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三章 无奈
    薛沐寒从未料想到,这个旅行箱居然会搁浅。他本以为胡九很有可能会在水上就把旅行箱劫住,然后非常隐蔽的带走。要知道,警方可是随后就要对这片区域进行侦查和搜索的,胡九到底有什么本事,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把旅行箱给隐蔽的带出拦坝村。

    他能在旅行箱的不远处,也纯粹是巧合。对地形有所熟悉的人,大抵上都知道上游下来到拦坝村之后,这里是分叉河流的最后一个口子,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在这个地方拦截赎金。胡九如此的聪明狡猾,薛沐寒才不信对方想不到这一点。

    可是现在旅行箱却是搁浅了。薛沐寒打死也不相信胡九能够预计到这一点,可在原有时空之中,赎金确实没有被警方发现过,只能推测为是绑匪成功拿走了赎金。

    难道是巧合?

    薛沐寒实在想不到除了巧合和逆天的运气之外,还有什么能够解释胡九会率先一步找到这个装着赎金的旅行箱,并且在警方已经前来侦查的情况下,顺利把赎金带走,还能销声匿迹的情况了。

    还有罗金的问题,胡九对罗金说的拿取赎金的时间和地点和实际要求家长送达的时间地点都不相同,这个问题又是什么情况。罗金不可能在胡九告诉他的地点拿到赎金的,但同时罗金也没有去到汇合点去。这些复杂混乱的情况,让薛沐寒完全想不过来。

    不过现在,薛沐寒可就守在一边,只要抓到了胡九,就相当于案件已经了结。接下来就是要问出来胡九到底是什么打算,又是怎么做到藏匿在茫茫人海之中的。

    然而薛沐寒足足在此等了半个多小时,依旧没有任何人到这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警方也会慢慢侦查到附近的,应该说时间耗费的越多,对于胡九越不利才对。现在连薛沐寒都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又是过了将近十分钟,附近终于有了动静。

    一个老汉闲逛一般的靠近了这里,走到不远处的时候,却是看到了那个旅行箱,他先是站立在原地呆了片刻,随即便是朝着旅行箱走了过去。薛沐寒把自己的身子朝着树后藏的更深了一些,皱着眉头看着老汉的举动。

    那个老汉先是把旅行箱拖到了干燥的地面上,随后慢慢的打开了旅行箱,只见这个老汉按耐不住的惊呼了一声,他甚至把手伸进旅行箱之中,掏出一把钱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似乎是在确认是不是真钱。

    旅行箱可不防水,钱已经湿透了。但是有一定经验的人,还是能够确认金钱的真假。显然老汉也具备这样的判断力,他好像受了惊吓一般的站起来,开始迅速观察起左右的环境来,眼见周围没有人,老汉便是奋力的抬着旅行箱,因为泡了水,这旅行箱里的钱变得格外的沉重。不过老汉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惊人的力气,他以极快的速度,抬着旅行箱朝着拦坝村的方向走了进去。

    他很快就在一个破旧的,偏离村道的房子边上停了下来,把箱子直接放到一个土坑里面。这是一个事先挖好的土坑,老汉把箱子放进去之后,便是朝着手上图了两口吐沫,随即拿起一个铲子,开始填坑。

    跟了一路的薛沐寒到了这个时候可谓是目瞪口呆。

    这是搞什么?这是在干什么?

    从老汉的一系列动作上来看,他根本就不可能是胡九的帮凶,又或者是绑匪的成员!他也同样不可能是胡九本人!

    薛沐寒完全懵逼了,他忍不住从暗处走了出来,直接朝着老汉走了过去。老汉的注意力不在薛沐寒身上,但是因为薛沐寒朝着他快步走过去的动静太大,老汉被惊的抬头看了一眼薛沐寒,随后整个人就像是榔头砸了脑袋一样,表情呆滞凝固了片刻,随即把铲子一扔,转身便是想要逃跑。

    他太慌忙了,才跑出没有两步,就被坑洼不平的地面给绊倒,他在地上朝前连滚带爬的蹭了几下,爬在地上扭头看了一下还在朝他走来,不,已经不是走来了,而是小跑而来的薛沐寒,老汉吓的六神无主,他怪叫了一声,把手臂挡在自己的脑袋前,连声大叫:“不是我,不是我!”

    薛沐寒简直哭笑不得,薛沐寒故意板着脸,怒声说道,“不是你是谁!连赃款都敢拿!你胆子可真大啊!”

    “不是的!我没有,不是,我不知道!”这老汉已经语无伦次了,“我一时糊涂啊!我都交公!全都交公!”

    “行了,我问你两个问题!”薛沐寒故作不耐的叫停了老汉的胡言乱语,“是不是有人让你来拿这箱子的?并且埋在这里?”

    “啊?”老汉傻了眼,他颤颤巍巍的回答起来,“没、没有啊,没、没人叫我拿箱子。”

    “骗我?”薛沐寒冷声说道,“没人叫你拿箱子,你会在这里提前挖好个坑,然后把箱子抬过来埋?你当我瞎子么!”

    “哎,不是!这坑不是,哎,这是个粪坑,我埋垃圾来着!”老汉急了眼,“真不是提前挖好,不是,不是给这个准备的!”

    这老汉虽然语无伦次,也吓的够呛,但是正因为如此,薛沐寒才更加肯定对方说的是真话。然而这也的结果,却不是薛沐寒想要的。

    胡九并没有来取赎金,若是薛沐寒推测没错的话,正常时空之中发生的事情和现在如出一辙。当时的赎金并没有被罗金又或者是胡九之中任何一个人拿走,却是被眼前这个毫不相干的老汉给埋了起来,老汉的目的薛沐寒不用想也知道,无非是得来一笔飞来横财,想要藏匿起来,随后找机会花掉罢了。

    这个赎金里面带着受到监控的钱币编号,一旦流通使用,必然会被发现。从而被追踪到,虽然薛沐寒不清楚为什么最终到了他看卷宗的时候,这笔钱依旧没有被追查到,但是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一个影响巨大的绑架案,最终的结果却是没人拿到最为关键的赎金,这简直让薛沐寒想不清楚胡九的目的。从昨天早上到现在,薛沐寒已经有接近30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况且加上昨日激烈的打斗,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他现在疲惫不堪,精神也快到极限了。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的薛沐寒,半点收获都没有,满打满算,也就拿到了没什么用处的罗金和胡九之间的暗号沟通信件。这什么也证明不了,什么重要信息也没有。

    只要胡九不出现,薛沐寒就拿他半点办法也没有。对方难道谨慎到宁愿放弃赎金,也要保障自身安全的程度?若是这样的话,那还搞出这么大的案件作甚么,还不如什么都别干来的轻松自在。

    对于薛沐寒来说,拦坝村也不是一个可以久留的地方,警方到这里之后,一旦盘问薛沐寒,哪怕只是例行询问,这个时空之中的黑户薛沐寒也招架不住的,身份证毕竟也是伪造的,万一发生问题,说实在话,薛沐寒可不想继续去拘留所睡着。

    交代让老汉自己去找警察解决意外发现赎金的问题后,薛沐寒回到了市内,随便找了一个宾馆,开了个房间,便是倒头睡下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已经返回了正常的时空之中。

    缓缓的从沙发上起身,薛沐寒感觉自己受伤的地方好了很多,这让薛沐寒明确了一件事,虽然在穿梭时空之后,所受到的伤害会带回来,但是却没有在穿梭所在的时空之中那么严重,返回正常时空之后,伤势好像就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保养一般,会恢复不少。

    这对于薛沐寒来说算是这次穿梭为数不多的一个好消息了。

    看了看时间,却是又到了早上的时候,作为实习生的薛沐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悲催的按时上班。

    无奈的叹了口气,薛沐寒便是收拾好东西,赶往了警视厅。今日依旧没有什么突发状况,薛沐寒到了重案二组的时候,路子欣正在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报纸,嘴里还在和一边的张小加说着话。

    “上陵路那片破旧的棚户区,总算是要拆掉了。啧啧,李坤可真是有魄力。”

    “那是。”张小加呵呵一笑,回应起路子欣的话来,“那破地方早几年就应该给拆了,真是影响市容。你说这李坤也真够有钱的哈,居然舍得花钱开发这块没什么价值的地界,我要是有一天能有这家伙百分之一,不,千分之一有钱,我做梦都要笑醒。”

    “就你那个脑子,给你多十倍李坤的身家也不顶用。每个月都把钱败光,还大部分都投入到没有半分用处的游戏中去。我看你小子还是太闲了,应该给你多压点事!”老梁开口打击起张小加来,很是不客气。他太了解张小加的个性了,这就压根不是一个能够存的住钱的主,按说警察的工资已经不低了,可张小加还是能把自己搞的紧紧巴巴的,在浪费钱这个本事上,张小加在重案分析处内说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老梁,你这话我还真就不爱听。我怎么就败家了?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花钱留给谁啊我?婉转的说,是我们生活态度不同。直白的说,那就是咱两有代沟。”张小加倒是对于自己每个月的高消费没有半点觉悟,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

    说着,张小加看见了刚刚进来的薛沐寒,“哎,咱们的天才实习生来了,嘿,我和薛沐寒年龄相近,他才是能理解我的人。”

    路子欣白了张小加一眼,“我劝你还是算了吧。薛沐寒一块手表都顶你一年的工资,你还是别跟他做对比了。”

    张小加一口水差点从嘴里喷出来,被狠狠的呛了一下,干咳了半天。

    薛沐寒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路组长,早上好。”

    “怎么样?天才实习生看了95特大绑架案的卷宗,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路子欣饶有兴趣的问道,她在进入重案二组之后,也是有详细细致的研究过七大无解案件的。在95特大绑架案之中,也曾经提过通过调查胡九之前的行迹,判断绑架案当时胡九可能在的地方,从而作为继续追踪的突破口。

    薛沐寒来上班,也不仅仅是作为实习生的自觉和要求,他是有事情请教路子欣的。事实上,重案处之中,并没有过于严苛的上班打卡制度,建立重案处的目的,是为了集中最能破案的刑侦高手,越是这样的人物,越有自身的个性和特点。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刺头。

    只要能够及时侦破案件,上级也不会多管重案处的作息时间的。反正有案件的时候,开会在场就行了。

    “路组长,听说您之前也研究过特大绑架案对么?还曾专门针对胡九做过调查分析,不过我在卷宗里面看到的报告毕竟只是简略的记录,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向您请教一下,当时调查胡九行迹的具体情况?”薛沐寒很是直白的问了出来。

    “看样子你研究的进度还挺快。”路子欣笑了起来,“行啊,有什么问题,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特大绑架案的关键,就在于胡九这个人本身。93年的时候,胡九在省外犯下了抢劫案,被全国通缉。根据当时线人的情报,胡九一路回到了天南市,藏匿了起来。为了避风头,他没有联系任何人。所以虽然有人知道他回来了,但是却不知道他在哪个地方藏着。”

    张小加这个时候突然插嘴,“特大绑架案?我的天,实习生你又要搞大事情啊!”

    “你别打岔!”路子欣不满的训了张小加一句,不过张小加却是一脸冤枉的开了口。“这个案子我也看过的,当时我还提了意见的呢!也可以让实习生参考一下的么!”

    “你那算什么意见?”路子欣翻了个白眼,“连卷宗报告都上不去,还意见。让你多学习一下都不愿意,还什么事情都要参与一下!”

    路子欣对于张小加的插嘴有些不满,不过薛沐寒倒是并不在意,若是能够更多的获得一点胡九的信息,哪怕仅仅是猜测,那也是对薛沐寒陷入僵局的思维,提供一个新的方向。

    (新书求支持,喜欢本书的朋友们,来一个推荐票,来一个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