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一章 暗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蒙住眼睛的罗金越发的情绪崩溃起来,他开始抽着凉气,发出“弗弗”的声音,短频,并且节奏很快。他虽然不肯说话,但是薛沐寒越发的确定,他不可能撑多久的。

    对于人类来说,最为恐惧的事情就是未知。你不知道死后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天堂地狱,人有没有灵魂,会不会以另一种方式依旧存在。因为未知,所以恐惧。这是最根本的恐惧,也有你习惯了一种生活,然后突然被意外打断,你要面对新的生活模式生存下去,你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也同样会让人恐惧。

    现在的罗金就在这种状态,因为看不见,所以他只能通过薛沐寒的话语来判断自己的状态,被引导进入时刻濒临死亡的恐惧感之中,他无法承受这样的无时无刻的心里压力,已经快要疯了。

    “只要回答几个问题,你就能活下去,一个简单的包扎,你就不会有事。我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耗下去,如果你不肯回答,那我也只有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了。”薛沐寒缓缓的说道。

    说着,薛沐寒踱步似乎真的要离开这里,这算是压倒罗金的最后一根稻草,罗金终于忍不住了,他迅速大声的开了口。

    “你说吧!你说你想知道什么!嘛的,快点给我止血!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先回答问题,我会遵守承诺的。”薛沐寒笑着回应道,“你和胡九的计划是什么?绑架顺利的话,获得赎金之后,你们会去哪里?”

    “胡九给我说,让我拿到赎金之后,去沈雄的地方汇合。然后分钱,大家各自跑路。本来明天一早,我们就应该通知给学校,让他们知道学生被绑架的事情。然后索要200万赎金,在明天下午3点前正准备好并送到地点,我再去拿走。然后直接去汇合点和他汇合!”罗金急忙说道。

    罗金的回答让薛沐寒楞了一下,沈雄的地方汇合?这说的不是正常时空之中,抓捕到三个绑匪的地点么?罗金的汇合点会在那边?开玩笑的么?要是真的如此,为何抓捕那三个绑匪的时候,罗金和胡九会不在现场?要么是罗金没有说实话,要么是事情可能还有古怪。

    “你们如何通知学校或者家长?”

    “我不知道,这是胡九亲自负责的事情!”罗金很是干脆的回答道。

    “好吧,我觉得你有些事情并没有说实话。”薛沐寒皱眉说道,“你一个人去拿赎金,那可是200万,若是说你会和胡九汇合,两人分赃我还能相信,毕竟你们关系在那里放着。但是你拿到赎金之后会去沈雄那里?你有那么好心和那三个人分赃?”

    “我们互相之间都清楚底细!怎么可能独吞赎金!任何一个人独吞赎金的话,难道其他人不会去警察那里报复式投案么!”罗金有点急了,他快被背上的伤口折磨疯了,“我都告诉你了!你快点给我包扎上伤口!”

    “不着急。我还有不少问题呢。”薛沐寒摇摇头,继续站在罗金不远处,准备继续询问罗金。

    不过精神状态已经被折磨到极限的罗金则是已经承受不住了,反正他已经开口说了,他不想继续遭受这样的折磨,他不想死!绑架没有成功,这被眼前的小子给抓了个正着,他们的计划已经毁了,他们最多也就是坐牢而已。但是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他可是会死的!

    “你还有什么问的!对了,对了!你可以不把那群学生放回去!胡九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他现在还不知道的!你完全可以把学生关在这里,然后等到时间,直接去取赎金,然后离开!那可是200万!能让你富足一辈子!”

    罗金有些激动的叫喊了起来,“拿赎金的地点就在上陵路那片废弃房屋那边,是在棚户区那片区,一个破弃的红瓦房子里面,很好认的!废弃房的门前有个堵门的树桩子,不可能认错的!你可以到了时间去拿钱!真的!你快点给我把伤口包扎了吧!我都告诉你了!全都都说了!”

    什么地方?

    上陵路棚户区那边?

    通江大桥呢?赎金不是送到通江大桥么?

    薛沐寒思维电转,他开始觉得事情越发的不对了。

    为什么罗金拿取赎金的地点会那么的古怪?最关键的是,为什么和赎金送到的地点不同?若是胡九通知家长这边,赎金送到通江大桥的话,那么罗金获得的消息是另外一个地点,这就说明胡九给学校和家长这边通知的地方和告诉罗金的不同。

    难道说,胡九连罗金本身都给卖了?

    这和薛沐寒所推想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难道说随后罗金没有拿到赎金,三个绑匪又落网,于是罗金独自潜逃。胡九则是真正收获赎金,然后藏匿起来的罪魁祸首?然而罗金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么?虽然他有一定的本事,可薛沐寒却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长远的计划,这完全不合常理。

    薛沐寒总觉的自己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没有想到,但却抓不住那个灵光。

    “你说胡九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对方是遥控指挥的?”

    “他事前把所有的计划都安排好了,我们只需要照做!我说的是真的,胡九他非常聪明!打小就很聪明!他的安排大多数情况都能实现的!”

    “这么说,他在事前安排好你们的任务,给与计划之后,便没有再管你们?你以为我相信这样的鬼话?”薛沐寒呵呵笑了起来,“他会无条件相信你们按照他的计划执行之后,还会把钱带回去给他分赃?”

    “我当然会!”罗金对于薛沐寒质疑他的义气有些愤怒,语气变得很暴躁。“那是老子的兄弟!”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说出来我就救你。”薛沐寒认真的盯着罗金,“胡九在什么地方?”

    罗金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我不知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不知道!胡九这两年越发的神秘起来了,这次他联络我做事,我们全然没有见过一次面。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究竟在哪!”

    薛沐寒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没见过面,嘿,那你还能知道联络你的是胡九?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罗金张了张嘴,叹了口气,“我和胡九之间,有一个联络的暗号。那是一个暗码。我和胡九自小一起长大,小的时候很喜欢看小说,最喜欢一本叫做间谍的书。我们幻想着有一天能像里面身手高超,本领高强的间谍一样,成为英雄。那时候我们建立了一个暗号,用此作为我们联络的秘密方式。”

    “只有我和他知道这个暗号的秘密,每个月我都会去检查那个放暗号的地点,看看有没有来自胡九的消息。我知道他早晚会回来的,我知道,他的根子在这里。两个月前,我看到了胡九给的暗号信,所以我才知道他回来了。随后我们用这个方式联络了几次,他说要干件大事,说的就是这次让我们干的事情!”

    暗号,或者说密码。是只有胡九和罗金之间才懂得的事情。在罗金的印象当中,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情况。这是两人之间的秘密,自然是最好的确认方式。薛沐寒没有想到胡九竟然会谨慎到这样的地步,自己半分也没有浮出过水面。

    随即,薛沐寒也问起了暗号的具体内容,事实上,这个暗号很简单,就是三组数字,比如21,19,37,这样的三组数字代表一个汉字,说的是间谍这本小说之中,第21页,19行,第37个字。他们用的是同一个版本的书籍,是以可以用此来传递信息。

    “你还有留存么?那些带着暗号的信件?”薛沐寒突然问道,这可是根本性的证据,现在的刑侦手段,已经可以对阿拉伯数字进行笔迹鉴定了,这是证实胡九参与案件的最主要证据,能拿到手,薛沐寒肯定不会放过。

    罗金有气无力的报出一个地址,这是他现在藏匿所在的居所,信件就在这里放着。同时,薛沐寒也没有忘记把钥匙给要过来。

    “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了。”罗金叫了起来,“你承诺过的,快点给我包扎!我快要死了!”

    薛沐寒上前一把取下罗金眼睛上的黑布,好笑的看着罗金,“将近十几分钟时间,我要真的切开你的血管,你现在早就失血休克了。你背后那点小伤口,还是让警察给你去包扎吧。”

    说完这话,薛沐寒头也不会,便是直接朝外走去。在这里耗费了快一天的时间,薛沐寒可没有兴趣继续等待下去。

    先前,薛沐寒已经把这群绑匪准备的食物拿上了车,事实上,他并不准备这会儿就把学生们送回去,理由有三个,第一,胡九必然在观察警方的动向。不管他有没有在警方内部有联系人,但是他肯定有关注警方这边的举动,若是孩子们回去,绑架事件解除,胡九必然知道事情暴露,然后销声匿迹。第二,若是罗金前去的拿赎金的地点和胡九给家长这边说的不一样,那么胡九很有可能才是在通江河下游拿赎金的人,薛沐寒必须等到卷宗上所说的时间,并且在河流下游的方向,监视可疑的人物。看看拿走赎金的到底是谁?又会是用哪一种方式。第三,薛沐寒觉得,对于一个绑架案来说,胡九的设计未免有点过于复杂了。即便是想要独吞赎金,也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更加隐蔽更加简洁的方式,胡九看起来并不像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人。绑架案的设计缓缓相扣,非常的缜密,有这样智商的人物,总该不会不知道自己设计的复杂性和危险性的。

    越是简单的办法,实际上越是有效。复杂性虽然会使得警方的被多出来的线索迷惑,消耗大量的时间,但是越复杂,意外情况也就越多。所以对于薛沐寒来说,胡九这样的行为计划有点不合常理。

    将另外三个绑匪一一拖进粮仓之中,把他们各自捆在一个柱子上,任由这几个家伙叫骂,薛沐寒半句话也不说,沈雄这边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薛沐寒下手确实很重,让沈雄即便醒了,但还是处于头痛欲裂,不能行动的状态,只是一个劲的眯着眼睛哼哼。这些绑匪会被薛沐寒关在这里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薛沐寒必须追踪到胡九,才能算是把问题都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