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 > 龙墀的尾巴尖
    董昕把昨晚收的那个烛台包装好,放在一个盒子里密封,等待博物馆的朋友过来拿。见身边的人吓唬阿毛,董昕赶紧出声解救一下,“你现在跑到我这里来,剧组怎么办?不拍戏吗?”

    唐晟扬的注意力立马被拉回来,面部表情微微一愣,眼底闪过几分茫然,他顿了顿,立马道:“拍戏哪有你重要?”

    虽然他也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回到这里,总之对小男友深情表白是绝对不会错的,嘴甜的男人有便宜占。

    话没说完,唐晟扬就凑了过来,试探着想摸摸董昕的手,董昕的手很漂亮,纤长白皙,骨节匀称,嫩的像块豆腐,一看就知道手感超好。

    董昕抬眸扫了那只手一眼,下一秒就把盒子抱起来,躲过对方的亲昵接触。

    这种话龙墀那种老古董是绝对说不出来的,这种想要占便宜的小动作龙墀也是不会做出来的,龙墀只会给送他东西,上古妖族的嘴巴一点都不花,可谓是相当淳朴了。果然那一缕神魂离开本体之后还是会衍生出自己的性格,董昕有点担心,龙墀到底放出几个分|身?性格都不一样吗?全都收回来之后龙墀的性格会不会受影响?还有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正想着,手里的东西就被接了过去,唐晟扬男友力爆表的道:“力气活我来干,你指挥就好。”

    年轻人在心上人面前的表现欲望十分强烈!

    他要让董昕看到,他不仅长得帅,体力还特别好!超棒!比那个什么叫龙墀的优秀多了!

    董昕嘴角抽了抽,这种突然而来的热情,他还真有点扛不住。

    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有八卦新闻说唐晟扬在拍戏之余离开剧组,貌似是恋情即将曝光,这条消息的热度还没炒上去,唐晟扬的官方微博就辟谣了,发了一张在剧组拍戏的照片,这时候本人还在山沟里猫着呢,恋情什么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董昕稍微放心了些,这要是传出八卦绯闻,他这平静的小生活就要被打破。

    一直到傍晚时分,龙墀一直都是唐晟扬的样子,直到晚饭时间,都缠在董昕身边,手指试探的戳了戳董昕的肩膀,讨好的道:“我想吃你做的饭。”

    董昕被逗乐了,也没在乎对方的小动作,“说实话,我做的饭我自己都不想吃。”目前他会做的饭就是煮鸡蛋,煮方便面,水煮青菜滴点香油加点盐,别的都不行。所以他妈一直念叨,找媳妇儿一定要找个会做饭的,要不然妈这辈子都不放心。

    唐晟扬笑眯了眼睛,终于又有了表现的机会,“我会!我做饭给你吃!”

    董昕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厨房是你的了,我给你打下手。”

    一想到可以两个人在同一间屋子里,做同样的事情,唐晟扬整个人都精神焕发,眼睛里都有细碎的光,开心的道:“我一定好好学习做饭,等我们结婚后,我天天做饭给你吃。”不管怎么看,自己都是择偶的最佳选择,长得帅,会做饭,唐晟扬觉得,只要董昕不傻,一定能看出自己比那个叫龙墀好了千倍万倍!董昕傻吗?不能够啊,他家昕昕一看就聪明,世界第一聪明!

    一个聪明一个帅,简直是宇宙级神配!

    董昕尴尬的笑了笑,不忍看唐晟扬的表情,把莴苣叶子一根一根扯下来,扯的咔咔响,在对方希冀的眼神中憋出一句:“你高兴就好。”

    接受了这么多的陌生记忆,竟然还想着结婚,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董昕都不敢细琢磨,讲真,他还想着等对方伤好了,看能不能解除契约来着,妖皇啊,应该会很多失传的秘术,这种契约应该也能解开的吧。

    唐晟扬开心了,已经开始幻想他们的未来,把菜切了,把鱼摁在案板上,撸起袖子就要大干一场,就在董昕打算观摩一下,顺便提升一下自己厨艺的时候,握着刀的唐晟扬突然卡壳了,一动不动的盯着案板,周围的气息突然变得凉飕飕的。

    董昕暗暗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脸色,唐晟扬脸上阳光的笑容已经没有了,现在阴沉的就像在酝酿暴风雨,董昕心里一喜,试探的叫了句:“龙墀?”

    龙墀沉着脸,瞬间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身高又拔高了五厘米。

    记忆还是有些乱,不过最近的记忆他是记得清清楚楚,看着身上扎着的围裙,还有手里的菜刀,龙墀脸色更加阴沉,抬起刀啪啪啪啪啪,把案板上的鱼剁成八块,董昕被对方吓一跳,扔了莴苣跑出厨房,站在门口往里望,龙墀剁鱼的时候都是带着杀气,也不知道把鱼当成了谁,不过变回来之后立马就有了生活经验了。

    “好神奇!”董昕震惊之余,还是觉得玄幻了。鬼怪他见多了,龙墀却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他的认知,这下不用担心对方不认字了,出门最起码能找对厕所了,还能跟他科普法律知识,让他明白杀人犯法了。

    龙墀剁完了之后放下刀,手上白光一闪,已经干干净净,随手一挥,桌上的食材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地上的垃圾也被清理干净。

    董昕惊讶的小声哇了一声,这能力简直是居家必备啊!

    这时龙墀突然回头,脸色依旧很冷,面无表情的告诉站在门口的董昕:“忘了那个傻子!那不是我!”

    董昕赶紧点头,看着龙墀的表情突然想笑,看来刚才做了什么,这个要面子的妖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控制不住。董昕忍着笑给对方顺毛,“嗯嗯嗯,不是,你才没那么傻。”

    龙墀深沉的看着董昕,目光落在他的肩膀上,那个被“唐晟扬”戳过的地方,他冷着脸走过来,在董昕不解的眼神中搂住他的腰,把人整个抱在自己怀中,用脸蹭蹭董昕的头发,把自己的气息留在董昕身上,覆盖住“其他人”的气息,要让其他不长眼的妖精都知道:这个人类已经被占下了!

    董昕哭笑不得,这是把自己的分|身当成了别人?那都已经不是分|身了,那就是他自己,只是记忆混乱,没把脸变回来,连自己的醋都吃,就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妖精。

    龙墀蹭完了之后,低下头,薄唇落在董昕的肩膀上,隔着单薄的衣衫,轻轻的咬了一口,这个位置被碰过了,一定要用更深的气息覆盖!

    董昕被咬的浑身一抖,有种被猛兽咬住的错觉,龙墀比他高了半个头,身上的体温偏凉,半个身体的重量几乎压在他的身上,强势的把他笼罩在自己的气场内,这一口咬的不疼,却有种麻痒的感觉。董昕从没和其他人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心脏快了半拍,连胸口的灵魂烙印都变得微微发烫,白皙的脸上渐渐透出一层薄粉,董昕扛不住,赶紧把趴在自己肩膀上的人推开,板着脸道:“我出去等。”

    董昕一溜小碎步,嗖嗖的下了楼,差点被暗搓搓围观的小貔貅绊倒。

    弯腰把小家伙抱起来,董昕摸了摸小家伙的毛,疯狂乱跳的心脏才渐渐降速。这个契约太毒了!还能操控心跳!

    皮皮凑到董昕的肩膀上,耸着鼻子嗅了嗅,察觉到是龙墀的味道,两个小爪子扒着董昕的衣服就往上爬,恨不能整只都趴在董昕的肩膀上。董昕无奈的把这小东西举高,看着他圆滚滚的小肚子,没忍住戳了戳,“小坏蛋,你想干什么?”

    皮皮激动的用小爪子指着董昕的肩膀上,心疼的小脸都皱巴巴的,“太浪费了!”

    董昕:“嗯?”

    “龙墀大人的唾液!可以让一个没灵气的小妖精直接化形!粘在衣服上太浪费了!”皮皮挣扎着凑过去,可怜兮兮的道:“让我舔舔,就舔一口~”

    董昕嘴角嫌弃的把小胖子摁倒在沙发上,拽他小尾巴,“舔唾液,你脏不脏啊!”

    皮皮挣扎着想要起来,小肚子肉呼呼的,来了才几天,这小家伙就眼瞅着大了一圈,说话都利落了不少,可见跟在龙墀和董昕身边,他吸收的灵气比在外面多了不是一点半点。皮皮对董昕肩膀上的那点唾液非常的垂涎,撒娇耍赖在沙发上打滚,“不脏啊!龙墀大人浑身上下都是宝贝,你让我舔一舔。”

    董昕严厉制止:“不行!”

    小貔貅就不是个要面子的神兽,躺下露出毛茸茸的肚皮,试图用撒娇来迷惑董昕:“董爸爸~”

    董昕抿着嘴看他,没忍住,摸了摸小肚皮,还是严厉的道:“别乱叫!我有干儿子,醋性可大,看见别人叫我爸爸他们组团殴你!”

    皮皮打了个滚,还挺傲娇:“我也可爱啊,我还会给你跳舞!他们会吗?”

    董昕挑了挑眉,感兴趣的问:“要不,你先跳一个?”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波飘摇!海草海草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海草海草海草……”

    “噗……”

    董昕看着举着两个小爪子,后腿着地,不停的扭屁股,还操着小奶因唱歌的小貔貅,被逗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小东西简直了,会撒娇会卖萌,一点都没有神兽的矜持,这么小就这么厚脸皮,长大了还得了?不过被小东西这么一闹,被龙墀弄出来的不自然就渐渐消失了。

    董昕一边笑一边拿手机录像,录完了把皮皮抱起来,好脾气的道:“好了好了,一会儿我跟龙墀要几根头发,装在锦囊里,让你天天抱着睡。”

    皮皮摇着尾巴,在董昕胳膊上蹭蹭,讨好的道:“还有你的!你的也要!”

    董昕以为小家伙要他的就是为了玩,也没多想,摸着小脑袋柔声道:“好好好,给!”

    俩人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一直没听见楼上炒菜的声音,董昕抱起皮皮,又不放心的上了楼。

    厨房的一切都是他离开时的样子,就是没有龙墀的身影。

    董昕心里咯噔一下子,难道刚收回分|身,神魂又出了问题?心里顿时就有了一个念头,他赶紧跑回自己的卧室,一开门,整个房间里面金色的光芒瞬间晃了眼!董昕眯起眼睛,下意识的抬手挡住这道光芒,这种金色的功德之力,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这是做了多么大的好事,才能塑成金身?

    而且金色之中,有一半紫色的帝王之气,金和紫交织在一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董昕眨了眨眼睛,稍微适应了这些光芒,就见叠的整齐的被子里鼓起一个小包,一条金黄色的尾巴尖,从被子缝里溜了出来,所有的光芒,都是在这小尾巴上泄露出来的,董昕心里一突,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这应该就是龙墀的原身了!仅仅是一个尾巴尖就这么大动静,要是全身都露出来,这家里得什么样?

    董昕悄悄走过去,围着床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龙墀的头长什么。

    如果他没猜错,龙墀的原身应该是一条龙!一条喜欢漂亮东西,且喜欢值钱宝贝的龙,现在看这一屋子的功德之力和帝王之气,再看那条金色的小尾巴,董昕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也更加笃定了对龙墀身份的猜测,有这样气场的妖精,只有两千年前灭掉了魔族,护下人族和妖族的妖皇。

    他长这么大!

    还没见过龙!

    这还不是普通的龙,是一条功德在身、金光闪闪的金龙!

    啊啊啊啊好想看!怎么办!

    董昕站在床边忍了又忍,脑海中两个小人拿着钢叉打的噼里啪啦,妖族把原身是什么当成很私密的事情,非亲友都不会告诉的,如果他看了龙墀的原身,是不是就等于看了龙墀的裸|体?

    皮皮已经一脸陶醉状,捧着脸疯狂的吸收龙墀散落在空气中的灵气,这一刻这贪婪的小模样,绝对是只没屁|眼的貔貅无疑了,只进不出!

    董昕把皮皮放下,看着那条小尾巴,终于还是没忍住,伸出一只手,试探的捏住被子的一角。

    也不一定算裸|体的对吧,外面这么多小妖精,天天用原身在他身前跑,他的妖精朋友也用原身在他眼前露过面,特别是有一只十条尾巴的傻狐狸,还在他面前秀过尾巴,吹牛自己比九尾狐还多一条尾巴,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狐狸,所以原身什么的,应该也有妖精不会太过计较的对吧?

    想到这里,董昕一用力,我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