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十章 审问
    陈安的胳膊现在还在疼着,薛沐寒那下子下了狠手,陈安甚至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被打裂开了。虽然很是火大,但是陈安现在疼的没有多少心情和力气去找薛沐寒的晦气,看着薛沐案被姜晨和罗金轮流打了一顿,现在又被绑在一个小树上,他实际上也解气了不少。

    沈雄被薛沐寒砸到后脑,现在都没有醒过来,显然是真的伤到了脑子,不过陈安没有心思去救助对方,或者说包括罗金和姜晨在内,都没有这个心思。反正人质已经在手了,他们甚至不期望对方能够醒来,至于为什么?少一个人醒着,那不就少一个人分钱么?

    薛沐寒就这么和陈安大眼瞪小眼的坐着,过了一会儿,薛沐寒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许是笑的有些夸张,触动了伤势,薛沐寒又开始咳嗽起来,就这么一个举动,让陈安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直接从地上窜了起来。

    “格你老子的,又整什么幺蛾子?!”

    陈安恶狠狠的看着薛沐寒,有些忌惮,先前薛沐寒下手的狠辣却是让他心有余悸,陈安不是个胆大的人,罗金拉进队伍,不过是因为陈安的底子比别人干净,很多杂事可以由他去处理罢了。

    薛沐寒好笑的看了看陈安,“没事,没事。就是想起来一些很可笑的事情罢了。”

    陈安翻了个白眼,“你特么再一惊一乍的,老子弄死你信不信!嘛的,神经病!”

    “你弄不弄死我,我不知道。但是你估计是不会比我多活两天了。”薛沐寒好笑的说着,随即又是大笑了起来。

    陈安刚刚缓下心情,却又被薛沐寒整的烦躁起来,他不由的站起身子,直接走到薛沐寒的跟前,“你是嫌挨的打还不够狠是不是,没关系,老子这就让你爽爽!”

    说着话,陈安就要动手,薛沐寒则是赶紧叫了起来,“别,别动手。嘿,我是真的好心在给你考虑来着,你这对我动手可不合适。”

    “你考虑我?”陈安的动作停了下来,“你有病吧?要不是熊哥开口说过话,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还他么考虑?”

    “我说的是实话。”薛沐寒缓缓的说道,“我其实是个看相的。能掐会算,前知五千年,后知五百年,比如我之前就知道你们这群人要绑架这群孩子,否则我为什么会出现阻止你们?”

    “曹!你真是有病!”陈安翻了个白眼,突然开始觉得自己跟个脑子有病的家伙对话有些犯傻,索性转身准备回到自己刚才坐着的地方去。

    “我真的会看相哦。比如我就知道,你外号叫做老猫,真名叫做陈安,今年33岁,空林省白海县长谷村人,家里有一个老婆,两个儿子,母亲尚在,今年高寿89岁。”

    薛沐寒突然爆出一连串的信息,让陈安的身子僵硬在了当场,他满面惊骇的转身看着薛沐寒,伸出手来指着对方,“你!你说什么?!”

    “别激动,真的别激动。告诉你我会看相了。只要看你一眼,就知道你所有的经历,和你未来会怎样。”薛沐寒嘿嘿的笑着,嘴里说着让陈安浑身冒汗的话。

    陈安哪里能安耐得住,他迅速靠前,一把拽住薛沐寒的领子,把坐在地上的薛沐寒直接拉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不可能!不,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这些信息,是陈安心里的秘密,他未曾和任何人说过自己有老婆孩子,他外出厮混有不少年了,家里人以为他在外打工,他的不法收入大多都寄回去给家人,都是偷偷摸摸的,甚至连最熟悉他的那几个人都不清楚。

    在外面混,家庭的信息是要绝对保密的,天知道你什么时候就遇到个狠人,对方报复不了你,还能报复不了你的家人?所以陈安死死的把关于家人的信息藏在心里,在外这么多年,谁都没有说过。罗金和姜晨更不用说,他们绝无可能知道这些事的。

    那么薛沐寒是从哪里知道的?陈安想到这个,就觉得浑身发寒。

    “你看出来了?”薛沐寒嘻嘻哈哈的笑着,“确实是有人告诉的我的。来,你耳朵靠过来,我悄悄给你说。”

    陈安警惕的看了一眼薛沐寒,并没有照做,“你就这样告诉我!你不说,我揍死你!”

    “你觉得,胡九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被称为老狐狸,他选的人来参与他的计划,会不会不进行调查?你也未免太过天真了。”这个距离不够,陈安没有照薛沐寒的话做,薛沐寒只能继续说道。

    “实际上,胡九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你们不知道全盘计划确实有利于保密,但是也有利于胡九接下来的举动。他想要。”薛沐寒的话语越来越小声,人的精神状态也逐渐的虚弱了下去,正听到关键之处的陈安一时间忘了警惕,便是直接靠近薛沐寒的嘴边,“你给我清醒点,胡九怎么了?他想干嘛?额!”

    就在陈安靠近的瞬间,薛沐寒的双眼立刻睁大,哪有半分萎靡不振的样子,他猛然蹬直半曲着的腿,膝盖狠狠的朝前一顶,猛然顶在陈安的双腿之间,陈安的嘴里发出古怪的荷荷声,眼睛珠子都快要从眼眶之中瞪出来了,这是薛沐寒等待良久的机会,这一顶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力气,狠狠的顶在陈安的要害上,这距离下这力道,完全是要把人往死里打的程度。

    陈安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哪里能够承受这样的一击,他口中泛出白沫,蜷缩着爬在了地上,却是因为疼痛造成了间歇性休克。这一下绝对能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被废掉,陈安不是超人,即便不死,未来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站不起来。

    薛沐寒呼出口气,绕着桩子转了个身,随即蹲下,用力抓着陈安的头发,把他拉到更近的位置,从而能够把对方别在腰上的匕首拿下来,就这背着身子,薛沐寒拿到匕首,倒握着匕首的把柄,切割起自己手腕上的绳子来。

    不消片刻的功夫,薛沐寒就把绳子给解除了下来。活动了一下手腕,薛沐寒总算是脱离了出来。不过这当然不算结束,他把绳子结起来,把沈雄和陈安的双手绑了起来,随后把两人拖到了远处一个林子后面,不到跟前,是根本看不到的。

    随即薛沐寒拿起一块石头,把粮仓上的锁子砸开,轻巧的拉开了门,走进了粮仓之中。学生们看到薛沐寒都感到很是激动,一直哭泣的声音也停了下来,大家都开始叫起“薛老师,薛老师”的,不过薛沐寒却是在嘴上竖起一根食指。

    “各位同学,大家安静一下。听老师说句话,我知道你们现在很害怕,现在的情况也很危险。不过我现在很需要大家配合我做一件事,那就是保持绝对的安静。同学们就当做在和老师做一个游戏,对了,就是躲猫猫的游戏,大家都知道,如果躲猫猫的时候出声的话,会怎么样?”

    “会被抓到。”有几个学生小声的回应道。

    “对!说得好!那么大家不想被坏人抓到的话,应该怎么样?”

    “不出声!”这些学生两句话后,也开始胆子大了起来,更多的学生开始回答起薛沐寒的问题。

    “对了!千万不要出声!就从现在开始!”

    说完这话,薛沐寒冲着学生们笑了笑,随即攀爬上粮库大门的上面,那是一个三角形窗户的结构,有一个梁子在门上方,薛沐寒正好可以藏身在这个地方。

    他知道罗金和姜晨不会走远,他们必然在这附近早就藏好了对应的食物。至于离开这里去市内买?开什么玩笑,作死么?先不说钱的问题,一旦留下痕迹,警方可不是吃素的。

    果然,他们离开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了回来,因为手上提着的袋子很重,所以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先前离开视线后不到十分钟时间,薛沐寒就搞定了那个陈安,是以现在薛沐寒仅仅在此藏身了十多分钟,就把人等回来了。

    罗金距离粮仓还有一段距离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本身绑着薛沐寒的树下没了人,粮仓的大门半开着,露出个挤不过去一个人的缝隙,虽然看不清里面,但是却也另罗金的头皮炸开。

    他瞬间甩下袋子,整个人疯狂的冲了过来,姜晨也好不到哪去,跟着罗金一路奔跑,回到了粮仓跟前。

    “陈安那个废物!”罗金咆哮的叫嚷了一声,怒气冲冲的推开粮仓的大门,红着眼睛就走了进来,没有走出几步,他却是看到了人质都还好好的待在粮仓里面,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让罗金的面色一变,整个人都有点发蒙,没想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薛沐寒直接从门上的梁子跳了下来,半空中压向罗金,手肘狠狠的砸在罗金的后脑上,就这么一下,直接把罗金给打晕了过去。这次薛沐寒的出手很讲究力道,没有下死手,而是留了力气的,所以罗金只是晕倒,最多有点脑震荡,但是却不会像是沈雄一般好像醒不过来的样子。

    放倒了罗金,薛沐寒随即把目光看向正要跨步进来的姜晨身上,这家伙傻傻的看着自己,一脸战栗的表情,薛沐寒冲着他露出个微笑,随即扑了上去。

    ————

    一桶凉水扑在了罗金的脸上。

    这个魁梧的汉子缓缓睁开眼睛,整个人还处于眩晕的状态。

    他迷迷茫茫的看向了眼前,随即便是看到薛沐寒微笑着的脸,直愣愣的看了一分钟左右,这个家伙才像是想明白了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开始挣扎起来。这一挣扎,却是发现自己被牢牢的绑在一个柱子上面,手脚都被绑了个结实。

    薛沐寒可不会犯下罗金几个人那么草率的错误,绑手不绑脚。说起来也是陈安真的比较废,若是罗金亲自看着的话,薛沐寒不一定有机会反击的。

    粮仓里面的学生早就被薛沐寒叫回车上去了,这里只有薛沐寒和罗金两个人,另外三个绑匪都被薛沐寒捆住,扔在了外面的林子里。他们对于薛沐寒没有作用,该知道的,薛沐寒早就从卷宗里面知道了。

    这里唯一关键的就是罗金,这个和胡九关系密切的主犯。想知道罗金和胡九之后的计划,那么罗金是最好的突破口。

    “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罗金挣脱不开捆绑,他如同困兽一般嚎叫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薛沐寒,薛沐寒毫不怀疑,自己若是放开他,这家伙能从自己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薛沐寒的手上,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棍子,他敲打着棍子,缓缓地开口说道,“现在不是你问我的时候,而是我问你。希望你搞清楚状况,现在,你是我的俘虏。”

    “我去你大爷的!有种你弄死老子!来啊!弄死我!老子的兄弟会为我报仇的!”罗金依旧咆哮着不配合,他有些疯狂的朝着薛沐寒叫嚷着。

    “其实我特别欣赏你这样的硬汉。”薛沐寒笑了起来,“这样会让事情变得好玩很多。”

    说着,薛沐寒突然拿出一块黑布,上前直接把罗金的眼睛蒙了起来。罗金左右摆头,但是却没有用处,被死死的带上这个黑布,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了。

    薛沐寒故意等待了一段时间,才缓缓开口,“在古罗马,有一种审讯的方法,据说非常的有效。”说着,罗金就感觉自己背上被狠狠的刺了一下,一股巨疼传来,让罗金浑身一颤,惨哼出声。

    “就像是这样,给罪犯在流速缓慢的血管开上一刀。血会慢慢的从身体里流出去,然后你会越来越虚弱,越来越靠近死亡。而实际上,只要一个简单的包扎就能阻止这一切。挽救你的生命。”薛沐寒故意说话轻柔,语速缓慢。

    这是故意在吓罗金。是的,单纯的吓他。薛沐寒可没有杀人的打算,他只是在罗金背上开了个口子,但并没有伤到血管,也没有伤到要害,因为蒙住眼睛的缘故,触感会在这种情况下被放大,所以罗金会感到格外的疼痛。

    而随即,薛沐寒却是把这个随口编造的审讯法子介绍的很是详细,并且越说越让人感到心寒。

    人的感知在缺少某一项的时候,其他感知会被放大。就如同盲人的听力会比正常人强这个道理一样。触觉同样会被放大,罗金不断感受到自己背后火辣辣疼痛的伤口,随着薛沐寒的讲述,渐渐对此信以为真,并且浑身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