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四十章
    程金桃当时就震惊了,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A大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地方,第二个念头则是好男人怎么这么眼瞎?!都被夏子衿给抢走了。

    夏子衿知道邵烨的表情太过惊讶了, 而且他惊讶过后一脸"你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样子, 于是她便低声对他道:"你现在还不走?"

    等范心瑶和程金桃反应过来她是在装, 邵烨估计就走不了了。

    邵烨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然后就走了。

    夏子衿飞快地就进了公寓上了楼,动作快得那一对母女根本就拦不下她来质问。

    下午,钟诗雨买菜回来之后就觉得程金桃和范心瑶不太对劲。

    她们屋子的后面有水池, 所以程金桃每天洗菜择菜都在这里,因为有凉棚搭着, 又正对其他人家,所以她坐在这里和别人家唠嗑也是一件常事。但是,这是一定年纪的人喜欢做的事,今天范心瑶竟然和她母亲一起坐着,而且两个人激烈地讨论着什么,时不时还对着她们这边指指点点。

    钟诗雨心中咯噔一下,忽然就想换一个住处了。

    这所公寓的租金不贵,在这小地方一个月不到五百块钱,水电费自付。她的娘家旧村改造并没有改造完全,因为大部分都已经拆迁了, 所以很多人都搬到了这里来, 比如说她的姐妹。

    此地的建筑都有一定的年纪,一半还是土胚子砖瓦房, 一半则是像他们这样的小公寓。很多人都是同村或者是邻村的人,当初她姐姐给她找这块地方,也是看在租在这里的大家都是邻里乡亲,再者说,租金真的要得不贵……

    可程金桃明显就是那个搅屎棍,以前她姐姐只和她说程金桃丈夫"破产"以后有那么些尖酸刻薄,但如果一直这样纠缠,三人成虎,人言可畏。也许她该找个地方搬家。

    程金桃眼尖地看见了钟诗雨,忽然叫喊了一声。

    钟诗雨便也飞快地进门上楼,装作不知道她是在叫她,直接进自己的家门了。

    "子衿。"钟诗雨把一些菜放到冰箱里,一些则直接放到了厨房的案板上。

    夏子衿扫完地,把扫把放到一边,过来洗了洗手,道:"妈。"

    "对面那家又怎么了?"她皱了皱眉,道,"要不,咱们什么时候搬个地方……"

    以前程金桃虽然言语刻薄了一些,可是当做耳旁风就行,现在却显然撕破脸了。

    "搬家?搬哪儿去呀。"夏子衿拿了一个脸盆来洗菜,道,"这里熟悉的人还是有一些的,如果搬到其他地方,指不定他们欺生。"

    钟诗雨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地方搬,尤其是这里租金合适。

    她在这地方,工作也就是接手工活,有活儿时做两三个月,暑假的时候则接散活在家,有个营生的同时还能陪夏子衿。

    夏子衿每个月都会给她两千块钱,她就会把那些钱都存起来,放着,久而久之,倒也是一笔财富。

    如果夏子衿和她当初一样执意要找个穷小子的话,这财富也是用得上的。

    "妈,你看着我干什么?"

    钟诗雨道:"今天和邵家那两个小子,接触得怎么样?"

    夏子衿笑道:"得了一个工作,广告设计,唔,一个月三千块工资。"

    其实这个工资已经不低了,因为夏子衿之前根本没有经验,谁敢直接用她呢?

    钟诗雨道:"那你对他们私人观感如何呢?"

    夏子衿的动作顿了一顿,道:"妈,你觉得,我如果真的嫁进邵家的话……"

    钟诗雨安抚道:"我的要求其实没有那么高。"

    夏子衿笑道:"那我就要过两天看看了。"

    钟诗雨观察着自己女儿的表情,发现她看不出夏子衿的真实想法。

    她自己的观念转变得太晚了,所以夏子衿的观念也许根本就没有被她扭转过来。

    高中以前,她一直教导她女孩子也该自强,自强了,才能和无论是否贫苦的另一半有一个幸福的未来。从高中开始,她才和她说不要把人生赌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头上,那时正好是她带着她离开夏家以后,所以夏子衿也许会以为她说的只是气话。

    看着夏子衿忙碌的身影,钟诗雨低叹一声。

    她开始也许是说气话,后面却是真心实意的。

    她不希望她的女儿跟着穷小子受苦,她希望她的女儿能幸福一辈子,就像她的母亲当年反对她和夏仁辉的婚事。

    她带着夏子衿净身出户了,这并不只是因为爱情,也因为自尊,当初她喜欢的人一无所有,如今离婚也不会带任何夏仁辉的东西离开。但夏子衿呢?她本可以一生富足,本可以出入上流社会、不必为生活奔波蹉跎。

    哪怕知道夏仁辉也许想从她和邵家的婚事从谋取好处,但如果夏子衿喜欢,她仍旧不会拒绝。

    这也许会让她当初的坚持都变成一个笑话,但至少她的女儿有个好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