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五十九章 世间本无妖
    男子轻柔的用汤勺从碗里舀出一勺汤,轻轻的吹温,然后小心翼翼的送到女子的嘴边,他没有半点的不耐烦,目光柔和又怜惜,看着女子喝下之后,才继续舀起下一勺,往复这个动作,直到汤被喝完。

    男子像是做成了什么大事一样,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才收拾了一下碗筷,想要把女子扶到沙发上坐着,门铃却是响了起来。

    他皱了皱眉眉头,转头看向门口,犹豫了片刻之后,却是过去打开了门。

    “你好,是李涛先生么?”

    薛沐寒站在门口,冲着李涛出示一个记者证,这是真的记者证,是薛沐寒在大学期间于日报社兼职的时候考的。

    被称作为李涛的男子并没有多么仔细的看薛沐寒的证件,他只是盯着薛沐寒,面带疑惑。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您是李欣女士的弟弟对么?我们公众号最近正在举办一个公益活动,希望能够给与残疾人更多的筹款和关爱。”薛沐寒露出阳光般的微笑,很是陈恳的说道。

    “公益活动?”李涛楞了一下,“很抱歉,我并不想参与。”

    “请等一下,李涛先生。”薛沐寒打断了李涛的话,“我知道您有所顾忌,但是我保证我们的公益活动不会牵扯到个人信息的,我们对于个人隐私的保障是很全面的,若是您有要求,我们不会对外公布任何关于您姐姐的信息,而是会用化名代替。这样您看可以么?”

    李涛皱起了眉头,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薛沐寒却再次开了口,“仅仅需要打扰您一会儿,您一个人负担自己姐姐的生活以及治疗,想必负担不小。有了社会各界的帮助,您的姐姐可以得到更好的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好吧。”李涛叹了口气,“请进吧。”

    李涛现在的工作并不理想,他仅仅是一家小公司的销售罢了,在天南市这样高消费的地方,他很难提高自身尤其是姐姐的生活质量。他的境况并不好,若是薛沐寒提供的帮助真的能够让他的生活有所改善,李涛也并不想拒绝。

    薛沐寒顺理成章的走了进来,随后跟着李涛在沙发上落座。

    李涛的姐姐就坐在不远处的床上,依旧是一副呆滞的样子,比起薛沐寒穿梭回去看到的那个时候的样子,明显要瘦了不少。

    “真是令人遗憾。”薛沐寒叹了口气。

    “你说什么?”李涛做到了薛沐寒对面,听到薛沐寒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他有些诧异。

    “李涛先生,我是在为你姐姐的遭遇感到悲哀。”薛沐寒接着说道,他的脸上表情很是复杂,带着同情,又带着悲伤,甚至还有一丝愤怒。

    “你并不知道我姐姐遭遇了什么。”李涛摇了摇头,“所以你最好不要装作感同身受的样子。”

    “我并非是装作。”薛沐寒有些无奈的笑道,“事实上来此之前,我一直在想用什么身份进来会比较容易让你接受。现在看来,选择记者确实是一个明智的办法。”

    “你什么意思?”李涛的眉头又深深的皱了起来,他的身子没有靠在沙发上,听到薛沐寒的话,他甚至有些诧异和警惕。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在你姐姐身上发生了什么。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事情。”薛沐寒缓缓的说道,“虽然你可能并不想回忆那段过去,但是,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姐姐,恐怕都无法逃避那段过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涛死死地盯着薛沐寒,现在他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我只想给你说一个故事,一个你我都知道的故事。”

    ——————

    李欣刚刚成年的时候,就出来打拼了。她仅仅只有高中的学历,但是,她却有一个需要自己照顾的弟弟。

    李欣的家庭并不好,父母在李欣姐弟两很小的时候,就一个去世,另一个不知跑去了哪里。可以说,李欣的弟弟,是由李欣一手带大的。

    李欣的弟弟很争气,学习成绩很好。所以李欣在成年之后,便放弃了自己学业,而是选择外出打工,供养自己的弟弟上学。

    那时候李欣的弟弟李涛,只有16岁,刚上高一。

    虽然两人的年级相差不过3岁,但是姐姐李欣却像是弟弟李涛的母亲一般,李涛依赖着自己的姐姐长大,却并不知道他姐姐在社会上打拼所遭遇的一切。

    李欣做过服务员,做过夜店的小蜜蜂,只要是能够兼职赚钱的工作,她几乎不分昼夜的去接,无论多么辛苦,也从未叫过苦,叫过累。她甚至很少能够回家休息,每日平均都难以睡到三小时以上。但是只要挡李欣看到自己的弟弟的成绩,和他努力的样子,李欣就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情况持续了有两年的时间,在李欣的拼搏下,两人的日子慢慢的变得好了起来。

    李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稍微打扮一下,几乎不比电视上的明星差。她同时也很聪明,虽然辍了学,但是她依旧在打工的时候学习,自己自学并通过了会计资格考试。这让她被一个老板赏识,加入了一家中型企业做起会计来。

    生活变得越来越有盼头了,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时候,魔鬼露出了他的利齿。

    李欣加入的这家企业的老板,并非是单纯看到了李欣的才能,他更为窥觊的是,李欣火辣的身材和天使一般的样貌。

    他的老板叫做马国成,四十来岁,已经有了家室。他白手起家,建立起自己的公司来,甚至一步一步的发展成为中型企业。他当然有钱,而有了钱,便对于自己未发迹前的家庭,有了些许嫌弃。

    马国成的老婆是一个农村人,性格泼辣,脾气很是不好。对于马国成管的尤其严,马国成虽然厌烦,但是他却很好面子,并不想闹得不愉快。所以日常里还算是老实本分。但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他发现了李欣这个苗子,他首先注意到的不是李欣的才能,而是李欣的样貌和身材,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心里的欲火沸腾。

    他甚至在自己常登陆的一个不健康网站里上传了李欣的照片。仅仅是为了满足他变态的欲望。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机会,让他遇到了几个臭味相投的人。

    马国成组建了一个群,把几个臭味相投的同伴拉入群里。他们各自有不同的身份,有教师,有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有医生,有个体户,甚至还有黑车司机。

    他们一起交流着对女人的心得,传递着一些猥琐的小视频。渐渐地,大家越发的熟悉起来。

    马国成对于李欣的欲望在这个过程之中非但没有减少,反而陆续加重了起来。他知道李欣的情况,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别的亲人。人际交往的圈子很小,甚至没有什么朋友。

    在逐步交流的过程中,那个医生甚至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不是缺钱么?你强行下手,然后给她一笔钱,不就完事了?有必要这么纠结么?”

    渐渐的,这个想法就不仅仅是个想法了。

    李欣的照片,群里所有人都见过,大家臭味相投,怎么可能没有想法。有着医生的想法和马国成的欲望,一个可怕的计划很快就成了型。

    马国成先是以那个教师的身份买了房,他不敢用自己的身份去买,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是个什么货色。

    教师也很配合马国成的行动,马国成出钱,几个人有好处拿的同时,也步入了犯罪的深渊,医生提供乙醚,黑车司机绑架了李欣,将人送到了小区。马国成带着李欣进入了买下的房子,并对其实施了犯罪。

    李欣当然坚决的反抗,然而马国成也不是什么善茬,他和黑车司机一起,轮流往复的对李欣施暴。他们不敢放李欣走,因为他们知道,李欣若是逃出这个房子,他们两人都要遭殃。

    他们六人或多或少的都有参与其中,尤其是医生,所以医生是不能让李欣就这样出去的,甚至报案!一不做二不休!医生给李欣注射了不足以令人死亡,但是却可以令人痴呆的药物。当他们完成这件事之后,便是做出了更令人发指的行为。

    轮流将李欣当做他们共同的发泄工具!

    马国成出钱为教师买下的房子成为了据点,他们根据自身的时间,轮流去到那里,做着世间最恶心的犯罪。

    然而,这并非没有人发现。

    赵若军在一次突击清理不健康网站的情况下,偶然发现了马国成的帖子,随即他抱着好奇,监控了马国成建立的群号。

    赵若军发现了一切。

    这般令人发指的行为,他本该将这个情况上报的。

    可是赵若军却没有。他在高中的时候,自己当时暗恋的女孩,就是因为被社会上的混混施暴,不堪受辱,而选择了自杀。

    报案能得到什么?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更何况证据呢?聊天记录只是说法,并不是行为,不能证明行为的话,法院最终会怎么判?

    赵若军产生了另一个想法。以暴制暴的想法。

    他当然无法自己去做,但是还有一个人却是做得到,甚至在自己的帮助下,他能够逃避警方的追查!

    那个人就是李欣的弟弟,李涛。

    他联系了正在上大学的李涛,并且将真相告诉了对方。李涛不敢置信,自己的姐姐这段时间没有联系自己,他虽然觉得不对,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发生如此可怖的事情。

    李涛当然无法忍受,甚至一刻都无法忍受!

    他根据赵若军提供的信息,找到了那个房子,随后便是遇到了前来找李欣的张朝路,他拿着刀子胁迫对方开了房门,随后将对方打到在地上,然后用绑着自己姐姐的呢绒绳勒死了对方。

    这之后,李涛就在姐姐的房子内守着,他一个又一个的等待着下一个人的到来,一个又一个的猎杀着这些禽兽,直到杀死所有人。

    他甚至还在登入被他杀死的人的账户,在群里发消息,保证其他人不起疑心。

    李涛完成了复仇!

    在赵若军的帮助下,李涛寻找了另一个地方,将自己的姐姐安顿了下来。一边上学,一般照顾已经变成痴呆的李欣。直到警方发现六人的尸体。

    然而,这已经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赵若军在此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给李涛做了近乎完美的信息资料,把李欣和李涛都掩盖在了人海之下,是以即便薛沐寒的父亲薛白出马,最终也一无所获。

    “这就是真相。”薛沐寒看着李涛说道,“这就是故事的全部过程。”

    李涛死死的咬着牙,他看着薛沐寒的目光时而凶狠,时而又绝望,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全部暴露了,连带恩人赵若军,也被调查的清清楚楚。

    “你想怎么样?”李涛近乎是从牙齿缝里面吐出的这几个字。

    “我不知道。”

    薛沐寒有些无奈的苦笑了出来。

    “你也应该猜到了,我的另一个身份。但是赵若军有句话说的很对,我想知道的真相,未必就是我想知道的那样。”

    “我毕竟也是个人。”薛沐寒缓缓的站起了身子,转身便是朝着门口走去。

    李涛诧异的看着薛沐寒,“等等,你,你不准备?”

    “嘛,一个人总不能什么都光芒毕露的。我也应该有理所不能及的事情。”薛沐寒笑了起来。

    “记得我进门前说的第一句话么?我是个记者。还有,公益活动是货真价实的。很快你就会得到帮助了。”了不起用自己家的产业分红捐赠一笔,这对于薛沐寒来说只是小事。

    李涛有些发呆的看着薛沐寒离开房子,身子靠在沙发上,骤然间,苦笑了起来。

    薛沐寒走出房子,也没有离开多远,而是靠在楼道的墙上。

    “我这,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

    色字头上一把刀,不过者,终入深渊。

    怒发冲冠,只为匹夫之勇。

    或错,或对。

    皆为人性也。

    ——《狐妖连环杀人案》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