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四十八章 沙发
    一阵子头重脚轻的失重感,薛沐寒从昏睡之中醒来。

    他有些迷糊的朝外摸到还在尖声叫个不停的闹钟,伸手把它拍停。转了个身子,薛沐寒想要继续睡下去,这个时候,手机却是又响动了起来。

    万般无奈之下的薛沐寒只能一把抓过手机,语气很不好的接通说道:“谁啊?”

    “薛大实习生,是我。”张小加载电话那头开口说道:“你昨晚上喝了不少,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薛沐寒一阵子苦笑,怎么可能没事?现在还头晕目眩的呢!薛沐寒疲劳的连话都不想多说:“还行,有事么?”

    “就是问问你的情况。”张小加笑着回答道,“路大组长发话,让我给你们都打个电话问问,免得有什么问题。你也知道,最近酒桌子上出事不少,你昨天又喝了那么多。嘛,反正就是问问情况,你休息吧,确认你没事就好。”

    张小加这人就算是问候一句,也能地里咕噜的说上半天。薛沐寒只觉得脑瓜子疼,都说成这样了,薛沐寒哪里还能睡得着。

    他挂掉电话,伸了个懒腰,便起身洗漱。

    薛沐寒今日不想出门,等眩晕的感觉恢复一些之后,便是到了客厅中来,直愣愣的看着那副中古版的老沙发。这是民国时期流传下来的老家具了,保养的虽好,但实际上却很陈旧。皮革换过新的,梨木的架子依旧完好。

    虽然是穿梭了好几次了,但是薛沐寒却依旧没有仔细研究过自己家里存留下来的这个沙发。无数个夜晚,自己的父亲就是在这么一张沙发上研究案情,梳理情况,写出分析,追查凶手,成就了他天南市精英的称号。

    即便过去不少年,沙发依旧如故,只是梨木上的漆有点掉落。

    在这个沙发上,满足条件的话,薛沐寒可以回到过去,对原有时空做出调查甚至改变结果,但是,对于现在本身的时空却没有任何影响。该发生的事情,必然已经都发生过了。就好像是同一时空的平行世界一样。

    若是薛沐寒不嫌麻烦的话,通过这种手段来回,使得自己发家致富,可能要比破案划算的多。只不过家庭富足的薛沐寒并不缺乏物质,他也没有这个打算罢了。

    说到底,因为案件卷宗而触发时空穿梭的情况,这本身也证明沙发的存在,就是为了薛沐寒进行破案罢了。

    “真实荒谬。”薛沐寒突兀的笑了起来,“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的话,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相信的。”

    薛沐寒缓缓的抚上沙发,胡思乱想着,正准备坐下,却是突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薛沐寒转身准备去大门处开门,手上一扶过,却是扶掉了沙发上本身就松弛的一块木角。

    这木角是沙发上沿边上的一块小装饰,边角上雕刻的是龙头,现在却是掉了下来,大小虽然只有食指那么长,但是却着实让沙发缺了一小块,看起来很不美观。

    情况变得尴尬了起来,门铃还在响着,地上掉着那一小节装饰,薛沐寒面肉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一把抓起装饰塞进口袋里,然后快步走到门口,给按门铃的来客打开了门。

    “你还真是醉的够厉害的。”路子欣站在门外,看到薛沐寒开了门,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半天才开门,干什么呢?”

    薛沐寒张了张嘴,硬是没有说出话来。听到门铃不到三十秒就开了门,还能被说成是慢。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不过路子欣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进入了主题。

    “你要是收拾好了,就跟我走吧。休假结束了,今天有案子发生。陈队让我们两个去看看。”

    “案子?”薛沐寒楞了一下,“谋杀案?”

    “不是谋杀案还能是小偷小摸的啊?”路子欣心情有些不好,怼了薛沐寒一句。

    任谁休假期间还被叫回去上班,还是突发个谋杀案的情况,心情能好才见鬼了。

    看到自己的路大组长面色不佳,薛沐寒不敢继续放松下去,便是很快穿好鞋子,和路子欣一起上了车,迅速朝着案发地点开了过去。

    “死者是一名银行的员工,今早上钟点工进门的时候发现的,根据初步的鉴定,人是昨晚上11点左右死的,死因是失血过多,她被凶手在身上刺了不下七八刀,凶器留在了现场。分局这边已经根据受害人的社会关系,做出了分析。”

    “情杀?”薛沐寒脱口而出。

    “刺了七八刀,没有丢失财物。不是情杀的可能性很小。”路子欣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这个案子需要重案处出马么?调查一下基本情况不就能确认嫌疑人了么?”薛沐寒感觉有些无聊,他时常看的都是一些难度极高的案件,对于这种脉络清晰,结构简单的案件并非很有兴趣。

    路子欣愣了一下,随即皱眉看了一眼薛沐寒,“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想法的?任何案件都是案件,杀人案更是重中之重!你最好不要有小看任何案件的想法,薛沐寒,我知道你很聪明,可是聪明不能变成自负!明白么?”

    薛沐寒被路子欣严厉的说法吓了一跳,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这话的问题。他的口气难免带上了一些不屑,毕竟是侦破了三个无解案件的,即便嘴上不说,薛沐寒难道真的就不自得?

    自己的心态发生了问题。对于一个刑侦工作者来说,这是很要不得的。

    “抱歉。我最近可能有些膨胀了。”薛沐寒赶紧认了错,小心翼翼的看向路子欣。

    “薛沐寒,你是个天才。我们谁都清楚,杨教授更是看重于你。”路子欣缓缓的说道,“大家对你的期待很高,有时候这并不是好事。我能劝导你的,也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保持冷静谦逊的态度。这对于警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没有人能够做到全知全能,有时候你的分析,也并非是全部的真相。”路子欣缓缓的说道,“不要让自己因为个性而变成孤家寡人。”

    “我明白了。”薛沐寒认真严肃的点点头,“谢谢路姐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