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亲亲子衿 > 第二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很久以后,莫思宁都对这场战斗记忆犹新。

    邵炀和夏子衿仿佛开挂了一样,一人胡了一把最大番数的十三幺,这要是真的赌博,对方能输得倾家荡产!

    到最后莫思宁和邵烨都有些灰头土脸的,莫思宁还好,她毕竟不是主战场,不知道不是巧合,夏子衿只胡了邵炀和邵烨的,几乎没有胡她的,而邵炀则不是胡夏子衿的就是自摸。所以所有人里,邵炀和夏子衿五五开,邵烨输得最惨。

    当夏子衿胡十三幺的时候,莫思宁甚至在想,邵烨应该后悔继续坐在这里了。

    “这简直是秀!”

    “天秀!”

    “我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有人玩麻将胡十三幺,而且还两个人都胡了一把……”

    甄诗琪坐在旁边看见邵烨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自己哥哥和别人旗鼓相当你争我夺,而邵烨就是那个被欺压的可怜的小白菜。

    邵炀在她胡十三幺的下一把就也胡了十三幺,夏子衿忽然察觉到,邵炀这回是故意做的牌。

    其实她胡十三幺的时候也有点儿故意,刚好那几张牌多,而且邵炀上回胡的牌有点“针对”她。

    这下的针对更加明显了。

    打麻将很需要运气,但是记住牌面观察牌路,心里再计算一下各种牌在别人手上的几率——这样赢的概率会大很多,邵炀一定不是随便玩玩的。尤其是要胡十三幺,他如果没一点儿把握就做派,零零散散那么散的牌能让他弄巧成拙,永远都胡不了。

    玩到晚上十一点,邵烨终于忍不住喊停了:“十一点了,咱们是不是该结束了?”

    莫思宁数了数桌上的筹码。

    她胡了两把,夏子衿胡了七把,邵炀胡了八把,而邵烨一局都没有胡。

    莫思宁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儿小可怜,因为邵炀后来虽然不胡自家弟弟的牌,但是他和夏子衿一样,宁愿给事不关己的她放水也不愿意给邵烨放水。

    焦源在夏子衿身后看的那是一个叹为观止。有的时候明明是听了的牌,她却拆了牌出另外的,后来发现,她留下来的牌正好是别人要胡的,这种观察力让焦源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像在看电影。

    “回去吧。”

    邵炀也这么道。

    夏子衿看见自己面前的筹码只有七个,邵炀却有八个,忍不住暗暗地可惜。

    如果开头那局一炮双响算的话,她和邵炀就是平手,邵烨那钢管舞就跳定了!

    邵烨显然也是注意到自己哥哥领先,所以才挑这个时候说要回去。

    莫思宁嘻嘻一笑,道:“邵大哥,你想让少爷表演什么节目啊?不如咱们看完表演再回去呗。”

    邵烨登时希冀地看向了邵炀。

    邵炀:“……钢管舞?”

    邵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哄堂大笑忽然爆发。

    夏子衿挑了挑眉,看向了邵炀,邵炀却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当然不会让你跳钢管舞的。”

    邵烨瞪了自家大哥一眼,然后低下头咕哝了一句,道:“又吓我。”

    焦源便笑道:“今天太晚了,不如明天再说?”然后他看了夏子衿一眼,又道,“说起来第一把邵大哥和子衿一炮双响,如果不按位置的话,你们两个应该是平局。”

    夏子衿道:“有机会的话明天可以继续。”她认真地道,“邵大哥,你说是不是?”

    邵炀微微垂下眼,而后又掀开了眼帘。

    说实话睡凤眼当真是很少见的,可是邵烨和邵炀都是睡凤眼,抢走夏子衿父亲的那个人的女儿也是睡凤眼,但是那女的的眼皮略有点肿,夏子衿就觉得不太好看。但是邵炀的五官不错,而眼睛也不算很小,他的睫毛很长,睡凤眼虽然给人一种睡意朦胧的感觉,但是在他身上,就像是眼波流转,垂眼抬眼之间,氤氲出一点点的风华。

    夏子衿瞥了邵烨一眼,比起邵炀来,邵烨的睡凤眼就连一点儿睡意朦胧的感觉都没,瞪眼的时候眼中的朦胧,只像一只目中带着水汽的可爱狗狗,让人想使劲揉它的脑袋,再□□它的毛。

    “明天继续。”邵炀淡淡地道,算是答应了夏子衿的“请求”。

    回酒店的路上韦文钦沉默不语,甄诗琪拉着邵烨的手,也不太想说话的样子。

    焦源拍了拍韦文钦的肩膀,终究说不出什么来。

    莫思宁拉着夏子衿嘻嘻哈哈地,哪怕安佳明凑上来要和她说话,她也翻白眼吐舌头不理人。

    “回去洗个澡,睡觉!”莫思宁一只手圈着夏子衿的胳膊一只手展开来伸了个懒腰,“明天,可还要仗要打呢!”

    夏子衿闻言有些出神,她明知道莫思宁指的是邵烨,但她的目光却忍不住看向了前方的邵炀。

    说起来今天晚上的牌局他们俩算五五开,明天继续打,却不知道会鹿死谁手了。

    说不定让邵炀跳钢管舞,事情会更加地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