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三十五章
    月明如水, 星子碎亮。

    夏子衿只诧异了一瞬间,然后她眉眼微弯,笑意便蔓延到了眉梢眼角。

    邵炀就站在那里, 手握紧了围栏, 目光一紧, 却只是盯着她, 没有动。夏子衿主动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大概是这月色太皎洁,也大概是这人美得太梦幻, 邵炀恍惚了一瞬,竟然真的下去了。

    迈下露台旁的阶梯, 走入这花团锦簇的小园。

    似乎是从宴会里传来的小提琴声悠远而又悠扬,弦与弓摩擦出一个个浮想联翩的梦。

    夏子衿站了起来,美好得像是一个等待着迷路旅人的精灵。

    邵炀走到了她的身边,注视着他,夏子衿微微一笑,道:"你也觉得里面闷?"

    "……"邵炀微微蹙了蹙眉,才点了点头。

    夏子衿就仿佛是这花园的主人一样伸出了手,道:"坐。"

    邵炀就坐了下来。

    没有香茶,也没有美酒,他们两个对坐在石凳子上, 月色倾泻而下, 照亮了石桌与彼此。

    邵炀微微皱眉,注视着眼前的人。

    他心生一种古怪的感觉, 却自问,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夏子衿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问了他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你对叶嘉泽这场订婚宴有什么看法?"

    邵炀道:"没有看法。"

    夏子衿仿佛有星子在里面的眸子便扫过了他,道:"那……你对夏仁辉呢?"

    邵炀摸不准夏子衿为什么会问他这两个问题,前一个问题问得没头没尾,后一个问题却问得他不想回答。他忽然想起当初曾经看见夏仁辉和夏子衿一起在学校外面喝茶,这样的行为很叫人起疑心,而且夏子衿并不是没有"前科"……

    "你姓夏?"邵炀忽然道,就好像灵光一现,想起了这个巧合。

    夏子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该不会连我姓什么都还不记得吧?"

    邵炀:"……不是。"

    夏子衿想了想,竟然露齿一笑,道:"我也觉得不是,毕竟我长得好看。"

    邵炀:"……"

    面对对方这样诚实而又直白的自恋,他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夏子衿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自己手上的丝巾,手指一圈一圈地绕着。她的手拿包放在桌子上,而手机半掩着放在手拿包里。她的手上绑的是紫色的丝巾,虽然没有什么珠宝玉石锁在她的手腕上,但在月色下,她的手腕纤细而又白皙。月色使得这样的白变成了月白色,竟然比灯光下应有的色彩更加惊心动魄。

    太美了。

    美到人明知道这并不真实,却心甘情愿地想要陷进去。

    夏子衿睫毛颤了颤,然后掀了开来,她定定地注视着邵炀,一直把他盯得垂下了眼去。夏子衿眯起了眼睛,道:"你该不会,又……"

    邵炀便打断了她的话道:"你是夏仁辉的女儿?"

    夏子衿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总是谁家的亲眷了,邵炀只稍想想,便得出了真相:没有意外的话,夏子衿应该是夏仁辉的女儿。

    夏子衿抿了抿唇,道:"你认为呢?"

    邵炀带了些笃定地道:"我认为是。"

    虽然夏子衿贪财,虽然夏子衿在学校里一直有个拜金的名声,可是邵炀仍觉得夏子衿向往精神上的伴侣,她并不像是缺物质的人,至少眼界和为人处世的心态都不像是穷养出来的。

    这是一种有些奇怪的直觉,尤其是在桃花坞里,他问她的那个问题。

    花园里的花,如果是路人偷来给她的,她要吗?她的回答是,要!

    像她这样的性格,如此自傲,难道真的甘愿找一个非常有钱却无法和她灵魂相契的另一半吗?

    夏子衿没有反驳:"你认为是,那就是吧……"

    邵炀面上波澜不惊,但是脑子里却已经转过许多关于夏仁辉的资料。传说夏仁辉白手起家,和前妻离异。前妻净身出户带着一个女儿,应该就是夏子衿了。早些时候跟在夏仁辉身边的是另一对母女,那对母女却姓萧,如果没有料错的话,那对母女应该就是导致夏仁辉抛弃接发妻子的原因。

    "夏先生在业内的名声一直都很好。"邵炀道,"他几乎从不让合作对象吃亏,哪怕是他自己吃亏都会减少对方的损失。所以,这也是他能发展出这么大的商业王国的原因。"

    夏子衿道:"你应该知道他离过婚吧?"

    "我知道。"

    夏子衿道:"那你也应该猜到我是他前妻的女儿?"

    "猜到了。"

    夏子衿便似笑非笑地道:"那你还在我面前说他好话?"她把手上的丝巾都给扯开了,"你就不怕我不高兴吗?"

    邵炀微微蹙眉,道:"凭感觉的话,他不像是一个会始乱终弃的人。"

    夏子衿目中波光明灭,月色下甚至有些看不清楚里头的光是水光还是对面灯光反射出来的潋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