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 家养小首辅 > 我家有夫初长成 第15章
    ==第十五章==

    招儿出了书肆所在的这条街,才想起她根本没地方可去。

    她今天本就是陪着小男人来书肆,绣坊那活儿已经做不了了,菜她也很多天没去收了,现在回村子等下午再来有些太折腾。

    她在心里算了算今天什么日子,决定去看二姐。

    招儿的二姐王招娣不在湖阳镇,而是在夏县的沈府做丫头。从湖阳镇到夏县,坐骡车也就半个时辰的路程,就是坐一趟有些贵,得十五文钱。

    等招儿到县城的时候,方是巳时三刻。这个时候去见人正好,太早或者太晚她二姐都不一定有时间见她,要等很长时间。

    招儿一路来到城南,还未进沈家所在的牌坊,就看见竖立在沈府门前的那两面五丈多高的大旗。

    此乃进士及第旗,唯有家中有人中了进士方可立此旗。

    这功名旗杆分为两个结构,旗杆夹石和旗杆。

    旗杆上的旗斗也是有讲究的,正经科举出身,在殿试中进士及第,可立两个旗斗的旗杆。若是状元,则是三斗的旗杆,倘若族中出了三品以上的大员,则可立四斗。

    沈家门前这两杆大旗,一个是三斗,一个是四斗。也就说沈家出过一个状元,并在朝中有一名重臣。

    招儿一个乡下丫头之所以会知道这些,也是以前她来看她二姐时,她二姐跟她说的。

    正门、侧门乃至角门,都不是招儿这种身份能去的,她绕了很大一圈,才来到沈府的后门处。

    后门的门半掩着,招儿也没敢乱闯,恭恭敬敬过去敲了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体态圆润的婆子,问她:“你找谁?”

    这婆子不过是看门的婆子,却也是穿着缎子做的褙子,耳朵上手上都戴着首饰,足以可见沈家的富贵。

    沈家也确实富贵,在这夏县可谓是跺跺脚,县城就要抖三抖的存在。这里的沈府乃是沈家的祖宅,除了在外做官的沈家大爷和二爷,沈家其他人都在此住着。

    “婆婆好,我找素兰,我是她弟弟,特地来看她。”

    这婆子态度称不上热络,但也没有狗眼看人低,至少从这一点招儿就能看出沈家的规矩肯定很严。她让招儿等着,就关上门往里头去了。

    招儿足足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后门才又打了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长相十分貌美的女子。只见她肤光胜雪,凤目朱唇,穿一身水红色的夹衫,月白色的挑线褶裙。一头乌黑浓密长发简单的挽了个髻,其上插一根金簪子。

    明明衣裳普通,发饰也普通,偏偏这一切穿在她身上就是多了一种旁人没有的美感。她胸前鼓鼓囊囊,偏偏腰肢又极细,十足一副好身段。

    此人便是招儿的二姐王招娣,不过到沈府就换了名儿,叫素兰。

    招儿不禁皱起眉,距离上一次她见二姐,二姐又变了许多。不光是衣裳的料子,身上的首饰,气色乃至身段都变了许多。

    她心里有些发慌,一把抓住素兰,就往旁边没人的墙角去了。

    “姐,你真做了?”

    素兰见妹妹毛手毛脚地抓皱自己的袖子,有些不耐道:“什么做不做的?”

    “就是那个、那个……”招儿迟疑了半晌,才红着脸说出来:“你该不会真给六少爷做通房了吧。”

    素兰眼角上挑,嘴角也勾了勾:“你关心这些作甚?”

    “姐!”招儿忍不住跺了跺脚。

    素兰看着妹妹,想起当年自己被家里卖了,只有小妹招儿从牙婆那里打听到她的去处,自己走了一天一夜来看她。那会儿她满心惶惶,招儿的出现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不会死在这府里也没人知道,当即软了心肠。

    她轻叹了一口气:“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我是不会出府去过那种苦日子。我现在虽是个通房,但六少爷答应我,等奶奶进门了,就给我个姨娘做。”

    招儿满脸吃惊的不可置信,明明心中早就有数的,可从二姐口中知道她真干了那样的事,她还是很震惊。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才犹犹豫豫道:“那就这样了?给人当小,会被大老婆欺负的。”

    招儿仅有的认知都告诉她,当小的没几个日子能过得舒坦。

    妹妹的话让素兰心里分外不是滋味,她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雪白莹润的纤纤玉指,其上戴了只猫眼石的金戒指,散发着幽幽的光,在阳光下光彩耀目。

    “你不懂,你也不用怕我被人欺负,只要六少爷站在我这边,就算以后六奶奶以后进门,她也不敢欺了我。”

    “可……”

    “好了,不说我的事,你那小丈夫病可是好了?不是我说你,你进府来当个丫头与我作伴,也总比你待在那家累死累活的强。哪个女人找男人不是找个能护着自己的,你倒好,反倒自己在外面挣钱养家糊口。”

    “他不是还小么。再说了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要不是我娘我爹,只怕我早就不知被卖到哪儿去了。你是运气好,才被卖进沈府,可也有运气不好的,被卖进那种腌臜地方。”

    素兰紧抿着艳红的嘴唇,没有说话。

    她当初被卖进沈府,可不是用运气好来解释的。

    波光潋滟的凤目中,各种光芒归于沉寂。她轻吐一口气,骂道:“所以我最是不待见你,每次来了都惹我生气,给我添堵。”

    招儿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我不就想着好久没见了,过来瞅瞅你。”

    “日子过得可还好?那薛家人没为难你吧?你等着,等姐成了六少爷的姨娘,以后谁再欺负你,姐就帮你收拾他。”

    招儿心里听得暖暖的,忍不住靠过去,撒娇地抱着素兰的纤腰:“姐,你放心了,我这么泼,谁敢欺负我。你不知道那薛家人幺蛾子可多了……”

    她将薛家最近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素兰听得嘴角直撇,讥讽道:“所以说这就是人心,别去试验人心,通常都会让你大失所望。别靠别人,自己抓在手里的才是真。”

    素兰有些偏激了,可招儿知道二姐为何会这样。其实偶尔她也会偏激,只是她极少说出来罢了。

    “那你现在咋办?若你那小男人真输了,那学就不去了?你有没有想过,此事这么一闹,若是赢了也罢,若是输了,你二人可难在薛家立足。”

    招儿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她站直了笑笑:“姐,我知道的。你放心,我打算再找个路子做买卖,大不了我俩单出来过就是。狗儿喜欢学,就让他学,供到我供不动为止。”

    素兰恨铁不成钢的拿玉指戳了戳她的额头:“还供不动,你才多大啊,好日子没过上一天,就想自己供不动了。罢罢罢,你别说二姐不心疼你,我有个认识的人在‘和荣盛’里当三掌柜,你去找他,他多少能给你找点儿来钱的路子。”

    ‘和荣盛’是当铺的名字,在平阳府境内有许多分店,湖阳镇也有一家。招儿平时在镇上来来去去,自然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和荣盛是沈家的生意?姐,你咋会认识里头三掌柜的?”

    素兰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复杂,不耐道:“你别管,你直接去找一个叫沈平的人就行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待会儿六少爷就要用午饭了,我得去侍候着,免得那几个小蹄子又抢在前头献殷勤。”

    顿了下,她从袖子里掏出一样东西,塞进招儿手里:“拿着,就算真输了也不要紧,咱自己先上着。沈家的族学在整个平阳府都有名,等姐以后当了姨娘,看能不能求了六少爷让你那小男人进来当个伴读啥的。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什么破事都要让我操心。”

    素兰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里。

    招儿站在原地,低头看着手里的银锭子。良久,方一把攥紧走了。

    招儿并不知道县里的和荣盛在什么地方,她是一路打听过去的。

    到了地方,也是凑巧,那叫沈平的三掌柜竟然在。

    沈平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长相端正,十分老成稳重。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直裰,看模样大约也就二十岁左右,却没想到竟是一家当铺的掌柜。

    一听说招儿的来意,他目光闪了闪:“你就是招儿吧,我听你姐说过你。”

    招儿没料到二姐竟然会把自己的名字告诉这个叫沈平的,她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而随着说话之间,沈平已经将她领了进去。

    “你姐之前跟我说你的时候,我就在琢磨着什么买卖能让你长久的做。我想了又想,觉得卖旧衣倒是挺适合你一个姑娘家。”

    二姐连自己的性别都告诉了对方的吃惊,并没有持续太久,招儿的注意力都被沈平的话吸引走了。

    “什么是卖旧衣?”

    “你应该知道当铺是干什么的,这当铺什么都收,什么都可当,其中这当期又分死当和活当。若是活当,说明对方会来赎,死当的话,就是东西不要了。当然也有活当逾期不赎的,自然也就变成了死当。

    “这些东西被当铺收下,换了钱给物主,自然要转卖脱手。像一些当来的旧衣,我们都是直接转手给绣坊或是成衣铺,你若是愿意做这个买卖,可以从这里拿些旧衣回去卖。”

    随着沈平的诉说,招儿的目光闪了又闪,问道:“那不知作价几何?是按件算,还是什么?既然是旧衣,肯定不会像新衣那样要价高昂吧?”

    沈平看了她一眼:“你很聪明。”他转过身,往外行去:“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

    招儿一路跟着他往后走,这当铺后面的院子很大,看模样好像都是仓房。

    路上碰见不少当铺里的人,见着沈平都是毕恭毕敬的。招儿跟着他来到一处仓房前,两人也没进去,一个伙计模样的人从里面拖一大包东西出来,在门前就打开了。

    这大包里全是衣裳,有破旧不堪的,也有八/九成新的,甚至还有崭新崭新的,一看就没穿过两次。衣裳的质地也是花样繁多,有棉布的,有绸缎的,有绢制的,但俱都是好质地,反正比招儿身上穿的粗布衣裳好。

    “这些平时都是混在一起,因为都是低价收来的,所以要价并不高,这么一包衣裳给我二两,就是你的了。”

    招儿眼睛都看不过来了,为了确定这生意可做,她还特意上前翻看了下。

    这么一包衣裳,至少一百件往上。

    一件衣裳哪怕卖二十文钱,也足够她回本了。且有些衣裳仅凭她目测,卖价也不止二十文。二十文钱能做什么,做一身衣裳至少得六、七尺布,而一尺最次的棉布也得七八文钱。

    更不用说这里面还有些好布料的,甚至还有些棉衣,哪怕就算不卖,自己穿也不会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