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十一章 推断
    薛沐寒对于人脸的记忆力非常出众,所以即便陈英现在的样子和证件照片以及死亡时的之样子有所不同,但薛沐寒还是一眼就把陈英认了出来。然而就是因为如此,薛沐寒才感到无比的惊异。

    这是下午5点左右就将会死于凶手杀害的被害人!而现在,12点半左右的时间,却出现在了这里!

    薛沐寒几乎没有多做考虑,就立刻拦在了正在靠近这里的陈英面前。

    “你?你要做什么?”陈英被吓了一跳,面色惊讶的看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薛沐寒,她可以很明确的说,自己绝对不认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是以便是小声尖叫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薛沐寒。

    然而薛沐寒的脑子此刻转的飞快。

    陈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来做什么的?她为什么会知道这里?

    原本在薛沐寒的分析之中,陈英出现在天南市,最终被凶手杀害,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正常的事情。任何一名学生,尤其是临近高考的学生,放着正常的课业不管,反倒跑到200公里以外的城市徘徊。薛沐寒之前以为,或者陈英是前几天就来了,早已被凶手绑架藏匿起来,但是却是想不到,陈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么陈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不过想要得到问题的答案,薛沐寒只有从陈英本身获得突破口。不过陈英并不是犯罪嫌疑人,薛沐寒是没有道理抓捕甚至问询对方的。

    等等。或者不需要直接和案件联系在一起!

    薛沐寒的脑子转的很快,思索这些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陈英的惊讶还没有缓过来,薛沐寒却是率先开了口。

    “我才要问你,陈英,你跑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你不是高三学生么?还是中海县六中的学生,怎么会来天南市的?”

    陈英的面色大变,她的表情既疑惑又惊惧,疑惑的是素未蒙面的陌生人居然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对自己本身的情况又如此了解。惊惧的是,对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她本身就是逃课跑来天南市的,这个问题要是被自己家里知道,哪怕是不怎么管自己的母亲,也会大发雷霆,给自己好看的。

    话说她的母亲虽然不怎么回家,经常在外打麻将一打就是一天,平时少于女儿沟通的情况下,自然依旧以为女儿是还在正常上课,寄宿在学校内的。但是事情一旦被揭穿,情况则就完全不一样了。

    逃课快一个星期的陈英自然明白,自己的班主任很可能已经去家里找过自己,只是自己的母亲平日里很少回家,还没有撞见过。事实上,陈英也知道自己能够滞留天南市的时间不多,所以对于自身目的还没有完成的情况很是着急。

    现在突然出现一个对自己知根知底的男子,陈英心里不慌是不可能的。

    “你谁啊你?!要你管那么多!”陈英狠狠瞪了薛沐寒一眼,转身便是想要绕开薛沐寒,直接离开这里。

    可薛沐寒怎么可能放着被害人自己行动,并且是在他已经找到了限制陈英行动的理由!

    “你连我都不记得了?!”薛沐寒故作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即一把把陈英抓住,“不行,你怎能如此随意乱跑,还从中海县跑来天南市,你家里知道么!学校知道么!你怎么能如此肆意妄为!”

    对于一个学生,任何时候以大义压身都是有效的。你该上学就是该上学,该放学回家就是该放学回家。违反了这个“大义”的学生,你可以义正言辞的教训,尤其是在这个年代。

    薛沐寒抓着陈英不放,转头却是朝着薛白开了口,语气平缓的解释起来:“这是我一个熟人的学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她家是中海县的,突然跑到天南市来,我可放心不了。要知道,现在天南市可不安全。”

    众人当然明白薛沐寒的意思,现在那个恶性杀人案的凶手还没有被抓获呢。一个女学生离开家,一个人在另一个城市闲逛,这明显是不安全的。薛沐寒的担心也很正常,既然是熟人,也没有谁会指责薛沐寒的行为,薛白甚至直接开口:“这丫头这么皮?那就先把她带回厅里,让她自己乱跑确实不安全,放在厅里找人看着,通知她家人或者老师来领回去就行了!”

    薛白的这个点子是人之常情,却是正中薛沐寒的下怀。

    “可以么?”薛沐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会不会太麻烦大家了?”

    “这点小事算什么,放心好了。我们保证管好这丫头。”黄诰也是笑了起来,“薛调查员,你现在可是我们破案的主力,可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让你分心的。”

    顺理成章!

    薛沐寒在心里松了口气,也不管陈英的叫嚷,薛沐寒板着脸把陈英带上车,便是一起准备回去厅里。

    “继续先前的安排,黄队长,还是要麻烦您去跑一趟,把李朝安带回来了解一下情况。”

    黄诰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便是单独和另一个组员开车离开。薛沐寒则是坐着薛白开的车,一起回到了厅里。

    梳理之前的调查问询,已经带回李朝安都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个时间差,却正好是薛沐寒了解陈英情况的机会。事实上现在这个突发情况,已经让薛沐寒把一切重心都放在了陈英身上,薛沐寒直觉上认为,陈英就是解开这个案件的关键所在。

    先是把这个不老实丫头放到了审讯室内看着,不管这个丫头大呼小叫的行为,薛沐寒直接和薛白回到办公室内。思考了片刻之后,薛沐寒有些腼腆的看着薛白,“薛警官。”

    “哎?您可别这么叫,我就是个刚工作的新人。您喊我叫小薛就行了,我还有好多想和您请教的事情呢。”薛白被薛沐寒叫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回应道。

    薛沐寒对自己老爸可叫不出来小薛这两个字,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是这样,有个私事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中海县的警视局的人?能给帮忙调一下刚才那个丫头,陈英的相关资料么?最好有走访记录什么的?”

    80年代,信息通讯主要靠电报,电话。哪有薛沐寒那个年代什么事情都能依靠电脑,这个年代大多数记录都是依靠笔记的,所以每年基层的警察还有一个工作任务,就是对片区内的住户挨家挨户的进行走访,记录相关信息。现在薛沐寒索要的,相当于就是陈英家里的主要信息资料。

    这个年代的信息管理还没有那么严格,即便是个人关系稍微好点,也能把个人信息要过来。所以这对于薛白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事情,作为省厅的刑警,和各地方的刑警搞好关系是必然的。薛白想了想便是拍胸脯答应了下来。

    抽调信息没有用多长的时间,半个小时之后,薛白就拿着小本坐到了薛沐寒的身边。

    “陈英,18岁,中海县六中的学生。家里离异,母亲姜甜,没有工作,据说每天都出去打麻将,是个老赌徒。父亲在外省打工,离异之后便很少见了,每个月往家里寄抚养费来的,还算是个讲究人。”

    薛白缓缓的念到,“这个陈家之前也是天南市的,5年前才去的中海市。就是陈英那丫头上初中的时候。”

    “陈家在天南市还有房子?5年前的?”

    “怎么可能,当时陈家在天南市工作,住的是单位集体房。走的时候单位就收回去了。”薛白继续说道,随即他也反映过来一个问题,“对啊,陈英到天南市来,住的是哪里啊?”

    陈英在天南市里无亲无故,那对方是住在哪里的?

    陈英出现在受害人张朵的家附近,这说明什么问题?

    薛沐寒的思维电转,感觉自己好像隐约抓到了什么关键问题,随即立刻翻开张朵案的资料,细细的查看起张朵的相关信息来。

    “薛警,嗯,薛白,能帮我看看陈英之前,就是在搬家去中海县之前,她在哪里上学的,又住在哪里?”

    “等下,我看看。”薛白赶紧翻阅笔记,“天南市五小,没错了,家住在,哎?纺织厂单位房,这不是就在张朵家的对面么?!”

    原来如此!薛沐寒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和同样有些惊讶的薛白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对方想到了同一个方向。

    张朵的信息上,5年前也同样是天南市五小的学生!这说明,张朵和陈英很有可能是认识的!

    这个联系非常的关键,尤其是在薛沐寒看来,因为薛沐寒比薛白更加清楚的是,陈英就是蝴蝶花案件遇害的第二个受害人!而陈英和张朵之间的联系,必然是这个案件之中最为关键的突破口!

    薛沐寒这下哪里还能坐的住,便是直接起身走向了审讯室,推开门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稳稳的坐在陈英的对面。

    “我犯了什么法!你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陈英看到薛沐寒走进来,情绪显得很是激动。一般来说,这个年级的小女生被警察关在审讯室内,早就泣不成声了,但是陈英却没有,她泼辣的性格占了上风,反倒是一副准备质问薛沐寒的样子。

    薛沐寒不在意陈英的叫嚷,反倒是冷静的笑了笑,看着陈英的脸,突然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千里迢迢的跑到天南市来,是来找张朵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