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三十七章 方位
    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正义就有邪恶。

    人是如何定位这两个对立面的?首先就必须要有一个标尺。保障自身生存权利的同时,维护他人的生存权利,这个就是正义,这个词汇带有立场,他站在大多数的角度上。而毁灭他人生存权利的,就是邪恶,这是普遍定义。

    回想起在审讯室时候常风说过的话,薛沐寒大约能够明白对方把自己定位成同类的含义。

    对于常风而言,正义和邪恶互为存在意义。那么薛沐寒和常风之间,在常风眼里也是对应对立,且互为关联的必要存在。缺少哪一个都不完整。

    这也是为什么常风发觉薛沐寒在追查自己,却是没有杀死薛沐寒的原因。

    “看起来你很疑惑。”常风笑了起来,“实际上,医科大学有两个校区,大一新生是不在外科大楼的校区的。当我问你是不是大一新生的时候,你进行的判断是分析是否大一新生就存在有解刨课程,而没有考虑到我问题对于地域的陷阱。”

    “你应该多做做调查,正义的朋友。”常风笑的很是欢畅。“让我猜一猜,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了我留下的痕迹?失踪人员记录?不,不会。医院的传闻?有可能。或者是哪次动手被人目击?你能给我解惑么?”

    “这种事情不是只有自己推测出来才有意义么?还是你觉得我会回答你?”薛沐寒很是直接的说道,“就比如说现在所在的地方,我没有问过你,但我却知道这里是防空洞一样。”

    薛沐寒一直在观察环境,这里的空间很大,至少能容纳五百人左右,没有窗户,没有基础设施,这样的空间,最大的可能就是防空洞。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各个城市都建立有不少的防空洞,甚至有可能贯穿全城。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不少的防空洞都被废弃,甚至连入口方位都没人知道。

    这里看起来就很像是被常风偶然发现,被当做是秘密基地一般的防空洞,洞口必然被做了伪装。防空洞本身也被常风做了改造,加上了不少的生活设施,厨房,客厅,疑似卫生间的地方,还有一块被包围起来,不知道做什么用途的房间。

    不过薛沐寒隐约能够闻到福尔马林的味道,他大致上能够猜出那块区域是用来干什么的。

    “你将我弄晕,然后带到这里。这个距离应该不会很远。防空洞的话,如果是学校本身建设时候建立的防空洞,他不可能被你占用还不被发现,所以这里应该是建校之前,城市本身建设的防空洞之一。在你发现的时候,甚至已经废弃了多年。不是么?”薛沐寒一面看着常风的表情,一面缓缓的说道。

    “很不错的观察力。”常风笑了起来,“可惜这里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地方,你想通过我的表现来分析方位从而减小调查范围,可没有办法得逞的。”

    “你真的不准备吃么?菜品都快凉了的。”

    常风已经拿起餐具,开始优雅的吃着“黑暗料理”,而薛沐寒却是看着无比恶心。他知道这些食材的来源,只有野兽或者人性扭曲的怪物能够把这种东西吃下去。他不想继续被挟持在这里,但显然短时间内,常风不会将自己释放的。

    “现在,你还能够忍住。”常风笑着说道,“在没有令你感觉到生存危机之前,你的道德还在起到主要作用,然而一天之后,或者两天,三天的时候。你的理智会慢慢被欲望占据,你将慢慢的无法控制饥饿感,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发现浪费食物是多么可耻的一件事。”

    “我们有的是时间。正义的朋友。啊,对了,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

    “薛沐寒。”薛沐寒没有卖关子,也没有任何的迟疑,“我的名字叫做薛沐寒。你务必要记住了。”

    看着常风有些惊喜的表情,薛沐寒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因为这是最终会把你送进刑场的名字!”

    常风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用餐过后,常风再次把薛沐寒的左手绑在了椅子上。

    “你不用指望你的小伙伴们追查到这个地方来的。这里隔绝信号,常人也找不到的。你会有一段时间和我在一起生活。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常风笑着冲薛沐寒说道,他的表情带着些许的得意,似乎对自己这里的隐蔽性非常有信心。“最了解敌人的只有敌人,不了解我,你怎么抓我?不过现在请恕我失陪一会儿,我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可惜不能陪你一直待着。请不要着急,晚上的这个时候,我就会按时回来的。”

    薛沐寒面无表情,也没有回应。常风收拾了一下,才走出门,离开了这里。他出去的大门是一个密码门,需要按密码才能打开。薛沐寒仔细听了一下,按键声总共响起了14次,这证明想要打开门,至少需要十四位的密码数字才行。

    若是薛沐寒在正常时空之中陷入这个状况,他必然无法脱离出去。仅仅依靠猜测,是无法得出密码数字的,最快的办法当然是逼问常风得出结论,但是这个可能性近乎没有。

    好像常风这一类变态杀人狂,心里素质和承受能力都是很强的,先不说警察问询能不能殴打嫌疑人,就算是把常风来个十大酷刑,薛沐寒也绝对对方绝对不会开口。常风设定的规则,在他的心里就像是信仰一样坚定不移。根本不会动摇的。

    总之,现在必须先要恢复行动力才行。

    薛沐寒还是摇晃身子,左右摇动,把椅子也带动的摇动,随着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椅子也开始左右倾斜,咯吱咯吱的悲鸣起来。薛沐寒想要利用倒下去的一瞬间,依靠身体的重量和刻意的控制,将椅子摇倒,并且最好能破坏掉自己一边手捆住的扶手。

    这是一把老椅子,看起来结实,但是毕竟年限已经有些长了,利用这样的方式,是有可能挣脱开一只手的。不管是左手还是右手,只要解放出来,解开自己身上其他部位的捆绑根本不成问题。

    片刻之后,椅子终于被倾斜到足够的角度,朝着右边倒了下去,薛沐寒手上加力,顺着让地面和扶手尽可能多的接触,啪嚓一声,却是真的顺利将扶手摔出了裂痕。

    薛沐寒右手一阵奋力挣扎,把裂痕扩大,终于让椅子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扶手断裂了开来。

    解放出来了右手,薛沐寒便是解开自己身上的捆绑,活动了一下近乎麻木的手脚。这才站定。

    “呼,看样子必须抓紧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