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的安排是去坐轮船。

    桃花坞处有很长的一条水路, 而从水路过去,就可见两岸桃花,落英缤纷。

    晨曦中依旧绝美的桃花纵然还未到船上便已窥见了一点儿影子, 现在已经不是春天了, 但是看这充满春色的景象却还是让人心旷神怡。

    二人自己划的小船也是有的, 夏子衿还看见有人站在竹筏上, 手里拿着高高的一根棍子撑筏而过。三三两两的人穿着救生衣在小船上划行,笑声似乎都传到这边来了。

    虽然自己划船比较有滋味,但是为了安全起见, 他们还是准备坐轮船。

    在船头或者船内透过玻璃窗看一看两岸的桃花,欣赏欣赏风景也就罢了。万一出事, 莫思宁和身为副社长的焦源都要承担责任,而他们同来的这伙人以后也会有阴影。

    每年夏天,溺水的人太多了!

    船票一人十五块,他们一行人坐一条船。

    莫思宁照例是和夏子衿并排坐在一起,而焦源则直接坐到了他们的前面,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

    夏子衿正扭开矿泉水瓶喝水,看见他坐过来时就把瓶盖子盖上了:"你怎么过来了?"她看见韦文钦坐在另一侧的内里,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看着窗外的桃花似乎有些可怜的样子。

    焦源道:"文钦这次来桃花坞,都没怎么说话。"

    夏子衿道:"强扭的瓜不甜, 焦源, 你不会想让我去劝解他吧?"虽然解铃还须系铃人,但现在的问题是系铃人把铃给解了, 系着铃的人偏偏又要系回去!这可怎么办呢?总不能让他真的系回去吧。

    焦源无奈一笑,道:"当然不是了,如果真让你去和他说,他更想不开怎么办?"

    莫思宁小声地道:"韦文钦在追学妹吗?"

    焦源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韦文钦的确是在追求夏子衿,但现在已经是追求失败的状态了。

    夏子衿道:"这样的事只能他自己想开,你本来就不应该批准他进社团的。"

    焦源略有些无奈地道:"他一定要进,我是他好哥们,我也不能死拦着呀。"

    夏子衿耸了耸肩,道:"所以就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焦源:"……"

    船开出大概一千多米的时候,船内就开始响起了惊呼,越到里两边的桃花越漂亮,莫思宁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招呼了夏子衿一声,夏子衿把矿泉水放在了座位上,跟着莫思宁随其他人一起出了小门。

    走上船头,就见山水间桃花林就仿佛画中出来的一般漂亮。

    花瓣顺着水飘过来,零零散散碎碎星星……金日凌空,岸上落红如雨,云缝间四落的光色将天地都照出了奇异的色彩,把两岸洋洒的桃花照得美艳得惊人!

    甄诗琪和邵烨靠在一边,而邵炀则和邵烨只差着一臂的距离。兄弟俩站在栏杆后,两手搭靠着栏杆。

    邵烨颇感慨地迎着风道:"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夏子衿走到旁边时刚好听见这句,反射性地就道:"这词说的不是桂花吗?"

    邵烨:"……"

    其他人:"……"

    跟上来的焦源忍不住哈哈地笑出了声,道:"我也记得是桂花!"这首《鹧鸪天》讲得就是桂花,不过只看这句的话,说桃花也不是不行——不过桃花也着了轻红色,虽然浅碧不曾,但在这青山绿水的映衬下,浅碧轻红也可称得。

    邵烨似乎恼羞成怒地瞪了她一眼,道:"这首词这么有名,谁不知道它讲的是桂花?我这是化用,化用!"

    夏子衿撇嘴"哦"了一声,也没反驳,直接扭开了头去欣赏起另外一处岸边的桂花来。

    邵炀淡淡扫了邵烨一眼,道:"叫你平时多看点儿书。"

    邵烨是理科生,但他的文科成绩也不差,如果他语文成绩真差了,那也考不上A大,邵家虽然有钱,可也不会把个学渣送进A大丢脸,邵烨当然知道这句是说桂花,本是无意中感慨一句,但被这么一堵,立刻就显得他没有文化了起来。

    邵烨暗地里瞪了夏子衿一眼——他不可能怪自己的哥哥抨击自己读书少智商低,所以这笔账,理所当然地就记到了夏子衿的头上。

    轮船的摇晃只是微微的,略有些像在坐车,夏子衿眯着眼睛看着对面岸边的桃花,风吹过脸颊吹过衣裙的感觉都很好,带着凉意,又有几分灿烂阳光的暖。

    甄诗琪在旁边禁不住地出声道:"这桃花真漂亮。"

    邵烨道:"是啊。"

    甄诗琪就感慨地道:"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方才邵烨"装逼"失败,甄诗琪便想给自己男朋友找回点儿场子——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夏子衿占了上风不是吗?

    夏子衿轻笑了一声,没想到自己这故人一如往日的脾性,一点儿都没变:"这里的桃花可不是春天开的,现在都是夏天了。这句诗语境不符合。"说完以后,她还感慨似的道,"这里的气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