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001章 创业小老板
    看着眼前的宾馆转让合同,坐在出租屋里的苏阳点起一根烟,抽了一口,又给狠狠摁灭。

    半个小时前,苏阳还只是一个朝九晚五的苦逼上班族,每个月4000的工资,房租、吃饭,加上水电费生活用品,以及一些日常应酬,一个月死抠也只能存下六七百块钱。

    大学毕业三年,总共才存了1万。

    高中时谈的成绩优异重点大学女友,今年年初也就顺理成章分手。原因不复杂,女友在省城跳槽到一家外企成了部门主管,年薪30万,按照女友的规划在外企干个几年跳槽到私企做高管,收入只会更高。

    现在的苏阳,已经远远跟不上她的脚步。

    近十倍的收入差距,还能说什么,两人在常去的麻辣烫店吃完,和平分手。

    苏阳的公司虽然是小公司,但分手后的苏阳全身心投入工作,没日没夜的加班,很是给公司写了几个出彩的企划方案,但都因为各种原因公司没能接下这几个项目。

    所以别说加工资了,下个月工资还能不能发出来都是个问题。

    可现在只要在这个合同上签字,就能得到江州市园林新区汇金大厦的一家宾馆,虽然不在省城了,虽然合同只剩下3个月,但苏阳知道这家宾馆一年有近50万纯利润。

    3个月,就是12.5万利润,而且吃喝住都在宾馆里,不用额外开支。

    之所以让苏阳郁闷的是,这是三叔转让给自己的抵债合同。

    前几年三叔以投资宾馆为名从自己爸妈手中借走了20万,年初又让爸妈担保找外人借了10万说是要追加投资,结果根本不还钱。

    自己家20万亏进去还不至于要命,但老爸担保借的10万年底就得还给别人。

    急的没办法,苏阳只能从省城豫章市回到江州市找三叔要钱。可从外人打听到,三叔这几年吃喝嫖赌欠了上百万外债,都上了老赖名单,好像要跑路了。

    结果一连十来天没见到人,好不容易堵到,三叔也很耍无赖,直接说没钱,就剩下3个月的宾馆合同,有本事自己收钱去,之前我们的债务就一笔勾销。

    说完就打印转让合同,签好字盖章走人,都不等苏阳考虑就洒脱的开车跑路。

    “我,成小老板了?”

    在这份合同上签字后,苏阳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不过苏阳的心思也跟着活络起来。

    “虽然合同只剩下3个月,但能把老爸担保借外人的钱还掉,看似还亏了自家的20万。但如果自己花点心思跟大厦打好关系,把到期后的合同续租个好几年,好好经营是能攒上百万身家的。”

    想通这些后,苏阳就给公司老板打了个电话说下自己的辞职意向。

    老板估计是真没钱发工资了,只是简单挽留两句就痛快的批准,然后急忙把这个月21天的2800元工资直接转给苏阳,以免苏阳反悔,到时候炒鱿鱼还得补偿工资。

    最后又夸了几句苏阳工作很努力,设计的几个企业招商方案也很好,只是生不逢时,埋没了人才。

    听了老板几句感慨的话,苏阳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手机短信提示的1.28万余额,以及桌子上那3个月的宾馆合同,苏阳知道这是自己现在的创业成本。

    25岁。

    开始自己的创业。

    江州市离省城不远,已经跟省城规划在一个经济带上,未来的发展潜力也不小。

    而南锦宾馆就在江州市园林新区的汇金大厦附楼,虽然是在江州市的郊区,离旧城区有点路,但五年前苏阳就知道,按照市政府规划会是一个高度的商业发达的新区,未来的cbd也会建在这里,而且也确实不少新楼盘小区在这边建造。

    讨债的时候,苏阳已经来过很多次,宾馆的人对苏阳也早就认识,知道是老板的侄子。

    看到门外走进来的苏阳,坐在前台二十五六岁的姑娘许小慧抬头打量了一眼,对着门外努了努嘴,带着川味普通话说道:“你三叔的车子根本就没开回来过,最近要债的太多,好些天没见到人了。”

    除了苏阳之外,还有其他人也上门要债,所以许小慧经常要面对这些要债人的争吵,她已经想好,等拿到这个月工资就辞职不干,去别的宾馆酒店应聘去。

    不过苏阳倒从来不为难她们这些打工的,所以许小慧对苏阳的印象还不错。

    “他以后估计都不会回来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家宾馆的老板。”苏阳晃了晃手中的那份宾馆转让合同。

    “啥子?你三叔真把这宾馆转让给你了?”许小慧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苏阳手中的合同。

    “真的,我今天过来就是接手宾馆的。”

    苏阳将合同放在前台的柜台上,让许小慧自己看,没什么比合同还更有说服力。

    许小慧急忙将合同拿过来,很是认真看了一遍之后,默默还给了苏阳,双眼满是同情。

    “怎么了?合同有问题?”

    苏阳又将合同看了一遍,合同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转让宾馆用来抵债,也没耍任何字眼。

    “你三叔……老板,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你三叔确实是个人棍,这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嘛。”许小慧性格耿直,一看苏阳的合同,也跟着来气了,“我跟你讲,这宾馆以前还是蛮赚钱的,3个月肯定能抵的了10来万块钱。但是现在不行了,附近开了好几家宾馆抢走了不少生意,加上咱们家宾馆有点老旧没重新装修,生意要差好些。现在一天只能卖1000块钱多点,别说赚钱,不亏本就不错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苏阳有些懵,他按照三叔以前的宾馆收入判断,一天的收入起码有4000块钱收入,扣掉水电工资和房租,再平摊几年投资的钱,这样一个月纯利润才有小4万。

    虽然有想过宾馆变旧了收入会下降,但没想到直线下降到1000多点。

    不过苏阳想起来一件事:“不对啊,我记得8月份我过来这边出差的时候,附近你说的宾馆酒店也早开业了,那时候咱们家宾馆还住了有三四十间房吧,哪怕一间房100块钱也有3000-4000一天了。”

    “老板,你没干过宾馆不清楚。”川妹翻了个大白眼,“那时候是暑假,多少学生放假回来开房的,加上不少来咱们这旅游的,当然生意好,而且房价都是150朝上。可现在呢,现在是12月底了,早就进入淡季。附近几家宾馆都准备打折降价,咱们生意要更差。”

    这一瞬间,苏阳感觉自己被三叔坑了。

    许小慧没必要骗自己,现在自己是老板,随时可以查账,自然就清楚这段时间的收入情况了。真按照许小慧说的,自己非但收不回老爸担保借来的10万本金和2万利息,甚至能不赔本就不错了。

    不过苏阳知道现在不是沮丧的时候,自己得想办法多弄点钱回来,哪怕弄个几万块钱那也是钱。

    “房价现在是多少?”苏阳问道。

    许小慧虽然不清楚苏阳想干什么,但毕竟苏阳是小老板了,还是赶紧回答:“现在定的是两张床的标间120,大床房是100,房间看上去没的那么新,不少人都嫌贵了。”

    苏阳目标是一天卖到4000,这样3个月有近12万的利润。可如果效益不好,如果一天卖3000,3个月也有近10万的利润。

    “这样,咱们打七五折。标间降到90元,大床房降到70元,长包半个月以上的,在这个基础上再降10元。”

    苏阳算了一下,这么大幅度的优惠入住率必然会上来,55间房如果能住到50间,一天也接近4000块钱,虽然入住率这么高导致成本也会增加不少,但3个月接近10万块钱还是能赚回来,再差七八万也没问题。

    理想很美好,但是许小慧立马打断了苏阳的幻想:“不行的,你三叔今年也是想这么干的,可是大厦物业不允许降到100元以下价格。”

    我靠!

    苏阳感觉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我自己的宾馆,还不能自己定价?我记得汇金大厦没股份在这个宾馆里,他们凭什么干涉我定价?”

    “老板,他们真能。”

    许小慧看着苏阳一脸的愤怒,也是无奈解释起来:“我是听你三叔当时抱怨说的,说这汇金大厦当初是想招星级酒店入驻,最差也得是连锁酒店,不能让一般的几十块钱的小旅馆拉低了大厦的形象。后来你叔找了个什么关系,塞了钱才让他开了这么一家非连锁的小宾馆,本来合同要求房价不能低于150元,你叔又花了一些钱,才把房价最低标准改成了100元。如果低于这个价格,大厦有权收回宾馆经营权。”

    我去!!

    最近在给一个企业做招商规划的苏阳当然知道大厦为什么这么做。如果自己卖几十块钱,那整栋大厦的格调就降低了,其实100块钱的价格大厦都是不乐意的,大厦自然是希望宾馆的价格卖的越贵越好,恨不得是希尔顿之类的五星级酒店入住,那对大厦的形象提升是无比巨大的,对他们招商也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现在苏阳知道为什么许小慧说三叔转给自己的合同是一个坑了,不低于100的价格,以目前淡季的趋势来看,一天能卖1000块钱就算不错了,扣掉所有费用,一个月自己还得搭进去一万多,还真不如关门倒闭算了。

    可关门的话,那今年底自己家拿什么钱去还老爸担保借来的10万本金和2万利息。

    至于自己之前的创业幻想,攒下百万身家,更是无稽之谈,一切都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现实啊,就是这么无情的扇了苏阳一个响亮的巴掌,之前还以为自己能够咸鱼翻身。

    嗡嗡嗡。

    就在苏阳苦恼不已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以为是谁发短信过来,苏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桌面上多了一个app。这个是三栋大厦的图标,看上去就跟游戏图标一样。

    苏阳不记得自己有安装这个app,怀疑是不是病毒,将手指移过去准备卸载掉。

    可这个时候手机屏幕一闪,跳出一个满是高楼大厦的画面,各种飞机、跑车、高铁呼啸从园林城市穿梭而过。

    紧接着消息提醒出现在屏幕上。

    “尊敬的制造商,欢迎来到超级城市,系统将自动识别您的身份,为您匹配建造师职业。”

    叮。

    不等苏阳反应过来,又来了一个提醒。

    “扫描成功,您的第一个超级城市制造商身份是江州市南锦宾馆老板,系统将为您解锁超级酒店制造商的辅助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