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13章 整栋楼都要
    三人吃完早餐后,许小慧回去抓紧时间休息,王莲打起精神继续上班。

    苏阳自然也是去睡觉。

    不过只睡了不到3个小时就被电话叫醒,是物业的吴金泉带着经理过来谈合同事情。

    无论是广告牌一年7000元的费用,还是宾馆两层一年36万,逐年递增5%的费用都没问题。

    但是在15年合同上,双方出现了一些纠纷。

    苏阳别说15年,恨不得20年,30年。

    而且现在的苏阳心思已经不只是二楼,甚至想等楼上几层楼租期到了,直接将整个附楼的六层都想拿下来改成一家上百间房的酒店。

    为什么?

    因为赚钱啊,不对,应该是抢钱啊。

    两层这么破旧的宾馆,以现在的入住率,淡季一个月都有20多万流水。

    如果六层楼全拿下,100万出头房租,看似很多,但装修好点,宾馆一年流水起码上千万,房租就少得可怜了。

    以后每年坐着不动,几百万纯利润进口袋。

    当然,前提是自己能够把宾馆入住率拉的比较高。

    而有着超级酒店系统的苏阳,心中很有把握。

    虽然大厦这边也欢迎签久点,但考虑到苏阳三叔之前背约的行为,这次来签约的经理马辉有点犹豫。

    不过在吴金泉为苏阳说了点好话之后,马辉开口道:“苏老板,我听吴主管说你是真心想经营好这个宾馆。但你多少应该了解,当初大厦并不准备将这两层楼租给你三叔的,毕竟拉低我们大厦的档次。

    这件事,苏阳是知道的。

    汇金大厦招商引资自然是尽量希望招五星级酒店入驻。

    但附属楼才6层,撑死建100来间房,不可能招五星级酒店。所以退而求其次招连锁酒店,或者三星级酒店。

    而三叔苏章宇是送礼走关系才弄下来的。

    结果房价卖到现在的100块钱,直接拉低了汇金大厦的档次,对大厦主楼和附楼空层招商引资也不太有利,要不是现在没有金主来接盘,大厦早有收回宾馆的心思。

    苏阳笑道:“马经理,我懂你的意思,你直说我要签15年,你们大厦希望南锦房价最低卖多少钱吧。”

    看着苏阳这直接开口,马辉稍微尴尬了一下便笑了起来:“苏老板年轻人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说虚的了。你三叔租下宾馆之后,第二年韩庭连锁酒店也过来考察过,原本想建一家中高端的星辰酒店,但你三叔不让一二楼,也就没谈下来,所以他们租下了附近的清源大厦。”

    “马经理的意思,我的价格如果能卖到星辰酒店价格,就能签15年?”苏阳问道。

    马辉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南锦宾馆是绝对没可能卖到这个价格,除非亏本亏死。

    “我想,我有这个资格签15年。”

    苏阳露出自信的笑容。

    他以前出差经常住韩庭的连锁酒店,对韩庭的中高端品牌星辰酒店也知道。

    江州市毕竟只是一个中部四线城市,酒店整体房价不贵。清源大厦新开张的星程酒店最低价是169元,还有219、239、269元不同价格,套房则是300元朝上。

    而苏阳的还是旧的宾馆,最低价已经130,二楼大房价最低价也到了200元。

    见马辉一脸的困惑,苏阳笑道:“不知道马经理有没有下载团购网站,你可以看我们现在的房价。”

    虽然南锦宾馆现在主攻江优团,但是美丽团购这些网站的价格也已经更改。

    不明所以的马辉疑惑地打开团购网,先是慢悠悠南锦宾馆,可只是扫了一眼后,满眼的难以置信。

    这可是一家旧宾馆,而且还是淡季的时候,居然卖出了这样的价格。

    这如果重新装修一下,到了旺季,价格还不得飞起来。

    “有人住?”马辉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小青年。

    “有人。”苏阳点了点头。

    “多吗?”马辉手指轻敲桌面。

    “还行。”苏阳微笑点头。

    “会不会重新装修?”马辉坐直了身体。

    苏阳点了点头:“我找吴主管问过,楼上几家公司年后陆续到期就搬走,到时候我全都租下来,自然是要装修。”

    马辉一下子沉默了。

    如果真按照苏阳说的,那房价肯定不低于169元,完全能达到大厦的最低要求,对大厦未来的招商引资肯定有些品牌提升效果。

    但是马辉真的很怀疑,现在定价这么高是为了骗合同,到时候拿到合同就降价,又跟苏章宇一样拉低了大厦的档次。

    “马经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我拿下六层楼改成100来间客房,在江州市这种四线城市完全可以做一家三星级酒店。我能保证装修后的房价最低200元起步,大部分房价都会在300元左右。这一条你可以写进合同,如果我做不到,大厦随时收回大楼。”

    苏阳的话,特别是底价可以写入合同这句话,对马辉来说不可谓是一种吸引。

    三星级酒店,那可比现在破旧的跟旅馆一样的南锦宾馆好太多。

    而且汇金大厦附楼6层,除了一二楼是整层租给宾馆,其余四层楼都是零散公司入驻,入住率连一半都不到,等于是少了一半房租。

    不过兴奋归兴奋,马辉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苏老板,大厦附楼6层差不多4000平米,一年光房租就得120万,更别说改房间、装修加起来还得数百万投资。”

    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不管是谁都能听出弦外之音。

    怎么看,苏阳都不像是有钱人。

    苏阳也看出了马辉的迟疑,而且自己的衣着打扮跟一个普通上班族没区别,确实不像富二代。

    但苏阳丝毫不露怯。

    “马经理,能不能吃得下,直接看我的行动。”

    “我现在就能给你一年7000元的广告牌费用。1月1号当天,一次性交齐一二层楼36万的一年房租。”

    “农历新年后你们开始清空上面4层,剩下的84万我立马付10万定金,等人清完,立即付74万尾款。如果我给不了尾款,定金你拿走。”

    苏阳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自己提出的所有要求苏阳都能做到,马辉还能说什么?

    当然是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跟苏阳握手。

    然后打电话给公司法务部,按照刚才谈的拟定三份新合同。

    一份是租广告牌的15年合同,一份是大厦一二楼南锦宾馆续租15年合同,还有一份就是三四五六楼15年的租赁合同。

    双方愉快的签字盖章。

    苏阳也当场交付了7000元广告牌费用,让马辉心中定了一些,当即邀请苏阳去附近的大酒店吃一顿,庆祝双方后续合作愉快。

    可苏阳还得回去打扫房间卫生,只能谢绝。

    至于全程在一旁目睹上百万租金合同的物业主管吴金泉,那是真没想到,年纪轻轻看上去没什么钱的苏阳,居然如此的财大气粗。

    “我滴个乖乖,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苏阳有钱吗?

    当然是没钱,付完广告牌费用后,全身只剩下6000多块钱,连2个前台工资都不够。

    不过回到宾馆的苏阳可没有时间考虑这么多,因为王莲告诉了苏阳一个好消息,有人来应聘服务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