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十九章 搏斗
    罗金的外号叫做“狗熊”,这是在形容罗金膀大腰圆的身材,他一米九的身高,一百多公斤的体重,十分的健硕。那身上不是肥肉,而是一块一块好像石块一般的肌肉。仅仅用外观判断罗金的话,十个人有九个都会把他当做只会用肌肉的匹夫。但实际上,无论是在这次案件之前罗金的行为,还是这个案件之后销声匿迹的不明手段,薛沐寒都能看出来这个罗金的狡诈。

    这是一个又有武力,脑子又不蠢的凶徒。冷静且残忍,并不像是其他那三个绑匪那般好对付。本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胡九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的圈子里很难容的下蠢货,除非对方是利用你罢了。

    然而胡九和罗金的关系不一般,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又是闯荡社会的生死之交,虽然胡九出去闯荡了一段时间,但却还是回到这里,再次找出了自己这个好哥们兄弟,并且做出计划搞出如此重大的绑架案件来。

    所以当罗金看到薛沐寒的时候,薛沐寒刚刚撂倒沈雄,即便如此,罗金并没有大惊失色或者慌忙混乱,却是冷静的带着杀气的看着薛沐寒,并且冷冷的质问对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

    有点不好办了。

    对方并没有冲动的朝着自己冲上来,这个罗金一出场,居然把场面控制了下来,这人在其他三个绑匪跟前,居然有如此的领导力,这是薛沐寒没有想到的。或者仅有被抓的三个绑匪的话,这团伙充其量也就是个乌合之众,但是有了罗金之后,却是变得上升了一个档次一般。

    薛沐寒嗤笑了一声,这是故意的,“我是什么人?罗金你会不知道?”

    话音刚落,薛沐寒就好像猎豹一般的冲了上去,他手上的甩棍自左下横挥至右上,目标是站在最前面,拿着匕首的姜晨,这人惊呼了一声,他还沉浸在罗金的问话和薛沐寒的反问之中,没谱的想着两人对话的信息量,却是没有料到薛沐寒会突然动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是被一甩棍砸在了手臂上。

    剧烈的疼痛传递过来,让姜晨惨叫一声,随即匕首落了地,薛沐寒的目的是要缴了这个家伙的武装,然后专心对付罗金,不过罗金却是突然朝一边让了一步,骤然把陈安给亮了出来。这两人本身是站在一条直线上的,就在客车的门口处,薛沐寒被这突然的一让搞的出手有点犹豫,却是让陈安怪叫的给躲了开来。

    薛沐寒还是小看了罗金的狡诈,这个魁梧的壮汉并没有正面和薛沐寒对抗,甚至没有上去和薛沐寒对打的心思,看着薛沐寒和陈安纠缠的那两下功夫,他猛然朝着车内窜了两步。就是这么一个举动,让薛沐寒心里一寒。

    他知道罗金想要干什么!

    薛沐寒赶紧转变策略,第三下攻击并没有朝着陈安打过去,却是转身要用攻击把罗金给拦下来,可是罗金也不是盖的,他用肩背硬抗了一下薛沐寒的甩棍,口中闷哼了一声,却是动作更快的伸手抓了出去。

    罗金的不跟薛沐寒正面对抗,另有目标,而目标就是这一车的孩子。事情发生的很是突然,这群小学生甚至都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呆滞的看着客车最前面发生的打斗。甚至直到罗金的手一把拽起一个学生,拉在自己身前的时候,这个被抓的孩子才想到要哭!

    “闭嘴!”罗金狠狠的叫了一声。

    他把孩子抱在自己身前,从腰间抽出一把砍刀架在这个孩子的脖子上,随后反向朝着薛沐寒靠近了过来。“来啊!动手啊!继续打啊!你不是很能打么?你再动个手试试!”

    薛沐寒当然不敢继续动手,对方挟持着人质,以罗金的狠辣,若是自己动手继续攻击,罗金必然会毫不留情的直接把孩子割喉!

    在道理上讲,这一车的孩子只有6个活了下来,这是在薛沐寒的时空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算是薛沐寒现在能够把所有人都救下来,也没有任何用处,回到自己的时空之后,已经死亡的受害人还是死亡了的。他解救不了任何已经死亡的受害人。然而在罗金把砍刀架在孩子脖子上的一刻,薛沐寒还是停下了手,他无法过去自己心理的这一关,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罗金在自己面前杀死一个孩子!

    陈安的身上也有凶器,是和姜晨差不多的一个匕首,因为罗金的卖掉他身位的举动,陈安被迫用手臂挡了甩棍一下,疼的浑身直冒冷汗,匕首也没能握住,掉在了地上。不过他还在缓解疼痛,这边姜晨却是回过神来,虽然他也被打掉了匕首,但是刚才那声惨叫却是惊骇居多,受伤并非很重。他恶狠狠的走到薛沐寒身边,一把夺走甩棍,甩手就朝着薛沐寒的身上来了一下,随即又一脚把薛沐寒踹倒在地上。

    “我曹你先人!”姜晨又惊又怕,更是暴怒无比,他朝着薛沐寒狠狠的踹了几脚,薛沐寒倒在客车地上,蜷缩着身子,一声不吭的抗着姜晨的踢踹。姜晨并不觉得解气,他随即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匕首,一把抓起薛沐寒的头发,直接便是准备把人杀死。

    就在薛沐寒都准备咬下药包的时候,罗金却是开了口。“够了,耗子!别杀他。”

    姜晨面色一变,惊讶的看着罗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熊哥!这小子可是撂倒了虎子的,还打我们,你这要放过他?”

    “屁的放过!留着他还有用,这里不宜久留,赶紧开车走人才是正理。”罗金冷然说道,“等会儿到了地方,先搞清楚这小子的来历,问清楚他知道些什么,再杀不迟!”

    罗金的脑子转的很快。

    薛沐寒是什么人,罗金并不清楚,但是能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承载学生的客车里面,必然代表薛沐寒的身份并不普通。教师?不可能,哪有教师能够拿着警用甩棍,还有这般强劲的身手,要知道姜晨和陈安虽然都是混子,但那也是常年混迹在街道上,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的好斗分子。一般人哪有本事对付得了,更别提揍的两人无法反抗了。罗金自己都挨了一下,知道薛沐寒下手的力度,绝无可能是一般人,更不用说是什么为人师表的教师了。

    那么,这小子是警察?

    罗金无法肯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若说薛沐寒是警察的话,那么岂不是说警方都已经知道几人的计划了?若真是这样,绑架计划绝对会胎死腹中的!又怎么可能执行到现在?

    这个小子就一个人,没有警车跟着,客车上也没有别的人手,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孤胆英雄?现在的情况完全让罗金摸不着头脑。

    好在薛沐寒对于自己劫持人质的情况投鼠忌器,放弃了抵抗,反倒是被姜晨打到在地,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尽快脱离这个地方,这个突发事件让罗金有些心神不宁,他不想继续停在这个并不算安全的市区郊外附近。

    沈雄虽然被打晕了,可姜晨也是开车的一把好手,他换下了沈雄,便是开上车,狂飙一般的朝着目的地驶去。

    姜晨殴打的这几下虽然重,但是薛沐寒的抗打能力却也不弱。之所以还倒在地上,装出一副受到重伤的样子,一来薛沐寒不想继续遭到殴打,二来,这是放松绑匪警惕心的手段。他爬在客车的地上,暗自观察起罗金的表情,罗金阴晴不定了片刻,随后有了动作。

    他从陈安背着的背包里面取出了一根呢绒绳,把薛沐寒的双手绑在了背后,抬起薛沐寒的身子,扔到了一个空座位上。

    客车里的学生都惊吓的够呛,不过不敢大声说话或者哭泣,都聚集在了客车的后方,小声的抽泣着,大气都不敢出。

    罗金狠狠的盯着薛沐寒,看着对方有气无力的呼吸,嘴边冷笑了起来:“兄弟是混哪条道上的?报出个路子来给我听听,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你罗爷的名字,谁不知道?”薛沐寒咳了两声,略带着凄惨的声音回答道。“我认识你很奇怪么?”

    罗金阴狠的笑了一声,随后一巴掌抽在薛沐寒的脸上,薛沐寒的嘴角都挂上了血,不过罗金可没有放过薛沐寒的意思,左右开弓来回给了几巴掌,才开口继续说话。

    “跟我这打马虎眼,你还太嫩。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老子心情好了,兴许还放你活着回去。但若是继续给老子鬼扯,我保证你接下来想死都难!”

    “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你还知道些什么?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客车上?”

    薛沐寒看着罗金,突然古怪的笑了起来,“罗金,你自以为你和胡九藏的很深,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觉得密不透风的事情,实际上千疮百孔。你真以为没人知道你们想干的事情?真是太天真了!”

    若是说薛沐寒仅仅说出罗金的名字,罗金还能强行压住自己的情绪,但是胡九这个名字一报出来,罗金却是淡定不下来了。这个计划一切的关键就在于胡九的谋划,全盘从前到后,从开始到结尾,都是胡九的谋划。哪怕罗金也只是知道自己应该完成的计划内容,并不知道全盘的谋划。

    不过他和胡九是铁哥们,所以他信任胡九不会出卖他,也不会利用他把他当成炮灰。过命兄弟之间的交情很多时候比起什么夫妻之间的感情来的都要牢靠,他和胡九的关系尤其如此。

    罗金知道胡九没可能把这个计划告诉给任何人,而边上三个绑匪,都是罗金用胡九的名义临时招来的。更没可能知道连他都不清楚的计划,要说透露出去,那就更是可笑了。

    然而薛沐寒的样子却像是在说他清楚一切胡九和罗金两人的打算,这让罗金的内心无比的动摇。他恶狠狠的冲着薛沐寒又是抽打了起来,不断的逼问着薛沐寒知道些什么,然而这个时候薛沐寒却是咬紧牙关,半声都不肯开口。

    撬不开薛沐寒的嘴,罗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车子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却是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一个已经搬迁空了的粮仓基地,因为将来这个区域要做水库。所以该搬走的都已经清理空了,这些废弃的粮库就这么留了下来,现在这个地方倒是一个无人回来的区域。

    胡九正是选择了这么个地方作为人质的关押场所,这里远近十来公里都空无一人,是最合适不过的看守人质的场所。

    罗金下了车后,先是把学生们安顿好,锁在了粮仓里面。沈雄还在昏迷之中,这使得他们少了一个看守学生的伙计。

    罗金不得不让陈安留下守着,他和姜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那就是吃饭问题。

    人质的数量不小,而且计划之中需要花费的时间也不短,他们自己本身也不可能不眠不休不吃饭。陈安不仅仅要守着人质,还要守着薛沐寒,罗金倒是并不过于急切的想要从薛沐寒的口中得到些什么信息。他也想明白了一点,若是警方真的对他们的行动有了解,那么必然已经展开行动了。而进行到现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则完全说明薛沐寒并不是警察。

    那么既然不是警察,无论薛沐寒是其他哪个道上来的人,罗金都不会存在恐惧心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