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八章 第二次案件
    天南市大约早上6点多就会活跃起来,大多数人会选择在六点半到七点半这个时间吃饭,八点钟则是上班时间。

    所以薛沐寒没有等待多久,便是确定了当前的时间,11月27日。距离第一次蝴蝶花案件,也就是张朵死亡时间过去一个多月。距离张朵尸体被发现的时间则是一个月零三天,按照这个时间来看,时空穿梭的基准不是建立在上一次时间的基础上的,但也不是没有规则可言。因为第二个蝴蝶花案件,恐怕就发生在这个时间段之中。

    蝴蝶花案件第二个受害人叫做陈英,根据资料来看,这是一个在天南市相隔二百多公里的中海县上学的高中女生,陈英于11月19日失踪,直到12月3日才被人在天南市近郊的一处荒地里面发现,整个人的情况和张朵一模一样,身上多处骨折,存在不少的淤青,同样被清理的很干净,捆绑结实,并且嘴里放着一朵蝴蝶花。

    对于第二个案件,薛沐寒的心里有着不少的疑问,因为九个案件之中,就属这个案件资料最为含糊不清。这个陈英不是本地人,但是却被凶手选择并且杀害,这事情本身就很有疑点。因为不管怎么看,这个凶手都是天南市本地人,从之后7个案件之中,凶手选取的都是天南市范围内的目标,加上对方非常熟悉天南市的环境,反侦察能力很强这几个方面结合来看,凶手要不是个熟悉环境的本地人,根本说不过去。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陈英被选中的情况就和凶手本身的作案理念相互违背。先前说过,蝴蝶花案件的凶手是一个非常缜密的人,非常的重视细节,也非常注重杀害受害人的仪式。作为非冲动型杀人的典型案例来看,凶手选择被害人,必然是经过周密计划的,目标,路线,方式,时间计划等等,都会做到尽可能万无一失才下手。

    一个11月19日从中海县失踪,12月3日被发现尸体的高中女生,这么几天时间之内,凶手如何做到以上那么细致的调查,然后进行杀害的?这在客观上本身就存在疑虑。

    之前的警官进行卷宗分析的时候,习惯性将第二个案件和第三个案件一起看,因为第三个案件的受害人尸体是在12月7日发现的,尸检确认的死亡时间实在11月29日,和陈英本身的死亡时间11月27日,相差不到两日,警方认为,两个女学生的死亡时间非常靠近,很有可能是在凶手选择杀害第三受害人的时候,意外被陈英看到,使得陈英成为目击者,随后被凶手同时绑架,并且杀害。

    只有这个分析才能站得住脚。可一个相聚200公里之外的中海县的高中女生,为什么会横跨那么远的距离,跑到天南市来,还是临近高考之前的两个月,这个特殊的时间点,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陈英的家庭是一个离异家庭,父母早在她12岁的时候就分居离婚,陈英是由母亲抚养的,她的母亲是一个无所事事,拿着陈英抚养费天天打麻将,并不怎么管陈英本身教育或者生活问题。就算是确认对方的失踪事件,也是根据当时中海县六中陈英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提供的笔录而确定的。

    11月19日是星期一,陈英没有去上课,而之后便是渺无音讯,直到12月3日被发现尸体。这说明陈英很有可能是在11月17日做线路车从中海县到天南市来,但是却没有人知道陈英这么做的目的。

    非常可惜的是,当时追查11月17日到11月19日之间所有中海县到天南市的线路车,都没有什么收获。87年那个时候,还没有实行线路车车票实名制,只要给足车费,谁都可以乘坐线路车到天南市来,更不用说除了国营的线路车,还有很多跑私车的司机,开着中巴车跑线路,这其中的流动人口和车辆趟次多不胜数,任谁也没有那个本事记住所有乘车的乘客。

    薛沐寒回到的这个时间,可以确认就是陈英的死亡时间前夕。那么薛沐寒再次确认了一个规则,那就是时空穿梭,是以卷宗内受害人死亡时间这个基准作为时间标点的。受害人死亡前十个小时左右,就是时空穿梭的时间点。

    而这十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薛沐寒要做的事情很多,第一是确定张朵所在单元十一户人家的具体情况,找出有可能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其次,就是尽快查证卷宗上张英和第三个受害人李晓洁的情况。

    若是卷宗上的分析没有错的话,那么现在李晓洁也已经被绑架了,凶手是为了混淆时间线,才选择先杀害目击者陈英,然后杀害自己真正的目标李晓洁,那么薛沐寒若是赶得上时间的话,兴许能够救出这两个受害人,并且确定凶手的。

    时间对于薛沐寒来说是最大的敌人,他是时空的外来者,对于时空内发生事情虽然可以做出改变,但是却无法影响结果。时空给与薛沐寒到达这个时间去看,去做,去调查的力量,却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薛沐寒在此做的一切,都会像是一个旁观的幽灵一样,无法对于未来有丝毫的影响。

    这有点像是平行时空理论,按照这个理论,时间就像是书页,你进入第三页,无论对于第三页做出如何样式的修改,第四页和之后所有的书册内的相关内容也不会同时做出改变,也就是说,在第三页死亡的人哪怕被你救活,在第四页的时候,对方依旧还是死亡的。

    说实在话,薛沐寒对此有点无奈和不甘,但是却在无法改变这种规则的情况下,薛沐寒能做的,就是抓出凶手,至少在回到自己的时空的时候,能给受害人以及对方的家属,还一个公道。

    天南市警视厅刚刚上班,薛沐寒就站在了警视厅的门口,这是一栋老楼,以及有了好几十年的历史,97年的时候,警视厅才搬迁到了新楼,现在的办公地点,是建国初期的一个小三楼,最早是用作宾馆这个功用的,所以办公室都很小,警视厅这个时候的人手,也没有97年改革的时候人数那么多。

    而薛沐寒此时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警视厅重案调查队的办公室。

    “特别调查员?!”调查队的队长是薛沐寒的熟人,自己父亲薛白的师傅,老刑警李光海,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老刑警,87年的时候四十五岁,之前是天南军区情报部门的精英,裁军开始之后,被选调到省警视厅来。薛沐寒小的时候,还被李光海抱过,可惜这位老刑警在2002年的时候抓捕毒贩,死在了交火之中。现在再次看到他,薛沐寒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过现在李光海的表情可算的上诡异了,特别调查员是个新成立的秘密部门,不开玩笑的说,只有那种非常值得重视的全国大案,才有可能惊动这样的人物。比如这两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跨过火车大劫案,三省黄金劫案这样的案件,才有可能让特别调查员出手,或者说,本身成立这个秘密部门的主旨,也就是为了侦破这样的大型案件。

    可现在却是有个拿着特别调查员证件的人,还怎么看都是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家伙,突然出现在省警视厅这里,李光海的脑袋都有点转不过来弯。

    不过特别调查员部门成立,文件和证件样式都是以机密文件下发过的,李光海当然见过证件的样式,他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证件不存在任何问题。无论是印章,编号,还是钢印,以及几个非常细节的防伪标识,都没有任何错误。

    “不知道薛调查员来我们天南市,是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李光海虽然有点不解,但却不敢怠慢薛沐寒,而是赶紧询问起来。

    “我来天南市,是来秘密调查一个案件。具体的情况我无法和你说明,但非常重要,并且时间紧迫,如果可以,我希望厅里面能够抽调几个人手,协助我进行调查。”薛沐寒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件事李光海自己可决定不了,他也没有迟疑,便是赶紧带着薛沐寒到了厅长办公室这里,这时候的省厅厅长,还不是黄诰,而是黄厅长之前的一个老前辈,名叫肖元。也同样是部队裁军转下来的干部,精明强干,能力出众,当初是全国首先提出对警视厅进行改革的老领导之一。

    肖元这个时候正是最为头疼的时候,原因很简单,在天南市的区域上,居然发生了蝴蝶花这样的恶性杀人案件,影响非常的不好,虽然舆论被限制报道,但是相关的情况却已经上报了警视总部,上面下达了限令时限破案的死命令,可一个月时间了,还没有半点进展。

    中央的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让肖元都有些头大,他这些天甚至没有多余的精力管其他的事情。

    李光海突然敲门请示,肖元还以为案件有了突破,亲自上前打开门,把李光海和薛沐寒迎了进来。

    “老李!你这个时候来,是案件有了什么突破么?!”一开口,肖元就急切的问道。

    比起黄诰的稳重,肖元说话还带着部队上的脾气,性子急,声音洪亮,字里行间都带着一股子气势,光凭声音都能震慑宵小。

    薛沐寒紧张的手心冒汗,虽然表情上没有多大变化,但是心跳很快,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伪装的事情,紧张是必然的,不过要是想完成目的,薛沐寒却是必须要做到这一点。大概能让心里有底的就是,哪怕就算是被揭穿,也只是被关押,只要睡着,就能回到自己的时空,什么都不会造成影响。

    “肖厅长,这位是总部里来的特别调查员。”李光海没有回答肖元的问题,直接便是介绍其薛沐寒来,案件当然没有什么进展,李光海哪里有什么可以说的,介绍薛沐寒自然是为了转移话题。

    肖元皱了皱眉头,仔细打量起薛沐寒来,对于特别调查司的成立,肖元是很清楚的,但是薛沐寒显得实在过于年轻,这明显让肖元有点疑虑。

    薛沐寒看到李光海介绍自己,便是主动站前一步,将自己的证件交给肖元,口中自我介绍起来:“我叫薛沐寒,是今年刚加入特别调查司分析处的,此次来天南市,是为了追踪一个重案的线索。希望能够得到省厅的协助。”

    “重案?什么重案?”肖元看了两眼薛沐寒的证件,便是交换了回来,皱着眉头回应道,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包香烟,随手抽出一支,自顾自的点着抽了起来。

    面对李光海还需要保密的案件,但是面对肖元再不说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省厅的厅长一般都是高配的领导,权限很高,若是面对这样的一把手都隐瞒,对方恐怕立刻就会怀疑薛沐寒的真实身份。

    薛沐寒来此之前就已经做好的准备,“肖厅长肯定也听过三省黄金劫案的相关报告,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女朋友是省内白海市人,我此次前来,就是要秘密调查他们之间有没有联系,因为涉及面广,所以想寻求省厅的协助,再说,来次调查,不和您打好招呼,也不和规矩。”

    肖元忽的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薛沐寒一阵心惊胆战的,“什么时候总部来人还给我们有打招呼的规矩了。嘿,部里面这次倒是来了个讲道理的,我看你却像是个生瓜蛋子。”

    地方警视厅和总部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好,因为老是被截胡,所以不管是哪个省厅的领导都对于部里来的人不太待见,但是又不能不配合,自然心里是有点想法的。不过薛沐寒事先打招呼的行为倒是让肖元有了点好感,所以肖元也不会太过为难。

    “说实在的,你完全可以去直接找白海市警视局寻求协助的。来我这里打招呼什么的,电话说一声就行了。哎?你们特别调查司就派了你一个前来?你们分析处我记得是陈处主持工作吧?黄金劫案这么大的事情,他没过来么?”

    “分析处现在主持工作的是李立处长,肖厅长怕是记错了。李处还有更重要的调查任务,我们分析处人手又少,这段时间忙的不可开交,这才派我来调查分支线索,希望能有所发现。”薛沐寒呼出口气,缓缓的说道。

    “哦哦,对,李立,李大炮。我知道他。”肖元眼神稍微缓和了一点,话锋也转向温和,“小薛啊,是这样的。按说总部有要求,我们省厅绝对配合,不过现在的情况恐怕你也有所了解。近期我们省会天南市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我们所有的刑警都扑在这案子上头。中央对这个案子又有着明显的时限要求,我们省厅甚至抽调了各地县的刑警前来帮忙的,这个时间,我们确实抽不出来人啊。

    “我确实知道这事。可不管那件事都同样非常紧急,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在这个时候前来找您。”薛沐寒图穷匕见。“我们可以互相协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