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三十章 变态
    三十分钟,陈队长的司机只用了三十分钟,就从省厅开到了分局,两者的距离其实不近,并且道路车流量不小。可着急火燎的陈队长还是把司机催的拼了全力,快速的把薛沐寒等人送到了位置。

    一路上,路子欣都透漏着难以掩饰的担心。没人疑问为什么常风会知道薛沐寒,毕竟上了天南日报,薛沐寒已经不是普通毫无名气的实习生了。

    天南市的七大无解案件,即便在民间也有传闻。一来死征集线索,悬赏嫌疑人。二来是警告凶手,告诉他我们已经在注意你了,停止你的犯罪行为。

    对于一般的凶手来说,这或者有震慑力,但是如果遇到真正的变态杀人犯,效果可能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大部分连环杀人案,尤其是手段凶残,喜欢卖弄智商,受到众人关注的病态凶手,大多都是道德感缺失的心理疾病患者。他们对人们普遍认识的道德,法律等相关束缚完全没有恐惧感,所以甚至能够谈笑杀人,不构成半分的心理负担。

    以一脸愉悦的表情前来自首的常风,在陈队长的眼里,就是最典型的的杀人狂。作为仅仅是一个学生的薛沐寒,即便再怎么天才,现在就让他去接触这种超越一般人常识的病态凶手,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事情。

    对于刑警来说,大多数面对凶恶的犯罪分子,不仅仅是要在意自身的身体安全问题,也同样要在意心理思维的安全问题。历史上不止一次的出现,思维能力极强,又或者是代感能力极强的警察,受到凶手的影响,从而心理崩溃,不得不退居二线,甚至去精神病医院治疗的情况。

    薛沐寒的能力很强,观察力、分析力、推理能力,这让他可以直接由凶手的思维考虑问题,然而越是这样,就越是危险。因为一旦遇到常风这样的凶恶怪物,薛沐寒很可能会受到影响。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得不偿失的。

    不过常风的要求没人敢不重视。食人魔连环杀人案虽然仅仅是内部称呼,有点故意吓新人的意思在里面,但是案件却是实打实的恶性杀人案,并且警方一直都没有什么线索。仅仅从受害人的刚脏上,能分析出来的也就是犯罪嫌疑人有不弱的医学知识,可以朝着医生一类从业者身上进行调查。再者,犯罪嫌疑人的心里素质很高,从对方毫不在意的随手将无用的肝脏部分扔到垃圾桶的行为,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一点。

    而食用的概念则是推测的,虽然是调查方向之一,但并不能直接的肯定。熊猫血拥有者的信息是所有医院共享的,公立或是私立都有,这也就是意味着天南市从事外科的相关医生总共三四百人都有嫌疑。

    常风完全符合以上所有的条件,再加上知道一些没有公布的案件细节,这使得天南市分局很短的时间内就确认对方确实有重大的嫌疑。

    以全省上下对于这个案件的重视程度,天南市分局根本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上报相关的情况,并把常风的要求同样说了个清楚。

    只是没人知道常风为什么会对薛沐寒产生这么大的兴趣,甚至用自首的方式,要求见到薛沐寒一面。

    一路绿色通道,陈队长带着薛沐寒和路子欣两人站在了审讯室的门前,张小加和老梁也同时就位了监视室。陈队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薛小子,你真的决定去应对那个家伙?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你若说放弃,我绝不会说什么的。”

    薛沐寒看着陈队长笑了笑,“陈队,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这种事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说着,薛沐寒没有给陈队长继续开口说话的机会,便是和路子欣一起进入了审讯室。

    审讯室内,在审讯桌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他的外貌阳光帅气,带着一副爽朗的微笑,看起来不像是个自首的犯罪嫌疑人,倒像是个邻家男孩一般。看到薛沐寒和路子欣走了进来,不等两人说话,常风倒是先开了口,他平淡的说出一句疑问句,就像是在问时间一般的普通音调。

    “薛沐寒?”

    薛沐寒拉开审讯室的座椅,在常风对面坐了下来,随即点头回应道:“是我。”

    常风明显被当做重犯对待,他的双手还有双脚都被拷在椅子上,仅仅给与他能够站起来的距离。这是很少发生的对待方式,也足以看到天南市分局对常风这个犯罪嫌疑人的重视程度。

    “天才警察?侦破了两个遗留20多年的疑难案件?”常风吹了个口哨,“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年轻。天哪,这真是太好了。两个天才的巅峰对决!哈哈,我都想好新一期头条的文章标题了!”

    常风突然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之中,薛沐寒没有理会对方的疯言疯语,而是直接进入正题。

    “你叫我来,该不会只是为了看看名人而已吧?既然承认了罪行,但不肯交代具体问题,以及尸体的下落,非要等我到了才说。现在我已经到了,你可以执行你的承诺了。”

    “没那么简单!”常风突然怪笑了起来,他看着薛沐寒,整个人都好像兴奋了起来,“没有那么简单的,薛沐寒警官。你想要知道我的秘密,就必须付出行动。”

    “常风!你刷什么花招!我告诉你,这里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路子欣眉头一皱,却是突然训斥道。

    常风根本不理会路子欣的话,他的眼里只有薛沐寒这一个人,他略微感慨的说道,“知道么,我实在是太无聊了。无聊的都快发霉了。我给出了不少的线索,精细的解刨,特定的扔掉内脏的位置,就是这样,长达十年的时间里面,却是没有一个人侦查到我,哪怕是询问都没有。我本来对于你们这些警察都失望了。”

    “但是,你不一样!”常风紧紧的盯着薛沐寒,“你能够从那么简单的线索里面,推理出两大疑难案件的凶手,这证明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超越他们的天才,你是人上人!在如今这个社会,想要找到一个和自己同层次,可以棋逢对手的人实在太难了。很抱歉我采要用这种方式见到你,不过这却是最快的办法了。不是么?”

    薛沐寒摇了摇头,目光微寒的看着对方,“我并不是什么天才,我的分析也是建立在多年来无数同僚分析的成果上得出的结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而且,我绝对并非和你同一个层次。因为,你不配!”

    常风楞了一下,随即突然的哈哈大笑起来。

    “是的,是的!你是正义!我是邪恶!这真是太美好了!我们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没有我,你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没有你,我所做的一切也就无聊至极!说的太好了!我不配,哈哈哈。”

    “常风,你既然选择自首,那就说些你应该交代的。你再如此胡搅蛮缠下去,我们可不会陪你浪费时间!”路子欣再次呵斥道,常风的精神状态让人很是难受,路子欣不想薛沐寒陷入对方的套路之中,是以一直在一旁进行提醒和训斥,哪怕她知道,常风绝对不会按照自己说的做。

    常风看了一眼路子欣,嗤笑了一声,“像是你我这样的天才,每日要打交道的人却都是愚不可及的凡人。这真是社会最大的恶意。薛沐寒,你也应该很厌烦吧?没有人能够懂得自己,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这是何等痛苦的事情!”

    “抱歉,我并不觉得没人能理解我。你可以继续自吹自擂,但是请务必不要把我带上。”薛沐寒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你的废话也说了不少了,是不是应该进入正题了。你明显并不是找我来进行交代的,你另有目的,不是么?那就让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我对于和你的交流,并不感到愉快。”

    “嘿嘿,这就是你和他们的不同。你没有让我失望。”常风古怪的笑了起来,“你还太年轻,等你更多的接触这个社会,慢慢的,你就会发现你与其他人多的区别。周围能和你交流的人越来越少,能跟得上你的思路的人慢慢消失,你变得会越来越找不到存在感。慢慢的,你就会发现,你我是同一类人。”

    “没错!我叫你来,当然有目的。简单直白的点的说,那就是我想和你玩一个游戏。”常风笑的很是开心,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你若是在游戏之中获胜,那么你就能够找到我杀死的四具尸体。”

    “无聊!薛沐寒,不要答应他!”路子欣翻了个白眼,“这里是审讯室,这里是警视分局!没有一个罪犯能够猖狂的位置!你若是不肯说,那你就待在这里自己发霉吧!”

    说着,路子欣拉着薛沐寒的胳膊,便是想带着薛沐寒离开审讯室。

    然而常风当然不会放任两人,尤其是薛沐寒离开。“真是冷酷无情呢,居然这么对待一个花季的少女。警察的思维和我的思维有什么不同?都是那么的残酷。哈哈哈。”

    薛沐寒被带出两步,听到这话,却是突然站住了脚。

    冷酷无情的对待花季少女?明显常风可不是什么花季少女来的,但是对方也同样不会毫无目的的说出这么一句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你做了什么?”薛沐寒冷冷的看向常风,似乎看穿了对方的想法。

    “一个游戏。”常风笑嘻嘻的说道,“这个游戏不仅仅关乎能不能抓到我,能不能找到那四具尸体,更加关乎一个美丽少女的性命。嘛,只要你赢了,这一切都能被解决。但是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大摇大摆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