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五章 昏迷
    再次醒来的时候,薛沐寒是被人推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推醒他的人,那是一个穿着破旧的老汉,手上拎着尿素袋子,里面装了不少瓶瓶罐罐的,看样子是一个收破烂的。

    “小伙子,醒醒哎。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会着凉的。”老汉很是好心的说道,“这地方乱的很,你这样熟睡,要给人偷光了的。”

    薛沐寒站起身子,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破房子的墙角睡着的,薛沐寒随即翻了翻口袋,并没有发现遗失什么,立刻向老汉道了谢。

    老汉见薛沐寒已经醒来,便不准备多管闲事,他拎着袋子,便准备离开。

    “您等等。大爷,还想跟您打听一下,这里距离上陵路还有多远?”

    “上陵路?”老汉愣了一下,“这里就是上陵村啊?”

    薛沐寒呆了一下,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下。

    老汉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嘴里嘟囔了一下。“古里古怪的。”

    薛沐寒之所以没有认出来,实在是这里的变化有点大。村子并入天南市大约是90年左右的事情,所以著名的上陵路棚户区实际在这个点还没有成型,和路子欣说的一样,95年的时候,这里的人数并不多。甚至可以用荒凉来形容。

    之前是上陵村的时候,有本事的都去城里打工了,能把家人接进城的,也都接走了。现在的上陵路,颇有点青黄不接的感觉,左右看过去,都是些破旧的平房,只有少数人在这里住着。

    附近倒是有几个废品收购站,这可以解释老汉出现在这里原因。他可能不是上陵路这边的人,而只是有需要去废品收购站罢了。

    比起22年后的环境,这里要干净许多了。少了很多的棚户房,基本看不见人影,这都证明这是一个很偏僻,鲜有人问津的地方。警方或者全市排查的时候调查过这里,但是那时候必然不会把这里作为重点。绑架案可以盯着的地方太多了,三个落网的绑匪,资金的下落,罗金和胡九的去向,总之在没有特定的信息的情况下,没人会把上陵路的一个破旧房子作为重点的。

    然而现在,那里却是薛沐寒的主要目标。

    变化太大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先前找到的红瓦房子现在却是要重新进行判断。原本村子的底子还在,红瓦平房在这里还有不少的,这花费了薛沐寒有一会儿的功夫才找到那个房子,幸好有着木桩子这个明显的标志,否则薛沐寒还真的很难做出判断。

    这个年代,红瓦房子虽然陈旧,但却是完好无损的。废弃这样的字眼,来自于胡九的计划书中,这也是罗金说出转述出来的原因。若是按薛沐寒的看法,这个房子还远谈不上废弃两个字。

    从这个细节上,薛沐寒可以得出结论,罗金压根就没有来探查过这个所谓的赎金交付点。他只是凭借暗号传递来的信息,原封不动的告诉给薛沐寒的。

    想想也是,为了减少多余的踪迹。罗金必然不会在绑架前夕到处行走,增加自身的行踪暴露几率,没有人会是傻子,尤其是罗金这样和警察周旋不少年的惯犯。

    薛沐寒左右观察的一番,附近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员,他随即走进了房子之中。和22年后完全成为废墟的情况不同,房子内虽然乱,但却是明显有人居住的痕迹的。

    里面靠着墙角的地方,有着一张床,铁丝床,上面铺着破旧的棉絮和单子,脏兮兮的被子毫无规则的堆在床上,一看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并不是什么讲究人。

    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桌子,那是屋子里面仅有的一张木桌子,也是同样破旧,桌子的一个角甚至是断开的,只是被人用绳子绑着固定了一下,勉强立着,感觉稍微一用力,这桌子就会瘫倒下去一样。

    让薛沐寒能够判断有人的情况,是在桌子上放着的一个酒瓶和两个酒杯,酒瓶和被子都被清洗过一样,是家里为数不多干净的物件。旁边放着一个圆形的搪瓷饭盒,一个搪瓷碗扣在上面,薛沐寒走上前两步,打开饭盒,却是发现里面装有一满饭盒的凉菜。

    结合酒杯来看,这应该是下酒用的。搪瓷饭盒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薛沐寒随手拿开饭盒,却是发现饭盒下面压着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有两个人,他们互相搭着肩膀,笑嘻嘻的看着镜头。两人的年级都不大,一个高,一个矮。高的那个身材还有些健壮,薛沐寒仅仅看了不到三十秒,面上就变了颜色。

    “这是罗金?!那他身边的这个,就是胡九?!”

    薛沐寒心如电转,“这么说的话,这里就是胡九住的地方!等等,凉菜!酒?罗金就要到达这里,这里就是罗金和胡九汇合的地方?!”

    现在这个时间,已经距离罗金口中说的约定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了,这么说的话,胡九随时有可能回到这里!薛沐寒的精神一震,果然,果然在这里能够获得重大的突破!自己只要躲在一边盯着这里的话,就能知道胡九和罗金接下来的举动!他们没有拿到赎金?还是当初那个老汉欺骗自己?总之一切薛沐寒想要知道的谜题,都能从这里得到答案!

    薛沐寒随即想要走出房子,但是脚上往前走了一步之后,却是突然停了下来,并且面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原因倒是很简单,因为薛沐寒踏出步子之后,觉得这个房子的地上发出的声音有些不对。

    正常人都会知道的一个情况,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地面和有空洞的地面,脚踩上去发出的声音是不同的。薛沐寒在走出这一步的时候,甚至感觉地面上的石板有些微小的起伏,这让人觉得很是奇怪。

    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让薛沐寒去考虑,他随即蹲了下来,想要把地上的水泥石板撬开,看看这个下面到底放了什么东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薛沐寒隐约听到了身后有动静传来,他猛然一惊,便是想要转身看看是什么情况。

    薛沐寒的身子才转过一半,就感觉自己的侧腹部被一个硬物顶住,随即一股火烧一半的感觉从腰腹部传了上来,一瞬间,薛沐寒就感觉自己的肌肉不受控制了,一下就扑到在了地上。

    这下攻击很突然,薛沐寒甚至可以判断出来,对方使用的是电棒这样的武器。他奋力挣扎着伸手抓住对方的衣服,那是一件外套,在倒下去的一瞬间,他顺势扯开的外套的一丝缝隙,这让薛沐寒可以看清楚,对方外套内的衣服。

    这一下电击没有让薛沐寒晕倒,虽然薛沐寒感觉自己近乎无法动弹,但还是努力想要看清楚下手的人是谁。可惜对方却不给薛沐寒这个机会,很快便是站到了薛沐寒的头上,把电棒按在薛沐寒的脖子上。

    “该死!”薛沐寒心里暗骂了一句,两眼一黑,却是实实在在的被电晕了过去。

    ————

    在一阵痛疼欲裂的感觉之中,薛沐寒醒了过来,他连滚带爬的从沙发上下来,抱着茶几旁边的垃圾桶,疯狂的呕吐了起来。这次不是正常睡眠的回归,昏迷虽然也可以从时空穿梭回来,但是显然并不是一个好方式。

    更何况昏迷的方式,更是被人用电棒给电晕的。

    这次的回归和冒险,显然不是一个好例子,薛沐寒不是超人,他也有放松警惕的时候,却是正好时机不巧,被人用这种方式给放倒了。若非他本身昏迷或者睡着就能从过去的时空回来,现在必然已经在昏倒的情况下,被那个人给干掉了!

    想到那个不明身份的袭击者,薛沐寒瞪大了眼睛,挣扎着放开垃圾桶,迅速从书桌上找来纸和笔,开始快速的写写画画起来。

    薛沐寒没有看清楚袭击者的样子,他在倒下去的时候,只能看到对方的胸口。不过能看见这里,证明对方并不是什么高个子,但是却看见了对方外套里面,还有一件衣服,他无法判断这是什么衣服,但是却记住了衣服上的一个图案和几个字母。为了保证自己不忘,薛沐寒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字母和图案画了下来。

    薛沐寒依稀记得这是一个圆形的图案,里面画着一个长方形,然后长方形的下面有几个字母,薛沐寒只能记不住全部,只能依稀想起有一个s,和一个o。

    这是什么?品牌?在薛沐寒的映像当中,似乎并没有类似图案的品牌。不过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无法看到对方的样子,但是从身高上来看,对方大概到薛沐寒的脖子左右。这说明对方只有一米六多出一点的身高。

    随后是身材,薛沐寒不知道该用瘦弱还是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但总归不是个女的,应该是个男的。

    圆圈,长方形,s,o,这些根本难以联系在一起。

    薛沐寒只能先把这个画下来,然后带在身上。现在已经快到下午2点了,这是要上班的时间,跑出去一个上午,兴许路组长的同意下,不会有人说什么。但是若是连下午的班都翘了,那就有问题了。

    缓了一会儿精神,薛沐寒换了一身衣服,随后便是出发前往警视厅。一路上,薛沐寒冥思苦想图案的意义,却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就算是到了办公室内,也还依旧是这么一副便秘的表情。

    办公室这边只有张小加还在场,路子欣被领导叫去安排事情去了,老梁在档案室查资料。没有路组长和老梁在,张小加跳脱的性格可没人能管了,这家伙就像是放开了绳子的哈士奇,看到薛沐寒进来,立马三步并做两步的靠了过去。

    “怎么样?怎么样?跑了一上午,有收获么?”

    薛沐寒正苦恼着呢,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是有呢,一个莫名其妙的图案能看出什么来,再说这东西的来源薛沐寒也不好解释。说是没有呢,这么一副苦恼的样子,也不像是没有头绪的感觉。

    考虑的半天,薛沐寒还是把自己画的图案拿了出来,递给了张小加。“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收获,不过你要是能知道这个图案是什么意思的话,那还真的算是帮上大忙了。”

    “哎呦,你还真有。”张小加愣了一下,随即接过图案。“圆圈里面画了个方块。天老爷,你这东西画的也太抽象了!毕加索也没有这样吧。”

    也是,就这么个东西,能看出来才有鬼了。薛沐寒苦笑了一下,颇有些无奈的坐在座位上,他还在回想当时的情况,用电棒袭击自己的小个子瘦弱男子,会是胡九么?不过胡九的信息上,那家伙可是一米八一的个头,可不比薛沐寒矮多少的,这也完全不相符啊。

    张小加这边看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却是突然拍了一下大腿。

    “哎!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有跟这个类似的图案!你等等啊高材生。”说着,张小加立刻在电脑上查找起什么来。

    薛沐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即才发觉张小加说了什么,电打了一般的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知道!?”

    “对,我记得一个差不多的图案,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张小加操作着电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指着电脑上显示的一个图案问了起来。“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图案?是不是有点像!”

    薛沐寒朝着电脑屏幕看了过去,在看到图案的一瞬间,脑袋就嗡了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张小加找出来的这个图案,薛沐寒敢肯定的说,绝对就是自己看见的那个!

    “很像,不,是一模一样!张哥,你真有本事!”

    “那是当然的,我可不是光记忆人脸厉害,告诉你,我之前可是人称图像记忆大师的!那在之前分局可是很牛的!”张小加看着薛沐寒夸自己,感觉浑身的汗毛都透了气一般的舒爽,立刻开始沸沸扬扬的讲述起自己的光辉故事来。

    然而现在,薛沐寒的眼睛里和思维里,就只有屏幕上显示的那个图案。

    那是天南市第七中学的校徽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