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45章 宾馆行规
    “这位客人,我想您是有什么误解,南锦宾馆所有客房都是一走一换,绝对不会不换的。”

    许小慧依旧保持镇定笑容看着谢菲。

    装,继续装!

    直播间的粉丝们都在嘲讽,这家宾馆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而谢菲等的就是这句话:“我也不跟你说废话,你把打扫我房间的服务员叫来,一起去房间看就清楚了。”

    客人有问题,身为领班的许小慧当然不会拒绝。

    只是当许小慧把打扫215房间的周江航喊过来的时候,不仅是谢菲,整个直播间一下子就爆炸了。

    “我靠,服务员怎么是个男的。”

    “而且你看他这么壮实,不会是打手吧。”

    “糟了,菲菲一个人在宾馆,对方怕是不想认账,还要武力威胁打人了吧?”

    打人!

    你一个黑心商人做错事,居然还想打人。

    而且还是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

    还有没有王法了?

    粉丝们更愤怒了,完全没注意带头说这些话的,都是那两三个账号在带节奏。

    “菲菲别怕,我就在南锦宾馆边上,现在就过来。”

    “还有我。”

    “我们打电话了,卫生局的人马上就到。”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群情激奋,光是发了消息说要来的就有好几十人。

    而因为这个事,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也在快速激增,大家都想看看待会儿宾馆老板跪地求饶,然后被卫生局往死里罚款,最好是关门停业。

    果然,没两分钟就一个寸头小青年从门外气喘吁吁跑了进来。

    “菲菲,别怕,我帮你站台,他敢动手试试。”

    有了帮手,谢菲心里一下有了底气:“你叫个男的来什么意思,我不是让你喊服务员吗?”

    许小慧有些哭笑不得,指着周江航说道:“他就是打扫215房间的服务员,你不是要找他吗?”

    寸头小青年看到周江航的时候,眉头紧皱。

    周江航有一米七八的身高,身材壮实,对比只有一米六多的寸头青年,简直就是碾压的存在。

    不过寸头青年还是硬着脖子喊道:“男的做服务员,难怪打扫的这么不干净。”

    寸头青年这么一喊,周江航这就不乐意了:“男的怎么不能做服务员?我在部队的时候,每次内务卫生都是第一,而且所有卫生都打扫的一丝不苟。”

    周江航的话一出,整个直播间再次刷屏。

    部队,内务卫生第一。

    卧槽,这tm是退伍兵做服务员的宾馆啊。

    刚才还嘲讽的寸头小青年,这时候再看周江航,特别是那胳膊外露的肌肉,心里立即开始发憷。

    就连谢菲也是暗自心惊,她原本以为服务员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好吓唬,没想到居然是一个退伍兵。

    这宾馆是不是有毛病,怎么招退伍兵做服务员了。

    不过没一会儿,又来了几个人。

    看着身后小十个人,谢菲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人多壮胆,还是什么,第一个来的寸头青年站出来:“你们老板在哪?必须老板一起去房间,否则到时候老板推脱是服务员私下做的错事。”

    “对,老板呢!”

    其他人也都喊了起来。

    此时的苏阳,正在小角落的餐厅和翁倩一起直播,翁倩负责吃,苏阳偶尔回答一下翁倩粉丝们问题,顺便给宾馆做个宣传。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那边传来的骚动,苏阳道了个歉,便走了过去。

    翁倩本来还打算继续直播吃饭,不过那些粉丝们却不干了。

    “是不是要打起来了,大厅那么多人。”

    “倩倩,过去看一下啥情况。”

    “对对!可别让人欺负了老板。”

    唯恐天下不乱的吃货粉丝,全都让翁倩跟过去。

    翁倩一看自己30碗饭吃的差不多了,便拿着直播的手机跟了过去。

    此时苏阳已经跟着几人上了2楼,去215房间。

    大厅争论一直到了楼上,也让一些房间的客人好奇跟了过来。

    人越多,谢菲就越高兴。

    打开215房门,谢菲将之前跟粉丝们解说的情况都说了一遍,不过也加了一些解释。

    “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有个粉丝在这里住了脏的床单,我一开始还不信,现在彻底相信了。”

    说着,义愤填膺的谢菲将手中的紫光灯照射到被套右下角,一个大写的‘谢’字出现在众人眼前。

    不仅如此,包括传单、枕套、毛巾、浴巾全是这样。

    “大家都看到谢字了吧,这是我昨晚用隐形记号笔写上去的,只有用这个紫光灯才能看见。今天早上我就退了房,中午重新入住的时候,他们跟我保证说215房间绝对换了新的,可是现在呢?老板,你怎么解释?”

    嚯。

    谢菲的护花使者们,这一刻跟打鸡血了一眼,一个个都要求苏阳做出解释。

    直播间的粉丝们更是一条接着一条的消息发出来,全都大骂苏阳是黑心商家。

    而宾馆的房客们,也都怀疑地看向苏阳。

    虽然有长住客觉得不对,因为每次自己续住都全换新的,更别说是退了的房间。

    只是这个证据在眼前,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正在直播的翁倩想为苏阳解释,可苏阳摆了摆手,然后平静地看向谢菲:“谁说谢字,是你写的?”

    “笑话,不是我写的,难道还是你写的?”

    谢菲冷笑一声,没想到这个年轻老板也就只会胡搅蛮缠这点本事。

    “确实是我写的,我不仅在这个房间写了,我在所有床单被罩上都写了隐形字。”

    苏阳的话一出,所有人全都是一脸诧异。

    可谢菲简直想笑,因为这字是她昨晚亲自写的。

    要是苏阳这个时候认栽道歉,自己还不好继续发作。

    可现在苏阳还在死撑着。

    这简直就是作死节奏啊,而且是往死里作死啊。

    “谢小姐,你可能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做宾馆的有一个不成文的行规。”

    苏阳平静开口,而冯六也从布草间搬了几套干净的床单被罩毛巾过来。

    苏阳顺手拿过一条毛巾。

    看着苏阳的动作和自信模样,谢菲眉头紧皱,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她又说不上来,只能顺着问了一句:“什么行规?”

    其实不止谢菲,包括那些直播间的粉丝、为谢菲撑腰的粉丝,围观的客人,翁倩的吃货粉丝,此时全都好奇地看向苏阳。

    苏阳从容接过周江航递过来的一支紫光灯。

    当这支紫光灯拿出来的时候,谢菲心中咯噔一下。

    “众所周知,一家洗涤厂会接很多宾馆酒店的洗涤业务,虽然是分开打包,但难免有弄混的时候。”

    苏阳将毛巾抖开,继续说道:“所以我们每家宾馆酒店,都会给自己的床单被罩做个标记。有的酒店是订做的,会打印上自己酒店的名字,而一些非定制的宾馆,一般就用记号笔写字。”

    说完这句话,苏阳将手中的紫光灯打开,一束紫光照射在毛巾的右下角。

    然后,一个同样的大写‘谢’字,从浅到深,渐渐浮现在目瞪口呆的所有人面前。

    “很凑巧,我们宾馆的床单被罩不是订制的,但用记号笔写太丑,所以我就用隐形笔写了这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