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三十九章 连线
    一阵剧烈的晕眩之中,薛沐寒支起了身子,他深深的喘息了几口气,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薛沐寒的推测验证了,他没有还在常风的秘密基地里面,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伴随着头晕的,还有咣咣的敲门声,敲门的人似乎很是急切,急切到觉得门铃都不管用了的程度。

    薛沐寒强忍着不适,看了一眼客厅的钟表,他睡了大约有三个小时,然而在穿梭的过去,却是过了十二小时左右。薛沐寒相当于没有休息,并且因为药物的缘故,状态变得更差了。然而他必须强打精神,因为距离常风给出的时间限制,已经不到40小时了。

    打开大门,路子欣直接走了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薛沐寒,并没有问为何这么久才开门,却是直接说起了案情:“我们安排了警力去调查了常风所有租下的房间,截至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有启用的痕迹。全部都是原样,没人住过,甚至常风也没有去过。他仅仅是在中介办理了手续,并且付了款。”

    “是为了留下痕迹。”薛沐寒开口说道,“这很明显,他并非是为了住,没人会租下一百零三个房间为了住宿的。他必然另有目的。”

    租下如此多的房间不是为了住,痕迹的话,薛沐寒突然联想到了一个情况。

    “地图。”

    “什么?”路子欣有点发蒙。

    “我说地图,我们要在天南市的地图上把这些房间标记出来!”薛沐寒一字一句的说道。

    地图并不难找,事实上,薛沐寒的父母家里本身就有,薛沐寒将地图从书房的墙上拿了下来,在桌子上摊开,便是挨个问着路子欣,随后在地图上做着标记。半个小时的时间,薛沐寒将一百零三个租住房的位置全部在地图上点了出来,两个人后退一步,同时仔细的看着地图上的点。

    “我看不出这些点之间的联系。”路子欣皱眉说道,“即便连线的话,不,我根本看不出可以连线的方式。”

    “这是连线,也是线索。只不过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连线罢了。”薛沐寒呼出口气,“公交线路。”

    “公交线路?”路子欣反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你仔细看。”说着,薛沐寒在地图上用笔花了起来,“这27个点,是107公交线路的全程。16个点,是305公交线路的全程,这21个点是810公交线路,19个点是211公交线路,最后这20个是531公交线路。”

    薛沐寒每一笔下去,都做了一个连线,随后将五条公交线路都花了出来。这在地图上形成了一个交叉的线条,这个瞬间,路子欣也是完全看明白了。

    “交汇点只有一个?!”

    “对,百园路成功广场!”薛沐寒点了点头,随即拿起地图,便是朝着外面走去,走出两步之后发现路子欣还在原地发呆,薛沐寒有些疑惑的问道:“路组长,你不走么?”

    路子欣像是被惊醒了一样,“走,我来开车!”

    这虽然并不是一个很复杂的花招,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分析能力,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看出这些东西的。在标记的时候,薛沐寒很可能就记忆下了这些点的位置,相关的信息,其中就包括公交线路。随后在脑海中进行模拟演算,最终的到结论。

    看起来似乎只是一瞬间的过程,但若是换个人来思考,恐怕至少需要排出两到三种可能才会发现这个答案,薛沐寒却是在几十秒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分析。路子欣有点明白为什么薛沐寒可以侦破多年来难以有结论的七大无解案件之中的两个了。

    联想力和想象力。

    以及,常人无法使用的deductive reasoning(演绎法)。

    虽然在小说之中常有出现,或者案件分析的时候也会进行演绎法的分析,但是这都是要花费很长时间进行逻辑判断的。这是一个通用的理论概述,是从前提到结论,然后结论反推前提的过程。但是大多时候,结论和前提只有一个,必须先判断出来前提,然后假设结论,随后通过关联性进行验证。这有点像是数学之中的证明题,然而在案情分析上,则会复杂的多。因为中间过程存在太多的变量,很少有人能够很快的推导出变量的结果,从而证实假设的定论是正确的。从一般性前提推论特殊性结果。

    可薛沐寒却能很快的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所谓才能。

    人人都知道杨教授收徒的标准很高,但是路子欣却知道,若是有着薛沐寒这样的天赋,不管是杨教授还是李教授,怕是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好苗子。

    “成功广场有什么?为什么常风要把这个点标识出来?”路子欣一边开着车,一边冲着薛沐寒问道。

    “不是有什么,而是发生着什么。”薛沐寒上了车之后就一直在使用手机进行查询。在路子欣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薛沐寒却是正好找到他想看到的东西。

    “时间胶囊开启仪式?”路子欣瞥了一眼薛沐寒展示给她的手机上显示的内容。“这是什么意思?”

    “十年前,成功广场发布消息想让全市的居民参与一场活动,写信给十年后的自己。下午四点钟整,当初留下信件的人会聚集在这里,等待着时间胶囊的开启。里面放着的,是当初的自己给十年后自己的信件和一些物品。”薛沐寒苦笑了起来,“真是够狠的,若是没有及时找出租住房间地点之间的联系,错过了这个时间点,想要找到他存留下来的信息,那就非常困难了。”

    路子欣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叫嚷了起来:“你是说常风在十年前就计划到了现在的情况?还在当时留下时间胶囊?”

    “怎么可能。”薛沐寒摇了摇头,“我现在也没有想到具体是什么情况,只能先赶到成功广场,然后再做打算。可以肯定的是,那里一定有常风留的线索!”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距离四点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路子欣打开警灯,一路飞驰的朝着成功广场赶去。总算是在活动开场前5分钟抵达了位置。

    两个人没有片刻耽搁,便是直接找上了活动的举办方,一家商业银行。路子欣冲着活动举办人,商业银行的行长,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警方办案!请立刻推迟活动时间!我们要找关键性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