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十三章 落幕
    7月。正是天南市最热的时候。天南市近海,这个月份,正是火炉一般的天气,碧蓝的天空上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连云彩也好像被热化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省厅的厅长办公室内,黄厅长随手批阅着这两天报上来的文件,每过几分钟,都要抬手擦一擦汗。他的办公室内不是没有空调,只是年纪大了,却是经不起空调吹着的温度,他宁愿热一点,也不想患上空调病。

    突然响起敲门声,黄厅长头也不抬,有些懒洋洋的唤了一声,“进来。”

    薛沐寒随即推开门,抱着蝴蝶花案件的卷宗,走了进来。

    黄诰看见是薛沐寒,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忽的笑道:“是你小子啊。哎,对了,这可是过去了一个星期了。怎么样,七大案件分析了哪个?来,拿给我看看,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我分析的是蝴蝶花连环杀人案。黄叔叔,我觉得我很快就能称呼您为黄厅长了。”薛沐寒很有自信的笑了笑,冲着黄诰说道。

    “很有信心嘛!不错!做刑侦的就是要有这个架势。来,把报告给我吧。”黄诰哈哈大笑起来。

    薛沐寒却是摇了摇头,“我这些天可没有写什么报告来的。”看着黄诰有些惊讶的表情,薛沐寒神秘的笑了起来,“不过却是有一场好戏,想请黄叔叔前来观摩一下,我保证,绝对要比什么报告精彩的多。”

    ————————

    下午3点,省厅的审讯室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这是一名老人,身材魁梧,但眼神里很有光彩,始终在脸上的笑容让他很容易就能获得别人的好感,气质也和一般老人不一样,领着他进来的警察很是客气,主动给老人拉开的座椅,请他坐了下来。

    他的对面早已坐着一个人,和他面对面,同样带着微笑,只是非常的年轻,完全就像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一样。这个年轻人还真的就是学生,他正是薛沐寒,至少需要实习一年之后,薛沐寒完成自己的研究生报告,才能正式毕业。

    薛沐寒冲着老人笑了笑,老人却是先开了口。

    “说是请我来协助破案,我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得上忙的。不知道这位警官,是有什么问题么?”

    “实在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还请您跑这一趟。实在是我们太需要您的帮助了,若是可以的话,我们想请您帮忙看一样东西。”薛沐寒很是客气的开口说道。

    老人稍稍有些发呆,随即又是笑了起来,随手掏出自己的老花镜戴上,“行啊,配合你们工作,是公民的义务嘛。哈哈。”

    “您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不过了。”

    薛沐寒笑了笑,也没有故作迷障,便是从档案袋子里面拿出一叠照片来,逐个的摆放在老人眼前。

    每张照片,分别都是一名不同面貌的少女,笑容明媚,清纯靓丽,照片一共有八张,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少女们都是长发飘飘,并且都算得上是美女了。

    老人的面色,在第一张照片放下来的时候就有些僵硬住了,到了薛沐寒放下最后一张照片,并且推到眼前的时候,薛沐寒明显感觉老人之前如沐春风的态度,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是,什么意思?”老人看了一下照片,随后抬起头来,看向了薛沐寒。

    薛沐寒没有回答老人的问题,而是细致耐心的,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1987年,天南市一年之内,连续发生了9起恶性杀人案件。凶手残忍的将9名还在高中,或者大学上学的少女折磨并杀害,凶手并不满足于仅仅杀害受害人,还非常细致的对受害人的尸体进行了清理,并且捆绑起来,甚至在受害人的尸体口中放入一朵蝴蝶花。所以在天南市的罪案历史上,这9起恶性杀人案,又被称作为蝴蝶花连环杀人案。”

    老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薛沐寒抬手制止,又是接着说了下去。

    “其实我觉得被称为连环杀人案,有点不合适。因为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大多都非常喜欢挑战警方,会故意留下线索,卖弄自己的高智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对方不会那么的急切。急切到在一年时间里面,连续多次作案,近乎达到每个月一起的程度。更不会随意的就销声匿迹。”

    “更为重要的是,连环杀人案有明确的目的,享乐,表演感,关注度,以及仪式性,而在这个案件之中,虽然凶手有明确的目标指向特征,但是却没有对死者有进一步的侵害,而最终也仅仅是有仪式感这一项存在。那么,凶手既然不是为了满足欲望,也不是为了关注度和表现高智商的话,被称作为连环杀人案,就缺乏特征表现性了。”

    “当然,这只是属于我个人的分析,代表不了警视厅的意见。只不过我从这个方向去分析,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情况。”

    “首先,第二受害人陈英,和第三受害人之间时间非常接近,以往复盘的时候,陈英被看作是目击者,从而被凶手杀害。那么就是说明凶手的目标是第三受害人,而不是陈英。但是如果说情况不是这样的呢?陈英才是凶手的目标,而第三受害人则是为了掩盖这一目的,随后做出来的掩饰杀人的话,又是如何一种情况呢?”

    “不考虑线索,而仅仅从推测角度来看蝴蝶花案件的话,凶手是故意把案件做成连环杀人案的这个角度,看待案件就有了新的视角。比如说,杀害张朵和陈英是目的,其余案件都是掩饰性杀人的话。案件本身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算是什么回事?”老人变得有些气愤和不解,他冲着薛沐寒突然叫了起来,“我是来协助调查的,若是没事,请恕我不想听这么残忍的故事,请让我离开。”

    “稍安勿躁。我还没有说道重点呢。”薛沐寒看了老人一眼,继续说道:“马上就要到关键的地方了,你很快就能知道你能协助的地方了。”

    “视角不同之后,我做了更加深入的研究。找出了张朵和陈英的全部个人资料,不出意外的,两人是小学同学,根据访问当时的同校学生,甚至得知了一个情况,那就是两人不仅仅是同学,还是同桌。”

    “虽然初中的时候,因为父母离异的缘故,陈英去了中海县六中上学,但是和张朵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断。在当时的时代之中,两人的交流主要依靠的就是书信。”

    “我拜访了张朵的父母,以及现在还在世的陈英的父亲,找到了保存到现在还算完好的书信,从书信之中,我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一个被张朵称作为叔叔的人物。”

    薛沐寒笑了起来,“这个叔叔对张朵很好,并且很有学识,经常辅导张朵的功课。在张朵的书信之中提到,这个叔叔很有本事,甚至能给学生提供保送名额,她把这一点告诉给了成绩不好的陈英,陈英虽然成绩不好,但是却写得不错的文章,张朵想要把陈英推荐给那个叔叔,若是对方看中的话,陈英很可能免去高考,保送上大学。”

    “这对于陈英来说,无疑是最后一根稻草。凭借自身的能力,她想要正面考上大学是很困难的,她需要这个机会,于是在张朵没有回应之后,便是直接来到了天南市,想要直接找张朵本人。可惜这个时候,张朵已经遇害了。”

    “陈英很绝望,但是又很不甘心。她继续留在天南市,以悼念和帮助张朵父母的理由留下,拖延时间,目的就是想要找出那个张朵提到的叔叔。这关乎她的未来,也许她的潜意识里已经察觉到这个所谓叔叔的可疑,但是因为利益相关,她还是遗忘了这一点。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的目的,同时,她也找到了这个叔叔。”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这个所谓的叔叔,或者说凶手,并且还将自己和张朵的联系暴露出来,这无疑会让凶手痛下杀手。于是,在找到那个叔叔的当天,陈英便被杀害了。凶手当然知道哪怕是他继续按照杀死张朵的方式处理陈英,也早晚有一天会被警方发现潜在的联系。从而找到凶手本身,于是凶手便是一不做二不休,执行起来一个骇人听闻的计划,塑造蝴蝶花连环杀人犯!”

    “他很快就选取了下一个目标,随即杀害,因为已经有了前两个案件的经验,他的反侦察工作做的越来越好,手段也越来越娴熟。为了扩大影响,增加案情的复杂度,他连续在一年时间内接着作案7次,使得案件终于和预料之中一样变成了连环杀人案。”

    “不过,他本身也面对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那就是他本身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他无法逃避自己的妻子,我可以笃定的说,他的妻子一定是知情人,然而为了回避心里压力,他的妻子回到了娘家,不再与凶手居住。因为害怕和焦虑,他的妻子很快就病重不起,最终在七年之后逝世。”

    “这让凶手松了一口气。却给警方添了不少的麻烦。当时复盘的时候,实际上警方已经怀疑过凶手,但是在唯一知情人病重的情况下,并没有得到能引起重视的情报。一切就这么不了了之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线索掩盖在了时间之下,凶手终于可以安心下来,他甚至毫无心理负担的继续生活,组建了新的家庭。”

    “你说完了?”老人面色很不好的打断薛沐寒,“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若是没有要说的了,我就要走了。”

    “我正要向您咨询呢,你可不能离开的。”薛沐寒看着老人的双眼,微笑着说道。“作为31岁就成为中南大学文学系教授的您是否能告诉我,在87年的时候,有多少人具有向大学举荐保送名额的能力?”

    老人本想起身,但却被身边的警察抚住肩膀,又坐了下来,他抬头有些惊异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警察,随后又把目光看向薛沐寒,“你这个问题问错人了,你应该去问问教育部门的官员。真是莫名其妙,你们这是准备非法拘留我?”

    “我可没有问错人,根据我们和中南大学联系的情况来看,87年的时候,任何一名在职教授,都有权利推荐学生保送进入中南大学这个一流学府。这么来看的话,您也是其中之一,对么,商召,商教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人,也就是商召,这会儿按耐不住了,他扶着椅子,另一只手指着薛沐寒,“你的意思是,我就是案件的凶手?”

    商召明显带着愤怒,气喘吁吁的瞪着薛沐寒,似乎薛沐寒若是说上一个是字,他就会跳起来动手一般。

    “你是认识受害人的,对吧。尤其是张朵和陈英两个女生。哦对了,还有你第六次作案的目标,这你总不该忘记,不是么?”薛沐寒略带讽刺的语气,朝着商召开口说道。

    商召哪里受到了这个,他勃然大怒的叫道:“什么张朵陈英的,我一概都不认识!你血口喷人!诬赖构陷!把你们的负责人叫来,把领导叫来!我就不信这里没人管了!”

    “87年的时候,你可是住在张朵家那个单元三楼的,商召教授,在明显的证据下撒谎,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呢。”薛沐寒摇了摇头,“以您的记忆力来看,不应该差到这个地步,不是么?”

    “那么久的事情谁记得住?!87年?现在是2017年,都过去了30年了!是,或者张朵这个不幸的小女孩当时和我住在一个单元,但是我们之间又没有任何接触!谁能记得住那么多!”商召推了个干净,愤恨的看着薛沐寒。“我要见你们的领导,给我把人叫来!我告诉你,我的学生现在遍布省内,你们以这种方式对待我,我会上访,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商召做了三十年的教授,其学生现在不少都是天南市乃至省内的高管,甚至包括天南市市高官和省内政法委副书记。不过薛沐寒既然能够让人把商召带到这里,实际上所有的预先工作都已经做好了的。

    “首先要告诉您一个情况。”说着,薛沐寒把一份文件放在了商召面前,“这是一份搜查令的复印件,想必搜查哪里,你也心里有数了。商召教授,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就是蝴蝶花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你以为这个文件会批复下来么?”

    “放屁!”商召急了,他是真的急了,否则一个文学素养极高的老教授,不会叫出这样的脏话的。

    然而薛沐寒却不给对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而是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你说你和受害人张朵以及陈英之间没有任何的接触,你敢肯定么?”

    “我当然敢肯定!”商召以极其坚定的语气说道,“小伙子,闹剧该结束了!你这是在你的前程开玩笑!”

    “很好。先不说我前程的事情,事实上,我们在带您过来的时候分了两队,带您过来的这队,稍微绕了点远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在此期间,另一队人已经对你家进行了彻底的搜查。”薛沐寒冲着一边的警察做了个手势,那警察点点头,打开审讯室的门,随即一个便衣刑警走了进来,把一摞子笔记本放在了薛沐寒的桌子前。

    “我们找到了一些笔记本,这些是您的读书笔记,对么?”说着,薛沐寒一本一本的在商召面前翻开笔记本,有些打趣的说道,“保持阅读是一个好习惯,知识令人富足。您最好的习惯则是保留笔记本,使得您的心得和体会都一一被记录下来,成为宝贵的财富。”

    “然而,有时候却很不幸的,这些财富也会让你堕入深渊。就比如说,这一本。”薛沐寒从笔记本之中抽出了一本,这是一个粉丝的笔记本,上面的花纹是玫瑰的花径,绕着笔记本的四周画了一圈。

    薛沐寒毫不掩饰的把这个笔记本面向商召,商召在这个时候,双眼瞪大,浑身颤抖,整个人的表情如同见了鬼一样的看着这个笔记本,他的嘴角微微张开,口中发出荷荷的声音,在极度惊讶的情况下,他失去了语言!

    “很秀丽的字。可惜的是,这并不是你的笔记。若是我让刑侦做一个笔记分析的话,商教授不妨猜测一下,它会和何人的字迹相互一致呢?”

    “这不可能!”商召挣脱开了身边警察的控制,疯了一般的扑向薛沐寒,他看着笔记本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噩梦一般。“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我明明已经烧毁了它!我亲手烧掉了它!它不可能还存在的!你是骗我的!你是在骗我的!”

    薛沐寒任由商召夺走手中的笔记本,让他打开自行观看,商召的状态近乎疯狂,在看到笔记本中字迹的时候,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了,近乎崩溃的嚎叫起来。

    “这都是骗人的,这不是真的!你们休想拿一个伪造的笔记本来证明张朵和我的关系!你们这是在做梦!”

    “你不觉得讽刺么,商教授。你煞费苦心的营造出蝴蝶花连环杀人案,低调谨慎的想方设法让自己脱罪。然而最关键的证据,却一直就在你自己家的书房放着。”薛沐寒嗤笑出声,一边的警察也从商教授手上夺下笔记本,避免被商教授破坏证据。“你怎么也无法损毁心爱女人的笔记本,对么?你就算百般逃避,你的心里却一直有这个畸形肮脏的不伦之恋!不是么!”

    “我没有!”

    商召怒吼出来,“你知道什么!你懂什么?!如果不是那个贱人!我就不会落到如此地步!是她诱惑我的!这不是我的错!我根本没想过杀了她!是她们逼我的!这是她们,这是她逼我的!”

    直到这个时候,薛沐寒才算是真正的呼出一口气,整个人好像放松了下来一样。

    “商教授。结束了。”

    是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