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六章 线索
    薛沐寒看到的是天南市七中的校徽图案!这说明什么?说明袭击薛沐寒的很有可能是一名高中学生!薛沐寒做出这个判断之后,只觉得荒诞至极。在罗金说出的赎金拿取地点,被一个高中生用电棍袭击,然后导致昏迷?这算是怎么回事?这个案子从头到尾,也未曾有任何迹象表明有这么一个人物的出现,对于薛沐寒来说或者案件本身来说,这简直就是全新的情况。

    这个高中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胡九的亲戚?招收进来的团伙成员?还是说。。。薛沐寒没有任何定论,但是,这却是一条必须要去追查的线索。

    想要追查这条线比较困难。95年的时候天南市第七中学也是非常有名的高中,所以从高一到高三,学生超过一千余人。成分复杂,人数众多,每一个人都去做调查是不可能的,必须要进行范围的缩减。

    “要是路组长回来了,告诉她我有事情要去查。我下午还要出去一趟。”薛沐寒朝着张小加说道。

    “去吧。”张小加眨眨眼,他就知道得知情况的薛沐寒肯定闲不住,“路女王虽然严厉,但人还是很不错的。知道你是去追查线索,她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当前,薛沐寒的首要目标当然是天南市第七中学,学生的个人信息,只有在两个地方会被保管下来,一个是学校,另一个就是学籍管理中心。学校本身对于每一个从中出去的学生都会留存一份信息的,这个档案是从56年就开始建立起来的,所以95年的信息必然也在。

    这些档案在如今这个年代当然已经不是仅仅由纸质档案进行保管的了,学校也相应的建立了历史资料数据库,可以对这些信息进行检索和查找。

    薛沐寒到了天南市第七中学之后,便是直接找上了学校的领导,亮明身份之后,校长亲自安排一个老师配合薛沐寒调取学生资料,两个人便是到了档案室内,开始调取95年所有学生的信息情况。

    “95年的时候,七中共有一千一百零九名学生,这是算上中途退学,转学之前的学生总数。不知道薛警官想要调取哪些范围的学生?”这个配合薛沐寒的老师本身就是计算机教师,操作熟练的很,加上设备给力,不出五分钟就把95年这一年所有的在校学生都调了出来。

    薛沐寒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便是开始说明查询条件起来。

    犯罪侧写,本身就是对人这个个体进行行为分析而产生的学科,从身体特征,到行为模式,从简单到复杂,分析每一个行为人的做法,目的,从而得出对方有可能产生的行为,甚至未来的行为模式,或者行动计划。而分析基础特征,只不过是这个学科的入门手段罢了。

    “男性,身高在一米六左右。”

    这是薛沐寒最为直观的印象,老师直接进行搜索,却是一共找出270名左右的男生来。

    “这个人应该家境不错,所以需要找出这里面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学生来。”

    这是从薛沐寒倒地的时候,观察到对方的鞋子来进行判断的,在90年代的时候,能够穿内可运动鞋的,家境必然要超过大部分普通学生。依靠这个判断,大幅度削减的范围,在老师的查找下,现在只剩下35名学生。

    “暂时就是这样,能把这些学生的资料打出来给我么?”再多的情况,就没有办法使用检索的方式进行查找了,所以薛沐寒干脆让老师帮忙打印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薛沐寒抱着35名学生的信息资料,借用的学校的一个会议室,开始仔细查看起来。

    这个袭击者,必然不会是临时起意的,对方应该早就在附近观察着,并且知道薛沐寒走进了疑似是胡九住所的房子,对方没有上来制止薛沐寒,那么说明对方很有可能知道胡九和罗金所做的事情,甚至是绑架案的参与成员之一。

    对方进来袭击薛沐寒的时候,动作非常的轻,要知道薛沐寒并不是毫无警惕心的人,他接受过训练,一般的人近身,早就会被薛沐寒注意到。哪怕薛沐寒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地板上,但是这个学生却是能够在发动袭击的时候,才被薛沐寒警觉,说明对方也接受过一定程度的锻炼,而且是格斗或者是搏击方面的训练。

    只有受到过一定训练的人,才有可能做到很好的控制自身的肌肉,不发出大动静的靠近他人进行突然袭击,尤其是袭击受过专业训练的存在。

    这是推测性的判断,并不具有唯一性和肯定性,但是在35人的范围内,薛沐寒必须大胆的推测这一点,才有可能缩小范围。

    再者就是,这个学生的心性很强,袭击出手没有半分的犹豫,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对他人可以造成伤害的攻击,一般人都会产生犹豫或者是迟疑,除非是在情绪异常激动或者是不稳定的情况下,才会无所顾忌的攻击。

    然而这个学生却不一样,对方的心态稳定,非常冷静,并且袭击的行动也很有计划,先是电击薛沐寒的腰部产生击倒,没有冒然接着下一下继续,而是躲避开薛沐寒的视线,才进行下一次电击。这完全是一个冷静、坚定、同样也很聪明的人物,若不是薛沐寒看到对方的胸口上的校徽,他绝对无法把这样的人和高中生联系在一起。

    当天虽然是正常上课的一天,但是现在薛沐寒也无法去追查当时这35人之中到底谁有请假,都过去22年了,当时的老师早就退休的退休,离开天南市的离开,想要找到可以询问的人都困难。不然薛沐寒的排除工作,还能进行的更快一些。

    学习成绩不好的先排除,智商和成绩的关联性还是存在的,要先找寻重点人物。体型明显过胖或者过瘦的,也不在范围之内。快速的判断了一遍之后,现在薛沐寒留在手上的只剩下七人。

    然而这个时候的薛沐寒却是没有再看下去,而是抽出了其中一个学生的资料,整个人都有些发蒙。

    “怎么会是这个人?对了,当时那个时间,这人确实应该是在高二左右的年级。身份背景,家庭环境,也全都符合!”

    这是一名优等生,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优等生,资料里面显示这个学生至少获得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奖项,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学校前茅,高考的时候更是一举考到了国内知名的大学中。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个学生都不应该是能和胡九和罗金扯上关系的人。

    并且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对方的动机是什么?

    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这都不是一个会为了金钱而去做事的人。或者说,那点钱根本不可能收买他去跟着胡九或者罗金做事的。然而不是为了钱的话!等等!

    薛沐寒突然想到了什么。

    赎金的交付方式,两个完全不同的地点,毫无确定性的赎金转移举动,不见面的联络方式。薛沐寒的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不可能的吧?!这样一来,这也太过夸张了!”

    薛沐寒想到了一个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推测,但是用这个推测去解释的话,却能把所有的问题线索都串联起来。“一旦你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事实外,那么剩下的,不管多么不可思议,那就是事实的真相”么?这是柯南道尔的原话,用在现在这个时候,薛沐寒却是觉得在合适不过了。

    然而毕竟还是推测而已,就算是再薛沐寒的心里有了连成一线的推理,甚至连缘由都可以大胆猜测的合情合理,但是有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没有证据。

    如何证实对方是参与到绑架案之中的,这需要一系列连锁一般的证据,构成一个强有力的证据链,让人无法辩驳才行。

    等等,薛沐寒突然想到了胡九和罗金两人。他渐渐的在脑海里面形成了一个思路,“呼,看样子,还是逃不开麻烦黄厅呢。”

    ————

    距离薛沐寒调查学生的信息这一天,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了。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只是这两天的天南市晚间新闻上多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警视厅对95特大绑架案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发现了新的指向,那是关于主犯胡九和罗金两人的情况,新闻之中只是提到了名字,但是对于具体发现了什么却是闭口不提。

    有不少当年知道这个情况的人,尤其是当时直接受害人的家属们,都很关注这个新闻,这两天省厅接到不少的电话,都是询问相关情况的。然而没有人得到准确的答复。

    消息公布之后的第十一天。

    上陵路棚户区内。

    深夜凌晨一点。

    一名男子缓缓的在棚户区内走着,他带着白色的手套,身上一身运动装,兜帽很好的遮住了头,他随手从车上拿下两把工具,一个是铁锹,另一个是则是镐,随即,他又取出一个大布袋子,一起拿在了手上。

    他的身体比较健硕,兴许是因为常年运动的缘故,他轻巧的提着工具走到一个红瓦房废墟之中,低头寻摸了一番,便是拿着镐开始敲击地面,不一会的功夫,他便是挖开了一个大洞,随后,他换上了铁锹,继续抛开土地,直到十分钟之后,他才停了下来,他看着地面,似乎已经挖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从地上捞出自己挖出来的东西,开始一个一个的朝着布袋子里面装,他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动作很是迅速,装完之后,他又非常仔细的观察一下挖开的地面下的情况,而后才朝着自己的车辆走了过去。将布袋子放下之后,他没有离开,而是带着一瓶不知道装着什么的液体,回到了挖开的地方,便是准备把液体倒下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让他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道强光突然朝着他打了过来,让他完全笼罩在光芒之下。他的身子一顿,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动作,而是用手遮着自己的脸,隐隐朝着灯光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发现了一个人影,似乎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有些奇怪,对么?”那个人影突然开口说了话,“不过仔细想想,也并不奇怪。你大约已经猜到是陷阱了,可是无论如何,你都无法放着不管。不是么?”

    那个人没有说话,他保持着沉默,只是默默的看着这边。

    人影走了几步,站到了更靠近的位置,能让人看清楚他的脸,却正是薛沐寒。

    薛沐寒看着那个人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这么多天过去了,兴许你不会出现了。兴许是我判断失误,又或者是我还有没有料想到的事情。然而,你却还是出现了。”

    “虽然被证实了我的想法,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我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薛沐寒摇了摇头,随即抬起双眼看着对方,“你知道是为什么?”

    被看着的那个人愣了一会,突然开口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下了,你还是想着狡辩么?”薛沐寒反倒有些惊讶的看着对方,随即苦笑出声,“也对,以你的性格来看,不这么做反倒有些奇怪了。”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事实,是不会因为掩盖,就变得面目全非的。”薛沐寒继续说道,“我想,你一定不介意,我讲述一番关于你的真相。”

    “对么,李坤。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