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十章 调查
    凶手就在那十一户人家之中?!

    这若是真的,恐怕就大幅度缩减了调查范围。按照薛沐寒的分析,确实只有十一户人家之中,有这个时间作案,并且有足够的受教育程度,设计出富有仪式感的现场。案发后进行询问工作的,是片区内的派出所民警,他们掌握的信息并不多,问询也没有把住户当做犯罪嫌疑人那样严厉。忽略过去,是非常有可能的。

    没人会注意当时的情况,发现张朵的尸体都是失踪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就算是到派出所报案,头两天也不会有人重视。民警或者会在巡逻的时候出去询问一下,但绝对不会过度关注的。过去三四天之后,派出所才会把事情重视起来,寻找张朵的下落,并且走流程,张贴寻人启事,甚至上报纸发布消息。

    然而手续没有走完的时候,张朵的尸体也就被发现了。这是十月份的事情,因为时间的流失,很多当时可以找出的线索延误了时间,致使很多事情推后,随即信息也就不会那么明确了。人本身就会对非涉及自身的事情缺乏关注,这是很正常的。正式开展调查是10月底的时候,那时候的第一轮询问工作也都是在抛尸现场附近,以及受害者家属之间展开,随后才慢慢扩展到了学校和父母的单位,甚至社会相关人士。线索的流失不可避免,以当时天南市省厅的调查力量和技术手段,也难以有什么突破。这毕竟不是什么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案子,凶手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且属于高智商犯罪,在当时的环境下,薛沐寒可以理解省厅的刑侦调查走歪方向的情况。若是案件发生在现代,则肯定没有那么容易逃脱。

    先不说遍布全国的天眼系统,加上人面识别技术。就算是刑侦调查的技术手段,也远强于87年的时候。

    之所以延续至现代都无法侦破蝴蝶花案件,最主要的原因也在于时间环境等问题。现在有着先进刑侦技术和能力的薛沐寒到达80年代案发后不久,这个凶手则很难逃脱了。

    了解了薛沐寒的意思,大家便也愿意听从薛沐寒的安排,任何时候,刑警这边都是看本事说话的,只要你的本事够强,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大家,那么即便你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也不会有老前辈非要和你对着干。大家的目的一致,心思单纯,就是为了声张正义,比起现代社会的复杂,80年代的警视厅显得格外单纯。

    这样的单纯对于案件的侦破工作很有好处,在分析会结束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薛沐寒临时配属的小组全员行动的了起来,重点就是调查张朵单元内十一户人家的情况。

    “这个是单元内十一家住户的名单。”本身就是负责张朵区域的薛白很快就把资料放在薛沐寒的面前,薛白这个时候刚刚进入刑警队伍,又被薛沐寒的分析说的哑口无言,心里反倒产生了一丝佩服,眼前这个年级明显没有比自己大的特别调查员,短短十几分钟内就找出那么多前面大家没有重视的问题,薛白的态度转变也就不奇怪了。

    薛沐寒哪里敢在自己未来的老爸面前有什么架子,他双手接过名单,先是让薛白赶紧坐下来,才开始细细的看起来。

    薛白也没有闲坐着,而是介绍起情况来,“那栋楼是福利房,分配给一些家不在本地,但在本地工作的各部门的干部。属于政府统一分配,所以住在里面的,有附中的老师,有机关单位的干部,还有大学里面的老师,对了,里面还有一个医生。案发的当天是工作日,我们确认过了,里面的住户大多都在上班。最早回来的就是附中的老师,时间大约是在7点多的样子,最晚回来的是那个医生,到晚上10点多才到家。”

    “根据你所说,张朵很有可能是在7点左右被绑架,遭受折磨几个小时之后被杀害。除了那个附中的老师之外,其余人恐怕都很难有作案时间的。”薛白伸手在资料上点了点,继续说道,“这人先前没有进入我们的怀疑对象,现在看来却是很有可能,他单身,受教育程度不低,是个教数学的。”

    不出意外的,这个教师就是李朝安。他是教导高中数学的老师,正好也在天南师范附中教书,并且所带班级之中,其中一个就是张朵的班级。这个时候他没有进入警方的视线,是五年之后复盘的时候提出的可能,但是三次不在场证明却否定了他的作案可能。

    在根据薛沐白的分析之后,这人立刻进入视线并不奇怪,但是知道后续发展情况的薛沐白却是清楚,这个人是凶手的可能性并不高。三次犯案不在场证明非常的明确,死亡时间内,李朝安在课堂上教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作案的时间。

    从之后的案件分析,凶手的时间相对要自由一些,所以不是个体户,就是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的职业者,从这一点来看,李朝安是要被排除的。

    技术侦查方面,是在第五次蝴蝶花案件的时候,发现了疑似犯罪嫌疑人的脚印,才推断出凶手大约身高在1米8左右,体重80公斤,这是个比较健壮的男性,哪怕李朝安符合这个条件,这也仅仅是条件之一罢了。

    其余的住户返回家的时间虽然不一样,但是大多都是在8点到9点之间,政府福利房毕竟不会像是单位房一样建在距离单位比较近的地方,所以这些人多数都乘坐公交车上下班,而在高峰期,回来的时间就会有长有短。

    薛沐寒有着未来的情况相关的信息,可以更加精确的判断嫌疑人,而在这个名单之中,薛沐寒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毫不意外的名字,商召。

    中南大学文学系教授,复盘时重点怀疑的对象只有两个,一个是书店的老板,另外一个就是这个大学教授。商召本身和第一个案件的张朵居住在一个楼内,其次,第六个案件的时候死者是商召的学生,也就是说,有两个死者和商召本身有着关联,这是低概率事件,所以商召进入怀疑范围并不奇怪。

    最后就是书店的老板,这个人不在单元内,明显不可能有作案的时间,即便薛沐寒想把这个人联系进来,但是根据张朵案的情况,这明显也是不现实的。

    “这个叫做商召的教授,你们询问过么?”薛沐寒冲着薛白问道。

    “当然问了。不过不可能是他。”薛白直接回答道,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先是给薛沐寒递过去一根,不过薛沐寒没有接,于是就自己叼在嘴上,点燃抽了起来。

    薛沐寒真是好不容易才从被自己父亲发烟的古怪感觉中脱离出来,清了清思路,才继续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不是分析说张朵在7点多或者8点左右的时间被绑架并且遭受折磨么?商召回到家都已经9点多了,并且他不是独居的,他刚刚结婚不久,而他的妻子没有工作,全天都应该是在家的。那个大学教授总不可能在自己妻子面前杀人吧?”薛白吐出个烟圈,“要我看,非独居的都可以排除了,这里面也就是李朝安和那个医生韩光是独居的,但是韩光回家太晚,没有作案时间。结合分析情况来看,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应该把李朝安拘起来盘问!”

    薛白说的没有错,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李朝安是最有可能作案的人。但是薛沐寒也不敢排除商召的可能性,毕竟这是复盘时候的重点怀疑对象。不过眼下商召的情况和书店老板一样,薛沐寒不敢下什么结论。不要小看这个年代的小道消息,若是确定嫌疑人随即被盘问的话,在这个年代是非常严重的情况,人言可畏的情况下,即便对方没有问题,被拘留调查之后,也会对对方的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就算是薛沐寒本身不在意这一点,但是省厅的相关领导却不能不考虑,没有足够的理由,省厅没有那么容易下达调查令的。

    可是李朝安的情况不同,现在有足够的理由让他接受调查,无论如何,根据薛沐寒的分析和现在的情况,这都是省厅为数不多的突破口。就算薛沐寒现在也没有理由阻止省厅对李朝安启动调查。

    “既然如此,那么就赶紧办理手续,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开始行动。我个人建议,暂时不要缩小范围,哪怕是不能带来调查,也至少再询问一次!”

    省厅的效率很高,从上到下都非常重视这次恶性杀人案件,对于薛沐寒一个上午就能让省厅这边的调查有这么大的进展,哪怕是肖厅长本身都感到惊讶,同时也感到振奋,这甚至让李光海这个大队长连连赞叹,能做特别调查员的,那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今日可不是工作日,大多数人都在家休息。而对于刑警这个职业来说,则不存在休息日这样的说法。所以薛沐寒带着临时小组,一共六个人,刚过了中午饭点,便赶到了张朵所在的单元。挨家挨户的展开第二次问询。

    “两人负责一个住户,记住,这里每一户的情况都要排查,哪怕没有嫌疑的,也要详细细致的打听案发当天的情况,最细枝末节的事情,也要记录在案。”薛沐寒直接安排起来。

    薛白这个时候突然举了个手,好像上学的学生一样,颇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薛沐寒,“这个,薛调查员,我有个事情想要请示一下。我能和你一个组么?”

    薛白身上有不少的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学习,才能从一个军转干部成为刑侦专家,这一点从最开始就有体现,薛沐寒当然熟悉自己父亲的风格,笑了笑,便是带着薛白去了自己第一个目标住户,商召的家门口。

    轻轻地敲了敲门,没过多久,门便打开了。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帅气青年打开了门,他的家门上还贴着喜字,看起来的确是刚结婚不久。

    “我们是省厅刑警队的。”薛白站在前面亮了一下证件,“不好意思打扰了,方便我们进去了解一下情况么?”

    这个帅气青年自然就是商召了,他先是楞了一下,随即便是反应了过来,笑脸一展,很是热情的开口道:“当然可以,快请进。快请进来。”

    商召把薛沐寒和薛白两人引到沙发上坐下,便很快的取来热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这两天正在忙着收拾东西,家里有点乱。实在是不好意思,呃,茶叶似乎没有了,要不你们等等,我去隔壁借一点过来。”

    “别,别,千万别忙乎。”薛白赶紧拦住商召,“别倒水了,我们就是了解一下情况,很快就完事。商教授你那么忙,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扰太久的。”

    “您可别教授来教授去的叫我,我现在还不是呢。等待职称评定下来,才知道结果的。”两人来回客气了一下,商召也不再坚持,给薛沐寒和薛白倒好开水之后,便是坐在了两人对面,“话说起来,还是张家那可怜丫头的事情?”

    “可不是么。这案子都快捅破天了,这些日子我们也是焦头烂额的。”薛白抱怨了一句,随即才突然想起自己身边的薛沐寒,赶紧停了嘴,干咳了一下,“是这样,我们上次不是来了解过情况么,记录上还不太完善,这次还要麻烦您再核实几个问题。”

    “没事,没事。我理解,您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能帮得上忙的,我知无不言。”商召拍着胸脯表态。

    “商教授。”薛沐寒突然开了口,“我同事核实问题的时候,您介意我随便看看么?”

    “呃,家里有点乱啊。不过没事,您尽管看好了。”商召的表情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抗拒薛沐寒的要求。

    问题都是之前准备好的,薛沐寒也都看过,薛白只需要照着本子询问记录就行了,薛沐寒并不担心询问工作。他的目的,是在于观察一下商召的家,薛沐寒对于凶手也有自己的判断和侧写。他想要看一看商召是不是符合他心里判断的条件。

    商召在大学教授的是文学,他的屋子内最多的就是各种书籍。其中以文学类的小说居多,大多数书籍都比较旧,显然书的主人翻看过不止一次。让薛沐寒比较有兴趣的是书房内摆放整齐的单独的一个书架,里面放着不少薛沐寒也曾拜读过,名气不小的小说。

    埃德加·艾伦,威廉·柯林斯,这里面都是很经典的侦探小说,甚至很讲究的摆了一书架子。

    虽然房间正在被整理,但是摆法却也很讲究,薛沐寒甚至可以感觉出来商召有一定的强迫症。整个家里都显得很干净,家具也都是木质的,这在80年代也不是便宜货,显然商召的日常生活也具有一定的品质。

    在书房内,还有几本读书笔记,薛沐寒随手翻开看了一下,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读书的观后感,字迹很是秀丽,看起来赏心悦目。不过观后感的顺序不是很讲究,有的写了一个开头,就没有继续写下去,而之后的记录里面,却有不少写完的。

    薛沐寒里里外外的看了一圈,心中独特的感觉更盛了。他有些突兀朝着商召开口问道,打断了薛白的询问,“商教授,您这是刚刚结婚,怎么不见您的妻子呢?”

    商召转头看向薛沐寒,微笑了一下,“媳妇这两天家里有事,要回去娘家一趟。这不,我都自己动手在收拾么。”

    “原来是这样。”薛沐寒冲着商召点点头,便是安分的回到薛白身边坐下,等着薛白继续询问。问题依旧是核对时间线,以及案发当时商召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的问题。商召的说法没有多大的变化,基本上和上次的笔录一致。又坐了十来分钟时间,薛白也记录完全,便是起身告别离开了。

    出了门之后,薛沐寒发觉另外两个小组也都完成的询问工作,他们的进度比薛白这边快的多,同时还有一个情况,“薛调查员,那个李朝安不在家里。我查了一下李朝安的关系,对方的父母家也在天南市,你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去一趟。”

    “先不着急。这边的情况不能放着,最好先安排便衣警察过来,重点盯着医生家,商教授家的情况。做好监视工作,虽然现在仅仅只是怀疑,但这个范围内的监视也要跟上,以免错漏真的凶手。”薛沐寒开口说道,今天便是第二个受害人陈英的死亡时间,对于有怀疑的人做好监视工作,也是必须的,这是有极大可能会发现新线索的机会。“李朝安那边,黄队就麻烦你一下,把他。。。”

    接下来的话,薛沐寒没有能够接着说下去。因为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人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别人,却正是死亡时间在今天下午,那个花季少女,陈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