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五十七章 老赵
    未经允许擅自登入超管账号,这恐怕是重大过失行为,一经发现,那是势必会就地免职的。动态密码分别在李丝雨和赵若军两人手上管理,合二为一才能登陆。说实在话,薛沐寒并不觉得在一个处室内的两个人,会不知道对方的密码柜密码。所以想要拿到两个动态密码合一,对谁都不是难事。

    不过李丝雨在登陆时间的时候和薛沐寒在一起,那么超管账号是谁登陆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赵若军人呢?”薛沐寒面色沉了下来,朝着李丝雨问道。

    “他,应该刚才还在这里的。”李丝雨的面色有点白,她也是密码管理员之一,现在出了这么大的过失,自身也逃避不了责任。

    “没事的。这个事情先不要说出去。”薛沐寒冲着李丝雨安慰起来,“也许仅仅是赵若军的个人行为也说不定。”

    “赵哥,赵若军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李丝雨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这对于他,对于我们整个处室都没有任何好处啊!”

    这必然不会是误操作的。赵若军是故意删除或者屏蔽了李欣的信息,虽然还无法确定具体原因,但是赵若军本身,必然和薛沐寒要调查的案件有关联,这已经是肯定的了。

    薛沐寒让李丝雨想不要声张,一来是为了信息处本身的稳定。二来,薛沐寒想要确认一下赵若军到底知道什么!对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对方登入超管并且删除李欣资料,距离现在已经有十来分钟了,若是赵若军明白自己会被查到,他必然已经离开厅里了。

    薛沐寒一面给赵若军打着电话,另一面快速追了出去。

    赵若军没有车,他一般坐公交上下班,这一点薛沐寒和李丝雨确认过,现在这个时间,公交车已经没有了,那么赵若军想要快速离开,就只能搭车。

    省厅不好的一点就是,门口的街道上车辆很少,半天也难以来一辆出租车,薛沐寒的速度足够快,追出大门之后,却是直接看到了赵若军在对面的马路上搭车,他还没有搭上!

    薛沐寒冲着赵若军就飞奔了过去,赵若军当然看见了薛沐寒,然而他却没有跑,看着走到近前的薛沐寒,赵若军深深的叹了口气。

    “真快啊。看来还是躲不过去。”

    “赵若军。”薛沐寒紧紧的盯着对方,“能解释一下么?这么做的原因?”

    “原因么。”赵若军看着薛沐寒,“我想问你个问题,案子过去那么久了,你为什么一定要紧追着不放呢?你已经是破了三个无解案件的精英了,为什么非要追着这个案子不放?”

    “破案,是我们警察的天职。”薛沐寒一字一句的回答道,“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么?”

    “有些案子侦破,是的,会抓到坏人。”赵若军摇了摇头,“可有些不会。薛沐寒,省厅里的都知道你的本事。你都查到了这里,距离真相也就一步之遥了。可是这个结果,恐怕不是你想要的那种。”

    “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会自己判断。”薛沐寒继续开口说道,“我只想要知道真相而已,赵若军,你已经犯下错误了,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你是一名警察!”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的身份!”赵若军突然情绪失控的冲着薛沐寒叫了起来,“可我更是一个人!你要为那六个畜生讨回公道?!我死都不会告诉你真相!”

    话音刚落,赵若军朝着马路中间就冲了过去。薛沐寒一把没有拉住,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赵若军冲到了马路中间。

    薛沐寒的面色剧变,他没能阻拦的到,而这个时候,一辆轿车却是飞快的在路上行驶着,司机根本来不及躲避冲上来的赵若军,一个急刹车之后,便是撞到了赵若军身上。

    赵若军的身子飞了出去,足足五米的距离才落地,被车辆以这个速度撞击,赵若军就算是不死,也绝对会重伤。薛沐寒赶紧冲了上去,半跪在了赵若军的旁边,嘴里难掩愤怒的骂道:“这个疯子!”

    轿车的司机也是吓呆了,战战兢兢的从车里走了出来,“不管我的事啊!是他,是他突然冲出来的啊!你,先生你要给我作证啊!”

    “别废话!快点叫救护车!”薛沐寒被赵若军的突然行动给激起了怒火,语气也没那么客气了。他实在是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凶手,会让赵若军宁死也要包庇对方!

    更何况,赵若军这么做根本就是无意义的。他所做的操作是可以恢复的,哪怕是用超管账号做的屏蔽或者删除,也并非是找不回来的!

    薛沐寒还是可以查到李欣的信息,而赵若军却是宁愿自杀,也不远从他的口中说出来。

    这个举动无疑证实了李欣就是破案的关键,找到她,甚至也就知道了凶手!否则赵若军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这么一场车祸,让薛沐寒很是内疚自己的行为,若是自己能够再有策略一点,态度缓和一点,赵若军也不会就这样选择自杀。

    半个小时之后,赵若军被送到第二人民医院。除了薛沐寒之外,得知消息的张尧处长、李丝雨、张小加也都赶了过来。薛沐寒面色阴沉的坐在急救室外,静默的等待着。

    赵若军今年已经40多岁了,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家庭幸福美满。若是他因为薛沐寒的逼迫,发生了最坏结果的意外,薛沐寒都不知道如何给他的家人解释。赵若军在省厅信息处的任职时间内,一直兢兢业业的,做好一切信息服务工作,整个厅内都很有口碑。

    一时的错误,并不能掩盖赵若军本身的闪光点,或者他在这个案子上确实有私心,确实存在包庇行为,可或许,也是有足够让他坚持的原因的。

    两三个小时之后,才有医生从急救室内出来。

    众人立刻围了上去。

    “已经抢救过来了,不过这两天仍然是危险期,伤者多处骨折,脑部也受到的撞击。一时半会恐怕是醒不过来的。现在还要转送去icu观察。对了,你们哪位是伤者家属?”

    “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张尧率先回答道,“麻烦你了,医生。”

    “行吧,到时候来人来办手续。”医生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

    “我在这里等赵若军的妻子过来就行,你们都先回去吧。”张尧叹了口气,“这个老赵,没事跑出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