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62章 胡蕊的主张
    至于当做餐厅的3楼,以及租给丽川园林的6楼,苏阳跟马辉商量好,先按月付款。

    等年后大厦将整个附楼的公司清空后,苏阳再支付剩下的74万尾款,这样整个附楼的经营权就全归苏阳。

    不过这都是年后的事情,起码得等到3月份,中间有2个月的缓冲期。

    而且过年还有200多万婚宴订单,足够苏阳大赚一笔。

    现在苏阳关心的是这个月有几笔大款要支付。

    第一个是1月29日。

    苏阳要掏出99万,用来支付举办婚宴的汇金大厦主楼3、4楼剩下11个月房租。

    第二个是1月31日。

    支付婚宴采购圆桌椅的尾款将近30万。

    第三个,其实是1月20日,最早要付款的,但苏阳不清楚是多少费用。

    将许小慧和王莲叫了过来,苏阳让两人计算下1月20日的员工工资是多少,再预估下水电费、洗涤费。

    许小慧和王莲虽然不知道苏阳想干什么,但还是拿出以前的水电费、洗涤费的单子查了下,然后在本子上列了个表出来。

    宾馆客房每天都爆满,所以水电费、洗涤费其实可以固定的推测出来,加上人员工资也固定,总计在15万左右。

    “菜贩那边呢,我要支付多少钱。”苏阳是对王莲问的。

    第四个,1月25日。

    这是南锦宾馆每个月跟市场菜贩结算的日子。

    王莲拿来每日买菜的记账本和收据对账,在计算了一会儿后答道:“老板,这3天婚宴消耗量特别大,加上之前和之后20多天餐厅正常营业,差不多要支付40万的菜钱,婚宴这3天占了大头。”

    听到许小慧和王莲的汇总,苏阳心里忍不住也有些吃惊。

    整个1月份,自己得支付184万出去。

    而正常情况下,南锦宾馆客房部和餐饮部一天的流水在4.5万—5万徘徊,一个月撑死不过150万流水,自己还有30多万的缺额。

    除非苏阳要延期还款,但这会损害苏阳做生意的信誉。

    就算是借钱,哪怕是高点的利息,苏阳也得先把钱借来还这些人的债。

    “40万肯定不够,60万的菜钱都不一定打的住。”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可能啊,菜市场这边40万肯定够了,冻库得重新找一家月结的,起码得2月份才算账,而且冻库也不用20万啊。”

    王莲看着自己手中的表格说着,突然一愣,转过头一看居然是胡蕊,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胡蕊只是苏阳找来在元旦3天临时上班的,所谓的餐饮部主管自然也是临时的。

    而且元旦3天婚宴一结束,就跟胡蕊结清了工资,苏阳还给了一个大红包给胡蕊。

    所以在看到胡蕊的时候,王莲和许小慧都有些奇怪。

    “正好路过。”胡蕊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不过苏阳想到胡蕊那几天晚上都加班到最后一个才离开,心里若有所思。

    胡蕊毕竟在酒店呆过很多年,所以胡蕊说出60万朝上的价格,苏阳也来了兴趣:“胡主管,你说说这账本里哪出错了。”

    胡蕊听到苏阳喊自己主管,神情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就是惊喜。

    她现在已经不是南锦宾馆的餐饮部主管了,今天过来其实是想找苏阳谈谈,看自己能不能继续留在南锦宾馆。

    现在老板喊自己胡主管,只要不傻都明白这是老板看中了自己的能力,有要留下自己的意思。

    想到这里,胡蕊也不敢托大,立即说道:“其实王经理算的账是没错的。”

    这句话一出,王莲面露一丝小得意,虽然是英语专业,但王莲高考数学也有125分,跟顶尖学生没法比,但不至于这点账都算不明白。

    不过胡蕊接下来的话,让王莲的脸一下子有点火辣辣的。

    “王经理这几天的婚宴,以及之前餐厅的账目确实都没错。但不是只有元旦3天小长假才有婚宴,1月份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婚宴,这笔账也得算进去,那买菜的成本自然也就上涨。”

    胡蕊说完这句话后,王莲默默点了点头,没有去反驳。

    她毕竟只是理论上的算法,以前也没有做过酒店,不像胡蕊熟知酒店行情,甚至能按照经验,预测未来的婚宴规模。

    “你说的没错。王莲,你可是经理啊,这点你要向胡主管多多请教。”

    苏阳这句话一开口,就算王莲也明白过来,苏阳是有留下胡蕊的意思,虽然心里多少有点怪怪的感觉,还是于立即点头:“老板放心,我以后一定会认真学。”

    她知道自己对酒店餐饮这块不熟,没办法自己一个人挑大梁,所以必须努力学习才能稳住自己经理的位置。

    见王莲没露出太大的不快,苏阳继续问道:“胡主管,你在餐饮这块很多年了,对我们餐饮部有什么建议没?”

    胡蕊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需要更多的表现才能让老板认可自己。

    “我觉得厨房临时招的帮厨不一定都要辞退,甚至应该再招一个正儿八经的酒店大厨过来。”

    这个建议一出,王莲明显一愣:“这个不用吧?”

    不辞退帮厨,还招一个大厨进来,那意味着一年得增加10多万成本,老板的钱不是打水漂来的,后面几层楼还要装修,该省钱的地方就得省。

    苏阳倒是有点明白胡蕊的意思:“说说理由,王莲,你也听一下。”

    有了老板的首肯,胡蕊立即说道:“这次我们是有惊无险办完了婚宴,但厨房好几次差点不能按时送菜上来。现在还只是元旦,过年时候结婚人数更多,而且是连着好几天高强度工作,必须有一个有经验的酒店大厨才能将厨房安排妥当。”

    “而且我看过咱们大厨做的菜,色香味确实不错,但都是家常菜,大菜品类实在太少了,不管是婚宴酒席,还是平时散客来吃,价格都很难提上去。”

    苏阳和王莲都点了点头,认可了胡蕊这个说法。

    不过王莲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个意见:“厨房这块确实需要酒店大厨和帮厨,但每年得多出十多万,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办婚宴的时候临时请?哪怕多给点钱,还是省下不少。”

    还没等苏阳说话,胡蕊倒是先苦笑起来:“王经理,理论上你没错,可为什么这次的元旦婚宴没有请大厨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