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这一番言语机锋最直接感受到的不过就是邵炀和夏子衿两个而已。

    夏子衿的心中有那么一些微妙, 既不是因为邵炀说她轻薄,却又是因为邵炀说她轻薄。

    像他这样性格的人,若不喜欢一个人, 最直接的表现是无视, 何以他忽然若有所指, 讽她轻薄呢?

    阳光下, 夏子衿的笑容一点点儿地从唇角扩散开来,渐渐地渐渐地就从似笑非笑变成了真的笑容。

    邵炀皱了皱眉,移开了视线。

    夏子衿眺望远方的时候, 笑意简直不可避免地蔓延到了眉梢眼角,看起来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兴奋的样子。

    莫思宁看她笑成这样, 忍不住轻轻拉了拉她,小声道:"你笑什么呀?"

    夏子衿喜欢桃花,但是邵炀说桃花轻薄,虽然莫思宁没认为邵炀在讽刺夏子衿,可是她觉得夏子衿应该会有点儿尴尬。

    可夏子衿不像是尴尬,反而像在喜悦。

    夏子衿自己都克制不住自己的嘴角上弯,幽幽地说了一句:"我才发现我的魅力原来这么这么地大。"

    莫思宁:"……"

    邵炀:"……"

    邵烨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说什么?"他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夏子衿笑道:"我说,我头一次发现自己的魅力这么这么大!"

    邵烨略有些无语地道:"夏子衿,你真自恋。"

    夏子衿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道:"是不是自恋还不一定呢, 不过我觉得,我大概率不是自作多情。"

    邵炀微微垂眼, 周身的气压就有些低了起来。

    夏子衿早先对邵炀可是一点儿邪念都没有,但是,女孩子家谁不高兴有人喜欢自己呢?而且还是是像邵炀这样的人喜欢自己。

    于是夏子衿一路都在笑,甚至偶尔的时候当真笑出了声来。

    临近终点,甄诗琪皱眉对邵烨道:"她笑什么呢?自己一个人在那里……"

    邵烨撇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脑子忽然进水了。"

    邵炀脸色很不好看,本有些慵懒朦胧的睡眼都变作了利器,当夏子衿又一次笑出声来时,他的目光狠狠地剜向了她!

    夏子衿太敏锐了,甚至把那么一点点的东西,都放大成了这样。

    邵炀承认,在看见阳光下她眯着眼睛笑的模样时,情不自禁为色所迷了一瞬。

    可那不过是一瞬间!

    夏子衿也太会自作多情了,竟然就这样笑了一路!

    下船的时候,船只刚好绕过水路一周,夏子衿率先下了船,莫思宁小跑着跟上,安佳明凑过来道:"咱们等下去哪里啊?"

    莫思宁道:"那边岸上有地方可以折桃花,十块钱一枝。"

    夏子衿道:"来这儿当然要带桃花回去,不过我们明天才回去,不如明天再折?"

    花枝提早离开树干,当然容易提早枯萎。

    虽然把桃花枝插在水瓶里,养也能养很久,不过能多活一点儿时间总是好的,何况学校那边的气温比这边高太多。

    进入桃花林,和来时的小港口不过相差十米,却进了一片落红成毯的飞花之地。

    夏子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下了一朵花瓣。

    邵炀正还用那种冷冰冰的眼神看她呢,她眼尖地看见了,冲他露齿一笑,然后捏着花瓣在唇边,"呼"地一声吹掉。

    粉色的花瓣随着其他的花瓣一同落下,只她捏着过的那片格外引人注意。

    邵炀微微一怔,夏子衿就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哈"地一声笑了出来。

    邵炀猛地沉下了脸来,夏子衿拉着莫思宁就去别的地方了。

    邵烨疑惑地拉住了邵炀:"哥,哥你怎么了哥?"

    邵炀收回视线,有些没好气地道:"没什么。"

    甄诗琪看看他又看看那边似乎全身上下都围绕着快活气息的夏子衿,这心头情不自禁便是一沉……

    难道说……

    不,不可能!!

    邵炀怎么可能会对夏子衿另眼相看?而且夏子衿为人如此物质,邵炀肯定看不上眼。

    可供折枝的桃树都种在一片,收钱的地方还立了一小个站点。

    夏子衿和莫思宁正商量着哪块地方折下来更好。邵炀走过来的时候,淡淡地道:"爱花之人没有惜花之心,这也算爱花?"

    夏子衿微微一笑,靠在那站点旁边的桃树下悠扬地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邵炀瞟了她一眼。

    夏子衿便又道:"你怎么知道,花在枝头,不想随着枝头被折下去?"

    邵烨插嘴道:"折下去了就死了,‘有花堪折直须折’只不过是古代文人墨客自己的想法罢了。"

    夏子衿耸了耸肩,道:"能随着枝头离开树干,见识到外头的广阔天地,也许比它在原处落下化作春泥更合它的心意呢?万物有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