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48章 区领导要来
    当天晚上,江州市电视台,包括很多微信公众号都在转发一个新闻。

    “瑰丽大酒店栽赃南锦宾馆不成,反被6万人共同举报遭卫生局停业整顿查处。”

    苏阳的朋友圈也有人在转发,点进去看了下。

    里面将中午发生的事情详细阐述了一遍,加上直播时有不少人截图录像,所以记者也拿到了很多证据,其中就包括谢菲、周珊珊和吴城的聊天记录截图。

    瑰丽大酒店被突然袭击检查,虽然酒店经理表示已经在着手整改,但依旧查出没有洗换的床单被罩,服务员用擦马桶的毛巾擦杯子。

    而且还查出布草间里将干净和脏床单堆一起,摆放了很多杂物,空气浑浊不合格。

    最后不仅被罚款2万元,而且要求停业整顿,直到合格为止。

    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周珊珊和吴城都进了派出所,接受讯问。

    不过吴城和周珊珊家在江州市都有些关系,最后让两人发表一个公开道歉,以及赔偿南锦宾馆5万损失费。

    许小慧、王莲、周江航等人完全不想答应,都想要把这两人关起来,可派出所那边也建议私了,毕竟没有给南锦宾馆造成实际上的损失,你想告别人,最后一直扯皮下去也未必能抓起来。

    “老板,他们就赔我们5万损失费,还有卫生局罚款2万,人一点事都没,这惩罚也太轻了。”

    许小慧很是生气地嘟囔了一句。

    苏阳却笑道:“怎么,你还想罚他们几十万?这不可能的,几万块钱已经顶天了。而且停业整顿,一天损失好几万营业额不说,酒店形象也严重受损,短时内很难恢复过来,这才是他们头疼的事情。”

    “老板,你说的我都明白,可就是心里不舒服。”

    许小慧拍着自己的胸口,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下去。

    苏阳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看着烟头上的火星,问道:“一个人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许小慧不明白苏阳这话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应该是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却无能为力吧。”

    苏阳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应该是被自己最瞧不起的人,夺走他最重要的东西,却无能为力。知不知道吴城现在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许小慧想了想,然后摇头:“我不认识他,哪知道这个。”

    苏阳摁灭烟头:“我告诉你,吴城这种人最看重就是钱、女人,以及权力,你也可以说是这种男人的通病。而不管钱、女人还是权力,都来自吴城手中的瑰丽大酒店。”

    许小慧眨着眼看苏阳,总觉得苏阳意有所指,可她却看不透老板到底在想什么。

    苏阳也没去解释,而是去了3楼一个空的小办公室休息,这是苏阳现在的临时住所。

    虽然苏阳没说出来,但在苏阳的心中已经制定好了搞垮瑰丽大酒店的计划。

    商场如战场,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步都不能掉以轻心。

    第二天。

    苏阳还在房间里睡觉,许小慧就急匆匆跑上3楼,然后啪啪啪的敲门。

    “老板,快醒醒。”

    睡眼惺忪的苏阳揉着眼前,从床上爬起来,才打开房门,许小慧就激动地喊道:“老板,区里有领导要来了。”

    区领导来了?

    这倒是让刚睡醒的苏阳有些莫名其妙。

    一看苏阳的样子,许小慧捂嘴笑道:“具体我也不清楚,早上区政府来人,说区领导上午会来,让咱们好好准备。”

    “好事坏事?”苏阳将外套拿过来穿上。

    “好事,不过也没具体说啥事。”许小慧看了一眼苏阳睡醒后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哭笑不得,“老板,您就这么见区领导啊,那可是区里的大人物,您好歹把发型弄一下啊。”

    苏阳双手一摊:“屋里没镜子,我也不清楚啥样子。”

    “得,老板好好坐着,我还是给您洗个头,弄个发型,免得区领导到时候吐槽。”

    许小慧跑下楼,没一会儿就拿着吹风机、梳子、剪刀、洗发水跑了上来。

    小办公室里没有洗漱台,只能打了一盆热水放在椅子上。

    苏阳就坐在床边,仍由许小慧用剪刀简单修剪了下,然后洗了两三遍投,才用吹风机哗啦啦的吹了好几分钟。

    看着头发被理顺的苏阳,许小慧十分满意地拿出镜子给苏阳照了下。

    “不错,挺帅气的。”

    苏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清爽。

    自从跟白薇分手后,苏阳也没太在意过自己的形象,每天只顾着加班。

    而接手南锦宾馆之后,更是忙的不可开交,哪还有心思打理自己。

    许小慧往后走开一点,认真看着苏阳:“啥都好,就是衣服有点太……老板,您这羽绒服得穿好几年了吧?”

    苏阳点了点头:“大学时候买的,有六七年了。”

    听到苏阳的回答,许小慧差点没晕过去:“这也太抠了把,您知道自己赚多少钱了吗?居然穿这么旧的衣服见区领导。”

    苏阳对衣服没什么兴趣,反而问道:“赚多少钱了?”

    许小慧简直想拍自己脑门,自己这个老板没得救了,只晓得赚钱,完全不懂享受生活。

    不过谁让别人是老板,许小慧只能回答:“21号到昨天一共8天,客房部有6万5的流水。餐饮部那边我不清楚,但每天桌数和套餐价格都是固定的,我估计有14万左右。”

    8天20万流水。

    别说是许小慧都震惊,苏阳心里也很是吃了一惊。

    如果算上丽川园林给自己的20万房租,以及吴城赔偿自己的5万。

    自己8天赚了45万。

    就算扣掉各种成本支出,保守估计也有30万利润。

    再低头看了看身上学生时候买的羽绒服,苏阳难得大方一回:“走,去换一身。”

    苏阳不怎么讲究,许小慧对高价格的衣服也不熟。

    不过两人很快达成了一个共识,在价格贵的里面挑款式好的。

    不到一个小时,苏阳就焕然一新。

    人靠衣装!

    从大衣、裤子到皮鞋,甚至里面的衬衣也全都换掉,苏阳整个人也精神不少。

    不过苏阳还是比较抠。

    一套下来只花了1万多块钱,这还是许小慧各种求着苏阳才答应的。

    当苏阳回到宾馆的时候,区领导还没来,倒是汇金大厦的经理马辉,正在门口焦急地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