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十八章 直面
    薛沐寒的话说的很有水平,他点出了钱校长,以及他和钱校长的关系,钱叔叔三个字,完全可以误导孙老师认为薛沐寒和钱校长之间可能有亲戚关系。让她把薛沐寒出现在这里,以及钱校长为什么让薛沐寒来叫孙老师等等理由脑补完全。在孙老师的脑海中,薛沐寒就成了钱校长带来学校,看看实习工作的环境,同时钱校长来此的理由也很充分,不放心将要参加春游的学生。

    为什么找孙老师,而不是把其他带队老师也叫去,白鹭也给出了理由,学生家境!五年二班的情况没有人比孙老师这个班主任更加清楚的了,非富即贵。所以钱校长不放心,并且想要叫自己过去的缘由,孙老师也能想到个七七八八。

    薛沐寒专门研究过审讯的,大学之中也有一项很重要的课程,和审讯相辅相成,叫做说话的艺术。在新时代警视课程教育之中,如何说话,如何更好的表达自身,更加隐晦的诱导他人进入语言圈套,这是很重要的一项教育内容。薛沐寒在这个课程之中,可是拿了高分的。

    如此一说,孙老师当然没有了疑虑,“那我要赶紧过去。钱校长也真是够操心的。”不过,随即孙老师有看向了自己的一班学生,面色突然变得迟疑起来。

    薛沐寒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放心好了,你过去的时候,我会帮您看着这群孩子的。不过还要麻烦您给交代一声。”

    孙老师了然的点点头,随即带着薛沐寒走到学生面前,“大家注意一下,待会我们就要出发了!不过老师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这位是薛老师,我不在的时候,薛老师会代替我领着大家,你们可不要乱跑哦。”

    “好~”孙老师在这群学生跟前明显很有号召力,21名学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大家好,我叫薛沐寒,你们可以叫我薛老师。”薛沐寒立刻插话进来,同时给了孙老师一个安心的眼神。

    孙老师的话实际没有说完,她本来还想说一句“我很快就回来”这样的话的,但是被薛沐寒突然打断,她也没法继续说下去。而薛沐寒的话可没有停下,却是大声在给学生介绍自己:“虽然你们现在还不熟悉我,不过我很快就要给你们上课的,正好有这个机会,我也希望能和你们熟悉一下。大家说好不好?”

    有了刚才孙老师的介绍,学生们没有了戒心,加上薛沐寒又是老师,这样的身份也不会让学生们有什么出格的行为,依旧是异口同声的回答。

    “好~”

    话进行到这里,孙老师也只能把话留下,随即冲着薛沐寒笑了笑,转身便是快步朝着学校方向走去。

    实际上,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快要到跟前了,孙老师并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是以步子很快就走过了转角。

    这些过程,全然都在薛沐寒的计划之中。他不是真的要帮孙老师看着这群学生的,却是要李代桃僵,完全把孙老师抛开。

    这个时候,实际上留在眼前的家长已经没有两个了,同时孙老师走过转角之后,也不可能看到这边的情况,她回去学校,甚至要到校长办公室,至少要花费5分钟以上的时间,而当她发觉不对,确认钱校长不在,然后再往回赶的话,时间甚至会在十分钟左右!

    但是在这个时间内,薛沐寒早就可以带着这群学生走上中型客车,直接出发!而这也正是薛沐寒的目的!

    事不宜迟!

    就在车子停在跟前的时候,薛沐寒再次确认了一下开车的司机,那人正是绑匪之一,薛沐寒在卷宗内看过这个家伙的照片,一眼就能认出对方。

    绑匪之所以能够成为客车司机,原因很简单。第三小学找的春游客车是一家私营的客车公司,这个公司和几个学校之间都有很好的关系,一直以来,承运春游活动,或者是其他参观活动,这些学校都会选择这个公司的客车。一来是因为便宜,二来自然是因为关系。

    这家私营公司没有国营客车公司管理那么严格,他们并不怎么关注司机本身的素质和信息,最为关键的一点就在于,他们对于信息不全的客车司机给出的工资并不高,所以才不会有什么资料审查的关卡,你能够开车,有驾照和身份证,就能在公司内做客车司机的。低廉的证件伪造成本,以及本身就别有用心的计划,这个绑匪在三个星期前就成了公司的客车司机,他是故意争取到这次客车出行排班的。为的就是顺利进行绑架计划。

    这个绑匪都不是负责思考的人,他用虚假的信息使得自己可以成为客车司机,这是经不起查证的。所以当确认绑架案的时候,警方很快就找出了这个伪造身份成为客车司机的绑匪所有相关的信息和情况。因为有着照片,这家伙在道上也有点名气,找到线人一问便全都清楚了。

    薛沐寒知道这个家伙的所有信息,这个绑匪叫做沈雄,天南市本地的混子,熟悉他的人给他的外号是“傻虎子”,不过不敢当面叫,当面大家都会叫一声虎哥。傻是说沈雄不怎么思考,每次做事都凭冲动和义气,他喜欢跟聪明人一起干事,别人让他怎么干,他就怎么干。

    他这个样子反倒会让不少人喜欢带着他出去做事,一来是好用,二来是没有花花肠子。混子们出去不管是收保护费还是打砸抢,都不能老有不同意见,领头的只能有一个,是以沈雄,也就是虎子这样的人最好用。他是大家口中的莽夫,也是最容易控制的家伙,胡九拉他入伙,这并不奇怪。

    薛沐寒谨慎的不敢露出半分不对的表情,微笑着冲着五年二班的学生开了口,“那,春游的车子已经来了,大家知道我们今天要去哪么?”

    这个问题一出,学生们七嘴八舌的回答起来,薛沐寒点头笑了笑,“对,就是花锦山。大家可真聪明!大家知道花锦山这个名字的由来么?鲜花卓锦,万紫千红,这是对咱们花锦山的形容,在现在这个季节,花锦山上开满了鲜花,漂亮极了。大家今天就要去山上春游,感受春风吹过百花开的景象,大家是不是很期待呢?”

    “是~”学生心思单纯,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让薛沐寒的目的很好实现,他下句话便是直接开口道:

    “来,现在排好队,一个一个上车。”

    薛沐寒是被孙老师介绍的老师,哪怕是新来的,这样的身份也能让学生们乖乖听从安排。于是就在孙老师不在的情况下,学生们都老老实实的登上了车。即便现在还有几个学生家长在,也没有对薛沐寒的行为有什么疑问。

    孙老师都说了她有事,让薛老师代替她来的,所以薛沐寒的行为,则肯定是孙老师肯定过的。

    这个是孙老师刚才介绍薛沐寒从而给人带来的心理惯性,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薛沐寒将代替孙老师参与这次春游。在薛沐寒好不拖拉的行动之下,他们甚至没有抱有疑问,就让薛沐寒把所有的孩子都带上了车。

    十分钟的时间看着多,实际上是很紧张的。薛沐寒把今天这个过程在脑海里推演了不下三遍,直到现在,他才能稍微松口气,因为事情出于预料的顺利。

    等到所有的学生都上了车,薛沐寒也走了上去,他冲着司机笑了笑,随即安排学生在座位上坐好,防止学生肆意乱跑或者打闹。

    沈雄发动了客车,人上齐了之后便之很快开了出去。薛沐寒在这个点子上掌握了所有人的心理,是以能够让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的按照心中想法实现。孙老师和家长这边自然不用说,沈雄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那是为了绑架一车的孩子!他比谁都更加着急的要出发,只要上了车,他就是能掌控一切的主导者。利用沈雄这样的心理,薛沐寒甚至不用提醒出发两字,沈雄都会直接开车走人。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面发生的事情,却是让薛沐寒分析心理,把握每个人的想法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拥有极强分析能力的刑侦专家,同样也能是具有极强能力的犯罪者,或者说很多时候,比起一般的罪犯更加可怕。

    在犯罪史上,国外就曾有著名的犯罪行为分析大师,还是警方的顾问,因为长期接触各种案件,最终让自身也产生了病态的思维,转变成为了一名杀人狂,几乎在长达十二年的时间内,警方下足了力气也无法侦破案件。最终还是一个意外状况让这个顾问伏法。否则根本不会有人能够联系到他的身上,这就是很著名的医者转患者的案例。

    所以每一个真正能进入刑侦口中上层的刑侦专家,都会按期做心理评定,只要对方的正义感和心理思维出现偏差,便一定会调整岗位,这是警视总部下达的一项铁律。

    薛沐寒当然没有心理变态,他只是把自己的本事牛刀小试了一番,他也同样不是要配合绑匪做什么,他的目标,实际上就是绑匪。

    沈雄开车,实际上并不是向着花锦山走的,却是朝着天ns区外的一条偏僻的道上开去。薛沐寒当然知道他的目的,他准备在路途中接上包括罗金在内的另外三名绑匪,到这个时候,绑匪们就真正能算是将车辆完全控制起来。

    95年天南市虽然建设有一定的模拟探头,但并没有普及,对方选择的这个路段明显是经过细致计划安排的,几乎没有被拍到多少画面。出了市区一定距离之后,便更是难以追踪。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薛沐寒的心里也逐渐紧张起来。

    他伸手握住口袋里的甩棍,整个人的肌肉紧绷,只等着沈雄图穷匕见。

    出了市区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沈雄面色变得放松下来,狠狠的打了一个方向,朝着一旁的小路开了下去,车子一阵颠簸,没有两分钟,就突然停了下来。

    沈雄面色阴狠的转头看向薛沐寒,这时候他不需要继续隐藏自己的目的了,他随即打开车门,准备让早就潜伏在这里的绑匪同伴上来。然而他转头看到薛沐寒的时候,阴狠表情却是很快转变成了惊悚,双眼瞪的大大的,泛着不可思议和恐惧神情。

    薛沐寒站在他的旁边,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的双眼,这不是让沈雄感到惊悚的原因,而是薛沐寒高高举起的右手,上面紧握着的一根甩棍。这甩棍正以极其迅捷的速度,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头上砸下。

    沈雄甚至都没有抬手抵挡一下的时间,就被甩棍狠狠的砸在了头上,双眼一翻,连呜咽声都不曾发出来,就瘫软在了方向盘上。薛沐寒这个下手根本就没有留情,完全是下了死力气的,并且薛沐寒常年锻炼搏击和多种格斗技巧,也包括器械的使用,最为熟悉的自然是手中的甩棍。

    虽然说薛沐寒在警视行当之中,和那些行动派的一线警察的搏击能力还有差距,但是面对几个只是被临时召集起来,平日里只能欺负一下邻里乡亲的混子,薛沐寒根本不会畏惧。

    就在这个时候,埋伏在附近的三名绑匪却是也速度极快的窜上了车,头一个上车的绑匪看到了这一幕,表情瞬息之间呆滞了起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一个男子直接砸晕了沈雄,不过明不明白是一回事,本能的做出反应是另一回事。

    他迅速的掏出了刀子,摆在自己的胸前,神色慌张的看向薛沐寒,口中乱叫了起来:“我曹!你先人的!虎子被撂倒了!快点抽家伙!”

    这最先上来的绑匪薛沐寒自然认识,也是被抓的三人之一,外号“耗子”,本名姜晨,身材干瘦,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先前因为故意伤人被判刑了几年,这才刚出来没多久,却是被胡九给收了编。

    随后上来的是两个绑匪,一个是外号“老猫”的陈安,另一个则就是“狗熊”罗金了。

    罗金倒是有着和本身魁梧的身材完全不相符的性格,便是沈雄被放倒了,他却还能冷静的看着薛沐寒,口中冷然问道。

    “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