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七章 证据
    光照是从探照灯发出来的,令人觉得讽刺的是,这是即将拆迁这里的施工队放在这里现成的探照灯,却是照在了其老板李坤的身上。

    李坤挪动了两步,站到了光照过来的一边,看着薛沐寒,眼神中透着的不是惶恐,也不是忧虑,却是好奇。薛沐寒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边站着路子欣路组长,而这个屋子的四周,聚拢过来不下二十名干警,已将这个区域全全包围了起来。

    李坤莫名的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大阵仗。不知道各位警官这个时间出现在我的拆迁工地里面,是想要做什么?”

    “李坤!这个问题应该我们问你才对吧。你大半夜的跑到这个地方来,又是挖土,又是装尸骨,手上还拿着化学剂。你是想要干什么?毁尸灭迹么?”路子欣眼神很是犀利,她也是万万没有料到,这这里等来的会是这么一条大鱼。

    “毁尸灭迹?您说的太严重了。”李坤依旧面带微笑,“我不过是听说了我要开发的棚户区有些问题,所以便是过来处理一下罢了。毁坏他人遗体,我可不认为这样的罪行值得你们这么兴师动众。”

    “一般性的毁坏他人尸骨,当然不会这么兴师动众。然而你动的,却是你谋杀的两人,想要毁灭的,是你的罪证。这样说的话,你是不是就能理解了。李坤先生?”薛沐寒接着说道,“你来到这里之后的全过程,都被拍摄了下来。现如今想要狡辩的话,是不是有点晚了。”

    李坤楞了一下,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四周,忽然的哈哈大笑起来。

    “有意思,真有意思。好吧,我交代。因为听说棚户区这里有掩埋的尸骨这样的传闻,所以我才来进行处理。要知道,我是好不容易才拿下这个棚户区的开发权,甚至花费了大价钱让这里的居民同意搬迁的。所以我不能负担负面情况对我地产开发造成的经济影响。对,我擅自处理尸骨,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二条,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我愿意接受处罚,不过各位警官想要把我和这两个尸体联系在一起,是不是有些过了。”李坤颇为冷静的说道,“我知道诸位破案心切,但是牵连无辜的人在内,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有些和正义不符呢?”

    “李坤!你最好老实一点!”路子欣眉头一皱,就要发作,却是被薛沐寒拦了下来。薛沐寒笑着摇了摇头,“你真的很聪明,李坤先生,难怪22年的时间,不管多少人前仆后继的研究案件,都没有将你找出来过。”

    “可你知道么,无论多么狡猾的凶手,只要进行了犯罪行为,那么必然是有迹可循的。”

    “罗卡尔交换定律。”李坤点点头,他的神情轻松,完全不像是个被抓了现行的罪犯,“因为家庭的缘故,我对刑侦还是比较清楚的。不过,我想这一点你们已经知道了,对吧。”

    “我们可从未怀疑过你的智商和能力。”薛沐寒也是笑了起来,“也不仅仅是在这里等着你,若是没有证据,仅仅凭借你现在的行为,我们也却是不能把你怎么样。”

    路子欣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薛沐寒会这么说,随即拉扯了一下薛沐寒,投过去的眼神有些责怪。

    “你说你只是来处理棚户区传闻之中的尸骨。我很想知道这个传闻的起源是从哪里来的。不过,这同样不是重点。”即便是薛沐寒自己,也能想到数种办法解决这个传闻相关的问题,这个漏洞并不能给李坤作为定罪的依据。“关键在于,这死去的两个人的身份。而这两个人,在生前,是和你有紧密联系的!”

    “紧密联系?”李坤故作吃惊的看着薛沐寒,“这位警官,讲话是要有证据的,仅仅用推测或者是推理,可没办法给人定罪的。”

    “稍安勿躁嘛,你可以听我说完再下结论。”薛沐寒平淡的笑了笑,“这里的两个尸骨,可是我们警方追寻了22年,希望找到的两个大人物呢。想必你也一定听过的,他们一个叫做胡九,另一个,则叫做罗金。”

    “然后呢?就因为这样两个名字,所以我就和他们有关联了?”李坤表情很是古怪,他还以为薛沐寒能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你当然和这两人有关联,这两人就是死在你的手上的。说道这个,我是真的非常佩服你,李坤先生,你能在95年的时候,以17岁的年级,就把两个成年狡诈的犯罪分子耍的团团转,这样的智商和能力,简直让人惊叹。”薛沐寒继续说道,“不仅如此,你甚至能面不改色的杀死这两个歹徒,这样的心理素质,也着实可怕。”

    “真是可笑。就因为我处理尸骨,所以就能和两人的死有关?”李坤笑着摇了摇头,“连刚出校门的警察都不会做出这么可笑的判断。你们若真的闲来无事的话,还不如把精力放在别的案件上。”

    “死亡的这两个尸骨,胡九和罗金。他们之间有着很深厚的关系。自小一起长大,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哥们,他们狼狈为奸,混迹在社会上,大大小小的案件做了不下二十起,其中胡九还是三坤省入室抢劫案的主犯,92年的时候被全国通缉。”

    “他们之间,有非常好的默契。你是最明白的,胡九和罗金之间,有一套使用暗号进行联系的特殊手段。”薛沐寒紧接着说道,他不给李坤说话打断的机会,“这说起来很玩笑,利用三组数字,表示一本书籍之中的某个字,然后大段大段的数字出现,就能够在将书籍之中的每个字找出来组合在一起,形成一段完整的话。”

    “正是使用这样的沟通方式,才使得胡九和罗金不用见面,就能沟通犯罪计划。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只有自己两人清楚这个特殊的手段。然而,你却发现了这一点。”

    “你比胡九来说更加的聪明,出于某种目的,你杀死了胡九,并且取代了对方的身份。抱歉,并不是以对方的身份生活,而是以对方的身份联系罗金,并且计划了天南市历史上最为恶劣的大型绑架杀人案。95特大绑架案件。”

    “你联络了罗金,永暗号的方式提供计划,并且让对方执行。罗金对你深信不疑,便是找来了沈雄、姜晨,陈安等三人,执行了绑架计划。并且最终造成了极大的社会负面影响。”

    薛沐寒叹了口气,“如果说胡九是一个契机的话,那么你就是将这个契机利用的淋漓尽致的可怕天才,隐藏在整个事件背后,真正的恶魔。”

    “你编造故事的能力真是够夸张的,你这样的想象力,完全可以去写三流小说了。嘛,说不定看在你异想天开的份上,我也许会捧场买一本也说不定呢。”李坤好笑的看着薛沐寒,“我不想再和你废话了,若是没有证据,麻烦你还是直接带我走吧。我会积极主动配合你们调查的,嗯,就是关于毁坏尸骨的调查。”

    “证据么?你真的确定我没有?”薛沐寒从身上拿出一个物证袋,里面零散的装着几张信纸。“非常不巧,这几张信纸,就是当时你利用胡九的手段,联络罗金的方式。这是你写给罗金的计划书,以及前前后后,数次联系交流的信件!”

    “李坤先生,你不妨猜测一下,把这个信件之中的笔记和你的笔记进行字迹分析的话,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李坤的面色终于有点变化了,他看到薛沐寒拿出来,说是和罗金之间的沟通信件之后,微笑便是不在了,表情略微的变得有些阴沉。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第一,我并不认识你所说的胡九或者罗金之中的任何一人。第二,关于你手上的信件,我记不起来曾经有写过这样的东西。不过就算是有,一大堆阿拉伯数字能够证明什么?就算你能随便找到本书,结合出文字来,哪怕刚好是你所说的什么计划,这也证明不了什么。”

    “你亲手写的暗号信,翻译过来是95年绑架案的详细计划,你却说这证明不了什么?!”路子欣实在忍不住开了口,她的面色带着愤怒,已质问的语气在冲着李坤说话,“你是在把我们警察当做傻瓜么!”

    “我说过了。那只是数字而已。能翻译出计划来,是你们做的。这或者是巧合,又或者本身就是你们的构陷也说不定。”李坤很是冷静的回应道,“你们若是就这个水平,想要证明我和这两个还不知道是谁的尸骨有所关联,我看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李坤的脑子足够的好,事实上他说的没有错,这里面想要证明李坤和胡九或者罗金之间的联系,并且把其放在绑架案的案情之中,最需要证明的就是由李坤写出来的暗号信件,是建立在对方知道胡九和罗金之间的联络暗号和方式,并且有切切实实的证据证明这个信件是由李坤交付到罗金手上的。案件已经过去了22年,胡九和罗金已经成为了尸骨,无法提取指纹,并且就算是可以,也必须有明确的人证或者物证,切实表明李坤和罗金之间有过直接或者间接地接触才行。

    看着薛沐寒等人突然停止了说话,李坤有些自负的笑了起来,“你们没有证据证明我和案件的关系,尤其是22年前的绑架案的关系,最主要的,就是我没有作案动机。绑架案,要的是赎金,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因为物质关系需求金钱的时候。其次,你们有谁能够证明,我切实接触过胡九或者罗金之中的任何一人?有么?警官先生,你的故事很动人。但故事就是故事,却成为不了证据。”

    当前这些问题或者能够把李坤带回警视厅的审问室,但是没有关键性的证据,却不能让对方伏法,李坤最多不过是犯罪嫌疑人,以对方的现在的势力,哪怕是请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律师,也能轻松脱罪。

    除非找到杀死胡九或者罗金的凶器,还能和李坤联系起来,否则的话,连起诉对方的证据链都无法构成,可能从起诉这一关就会被否定掉。

    然而凶器么?当时李坤只是一个17岁年纪的高中生,可能对付胡九或者罗金的方式也采用的是智取。买酒下药,让胡九昏睡,然后在对方毫无抵抗能力的情况下,使用窒息的手段杀死对方。至于罗金,当时薛沐寒看到的酒也好,李坤带着的电击棒也好,都是可以制服对方的手段,然后利用相同的方法杀死对方之后,把其和胡九放在一起,这都不是难事。

    17岁的少年有多大的力气,冒着风险把人转移现场?这可不是李坤会做的事情,好在胡九本身就给自己挖好了掩埋尸体的暗格,一个用来藏之前犯案赃款的地方,是以李坤才有能把人就地处理。

    这一环接着一环,完全不像是当时只有17岁的少年可以想出来的计划,这也是薛沐寒发现李坤这个线索之后,觉得不可思议和难以接受的地方。

    可惜的是,薛沐寒的杀手锏,并非是他给出来的任何一个证据,又或者是任何一个推测。

    “我的故事可能打动不了你,李坤先生。但是这个却是实实在在的真相,有时候真相确实难以将真正的凶手定罪。然而,这个案件的相关者,却不仅仅是你而已。”薛沐寒缓缓的说道,“作为沉寂已久的案件,每一个突破,都会在公众信息中公布的。即便是22年过去了,受害者的家属,那些学生的家长们,难道就能忘记当时的痛苦和伤害了么?我觉得正好相反,他们会牢记在心,记的更加深刻。”

    “当时的21名学生,家庭条件都不差。而如今,其中的部分家属更是位高权重,或者富甲一方。你猜猜看,若是你平安脱罪的话,警方或者无法对你做什么,可那些家长则不一定会认同这个结果。”

    “李坤先生,如果我是你,我必然会好好考虑这个情况的。或者认罪伏法,对你来说可能是个更好的结果也不一定呢。不是么?”薛沐寒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同情的看着李坤,这样带着怜悯的眼神,让李坤的面色有些阴沉,薛沐寒并没有说完,而是突然靠近了李坤,嘴上低声的说了一句话,随后退开。

    “你看,我也并不是不知道,你作案的动机。不是么?”薛沐寒淡淡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