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四章 思路
    “胡九93年左右的踪迹,大概就到天南市就断了。没人知道这个家伙在哪里,否则警方早就找上门去了。不过无外乎就是那么几个可能。”

    “一来是他躲在流动人口聚集地,比如说城乡结合部那片地方。天南市的发展很快,几乎一年一个样子,朝着外部发展的时候,难免会形成很多城乡结合部。哪些地方的管理混乱,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去调查清楚情况。所以胡九很有可能是藏在这样的地方。具体来说,当时三个比较混乱的城乡结合部一个在东城区的海青街,一个在北城区的麦海村,还有一个就是南城区的上陵路了。”

    “还有可能胡九在市内有人掩护,毕竟他原本就生活在这里。最早的时候,他有不少的哥们兄弟,都是天南市人。在受人掩护下生活,也有可能躲过警方的检查。”

    “最后还有个猜测,那就是胡九回到天南市是他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实际上他并不在这里。或者已经出逃海外,偷渡什么的都有可能。至于罗金这边,只是借他的名义行事罢了,最后罗金不也一样销声匿迹了么?罗金或者才是绑架案的罪魁祸首来的。”

    路子欣自己也做过不少的分析,当然,对于案情侦查的方向,这三点都陷入了僵局。首先22年过去了,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数量庞大,哪里本就是棚户区一类的地方,连住在那里的人自己都说不清楚周围是些什么人,更不用说警察的调查情况了。

    再有就是谁有可能掩护胡九在天南市内3年不被发现?除非胡九根本就从不出门,这根胡九的性格不符。根据对胡九了解的人口中的论述,胡九这个人很爱面子,也很能吹牛,喜好喝酒和交朋友。个性说实在的,是比较张扬的。让这样的人3年不出门,过着跟坐牢差不多的生活?胡九估计宁愿去坐牢的。

    至于胡九出逃,偷渡,这也是个主流想法,不过见过罗金的薛沐寒并不认为罗金在说假话,比较胡九联系罗金,并用暗号写下的犯罪计划,还在薛沐寒的家里放着呢。

    “咳,咳。路组长说完了。该我了。”张小加立刻插话道,“那些个调查方向都没结果。不过我提出来的方向,若是认真调查,则绝对能有结果的。只是当时做不到罢了,而现在又没有那个时机了。”

    “胡九不可能不和人接触的。我觉得,他最有可能的就是躲在城乡结合部那边,要知道胡九是个爱面子的人,这是大家普遍的印象。但是若是这个是胡九故意营造出来的情况呢?他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爱面子,然后犯了事情之后,就以流浪汉,或者贫困潦倒的邋遢汉子出现在众人面前,颠覆正常的思维,然后隐居在城乡结合部。这是很有可能的,当时对于流浪汉的管理可没有那么严格,还有救助站之类的可以收容。所以胡九可以从容的到处闲逛。不然你们想想,他是怎么计划出来绑架案件的,那需要不少时间的踩点,调查,以及计划。他藏匿起来,没有外部信息或者根本不在天南市的话,哪有可能能够计划出这样的案件来。”张小加故作严肃的说道。

    张小加虽然平时不太着调,但是有一手识别伪装的超强认人能力,同时也具有一定的分析能力,他的话却是让引起了薛沐寒的思考。

    “要说95年的时候,只要能够全面排查城乡结合部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到这个家伙,只是现在已经做不到了。”

    路子欣翻了个白眼,“你以为当时没有全面排查过?你到底好好看卷宗没有,你以为当时所有的警察动员起来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是在玩是么?”

    “呃,当时又没有信息化手段啊。可能没有排查那么仔细的!”

    “可当时天南市有现在这么多人么?!你可真是够了。”路子欣无奈的摇摇头,她觉得和张小加说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薛沐寒的神色则越来越凝重起来,他开始有了新的思路。路子欣的说法不新鲜,但是再次给薛沐寒提醒了一件事,而张小加这边的说法,也让薛沐寒真正开阔了思维。

    结合回到过去审问罗金的情况,加上路子欣的提醒和张小加的思路,薛沐寒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来自罗金口中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罗金口中的赎金交付地点,那是在哪里来着?

    上陵路!

    薛沐寒感觉到这个地方似乎是个非常关键的地方,连续已经有好几次都出现上陵路这个区域了,早期的城乡结合部,缺少开发价值的地方。薛沐寒想到了什么,他决定要去上陵路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路组长,我想请一会儿假,出去一趟。”薛沐寒直言不讳的说道。

    看着薛沐寒的表情,路子欣当然知道薛沐寒有什么想法:“现在也没有那么忙,最近案件也不多,有什么想法就自行去验证吧。我不算你请假,嗯,就算是正常调查吧。哦,对了。”

    说着,路子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直接扔给了薛沐寒,“昨天我才去把你的证件领回来,现在你不用每天都登记才能进来了。黄厅可是很重视你这个高材生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主动的过问实习生的临时证件。”

    这是一个通行证,却不是警官证。不过一定程度上,也能代表自身是属于警视厅的警察,上面有很好的表明薛沐寒的身份,若是遇到什么为难的情况,这个证件也会有一定作用的。

    道了声谢,薛沐寒便火急火燎的出发了。

    想要了解上陵路棚户区的历史,这并不难。薛沐寒在搭车前,从附近的书店里买了最新一期的天南市商报杂志,上面有很明确的描述。因为天南市大和地产开发要开发这个棚户区的事情,有着很详细的记载,上面甚至放着地产开发集团老总的相片,那个据说很有钱的青年企业家李坤。李坤是本地人,家里很有势力,李坤的父亲是天南市早先的政法委副书记,和薛沐寒的外公一起工作过的。李坤本人也很有能力,回到天南市白手起家,一手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他的脸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在靠近下巴的地方,有一个比较明显的黑痣。

    他之所以想要开发上陵路,在杂志中有详细的原因。这里是市内最后一个棚户区,面积很大,鱼龙混杂,居住在这里的人数也不少。正因为如此,想要把这个地买下来,然后进行开发,就要面临很令人头疼的拆迁问题。这里的地理位置不算很好,距离市中心有一定的距离,加上难以令人接受的拆迁价格,是以开发商并不十分感兴趣。

    不过这里同样有不错的点,那就是周围环境。若是开发商肯下大工夫,把这里建设成为环境一流的高档别墅区,那么也会是非常不错的卖点。

    上陵路棚户区由来已久,那时候这里还是上陵村的时候,就因为靠近天南市,成为不少想要来天南市务工,却不住起市区的流动人员的首选。他们用简易的棚子搭建房屋,随后集中成片,最后便是成为了有名的棚户区。

    这里足足有十多万人在此居住,但是却只有一个配置很差的派出所,最多不超过11个民警,根本管不过来这么大的一片地方,是以这里才会变的愈发的混乱。

    薛沐寒的目的很明确。他想要找到罗金口中所说的那个房子。

    出租车开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薛沐寒送到位置。下车一看,薛沐寒则有些傻眼。因为即将面临拆迁的缘故,上陵路棚户区这里已经有部分拆迁工程队进驻了,周围不少的建筑都被黄线围了起来,禁止非工作人员入内。

    比起22年前,棚户区的大小扩张了不少,薛沐寒很难从罗金的描述中,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去找到那个红瓦房子,虽然有一个什么木桩挡在门口这样的标志,但是想要从眼前成百上千的棚户之中一个一个的辨认过去,这实在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不得已之下,薛沐寒跑到当地的派出所,亮明了身份,找到了在此工作起码有20年左右的老所长,请求他帮忙带自己去找一下。

    老所长倒是很好说话,他回忆了一会儿,却是说道:“我好想还真是记得有这么个地方。门口有着一个挡门的树木桩子,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是个坍塌了有一半的破弃房子,走,我带你去看看。”

    “话说回来,你们省厅怎么会突然想起找这么个地方?是有什么案子调查么?”老所长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只是看看情况,现在还不好说呢。”薛沐寒也不知道能给老所长回答什么,只是讪讪的笑了笑。

    有着老所长的带领,薛沐寒跟着一起寻摸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找到地方。这却是是一个坍塌了一半的房子,破败不堪,只剩下半边还有墙在,如果不是门前的木桩子很明显的话,哪怕叫老所长带着,也寻摸不到这里。

    这房子若是完好,面积应该不算太小,总归是要超过70平方米的,只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废墟一般。薛沐寒走了进去,一点一滴的仔细观察了起来。

    因为过的时间太长,而这个房子坍塌肯定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即便薛沐寒再仔细的观察,也实在无法看出什么来。他在废墟之中来回的徘徊了一圈,心里叹了口气。

    “看样子,还要回去一趟才行。若不是95年的时候,毕竟还是难以发现什么的。”

    朝着所长道了谢,薛沐寒也不想过多的耽搁,他想要趁热打铁。便是一路朝着家里赶了回去。

    时空穿梭的规则是会回到受害人死亡前的十二小时左右的时间内,也就是说,这次若是前往的话,就会到达学生死亡前十二小时左右的时间。而那个时间,则是在罗金取赎金之前的时间,不过相差不到三个小时。

    而自己所会降临的地点,似乎和自己的思考模式有关。先前醒来的时候,薛沐寒出现的是在学校附近,这是因为薛沐寒知道绑架发生的地点,一心想要快速赶往这里。那么就是说,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控制自身出现的位置的。

    这也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要是让薛沐寒在95年的时候,找到相应的交通工具,再赶到当时的上陵路,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

    一心想着上陵路区域的地点,薛沐寒再次放好卷宗躺在了沙发上。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十几分钟之后,终于进入了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