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二章 惊奇
    通江大桥。

    绑架案发生次日下午三点十五分。

    在大桥不远的一个建筑旁边,站着一个男人,皱着眉看了看桥面,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很快便抽出了一根,放在嘴上点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是在发泄情绪一般的抽烟。说来也正常,自今天早上接到报案之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面,整个天南市的同僚都被调动了起来,上级下达了死命令,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最强的力量,解决当前的问题。

    第三小学五年二班,有21名学生被绑架的问题!

    即便在男子的印象当中,这也是天南市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案件了。

    “真特么的丧心病狂。”男子暗自骂了一句,随手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到了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怎么?薛组长?发脾气呢?”男子的身后传来个声音,却是个年轻的女子,朝着他缓缓的靠近。“嫂子怎么样?还在跟你闹情绪?”

    “能怎么样。她那脾气你也知道,我看这事要是把婚期拖延过去,她非得跟我大闹一场不可。你说我也是贱,没事找什么千金大小姐结婚,弄得我现在除了破案之外,还要照顾她的情绪。”男子抱怨了一句,随即看向旁边的女子,“赵莹,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黄队有指示了?”

    “没有什么新情况。不过听说交通侦查那边发现了情况,昨天接走学生的客车司机有问题,现在正在证实,想来就快要有结果了。”赵莹无奈的摇摇头,突然俏皮的笑了起来,“我说你薛白薛组长也未免有些不知情识趣了,嫂子能看上你,可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还在抱怨。她可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只是嘴上抱怨两句罢了,你居然还和嫂子在厅里吵架,回去你可要好好道歉的。”

    这个男人是薛白,赵莹口中的嫂子,自然就是卢巧了。两人大后天就要结婚,结果却是赶上了这么个大案子,从上到下所有的领导都在关注,几乎把全市都调动了起来,早上到现在,忙的一塌糊涂。

    因为时间紧迫,光是把赎金凑齐,就耗费了不少的功夫。根本没有时间做太多的侦查,现在大部分人马又都布置到了眼前这个交付赎金的地方,警方不是要抓人,这个时间把人抓了,无疑会刺激绑匪伤害人质的,但是确定绑匪的身份和跟踪对方看看有没有机会解救人质,却是现在最需要做的。

    “原先的那些线人就没有什么线索么?这么大的事情,策划实施,找人参与,这些痕迹都掩盖不了的,就没有点什么消息传出来么?”薛白有些不满的问道,每年处里都要花费一笔线人费的,为的就是能够及时得到一些可靠的消息,可这么大的事情发生,之前居然一点预警和消息都没有,薛白有一般的怒气要算在那些线人身上。

    赵莹摇了摇头,“该问的都问过了,并没有什么可靠的消息。要么是猜测,要么是乱说一气。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判断对方的说法是不是真的,所以对现在有用的消息却是没有。我看关键点还要放在眼下,对方为了求财,必然会来拿赎金。这是唯一的机会。”

    “我是觉得把机会放在这么唯一一次机会上,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对方不可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拿上赎金回去,能策划出这事的人可不会是白痴。对了,我让安排人扩大通江桥以外的侦查范围,黄队给说了么?”

    “说是说了。可惜没用。”赵莹苦笑着摇了摇头,“上级的指示是紧紧的盯好来拿赎金的绑匪,人手就那么多,扩大侦查范围必然要分兵,上面不愿意安排。”

    “什么?”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不好,现在更是听到了自己的想法被否决,薛白瞪大了眼睛,眉头都拧了起来,显得很是生气。

    “这群外行搞什么名堂?!他们就不考虑绑匪有其他手段转移或者拿取赎金么?我特么都能想出至少两三个躲避跟踪的办法,他们这是要视而不见么?!”

    “天知道。”赵莹叹了口气,“不过他们说,你说的那种可能并不存在。通江的水看似缓缓流动,实际推动力强的很,并且暗流不少。他们明白你说的意思,若是绑匪想要用通江作为转移赎金拿取点的手段,是不可能的。他们两小时前用报纸代替现金试过,还是在上游相对流速较慢的地方试验的,包一入水,就立刻冲的老远,一般人根本劫不住。而通江桥再往下游,有好几个分叉口,老天爷也难知道包会流动到那个地方去。除非是未卜先知的神仙,否则谁能判断出来赎金会跑到哪里去?”

    “那也不能放任这种可能性不管啊!只要有可能,就要给堵住!黄队落实不了,我去直接给老肖说去!”薛白气的直翻白眼,这案子影响太大,并且人质之中有不少孩子的父母还是系统内的高官,以及市里面纳税大户的富商,他知道行动免不了要受到这些人影响,但是影响却不能变成指挥!

    说着,薛白就要往外走,却是一把被赵莹抓住了手臂。薛白还以为是赵莹准备制止自己,毕竟越级反映问题,这是比较犯规的做法,会让上级不满的。薛白正想要告诉赵莹自己并不在乎这一点,却是看到赵莹的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这女子有些严肃的看着薛白的身后,突然开口说道:“那个男人不对劲!有人正在靠近赎金!”

    薛白一愣,立刻转身看了过去,同时一把拉着赵莹朝着墙角更里面的区域靠了两步,这个位置虽然比较隐蔽,但是注意的话被绑匪发现问题,那麻烦就大了,所以下意识的,薛白带着赵莹朝里面更加难以被看到的区域靠近。

    这里至少有十名以上的警察隐秘的盯着这个男子的一举一动,这男子也没有什么反侦察的意识,却是大大咧咧的走到装着赎金的旅行箱跟前。他看了几眼,停了大概有三十秒左右的时间,最好好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突然出手,直接把旅行箱给推下了桥。

    薛白和赵莹是眼睁睁的看着男子动手的,这正证实了薛白的推测,对方确实要用通江翻涌的江水,把赎金送到下游去!

    “嘛的!赵莹,你快点去叫上小组的人,现在立刻赶往下游!到分叉口前,应该是拦坝村那里,肯定有人在那边做最后的拦截,过了拦坝村的枢纽口,就再也无法判断赎金的去向了!”

    薛白的反应很快,几乎在那男子动手之后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语速极快的说道。现在去追究自己的意见有没有被落实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能以最快的方式去把这个问题挽回回来。若是就这般被绑匪成功拿走赎金,这绝对会成为薛白人生中的一大耻辱。

    薛白并没有亲自跟着去,而是强迫自身冷静下来,继续细致的观察着那个行动的男子,对方在把旅行箱推下去之后,还探出头看了一会儿,待了估摸有个三四分钟之后,才露出憨笑,缓缓的朝着桥外走去。

    眉头皱了皱,薛白缓缓的跟了上去,他没有敢靠的太近,周围的警察也因为刚才男子的举动有点惊讶,但是极强的专业素质,也并没有使得跟踪监视乱起来。

    薛白是最主要的跟踪者,他一直跟着这个男子走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最终才看到这个男子进入了滨江路旁边的一个老旧小区之中。记住这男子进入的单元之后,薛白这才停下,打了个手势,自己在路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很快一个便衣就走到薛白跟前,“薛组长,嫌疑人已经拍照了,正在查实身份。我们用不用派人上去看看,可能人质就在上面。”

    “你傻啊?”薛白翻了个白眼,“那么一大群学生要是绑到这里,早就有人报警了。我感觉不对,这男的很可能不是绑匪之一。”

    “不是绑匪?”便衣警察有点呆滞,“他动了赎金,怎么会和绑架案无关?”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跟表面那么简单的,多干两年警察你就问不出来这样的问题了。”薛白掏出烟,又准备抽起来,点烟前却是想起了什么,随即朝着这便衣警察问道:“赵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她们有没有发现可疑人员,找没找到拿赎金的嫌疑人?”

    便衣警察正要说这事,他的面色有点难看,咬了咬嘴唇,还是开了口。“赵姐那边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水流太急,那旅行箱早就被冲过了拦坝村的口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拿走,现在什么情况,她们也没有个准确的判断。”

    薛白估计是早就想到了这个情况,他继续问道:“调查客车司机那边的警力呢?有收获没有?”

    “这边倒是有消息,初步判断,那个客车司机是一个先前在天南市周边混迹的混子,有不少的案底,人叫做沈雄,在道上有一定的名声。”这个便衣警察赶紧回答道,“那边已经确认了对方的几个时常出没的地点,现在正在安排派出所的人手做好监控工作。”

    “总算是有个好消息了,这边也要叫人盯住了。孩子们一旦被释放,便立刻开始行动,先把确定的人控制起来,我就不信他们能逃出去。”薛白把烟狠狠的按灭,恶狠狠的说道,然而话音刚落,身上的传呼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薛白看了一眼,赶紧找到一边的一个电话,给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黄诰黄队长,正是他打的寻呼,让薛白给厅里办公室回电话的。

    “黄队,出什么事了?”薛白直接问道。

    黄队长的声音有些兴奋,“刚接到的消息,学生们已经回来了!21人,一个不少!都在学校附近的派出所里面呢!小薛,你赶紧带人去看看,务必把学生安抚好!关键是,迅速问出绑匪的具体情况,最差也要确定体貌特征!”

    薛白楞了一下,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学生已经回来了?!”薛白的整张脸都透着古怪,“好的,好的,我这就赶过去!”只是放下电话之后,薛白实在不免在心里泛起一个念头: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

    学生当然是薛沐寒送回来的,事实上,因为自己代替孙老师上了车,孙老师赶回来之后,就已经觉得事情不对了。随后便是要去联系钱校长,不过钱校长这天却是跑到公园去钓鱼了,孙老师找了许久才找见,开始询问薛沐寒的事情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

    知道所谓薛老师实际上是自无须有的情况之后,孙老师差点情绪崩溃,学校方面赶紧联系了各个家长,把能联系到的都叫到了学校去。钱校长是个精明人物,他没有孙老师那么思维简单,听到事情不对,就率先怀疑到了绑架这个情况。

    他没有冒冒失失的报警,却是先和家长进行了沟通。

    家长们知道这样的问题,一时间群情激奋起来。这当然是学校的责任,不过眼下却不是追究的时间,家长们来回争吵,研究了一个下午,才最终决定报警。

    警方这边当然是立刻就展开了行动,但只是在隐秘行动,不敢闹的沸沸扬扬的。警方这边也要先确定绑匪的目的,到底是政治目的,还是金钱目的。大会小会,情况通报完成,开始安排部署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全市的警察都被调动了起来,暗地里侦查绑架案的情况,在学生家长这边,也有派人等着绑匪传递来信息。

    大家心神不宁的等到第二天一早,却是等到了绑匪打到学校的电话,这才真正确认是绑架事件,听到对方索要的是金钱,家长之中便有人立刻开始准备起赎金来。因为时间比起原本时空之中发现的时间早,这次的侦查和部署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早了几个小时发现了司机的问题。薛沐寒当然也是被侦查的重点,可惜这个时代之中,薛沐寒还不存在,警方什么也未能查的出来。再然后,就是送赎金,已经刚才发生所有事情了。

    而现在这个时候,薛沐寒却是站在拦坝村这边,看着落到浅滩上的赎金旅行箱,一脸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