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六十一章
    邵炀盯着房门, 然后缓缓伸出手把门把扭开。

    现在是下午,ICU允许家属探视的时间,他不能算他血亲的亲人, 但怎么说也是亲戚了。

    把病床旁边靠墙安放的椅子拿过来放到了病床旁。

    邵炀坐了上去, 目光却一直都在床上的男人上。

    像他这样年纪这样的成就的人, 也只有病, 能折损了他的意气风发。

    "我以为你会不来见我。"夏仁辉道。

    邵炀道:"于情于理,都该来见的。"

    夏仁辉就把旁边一个纸袋交给了邵炀,道:"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东西, 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利用。"

    邵炀没有接,而是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夏董事长。"

    "什么?"夏仁辉掀了掀眼皮, 似乎有那么点儿疲倦。

    "您和萧瑾琴到底是怎么回事?"

    "……"

    "难以启齿?"

    夏仁辉淡淡道:"你问得很直接。"

    邵炀道:"实不相瞒,我已经准备查你们之间的事了。萧瑾琴她女儿怂恿邵烨的前女友给他灌酒,想要酒后乱性……"他观察着夏仁辉的表情,发现夏仁辉一直是这副虚弱的样子,有气无力几乎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子衿和我都猜到她们母女用过这样的手段,而且萧颜莉还承认了。"

    夏仁辉好似出神了一会儿,才道:"说给你听也无妨。"他闭了闭眼睛,道,"因为你是男人。"

    邵炀心下一沉,暗道夏仁辉难道是真的背叛了钟诗雨?

    说起来夏仁辉和萧瑾琴的纠葛, 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这世上什么都会有第一次,而初恋这个第一次当然会让男人更加难以忘却。

    "我喜欢过她, 这是前因。后来她跟了我兄弟,我娶了诗雨。"夏仁辉道,"这么多年过去,如果说真对她有什么感情,我自己都不信,而且我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邵炀道:"直到你们‘酒后乱性’?"

    夏仁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开创夏氏吗?"

    "抓住时机,白手起家。"

    "那都是外人说的,其实这本来是青林的愿望。"

    原来当年夏仁辉和萧瑾琴还有叶青林曾经是同学,而夏仁辉和叶青林一起当兵,还是战友。

    "当兵时他跟我说,商业发达,想要下手捞一笔。但是咱们毕业多年以后,他因为旧疾暗伤发作,所以去世了。"夏仁辉叹道,"为了治病,家中一贫如洗,他去世后我去他家看过他们,就剩下一个女人和孩子,贫困潦倒。"

    邵炀道:"他的旧疾与你有关?"

    夏仁辉道:"旧疾与我无关,但当年我穷困潦倒的时候,他帮了我非常多次。"

    邵炀道:"所以夏董事长是因为他才下海经商的。"

    夏仁辉道:"是,而且我在经商之前,曾经发誓,一旦成功,会把产业分给他家人一半。"

    邵炀闻言沉吟,片刻后才道:"但子衿和妈对你应该更重要,难道夏董事长为了这‘恩义’,抛弃妻女吗?"

    夏仁辉道:"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我事业有成以后就资助她们母女,并且也告诉了她们我早先拼下这产业之前的想法。"

    "她们……"

    "她们不相信。"夏仁辉淡淡道,"无缘无故有人送一大份家财,当然不敢相信,认为我以后肯定会反悔。"

    邵炀:"……"

    要说夏仁辉在商圈里的名声,那是当真极好的了。有人说无奸不商,而夏仁辉则是真正做到了"无尖不商",古代的商豪巨贾,卖米都得多加半斗弄出个小尖尖,和他合作则根本就不必担心吃亏。

    夏仁辉道:"其实我在做之前,也的确没想到自己能把公司开成现在这样。"

    除却早有底蕴的那些人,他在全国已经是第一了。

    "你也不必真分一半出去,这会极大的损伤你的事业。"邵炀道,"滴水之恩是应涌泉相报,但若给得太多,承受者受不住其重,对你对别人都会有害。"

    夏仁辉笑道:"你比我当时想得明白。青林太宠她们母女了,在外工作,回家累得半死还要家务全包接私活,他当时旧疾发作得那么厉害,一个病人不休养还继续劳累……萧瑾琴肩不能抬手不能提,青林一走根本活不下来。我如果给财产的话,她们坐吃山空。我那时候其实就在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帮她们开一家小公司,给一份启动资金,再培养出一套班底送过去……"

    "……这恐怕也是让她们吃现成的了。"

    夏仁辉道:"算是吧,但她太贪心了。"

    如果说萧瑾琴不知道夏仁辉曾经喜欢过她,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当时夏仁辉比叶青林穷,而且叶青林愿意完全养着她,萧瑾琴就看中叶青林这一点,直接嫁过去了。

    叶青林会沦落到那样的地步实在是没有人敢相信,但是更没人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