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三十一章
    自从夏仁辉和钟诗雨离婚后, 夏子衿和她就住到了她娘家的镇上。

    钟诗雨当年是镇子里有名的美人,因为她个性勤劳温柔,喜欢看书, 气质典雅风华, 旁人便给了她一个"大家闺秀"的名号。

    钟家当然不能算什么殷实的大户人家, 只是从祖辈开始每代都出过几个官员干部, 在当地比较有头脸。

    曾经追钟诗雨的人非常多,介绍的媒人几乎踏破了她家门槛,各种经商的啊开厂子的啊, 当年那个时代,这些人可以说是先行捞到第一桶金的, 而其他人大部分都穷,要干活,还要撑起一个家。

    但是钟诗雨一眼就相中了穷得叮当响当时还在修自行车的夏仁辉,她嫁给夏仁辉之后,两口子互相扶持,甚至一起打过工……夏子衿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家里的砖瓦房外层的墙皮都已剥落。后来夏仁辉做生意,越做越大,开始只是当地有名的老板,后来人脉扩张名气变大, 变成了全国都有名号的企业家。

    "男人有钱就变坏!"钟诗雨曾经这么笑着和自己的女儿说, 当时他们一家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电视剧,夏仁辉给钟诗雨削梨子的皮, 钟点工则在二楼的拐弯处打扫卫生,这话是钟诗雨的调侃之言。

    但没有想到,一语成谶。

    走上公寓二楼,打开家门把自己的行礼放回去了,夏子衿打了电话没人接,一看,钟诗雨的手机就放在屋子里。她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以后,才下楼问隔壁的大妈自己母亲去哪儿了。

    "诗雨啊,诗雨陪你大姨打牌去了!"

    夏子衿便知道她妈妈去哪儿了,估计又是在居委会那边陪大爷大妈们打牌。迈开两步,那大妈又道:"子衿啊,你现在还是别去的好。"

    夏子衿愕然回头道:"为什么?"

    那大妈道:"你们家楼下的‘大嘴巴’也在,你要是去了,她一定又把话头扯到你身上了。"

    "大嘴巴"是夏子衿楼下的另一户人家,是当地有名的事儿精。因为大嘴巴有一个女儿,和夏子衿差不多年岁,当年她们母女刚搬来这里不久,程金桃便开始打探夏子衿一家的虚实。

    净身出户,这是非常值得嘲讽的一件事,据说钟诗雨当年嫁的人家非常地好,简直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但是没这个命就是没这个命,还不是苦巴巴得窝了回来?

    程金桃其实是非常兴奋的,因为当年钟诗雨在这一代简直是出了名的才女。看看她的名字,起得那么酸不拉几的,后来她嫁了一个修自行车的,她嫁了一个开厂子的,她还暗自兴奋最有名的钟诗雨都没自己的命好。没想到过了几年,开厂子的做不下去了转而给人家打工,修自行车的反而成了大老板,据说还是那种她想象不了的大老板!

    幸好,她们又沦落成这副样子,比起来,还是她家好!

    只可惜她女儿范心瑶没有夏子衿长得漂亮,考的大学也没有夏子衿的好。程金桃一直担心夏子衿会嫁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家,所以还在那儿憋着劲儿想找一个比她家好的女婿。

    夏子衿微微一哂,道:"没关系的赵姨,我去去就回。"

    她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就带着手机往居委会去。

    刚走进居委会和聚在里面的大人们打招呼,夏子衿还没走到内里,就听见里头程金桃的大嘴巴道:"诗雨呀,都大二毕业了你家子衿怎么还没找到一个好男人啊?你可得催一催,要不然我家心瑶比你家子衿早了就不好了。"

    "我听说A大那样的学校随便什么男人都是人才,你家子衿的动作怎么这么慢,再等几年说不定就错过咯……"

    钟诗雨的头发挽着,上面插了一根普普通通的木簪子,岁月的痕迹在她身上留下得并不多,但一双眼睛却从从前的清亮深邃变成了似笑非笑的疏离。她的面庞仍然白皙,身段仍然苗条,全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古典美的韵味:"她自个儿有主意的,我不会多加干涉。"

    程金桃笑道:"我家心瑶都回家了,你家子衿还没回家,是不是已经在那边找了人不想回家——"

    "妈!"夏子衿忽然出声,走到了钟诗雨的旁边。

    今天的牌局早就已经结束了,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反倒是说说话聊聊天的。

    "你回来了,不是今天早上才考试吗?"钟诗雨立刻从小几后面的沙发上站起来,声音中带了说不出的惊喜。

    夏子衿道:"你怎么没带手机?我考完试就直接回来了,反正也不远……"

    钟诗雨就拍了拍夏子衿的背,对其他人道:"我家子衿回来了,估计还没吃中饭,我回家给她烧饭去了啊!"

    "去烧饭吧去烧饭吧,有空来我家坐坐。"钟诗雨的姐姐立刻就道,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按辈分来说是夏子衿的表侄女。

    表侄女儿还小,因为已经睡着了,所以夏子衿也没逗她,她和大姨钟诗云打了个招呼,就拉着她妈妈走了。

    程金桃在那里"哎"了两声都没人理,钟诗雨和夏子衿走得非常得干净利落,前后甚至花没到两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