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三十五章 发觉
    慢慢的到了地下一层,薛沐寒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了一下环境,才走了进去。运送尸体有专门的通道,而从楼梯口进来,则是另一边。最左边的大约就是档案登记室了,大约是对尸体的情况进行记录,登记取送尸体的编号和接收人,做一切文案工作的地方,其余三四个房间,那就是解剖室,一般上课的时候,就会直接把人捞到这里来,进行解刨。

    最早的时候,在警方还没有建立尸检中心的时候,这里就是很权威的尸检机构,不少的尸检报告和分析都是在这里完成的,然后才交给警方那边。

    本身交送尸体应该是先进行编号等这些文案工作的,但是薛沐寒朝着登记室那边看去,门半掩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没有半点的声息。

    常风不在这里?

    他和老赵之间的对话薛沐寒听得很清楚,他不是说自己要来送尸体,这里有接收人等着么?而那么两分钟,薛沐寒绝不认为对方能够把信息给登记完。而眼下,登记室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难道是陪着常风去搬尸体了?但是很快的一个发现就让薛沐寒否定了这个推断。在文案室内,靠近内墙的通道上,有一个停尸床,上面摆放着一句尸体,包裹还很新,薛沐寒走上前,用手机电筒的照明看着尸体露出的脚趾上挂着的标签。上面写着:“第二医院转移。贾xx,72岁,死因肺癌。”

    只有一个?薛沐寒再次确认了一圈,常风推进来的尸体应该有两个,但是现在,却只有一个剩下了。那么常风是去处理另一个尸体了?

    薛沐寒随即翻开一边随意摆放的尸体转送登记表,然而这上面也只有一条信息,就是眼前这个写好牌子,放在过道之中的尸体。这个情况有点不对,薛沐寒皱起眉头,正准备转身离开,去看看常风的下落,一句轻声轻语的话却是从近前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你在做什么呢?”

    薛沐寒只感觉遍体生寒,他稍微有点僵硬的转过头,却是看见常风就站在和自己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双眼透着兴奋和好奇的神采,紧紧的盯着自己。

    必须要说些什么!必须要!

    薛沐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往外止不住的冒。常风的一身近乎诡异的气场让薛沐寒感觉就像在大街上看到了凶恶的老虎一般,这是发自于本能的对抗,让薛沐寒根本不由自主。他不知道常风是何时走到自己身后的,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动静。薛沐寒感觉自己之前的警惕性都喂了狗,居然被常风这般靠近都毫无反应。

    “我,呃,只是好奇。我还没有来过解刨室。”薛沐寒强行让自己镇静,缓缓的说道。

    “哦?大一新生?”常风上下打量了一眼薛沐寒,“学外科的?”

    “对。学外科的。”薛沐寒稳了稳自己的语气,“抱歉影响到师哥了,我这就上去。”

    “哦,好,你去吧。”常风笑嘻嘻的看着薛沐寒朝外走着,似乎并没有想要追究薛沐寒来此的目的一样。

    薛沐寒自然不会和这个危险人物多待,常风已经发现自己了,甚至可能已经觉得自己有不对的地方了。留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这里不是外科教学楼,楼上有上通宵自习的学生的话,薛沐寒绝对会主动出手制服常风的,哪怕薛沐寒自己清楚,即便如此,常风也绝对不会交代任何问题。疯子的脑回路和思维方式和一般人不同,尤其对于常风来说,除非你按照他的套路去走,否则他不会透露任何信息出来。

    所以现在并不是时机。只有等自己切切实实的发现常风的问题,让他完全暴露出来之后,他才有可能和自己平等对话!

    然而,薛沐寒踏出还没有两步,就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劲风袭来,薛沐寒浑身肌肉紧绷,身子迅速朝下一顿,矮身之后又是快速朝前打了个滚,随后才看向常风。

    常风这个家伙手上拿着一个针管,里面装着不明液体,正一脸惊叹的看着薛沐寒。

    “真是不错的身手呢。厉害,厉害了。你是什么身份?警察?军人?还是好奇的羔羊?”常风有些癫狂的开口问了起来,“真是让人兴奋,你让我越来越有兴趣了。”

    “你这是想要做什么?”薛沐寒冷冷说道,“我哪里得罪过你么?”

    “还是个害羞的家伙。”常风有些惊奇的说着,他的手缓缓的放在桌子上的一个被子后面,“你别演戏了,你恐怕就是来找我的,不是么?”

    薛沐寒心里一惊,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虽然本身下来解刨室的情况很容易让常风怀疑,但是薛沐寒却是预计对方不会在这里动手的。想不到的是,常风居然一反常态,不管不顾楼上还有通宵自习的大批学生,想要偷袭制服自己。这可是说明,对方已经明确自己的目标就是常风本身了。

    “我不知道你在。。”薛沐寒的话刚刚开了个头,常风这边就瞬间行动起来,他伸手一扫,将桌子上的杯子,文件等等杂物,朝着薛沐寒的脸上扫了过来。薛沐寒正是在说话的时候,注意力分散,当即被杂物遮住了脸。

    “糟了!”薛沐寒的心里暗自叫道,他立刻就想朝后躲开,却是没想到常风紧跟着就扑了上来,一针管子扎在了薛沐寒的身上。薛沐寒立刻大叫了起来,却是被常风猛然按住了嘴。

    “嘘!”他轻轻的哼道。“小声点,安静,安静下来。”

    这一针管子不知道是什么液体的注射进了薛沐寒的身体,薛沐寒立刻感觉视线模糊起来,不下片刻,便是不省人事了。

    ————

    薛沐寒渐渐从昏迷中醒来,他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浑身无力。薛沐寒本想动动身子,舒缓一下,却是发现自己被紧紧的捆在一个座椅上。

    “你醒了?”常风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这让薛沐寒有点发愣。

    并不是因为常风出现在这里而感到奇怪,薛沐寒是对本身出现这样的事情就觉得不可思议!在回到过去时空的时候,只要一入睡,哪怕是昏迷,也会立刻回归自己的家里的。然而,再被常风打了镇静剂之后,昏睡的自己没有回归,反倒是在过去时空之中苏醒,这样的事情如何能不让薛沐寒感到惊悚!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