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五十五章
    夏子衿这意思是她准备留下来了。

    邵炀目光微动, 就见她从被子里坐起了身,然后把放在床头柜上尚且还沾了一点儿雨珠的手机摸了过来。

    "你是要给你妈妈打电话?"

    夏子衿道:"不报备的话妈妈会担心。"说完以后,她笑嘻嘻地看他一眼, 道, "你放心吧, 她会同意的, 这外面太大的雨了,而且我是不会告诉她我会和你一起过夜的。"

    邵炀道:"暗通款曲?"

    夏子衿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他一下,道:"是啊, 所以我们这暗通款曲可得把戏做足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夏子衿和钟诗雨说话时并没有太多地谎言, 钟诗雨问她现在在哪儿,要不要她来接。

    夏子衿只道:"不了妈,外面风雨太大了,台风过境,太危险。"

    钟诗雨便道:"你要在外面住吗?"

    夏子衿便"嗯"了一声。

    钟诗雨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多问,只是道:"一切小心,明天记得回家。"

    夏子衿答应了以后便把通话挂了。

    邵炀道:"你妈也许还是担心你。"

    夏子衿道:"自家女儿在外面过夜当然担心了。"说到这里以后,她忽然又看了他一眼,"你呢?你不回家, 你爸妈不担心?"

    邵炀道:"自家儿子在外面过夜就不需要担心了。"

    夏子衿想了想, 竟然笑了。

    邵炀道:"你笑什么?"

    夏子衿道:"我在想女儿在外面过夜,做父母的是怕外头的猪把自家的白菜给拱了。而儿子在外面过夜, 最多也就是拱一拱别人家的白菜。"

    邵炀:"……"

    夏子衿笑不可抑地拍了拍被子,道:"你说是不是?"

    邵炀抓住她的手腕,直接欺身上去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开始拱白菜了?"

    夏子衿抱住他的肩背,幽幽地道:"你要是今天就拱白菜,明天我家的餐桌上可能就多了一道猪肉炖粉条。"

    邵炀失笑,掐了她的脸颊一把:"我跑得快的话就炖不到了。"

    夏子衿凑到他脸颊旁咬了他一口,只是咬了一口他的脸,邵炀低头亲了下她的唇,然后嘴唇蹭了蹭她的脸颊,继续亲下去。

    他们都知道彼此今天不会真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但是他们都想要在一起,只是简单地想在一起而已。

    相拥而眠,在擦枪走火时停住。

    夏子衿第一次被人抱着睡,感觉新奇,但也挺有安全感。

    屋子里的灯就那样点着,而他们就在酒店里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夏子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从床上爬起来。

    酒店的床太软了,被子也很舒适,开了空调以后与人相拥,竟然比大冬天地从温暖的被子里爬出来还要觉得艰难。

    "早上了。"夏子衿略带了一点儿鼻音地道,然后戳了戳邵炀的胸口——把他睡袍戳开了,泄露出了一点春光。

    夏子衿面上一红,目光登时往旁边瞟去,然后她把戳开的睡袍又拉好,偷笑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邵炀早就发现她的小动作,一个翻身就把她压住了,然后又亲了她一通,唇在她额头上流连不去。

    夏子衿窝在他的怀抱里,幽幽地道:"新司机就是学得快,没多少时候就变成老司机了。"

    邵炀喑哑着嗓音道:"被人撩来撩去,就算是新司机都变成老司机了。"

    夏子衿便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吧唧"印了一个吻,然后把他推开,去找自己的衣服。

    昨天他们的衣服都被淋湿了,但是一个晚上干得也差不多了,至少回家是做得到的。

    邵炀本想打电话给酒店的服务人员让他们去买衣服,但夏子衿却拒绝了,道:"我要是换了一件衣服回去,妈妈一定会问我的。"

    邵炀便道:"暗通款曲。"

    夏子衿点头道:"嗯,暗通款曲!"

    刷牙洗脸,坐回了床上,等他们两个人都收拾好了以后,坐在床上却开始大眼瞪小眼。

    "先回家?"

    "嗯,先回家吧……"

    "但如果先回家的话,我们……"

    这里离他们家都有些远,如果要回去,邵炀肯定得开车送她的,夏子衿有点儿怕被人看见了,但更怕的却是他们各回各家,上班一起迟到。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先回家肯定来不及。

    一起迟到可不算是小事,这在其他人眼里一定是可供八卦的事情,主要是萧颜莉,萧颜莉说不定就此发现他们之间的猫腻了,那他们的暗通款曲就这样失败了。

    "先回家吧。"邵炀示意她道,"这衣服虽然干了,但还是有湿气。"

    夏子衿心中一动,道:"也好。"

    邵炀便退了房,开了车送夏子衿回家。

    台风过境,风大雨大,把泥土都给吹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