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68章 老实人不能欺负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子。”

    看到车里的人,苏阳仔细认了半天,差点没认出来。

    刘琛。

    苏阳的高中同学,属于读书比较渣还爱打架的主儿。

    不过人倒不坏,在班上很讲义气,以前有校外的小混混到班上来找其他同学麻烦,还是刘琛跟苏阳2人把那3个小混混给打跑了。

    那一架后,刘琛跟苏阳的关系也就不错起来。

    后来苏阳把林乐水揍进医院,刘琛还跑出来要背黑锅。

    至今,苏阳还记得当时刘琛蹲在操场角落花坛里,偷偷点了一根烟,很是潇洒地一挥手。

    “读书是不可能的了,我这辈子也不可能考上大学,混到高中毕业就跟亲戚去打工。但阳哥你不一样,你能考上一本的,要是背了一个处分,影响前途。”

    虽然被苏阳拒绝,也被林乐水很无情的戳穿。

    后来苏阳背了一个处分,虽然高考前找关系给消掉了,但刘琛在林乐水出院后,又揍了林乐水一顿,然后直接跑出去打工,连高考都没参加。

    “是不是觉得哥变帅了,亮瞎你的狗眼了。”刘琛大笑起来。

    “亮你个头,读书时候留着长发,还被地理老师抓到理发店去剪头发,你哭的跟女的一样。现在倒是人模狗样,西装革履主动剪个寸头。”

    苏阳笑骂了一句,瞬间感觉自己回到高中时候。

    “年少不懂事罢了。”被这么一说,刘琛尴尬地一挥手,然后拍了拍车门,对着苏阳挤了挤眼,“你看哥现在,18万落地,全款,牛不牛逼。”

    “琛哥就是不一样,牛逼!”

    苏阳伸出一个大拇指,心里是真佩服。

    自己大学毕业三年,只存下了1万块钱。现在之所以能上百万的租楼,完全是超级制造商app的原因,否则自己现在就是个骑单车的命。

    可刘琛,高中没读完就跟亲戚跑出去打工。

    吃了多少苦头,才换来了现在的一身西装革履的出人头地。

    “嗨,我厉害个啥,还是阳哥厉害,班花白薇可被你牢牢抓在手里。”说着,刘琛从车上走下来,忍不住嘿嘿一笑,“咱们这算不算商业互吹?”

    苏阳脸色尴尬地笑了下。

    刘琛在社会上摸滚爬打了7年,一眼就看出苏阳的脸色:“咋,跟白薇没在一起了?”

    苏阳点了点头:“分大半年了。”

    “靠,我说你怎么跑江州来发展了,赵子平跟我说的时候,我还纳闷了半天。”刘琛拍了拍苏阳的肩膀,“不就一个女人,不至于,要不然我介绍厂里妹纸给你……呃,不对,学历跟班花差一大截,你吃了天鹅肉,估计也看不上我那里的小姑娘了。”

    苏阳摇了摇头,不想在白薇事情上过多纠结,而这个时候赵子平也打电话过来,催问苏阳到哪了,要是迷路了自己过去接。

    两人也就没再瞎扯,直接进了烟雨江南3楼的7号包厢。

    一进包厢,发现里面除了正在打电话的赵子平外,还有1个女生。

    唐宁宁。

    苏阳跟唐宁宁不算多熟,也就普通同学关系。

    但唐宁宁跟刘琛关系不错,读书的时候,两人还传出过绯闻。

    不过刘琛跟苏阳说从来没有过的事,只是有一次晚自习回家,看到唐宁宁被一个人纠缠,自己就过去揍了那家伙一顿而已。

    后来唐宁宁估计是被英雄救美感动了,经常粘着刘琛,还总对外说刘琛是因为喜欢她才保护她。

    “刘琛,您怎么现在才来,我发了那么多微信你也不回。”

    唐宁宁一脸埋怨地看着刘琛。

    至于今晚应该是主角的苏阳,唐宁宁是扫了一眼苏阳的打扮,只是打了一个招呼,注意力就全放在刘琛身上。

    刘琛一脸黑线,只能硬着头皮和苏阳走过去,让苏阳坐在主位上,今晚是为苏阳接风洗尘。

    不过苏阳刚坐下,唐宁宁立即笑道:“苏阳,你要不要往边上挪一挪?”

    “怎么了?”

    刚坐下的苏阳,觉得唐宁宁这话外有话。

    “这个主位,有人坐了。”唐宁宁笑道。

    没等苏阳说话,刘琛腾的一下站起来:“唐宁宁,你这什么意思,今晚是给阳哥接风洗尘,这位置本来就该阳哥坐。”

    正在打电话的赵子平,自然也听到唐宁宁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唐宁宁,毕竟是我拉苏阳来的。”

    本来还好好说话的唐宁宁,就像看白痴一样看赵子平:“你傻缺啊,张安来了,看到主位没了,还不得恨死你,以后有你苦果吃。”

    听到还要来的人是张安,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刘琛一下子蔫了下来,就连打电话的赵子平一下子也瞠目结舌,最后冒出一句:“你怎么把他给拉来了?这不是搅局嘛。”

    “不是我拉的,李石松拉的。”唐宁宁也是一阵苦笑。

    看着瞬间安静下来的包厢,苏阳有些奇怪。

    张安,苏阳是记得的,高中时候三句话出不来一句的人,存在感挺低的,不过人倒是长的人高马大。

    难道张安现在发迹了不成?

    “阳哥,今晚你可能要委屈一下了,这位置得让给张安。”

    当刘琛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虽然一脸的不甘心,但他也没办法。

    打完电话的赵子平,也是有点郁闷:“阳子,要不然换个位置吧,张安咱们现在也得罪不起。”

    “怎么了,你们现在这么怕张安?”

    苏阳这下还真的好奇了。

    刘琛双手一摊:“能怎么办?张安现在手下一堆小弟,得罪他了,肯定找我们麻烦。”

    见苏阳一脸不相信,赵子平也点了点头:“阳子,别看你跟刘琛当年在学校里打这个打那个,那都是小打小闹。一直闷不吭声的张安,听说读技校的时候被人天天欺负,后来被欺负狠了,提着铁棍在学校后门小路上把那人打瘸了,然后就跑了。”

    苏阳也能想象的到,一个平时老老实实的人,被欺负的这么狠,爆发起来也很恐怖。

    “后来张安就一发不可收拾,跟社会上的人混到一起,一路打出来的,脑袋上都多了一道疤。后来严打,进去蹲过。”

    “出来后,听说成了一家放高利贷的贷款公司经理,手下不少人,特别好面子,谁敢不给他面子,就往死里整。我们一般不跟他联系,真碰到了也不愿意跟他纠缠在一起。”

    在赵子平的话落下的时候,包厢门被人推开,进来1个戴着金项链,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的光头,头上还有一个刀疤,在他后面是笑脸相迎的消瘦青年。

    刀疤光头的张安在看到主位上坐着的苏阳时,脸色立即阴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