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十五章 实习生
    “路女王陛下!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哎,我说咱们陈大队长到底给指示精神了没有,难道就这么一直盯下去?”张小加唉声叹气的抱怨道,“我们是重案分析处啊,重案分析!注意这个词汇好吧!这是坐办公室的活计好么!偏偏要安排我们出来搞什么行动,这不是杀鸡用牛刀么?专业不对口啊!”

    路子欣回头瞪了张小加一眼,“你有抱怨,当着陈处的面说去。别在我这里叽叽歪歪的,惹人心烦。还有,杀鸡焉用牛刀是形容大材小用的,不是用来形容专业不对口的。你个不学无术的笨蛋。”

    “什么啊。我可是抓捕过天南市抢劫杀人团伙主犯的人!立了三等功的!”张小加不愿意的叫道,“我这个叫不学有术!”

    “你那是瞎猫碰见死耗子。”张小加身边坐着的老梁,梁国忠不愿意了,撇了撇嘴直接说道,“刚好给你在澡堂子碰到那个主犯,送上门给你抓,你抓不住才是笑话。我说你这个事情都吹了三年了好不,换个新鲜点的说说成么?”

    张小加冲着老梁给了个白眼,嘟囔着嘴叫唤了起来,“这事我能吹一辈子!换个别人,能在澡堂子里面认出那个杀才?别逗了。哎,说道新鲜事,前两天厅里面出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听说了没?”

    “屁话,我和老梁出差都快一个星期了,才回来就给安排出来的任务。能听说什么?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那么夸张?”路子欣随口一问,她倒是真没觉得张小加能说出什么真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小张的嘴里跑火车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货习惯夸张的说法,不是看在对方在认人上面有独特的本事,也调不到重案分析处来。

    张小加神秘的一笑,“说起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那真的是不得了的。我们厅里来了一个实习生,实习生知道么?这不是一般的实习生,据说是咱们老大,黄厅的师傅,杨教授的关门弟子!”

    路子欣和老梁同时翻了个白眼,“就是那个一个星期前作报告的小伙子,长的高大帅气,让警讯处的小姑娘们神魂颠倒的大学生?这不新鲜好么?报告会后谁都知道他要留下来实习的。”老梁毫不客气的给了张小加一嘴棒子。

    “切,你听人说完成么!”张小加不屑的瞥了一眼老梁,“我说这实习生不一般,不是说他来头多大,而是这小子就在你们出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面,生生的给分析侦破了咱省厅的七大无解案件!嘿,那天在家的所有领导都在,那个热闹啊,审讯室里面咱们分析处三个组的人全在,就你们俩出差了。那小子三言两语,就把那个凶手说的情绪崩溃,当场给撂了。”

    张小加口里的七大无解案件,说的就是七大疑难案件,这是省厅压在身上的大石,就像是西西弗斯的神话传说一般,总是费尽了力气,最后毫无收获。

    “你说什么?破了七大无解案件?凶手撂了?鬼扯吧你!”老梁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路子欣倒是很镇静,但是却也很好奇。“破的是哪个案子?实习生破的?自个一人?你没开玩笑吧?”

    看到自己的话终于引起了两人的震惊,张小加简直要得意忘形,他脸上摆出一个夸张的得意笑容,“我就说吧,这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好不好,同意不同意?嘿,但是那个凶手哭的个惨啊,悔不当初啊。那实习生却是一脸的震惊,开始询问的时候,那手段,那技巧,跟影帝似的。哎呦,可不是那时候作报告那样子腼腆的跟个鹌鹑一样。”

    说的说的又没了正行,路子欣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见人实习生腼腆了,作报告的时候我也在场,人可不是你说的这样。你还没说是哪个案子呢?”

    “能让人这么重视的,能是哪个案子。蝴蝶花连环杀人案呗。”张小加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他知道继续这样说下去,这两人肯定不耐烦,老梁还好说,要是给路子欣再这么闹下去,拳头就砸到头上来了。

    蝴蝶花杀人案被破了!

    路子欣和老梁的眼神里都透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复盘七大无解案件,这是进重案分析处的必修课,两人当然知道这个案件的难度有多大。不说别的,就单单说时间关系,30年的时间跨度,那是有什么线索也都埋在时间长河里面了,怎么可能还把凶手给抓住。

    “凶手主动撂的?有证据么?”

    “当然有证据,那实习生了不得,前后分析天衣无缝,引导式审讯手段衔接紧密无缝。最后拿出证据的时候,那凶手立马崩溃,然后就交代了所有的犯罪事实。”现实情况当然没有张小加说的这么简单,不过他介绍情况一向如此,路子欣脑补都能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紧张。

    “最关键的是,最重大的消息是。”张小加嘿嘿一笑,顿了一下,故意引起两人的兴趣,“这个厉害的实习生,将会调入我们小组!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说真的?”老梁惊了一下,随即大喜过望,“天地良心啊,这处里总算是给我们增加人手了!要这么说,这给的还是一员猛将啊!”

    路子欣也在脸上透了个笑容出来,“对了,那天没有记得太清楚。小张,那个实习生叫什么名字来着?”

    张小加面色一乐,带着骄傲自豪的表情,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

    “薛沐寒。”

    ——————

    薛沐寒有点不习惯人多的场面,他宅惯了,人一多,他就容易紧张。除非是特定的时候,比如说全部精力都放在破案,都放在审讯上的时候,哪怕是身边站着再多的人,薛沐寒也不会在意。

    不过平常没什么压力的时候,被人如同大熊猫一般的围观,这就让他很紧张了。嘛,不过换个正常人来,被当做大熊猫围观的话,也一样紧张。

    这是第一天上班,按时按点到位的薛沐寒还没有走到自己被分配的办公室里面,就在外面的办案区大厅被人给团团围住了。大家都很是好奇,只身一人,仅靠分析,就把七大疑难案件中最古老,且难度几乎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的蝴蝶花连环杀人案给破了,大家都想看看薛沐寒是不是有着三头六臂那么强大。

    话说这重案分析处确实是省厅的第一大处,给的办公条件好的吓人,11个人的处室,在刑侦大楼里面给了足足一层楼的面积,休息室,娱乐室,健身房那是一应俱全,还有个搏击的擂台放在健身房正中呢。

    再说办案区域,先是一个会议室那么大的大厅,这里有案情分析板,不止一个。然后临时开会的桌子投影仪,一应俱全,会议桌子上甚至固定了一个显示屏,可以直接投放案情分析资料的电子版。

    11个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还多出来了四间,这里有一间却是给了薛沐寒,虽然是实习生,但是因为前两天薛沐寒惊艳的表现,处里没人有意见,甚至对于薛沐寒的到来是求之不得的。

    这就造成了现在的情况,想回办公室的薛沐寒不得不面对好奇宝宝一般的一群刑警,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各种问题层出不穷的轰炸过来,薛沐寒甚至没有听清任何一个,只觉得自己头都快晕了。

    “噶哈腻?都干哈腻?”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围在薛沐寒周围的人圈迅速就散开了,大家都是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边一个中年大叔缓缓的走了过来,星眉剑目,精气神充足,气势很足,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帅哥,就是这开口一股子东北腔让人觉得有点破坏气氛。

    “陈队长,我们这不是关心一下新同志嘛。”有人讪笑着说道。

    “关心哈呀?别把人小伙子给吓到了!知道不?你们一个个五大三粗,伤到了我好不容易要来的人才,我跟你们急,我高儿你们!”陈队长可不太领情,不过说完这话,陈队长把眼神看向薛沐寒,倒是无比柔和起来。

    “小薛,来了啊。你把这里当做你第二个家就好,我跟你父亲那老铁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哎,先给见一下,这是第二小组的组长,路子欣,刚刚从外面执行完任务回来,你好好认识一下。”说着,陈队长让出身子,一个身材修长,长头发,面容秀丽的女子站了出来,要叫别人来看,女子完全生的一副模特身材,样貌更是出众,甚至有点像当红明星杨宝贝,不过,女子的面色上多了几分英气,这倒是使她更加显得特别了。

    这女子性格大方,直接便是两步走到薛沐寒身前,伸出右手,“我叫路子欣,是分析处第二组组长,以后你就在我们组一起行动,提前先说好,我可不会把你当实习生看待的,进了我们组,那就是我们组的成员。”

    “你好。”薛沐寒冲着路子欣点点头,伸手相握。

    这样的介绍明显让人很有好感,这个路子欣组长显然情商十足,一句话说出来,让薛沐寒心里都少了几分陌生感。

    陈队长在一边欣慰的点点头,“那行,我这还有会,那个路组长,你好好带一带小薛,把他的本事给我用足了。小薛啊,没事多到我那坐坐,有什么要求直接给我说。办案的时候我是你陈队长,但是私下里,我可是你陈叔叔,可不要跟我见外。”

    “知道了,陈队。”

    “好的,陈队长。”

    薛沐寒和路子欣同时回答道。

    这样的工作环境,的确会让薛沐寒感到非常的亲近。陈队长是很不错的领导,加上路子欣这样的美女做组长,薛沐寒完全没有能够不满意的地方。当然,更重要的是,这里是薛沐寒的父亲,薛白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他从重案分析处成立的时候做组长,最后成为大队长,这一生大半的时间,可都是在此奋战的。

    重案分析处,虽然是处级的单位,但是里面却分为技术岗位和管理岗位,并且处室的负责人是高配,比如陈大队长,那就是副厅级的处室负责人,三级警监。而各组的组长和成员,走的则是技术岗位,比如路子欣,给的就是技术中级职称,领三级警督衔。

    薛沐寒要是研究生毕业,那么刚工作就能领一级警司衔,一年后就可以升三级警督,拿中级职称的。

    这都是闲话,总之薛沐寒最满意的不是别的,能在自己父亲奋斗过的岗位上工作,他没有更多的要求了。

    一般来说,实习生大多数时候,仅仅是打杂或者做一些无关紧要的跑腿工作。可是薛沐寒带着光环进场,连黄厅都是对他另眼相看的,名声甚至已经在实习前就打了出来,路子欣说不会把他当做实习生看待,可不是客套话,而是看在薛沐寒的本事上,正儿八经的发言。

    “你来的时候稍有点不在点子。我们刚刚搞定一个入室抢劫的团伙,现在青黄不接的呢。”路子欣有些可惜的说道,“你自己有什么打算没有?要不先看看过去的案件分析报告?”

    “我主要的任务是学习。说真的,我在经验上还是分析能力上,和路姐您这样的刑侦高手还有差距。若是近期没事,我当然还是想要研究一些过去的案件卷宗,希望能够学到点什么。”薛沐寒很是谦虚的说道。

    “这可不像是破了七大无解案件的高材生说的话。”路子欣乐了,任谁被戴高帽,尤其是被薛沐寒这种破了七大无解案件的高材生带高帽,说不开心是不可能的。“你想看哪一个卷宗呢?说不定我还能和你一起研究一下?”

    说是研究,实际这里更有指导的意思。

    然而薛沐寒的下一句话却是让路子欣有些目瞪口呆。

    “若是可以的话,我想研究一下95年,天南市特大绑架杀人案的卷宗。不知道可以么?”

    薛沐寒带着无辜纯真的眼神,看向了路子欣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