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 > 开门就是一个未婚夫
    华国北区,西城北街。

    在这条商业街的中间位置,有一栋面积不超过二百平米的两层小楼,朱红的红木门上,挂着一个黑色的牌匾,黑底金字,四边雕刻着一圈繁杂的金色花纹,正中是用行书写成的五个大字:董家古董铺。

    字迹行云流水,飘逸潇洒,从字迹就可看出写字之人的心性。

    朱门金匾,古朴厚重,门口的一侧却立着一个非常现代化的电子板,上面用和牌匾一样的字体写着公告:新品古董上架,品种繁多,有意者可进店参观,成本价,速甩!

    另外,小店主营:算命、看风水、测因缘、断五行八卦,免费治疗小孩儿外感惊吓。ps:挪坟价钱加倍,人民公仆免费。

    承诺:不准不要钱!

    几个长着尾巴的小妖精扒着门框,顾头不顾腚的往里面偷看,抖着耳朵小声八卦:“看见老板的未婚夫了吗?听说超帅!”

    “我听说他有三只眼!”

    “小草精说他有三层楼那么高!”

    “哇!好厉害!”

    “这么一对比,老板好矮!”

    “也就一米七八而已。”

    “噗!来个亲亲都要架梯子,好可怜~”

    “嘿嘿嘿~”

    董昕穿着一身舒适的白色唐装,抱着手,一脸冷漠的低头看着这五只还不会完全化形的毛团子,心说就这个头儿,一个个都跟胡萝卜似的,还没到他小腿中间高,哪来的勇气嘲笑他矮?

    店里的小伙计从货架上拿了一包香,正打算拿到后院晒一晒,看到自家老板这个表情,甩给小妖精们一个不作不死的眼神,小妖精们终于意识到有杀气,上半身集体后倾四十五度,都仰头看身后,一个个跟被雨水冲歪了的萝卜头一样:(⊙o⊙)?

    董昕快速出手,耳朵够长的抓耳朵,耳朵抓不着就拽尾巴,两手一拢,一下子抓住五只小毛崽子,嗖的一下把他们全部提了起来,再像抖拉面一样抖了抖,五只小妖共二十只小毛爪子,全都被抖得一颤一颤的,还挺有弹性。

    董昕被逗笑了,这是全都放弃抵抗,集体呈装死状态了。

    打不过就装死,是小妖精们惯用的伎俩,因为死的小妖精没有灵气,一般有点志气的术士或者妖都不吃死的妖精。这群小家伙别的没学会,这一招学的挺溜。

    董昕动作麻利的把它们拎到店铺后面的院子里,冷着脸吓唬道:“吃饱了赶紧走,再八卦就吃了你们!”

    五只小妖一秒复活,乖巧的翘着尾巴,小爪子捧脸:“好哒董爸爸~”

    真的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董昕抿着嘴,嫌弃脸,“别乱叫,我可没这么多长毛的崽儿。”

    这些小妖精也不恼,蹦蹦跳跳的去拿吃的,老板虽然嘴上说的嫌弃,还是给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嘛,矮油~人类,真不坦诚!

    这条街的每间商铺后面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放东西很方便,董昕这个院子是自己打理的,周围种了一圈漂亮的花草,此时正值春末夏初,花开的正艳,左边还有一个很大的葡萄架,枝条上也抽出了嫩绿的芽,满院花香,生机盎然。董昕特意在院子里摆了两个可以晒商品的货架,下层放了不少的蔬菜水果,还有小妖精们喜欢吃的干果和肉干。

    这个世界就是人、妖混居,普通人不知道有妖精,妖精也有规定,不能打扰人类的生活,不能被人类发现。像董昕这样的术士就不用在意这些了,他一天的时间有一半是跟人打交道,有一半就是跟不是人的打交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董昕打小就吸引妖精,走哪儿都能招惹到妖精,特别是刚开灵智的小妖精,就喜欢在他周围蹲着。有时候走着走着一回头,身后一串小妖精摇着尾巴排着队的跟他走,赶都赶不走。很多小妖精无父无母,是靠偶尔得来的机缘成了精,根本没有在人类世界生存下去的能力,董昕不忍心看着他们饿死,就把他们能吃的东西放在架子上,谁需要谁自己去拿,时间一长,这些开了灵智的小妖精就开始调皮了,见了他就想抱着大腿叫爸爸,典型的有奶就是娘,谁给活路谁是爸爸。

    对此董昕是拒绝的!

    回到店内,董昕看了看时间,打开抽屉,拿出一本表皮上没有字的黑皮书,坐在柜台后面的老板椅上,慢条斯理的开始看。

    不一会儿,门口来了一辆车,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眼神在广告牌上扫了一眼,含笑的进了门,扬声喊道:“老板,算卦!”

    “一卦一万。”清雅的嗓音淡淡的回了一句,骨节都不怎么明显的纤长手指轻轻掀了一页书,听见来客人,董昕甚至头都没有抬,从对方来到这条街上,他就知道来的是谁,来干什么的。

    没有两把刷子,谁敢在这条街上开店?

    那人走近,讨好的道:“老板,没钱给算吗?”

    董昕抬眸,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没钱拿东西换,我这里什么都收。”

    董昕的皮肤很白皙,就像常年不见阳光似的白净,五官俊秀异常,不是那种妖艳的美,而是秀气、干净,最显眼的就是一双眸子,清透的好似映衬着这世间黑白,任何污秽都躲不过这一双眼。来人被这双眼睛一看,笑出一口白牙,高大的体型耍赖的趴在桌子上,“小表舅,谈钱多伤感情。”

    董昕含笑的放下手里的书,淡淡的道:“我的原则一向是谈感情伤钱,今天这一卦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而是看在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东西给我。”

    章固没想到董昕不等他开口就已经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物袋,“这是跟一个刚解救回来的孩子借的,能不能算出这个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躲在了哪里?”

    董昕接过来看了看,一个银质的长命锁,看得出年数不少了,表面已经有些氧化,上面写着“富贵长命”四个小字,带着长辈对孩子的拳拳爱意和期盼。董昕用手指轻轻的摸过那几个字,笑着眯起眼睛:“算卦可算是封建迷信,你不怕被革职?”

    章固冷笑了一声,认真的道:“只要能尽快抓住那群人渣,我无所谓。”

    董昕赞赏了看了对方一眼,他这个外甥典型的国字脸,腮骨有力,是“国”字面,国字面能为官,这样的人原则性较强,有正义感,责任心重。心有正义却不拘泥于条例的约束,是个当官的料。

    “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你的初衷,你很快就能升职了小伙子。”董昕把玩着手里的那个银锁,有条不紊的道:“他们转移到了西北码头的仓库,打算今晚凌晨两点利用租来的渔船进行转移,去n市一个叫张家村的地方,找一个叫张大海的中年单身汉。现在嫌疑人有四个,一个身高一米八一,黑瘦,单眼皮,鹰钩鼻,东北口音,大概四十多岁,喜欢戴着一顶灰色的针织帽子。两个身高一米七左右,三十来岁,南方口音的双胞胎,板寸,都有小胡子,他们擅长的是为彼此找机会脱身,抓人的时候别抓漏了。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黑色长发,走路有点跛,左腿被狗咬了还没好利落,嘴角右下面有颗黑痣。”

    早就知道董昕的本事,每次看他施展这种非人的能力还是会被震惊到,章固激动的两眼放光,“小表舅!你可太神了!等我升官了我就请你去当顾问!”

    董昕把东西还给他,拒绝的毫不犹疑:“我对名利不感兴趣,也不喜欢被人管,顾问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章固用力的点点头,抓住董昕的手,使劲握了握,一脸认真的保证道:“等抓住那群人渣,救出被拐的孩子们,我请你吃饭!”

    董昕嘴角挑起来,温润的眉眼笑成了一轮弯月,刚想说我不要吃饭我要钱,话还没说出来,就见眼前人影一晃,手上一空,董昕眨眼的功夫,一米八五的章固已经被一个冷着脸的男人拎在手里,修长的手指落在章固的脖颈上,把接下来的声音都捏了回去,暴虐的气息震得店内的东西都晃动起来!

    董昕就感到脑门嗡了一声,赶紧扑过去,两只手抱住男人的手腕,着急的道:“别动手!这是我外甥,我大姨的亲孙子!”

    男人锐利的凤眸微眯,半敛的眼睑依旧难掩眸底的愤怒,沉睡了两千年的妖精并不知道大姨是谁,他只知道他刚出去半天,他的小伴侣身上就有了其他人类的气息,还是一个雄性人类!

    这对一个地盘意识极其强烈的大妖来说,是很严重的挑衅!这种行为,在妖精里已经可以判定为想抢他的伴侣,杀掉对方也是正常的!

    如果大姨这种生物也想抢他的伴侣,他也会一尾巴抽死,神魔不论!

    董昕知道他可能一时听不懂,只能捏住对方的手指,使劲往两边掰,“我大姨就是我妈的姐姐,亲姐姐,一个妈生的,这真是我外甥!松手!”

    听到这样的解释,男人顿了顿,看着董昕的手指,杀气倒是没那么重了,只不过脸色依旧很冷,一个妈生的也不能碰!何况连妈都不是一个妈生的!

    见对方还是没放手的意思,董昕着急了,“龙墀!”

    看出董昕生气了,龙墀这才松开手,饶了章固一条小命。随后就冷着脸抓起董昕的手,轻轻抚摸着,抹掉闲杂人类留在上面的气息,再轻轻落下一个吻,留下自己浓郁的气息,动作小心的仿佛是在摸一件易碎的宝贝。

    董昕这才松了一口气,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大姨都不知道是谁的妖,和一级生活残疾有什么区别?!

    章固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个眼神一直在董昕身上就没错开神的男人,和死神擦肩而过,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站都站不起来,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人刚才是真的想捏断他的喉咙,如果不是怕伤了董昕的手指,他现在可能都没命了。

    对方一双锐利的凤眼,鼻梁高挺,嘴唇单薄,俊美的逼人,董昕也好看,五官精致,笑起来的时候温润优雅,很像个谦谦君子,极易给人好感。可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正相反,连外貌都是带着压迫人的感觉,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的气势,即使冷厉也难掩贵气,只是在他身边就会产生胆颤心惊的感觉,呼吸都不畅快。能拥有这样的压迫感,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普通人!

    好不容易缓上一口气的章固蹙着眉头看董昕,这什么人啊!太危险了!

    董昕绷着脸,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有点复杂,憋了十几秒,董老板终于憋出一句:“理论上讲,他是你表舅妈。”

    “舅妈?”章固被这个词震得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看董昕的眼神仿佛是看某种脑子有坑的病人,你确定要跟这种人过日子吗?这怎么看都是个危险分子!之前给你介绍了那么多对象你都没看上,你是不是疯了!

    董昕扶额,一言难尽。

    龙墀蹙了蹙眉,霸道的搂住董昕的腰,很认真的纠正他的称呼,“是未婚夫,不是舅妈。”

    舅妈是什么,他不知道。

    章固震惊的看董昕,他还不是进你家,还想把你拐走?他这么狂你家里人知道吗?

    董昕面无表情的给了龙墀一胳膊肘子,没好气的道:“你给我闭嘴!嘶!”

    捣完了董昕赶紧捂住自己的胳膊肘子,嫌弃的抿起嘴,肚皮好硬!

    龙墀心疼的给董昕揉胳膊,啧~豆腐雕的小娇妻,奶凶奶凶的。

    龙墀大人睡醒之后,学会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网络词儿:未婚夫、小娇妻、奶凶,很好,这下子全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