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70章 安眠家纺
    张安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千变万化。

    他高中时候读书就不如苏阳,特别是苏阳和班花白薇在一起,在高中时代简直羡慕死了张安。

    所以在整个高中的日日夜夜,张安都yy自己有一天学习突飞猛进,也有一个成绩好,长的又漂亮的女朋友。

    但现实很残酷,张安读书就是不太灵光,而且因为比较闷,也追不到女生。

    后来经历了种种痛苦,甚至还进过大牢。

    好不容易以为自己超过苏阳了,可苏阳这句话让手中拿着雪茄的张安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不会又是借的吧?”

    不过这次为了稳妥,张安决定还是先问一问。

    其他人也都看向苏阳,想看看苏阳是不是真的发迹了。

    100万现金在大城市,可能也就只能买十多平米的房间。但在山蓝县这种贫困县,家里能拿出100万现金投资的,那绝对是有钱人家了。

    咯吱!

    这个时候包厢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职业套裙,怀里抱着一件羽绒服的长发女生走了进来,一看包厢里已经坐了5个人,歉意地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工作耽搁了下,你们还没开始吧?”

    谢淼!

    看着推门而入的女生,苏阳一时间有些恍惚。

    和高中时的青涩比起来,现在的谢淼成熟了很多,虽然眼神有些疲倦,不过笑起来还是那么开朗。

    “谢淼,你来晚了,待会儿自罚三杯!”说着,赵子平对着刘琛使了个眼色,“刘琛,坐我这边来,咱们有小半年没见了,这次我们多喝点。”

    刘琛狐疑地看了下赵子平,然后又对苏阳和谢淼扫了一眼,嘿嘿一笑就让出了苏阳右手边的位置。

    谢淼高中追求苏阳的事,整个3班是人尽皆知。

    “你们啊,故意的是吧。”

    谢淼将羽绒服挂在衣架上,知道没地方选,干脆落落大方地在苏阳边上坐了下来。

    不过苏阳眼尖发现,谢淼进来之后跟张安两人似乎就不太对付,互相看不顺眼。

    可不等苏阳问,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

    这次赵子平下了不少血本,一大桌子菜,还都不便宜,又要了2瓶白酒。

    “别的事情先不说,咱们该吃吃该喝喝,就跟高中聚餐一样,肚子快饿憋了。”

    赵子平一起头,整个包厢里也就热闹了起来,大家一下子就像回到了高中时的聚餐,也是狼吞虎咽的吃吃喝喝。

    那时候虽然吃的没这么好,但很开心。

    即便是张安想要面子,想压苏阳一头,但聊到高中的事情,没一会儿也加入了回忆峥嵘岁月的吃喝中。

    谢淼端着酒杯跟苏阳碰了一下:“贷款的事,刚才加班加点的搞定了,明天就能下款,100万,利息给你又打了一个折扣,2.8%。”

    苏阳喝了一小口白酒,有点小吃惊:“这么多?不是说你担保才50万吗?”

    夹了一个青菜到嘴里,细嚼慢咽了下,谢淼斜视了苏阳一眼,埋怨了一句:“说起这事,我还想问你,你要早说你的宾馆是南锦宾馆,我当时就能帮你申请100万贷款出来了。公司的审核部看了你的资料后,给出的是优质资产评估,都不需要我担保。”

    苏阳苦笑了下:“我也没瞒着你啊,当时不是发资料给你了吗?”

    其实对于这个评估,苏阳也是有点意外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宾馆居然在贷款公司上了优质名单。

    谢淼也是一脸的无奈:“还不是看你急着要钱,我就赶紧提交到审核部去了,然后又到处打电话帮你凑了20万。”

    这话听在苏阳耳朵里,让苏阳很受触动。

    和白薇一起的时候,自己遇到了问题,白薇的回答基本都是你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要总想着找我,我很忙的。

    可谢淼,自己只是说想借钱,谢淼就费尽心思帮自己去借钱,公司里也急忙递交审核。

    “张安是什么情况?你怎么把我的死对头拉过来了?”

    看了一眼正喝嗨的张安,谢淼问道。

    “李石松拉来的。你怎么跟他成死对头了?”苏阳有些好奇。

    “同行是冤家,他的贷款公司跟我们是一栋楼,本来都是做大学生业务,当时为了抢占学校市场跟张安起过不少冲突,反正不是很愉快。”

    “自从国家开始管校园贷,加上也出了点事,我们公司就从校园撤了出来,他们还在学校继续放贷,现在已经没太大业务冲突了,否则我一进来,张安就得跟我拍桌子。”

    谢淼的解释,让苏阳也有些哭笑不得。

    当年的同学成了死对头。

    不过苏阳跟谢淼的悄悄话也就到了这里,接下来就是同学们之前的互相敬酒,没个消停。

    一直吃喝到9点半才散场。

    张安临走之前,还拍了拍苏阳的肩膀,一脸醉意:“苏阳,你高中时候读书比我好,可我现在比你好……呃,不对,好像还是你比我好……”

    李石松没喝酒,直接拉着张安就出去了。

    赵子平和刘琛喝的也有点大,开不了车,就找了个代驾给送了回去。

    唐宁宁本来想跟苏阳说什么,但看到谢淼在,和苏阳打了个招呼,然后招了个出租车回家。

    最后只剩下苏阳跟谢淼,两人其实喝的不多。

    不过谢淼很憔悴,就像很多天没睡过的人,苏阳有些担心谢淼会不会突然栽倒:“你住的远不远,看你这样子,我送你回去吧。”

    “你啊,还是这么体贴人。”

    走出大门,谢淼裹了下身上的羽绒服,哈了一口热气。

    1月份的江州市挺冷的,特别是最近降温的比较厉害,苏阳和谢淼2个人一起在马路上慢悠悠走着。

    一时间,两人都没话说。

    后来还是苏阳开了口:“最近经常加班?看你特别憔悴。”

    路灯下的谢淼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不光是加班,我还有失眠症,经常睡不好,所以人比较憔悴。上次医生还跟我说,让我别加班了,最好休个假好好调养身体,否则哪天就猝死了。”

    不过谢淼说话的语气倒是很轻松,还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睛,笑道:“看,这黑眼圈吓不吓人,我化妆给遮住了。”

    苏阳却是有些奇怪,心里隐隐觉得有点什么:“我记得你以前睡觉特别香,上课老师都喊不醒,你这失眠什么时候的事?”

    谢淼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用手指了指小区大门:“我到了,天这么冷,你打个车回去。回去后记得给白薇报个平安,免得她担心你,你们男生啊就是喜欢粗心大意。”

    苏阳本来还想问失眠的事,可没等苏阳开口,谢淼就走了过来,一直凑到苏阳跟前,伸出双手到苏阳脑后。

    “帽子戴上,都多大年纪了,还不注意保暖,真以为是小年轻啊。好了,我回去了,走啦。”

    说完,谢淼往后退开几部,就往小区里快步走了进去。

    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谢淼,苏阳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嗡嗡嗡……

    打开手机一看来电,是下午帮自己弄厂房的王国文。

    苏阳接通电话问道:“师傅,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的王国文笑道:“没多大事,明天得去帮你弄执照。忘记问你了,准备把公司取什么名字。”

    名字?

    苏阳看着谢淼离开的身影,想了想:“叫安眠家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