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九章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怀疑李坤并非是一个意外。

    前后多次上陵路这个关键地名的出现,追求利益的地产商怪异的选择这样的地方进行开发,并不因为金钱而绑架的怪异计划。

    李坤认罪也并非是意外的。

    他不会向自己的父亲低头,承认自己少年时的憧憬。掩盖这个心结,甚至比逃脱罪责更加重要。

    所以,薛沐寒并非是瞎猫撞见死耗子。他的分析入丝入理。甚至一定程度上,已经掌握住了李坤的心里想法。

    如果说蝴蝶花案件还能用薛沐寒偶然发现张朵和陈英之间的关系,从而破案的话。那么95特大绑架案,则就真的是依靠薛沐寒强大的分析推理能力而产生的结果了。哪怕是路子欣也不得不承认,薛沐寒有着一般刑警不具备的超强的想象力,再加上不弱的侦查能力和推理能力,使得即便还没有毕业的薛沐寒也完全称得上刑侦专家这样的名号。

    “连续破了两个七大无解案件的天才。呵,这天南日报也学会吹捧了哈?”张小加看着报纸,有些惊奇的大呼小叫了起来。“哎,薛大天才,你可是上报纸了的!”

    “被报纸提到名字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以后薛沐寒要是在咱们天南市任职,那可是会被人给盯上的。”老梁笑着打趣道,这当然是荣耀,不过也是苦恼,吹捧的太厉害,若是未来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又会被黑的很惨。总之这是有好有坏的情况。

    “任职?你可竟是想些美事。”路子欣打了哈欠,打断了老梁和张小加之间的对话,“薛沐寒是杨教授的关门弟子,好好去了解一下,杨教授的徒弟除了咱们黄厅长之外,还有哪个在调查司以外的地方?”

    “路姐可别这么说,我距离师哥师姐们的距离还遥远的很。杨导师就经常说我看待事物不成熟来的,我可还没从导师哪里受到出师认可呢。”

    薛沐寒有些腼腆的说道。

    刑侦这个圈子里,虽然没有明言,但是大家心里默认的第一把交椅就是杨教授。而他之下带出来的学生,要么是高官,要么是刑侦专家,甚至还有国际刑警或者国外的案件调查高手,可谓是名誉满堂。

    薛沐寒比起那些破案百起,翻看看档案就能找出凶手的天才怪胎们,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在大学的时候,同为杨教授门下弟子之一的师哥,就能用不到十五句话的笔录加上一条围巾,不到两个小时之内就破掉了当时闻名一时的杀子救女案件,把薛沐寒震的不要不要的。

    人总是因为弱小,所以追求成长。

    薛沐寒也是如此。

    “话是这么说,可你事情可不是这么做的啊。这才多少天?一个月到不到?七大无解案件你一个人破了两个?!”老梁有些心态失衡的说道,他事实上有点落寞,作为一个刑侦上的老人,老梁也有过很光辉的历史。但是,他并没有追索过什么高难度的案件。虽然他有很努力的试过,但是想要在多年积累的分析结果上得出新的思路,却不是老梁能做到的。

    路子欣对于组内老梁的评价是稳定。这是个万金油的评价,不算好也不算坏。这个评价甚至不如路子欣对张小加的评价,给与张小加,路子欣也是两个字,那就是灵性。不错,哪怕路子欣天天打击张小加,说话不留情面,但是路子欣对于张小加的评价是在老梁之上的。

    看起来很矛盾,实际却并不意外。

    张小加比路子欣和老梁都要年轻,并且看待问题的角度总是标新立异,但是却不离主旨,时而会有一些很奇怪的思路,但是却能够作为案件的突破口。再加上张小加记忆人脸和图形的超强能力,获得这样的评价也是应该的。

    重案处里面不养闲人和庸人,能够在重案处一直待住的人,没有一个差的。随着和众人的慢慢接触,薛沐寒也看到了这一点。他开始有些喜欢在这个环境里面工作了。

    要知道最开始,薛沐寒只是把实习当做接触七大无解案件的手段而已。现在能真心喜欢在这里的感觉,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破了95特大绑架案,黄厅长被叫道警视总部去接受表彰了,本身路子欣和薛沐寒也应该跟去的,但是一来重案处是真的忙,二来路子欣和薛沐寒也都不是喜欢那种环境的人,为了一点荣誉去应酬那些“官僚”?别开玩笑了。

    大抵上能破案的都是些纯技术狂人,要么是资深宅,要么是工作狂,反正很少有朝九晚五,生活美好的家伙能够两面兼顾的。路子欣是个能抱着档案睡在板凳上的人,张小加的电脑椅就是他的家,和常人想象的不同,他们或许不用值班,不用打卡,甚至时间自由,但是刑警们的生活,往往没有别人看到的那么光鲜。

    兴许在电视里面,看到警察宣誓的正义和守卫,只是一段短暂的誓言,甚至在很多人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觉得不过是一个工作罢了。但是在重案处这些刑警的眼中,这却是可以为其付出生命的承诺!

    有可能是知道天南市省厅里面来了个强人,这几天天南市都格外的平静。薛沐寒本身想要再接再厉来的,七大案件已经搞定了两个,剩余五个还会远么?能够回溯到案件发生前的时间,这是一个天赐的强大能力。不好好运用的话,连薛沐寒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所以一大清早,薛沐寒就抱着案卷在办工桌上死磕,他看的是七大案件之中可以当做是惊奇故事的一个案件,私下里刑警们给这个案件起了个神异的名字,叫做“狐妖”杀人案。

    这个案子其实蛮有意思的,案件是七年前发生的,两年时间里面,先后有六名成年男子失踪,随后在天南市郊外的四冲山发现六人的尸体,这才确定为谋杀案。死者统一都是窒息而死,共同点是都有家室。五年之间,也有不少刑警想要侦破这个案件,可惜最终都无果而终。这里面有一个比较统一的说法,那就是在寻访的过程中,这些男子的家人都怀疑过这些男子有外遇,并且对方是一个个子较高,面貌十分美丽的女子。

    但是女子有可能在对付成年男子的时候,在对方反抗的情况下,奋力勒死对方么?这显然有点古怪。有人开玩笑的出了个结论,就说女子是狐妖,玩弄男人之后,让其自己上吊自杀,然后再行抛尸。虽然是开玩笑的,但是却说明这里面的古怪情况。

    大部分正经的人判断,是作案者有两名,玩的是仙人跳的模式,女子负责引诱,男子负责抢劫和杀害。只不过调查来调查去,别说男子的踪影了,就算是那个女子,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卷宗摆放了五年没有成果,便是也被算在七大无解案件之中,在薛沐寒的眼里,倒像是那么个凑数的角色。

    然而就在薛沐寒看的入迷的时候,重案处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随即传来了陈队长那别有特色的口音。

    “薛沐寒?!银呐捏?麻溜的来一趟!市分局出了大事了!”陈队长很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他板着一张脸,心急火燎的冲进了办公室,转着头就开始寻摸薛沐寒,薛沐寒被从卷宗的记述之中惊醒,有点不解的看向了陈队长。

    “哎!你还楞着干哈捏?赶紧的,跟我走一趟。厅里曹副厅都过去了,不是为了你小子,我根本不会回来一趟!快点的,动起来!”

    这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包括路子欣在内的整个二组都有点发懵,哪里知道陈队长转头看了一圈之后,倒是好像想起什么的又是说道,“对了,二组的也不能落下,全都得来。还有,把那个叫撒丢了肝子的案子的卷宗带上。全员都动起来,麻溜的出发!”

    丢了肝子的案子?

    薛沐寒的反应要快一些,七大无解案件薛沐寒都看过一遍,有过很浅的记忆,陈队长说的和丢肝,嗯,是和肝脏有关的案子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称作食人魔连环杀人案的无解案件。

    这个案子的内容骇人听闻,但是却又简洁无比。里面只有被推测为死亡的四名受害者,说是被推测的,是因为直到现在,这四人的尸体也没有被发现过。唯独发现的,就是这四个受害人的肝脏。

    四人有很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是rh阴性血的拥有者。rh阴性血非常的稀有,被称作熊猫血,而每一个拥有这样血型的人,都会被医院或者血液中心记录在案,这甚至包括dna的记录。

    之所以发现四人遇害,实际上首先被发现的,是四个人的肝脏。被包裹在一个塑料袋之中,随意的扔在路边的垃圾桶里,若不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这个案子根本不会被发现,当时,正是有着一个收废品的大爷,从垃圾桶里面翻腾出来了这个袋子,随即因为恶臭和看到里面是个肝脏的缘故扔到了地上,却是被一边路过的一名医生看了个正着。

    这名医生可是正儿八经的外科医生,他先是看了一眼,随即才发觉不对。常年做外科手术,医生对于人类肝脏的外形非常的敏感,他看了没有两下就觉得不对,随即报警。

    而随后的验证证实了医生的担心,发现的肝脏,的的确确的是人类的肝脏,四块肝脏,则是说明很可能有四个人已经死了。

    之后验证血型的时候,更是发现这个肝脏是属于rh阴性血液的拥有者,随后和医院的记录做了对比,这才对应上四个已经失踪多时的受害人。

    失去肝脏当然活不了,可是即便是有肝脏作为线索,却也无法找到受害人的尸体,对于凶手,那更是没有概念。

    2007年的时候,虽然建设有交通视频摄像头,但是还远没有那么全面。一天到晚,能够在街道边上扔垃圾的人不计其数,根本难以确定是什么人做的。

    唯独有一个分析,让警方确定了这个案件的名称,那就是这几块肝脏上,都有遗失的一部分。那部分是都是肝脏上最健康的一部分,每块肝脏选择切下的地方都有所不同。当这个判断被写进报告的时候,案件的名字也就诞生了。

    那被推测的遗失肝脏中的一块,被分析推测是食用。

    案件,就被称作为食人魔连环杀人案!

    “就在今天早上,一个自称是杀害四名rh阴性血拥有者的犯罪嫌疑人自首了,就在天南市分局。”陈队长面带寒霜的说道,“他说出了当时直到现在都没有被公布的案件细节,他说,他吃了受害人的肝脏。”

    “什么?!”路子欣和薛沐寒等人瞪大了眼睛。

    “对方是一个医生,叫做常风,是二医院有名的主任医师。今年35岁。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即便是自首,也吓哭了两个天南市分局的年轻女警。”陈队长很是不爽的说道,不知道他是不爽作为警察会被吓哭这件事,还是不爽犯罪嫌疑人的凶恶。“对方只是说了自己杀害了受害人,便是提出了要求。这个要求就是只有在薛沐寒在场的时候,他才会交代问题。”

    “我跟老黄汇报过了,曹副厅受老黄委托,直接参与到这个案子里面来,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要求,我们原本不想答应。但是老黄却直接要求我带你过去。薛小子,你要是不想去,我力保你!无视老黄的命令,老子抗的下来!”陈队长直接说道。

    “不错,鬼知道那个什么常风的有什么目的。薛沐寒,我也赞成你不要前去!”路子欣也是说道。

    如果常风真的是凶手,那么对方要求见薛沐寒,必然有其目的,被这样的凶手牵着鼻子走,可不是警视厅的风格。

    不过薛沐寒却是有不一样的看法,“如果说对方想要见我,他必然有能够见到我的把握。可能这个家伙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出来。再说了,这个案子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受害人的尸体,我若是不去的话,就算是他认罪,也构成不了证据链。”

    尸体,凶器(物证),目击者(人证),犯罪动机。这是构成案件起诉的必要组织体系,这些都没有,只有凶手的认罪言语,在法律上可无法构成完整的体系。

    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这是死规则,所以这个案子想要了结,薛沐寒就必须去看看,对方想要玩什么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