽然道:"妈,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钟诗雨诧异抬头,眉宇之间似乎还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

    "关于,夏先生的。"

    "……"

    自己丈夫和妈妈去谈话了,夏子衿则坐在茶几旁,反复地看着遗嘱,试图找出一点儿陷阱和问题。

    但是,找不到,怎么都找不到。

    夏仁辉就好像吃错了药,忽然决定把所有财产的继承权都给了她。

    "……事情就是这样,我倒是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也许有所隐瞒,但大部分应该是真的。"在厨房里,邵炀的声音很低,非常注意自己的用词造句。

    钟诗雨平静地道:"他说的往事的确都是真的,只不过隐瞒了一部分。"

    邵炀道:"是他对萧瑾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