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七章 准备工作
    开口说完这话的薛沐寒都感觉自己的脸皮已经厚到了新的境界,自己曾经因为对方制作假证的事情,都把对方捅给警察大学过,现在却是想要对方给自己伪造证件,这真的有点欠揍的意思。

    这话一出口,三姐那边半天都没有动静,恐怕对方今天一天被惊讶的次数都要赶上以往一年的次数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没开玩笑。”

    “好吧,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给你制作,嗯,哪怕是已经失效的古老证件?你要特别调查员的证件?你在玩什么角色扮演?还是这本身就是什么古怪恶劣的玩笑?哪怕是已经不沿用的证件,伪造执法人员的证件本身这个行为,可是正儿八经的刑事犯罪!甚至比当初伪造毕业证还要严重。”三姐完全不明白薛沐寒想要做什么。

    “你就当做是角色扮演吧。总之,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个忙。当然,不会让你白做。”薛沐寒有些头疼的说道,不过想要给自己做好完全的准备,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三万。”

    “什么?”

    “我说三万元,不打折!并且我绝对不会承认做过这样的证件的。一旦出了问题,你自己去抗。”电话那边传来三姐的声音,很是果断,也很是迅速。

    这个价格对于薛沐寒个人情况而言,完全可以接受,况且这个证件是在穿越时代之后使用的,穿帮也影响不到三姐身上,这些个条件对于薛沐寒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既然同意了下来,薛沐寒便是直接给对方把钱打了过去,顺带按要求把自己的照片等资料都传了过去,现在是网络时代,三姐那边速度快的话,下午就能把证件制作好,然后发给薛沐寒这边。天南市距离上京可不算远,快递的话,基本上头天发第二天就能到。虽然三姐很好奇薛沐寒想要做什么,不过她也知道是非没好事,索性也就不再继续问下去。只是在两人对话的最后,三姐还是给薛沐寒道了谢。

    “之前的事情,谢谢你了。本来我是想说扯平的,不过想想看,这事情最终还是我一开始的贪念作祟,也怪不到你头上。嘛,总之,谢谢了。”

    三姐父亲的手术和治疗费用,薛沐寒几乎全部承担了下来,哪怕对方有错,薛沐寒也不是冷血动物,因为失去父母的缘故,他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珍惜亲情,否则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三姐大方到这样的程度。

    证件的问题搞定了,接下来薛沐寒就想要验证一下穿越条件的问题。时间已经临近中午,薛沐寒出门随意吃了个饭,便是回到家里,他把蝴蝶花案件的卷宗抱着,回到卧室睡了个午觉,睡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醒来也是什么样子,完全没有发生任何穿越或者其他异常情况。

    这个问题一验证,薛沐寒也就清楚情况是怎么样的了。屋子并不是穿越的条件,那么环境可疑的就只有沙发了。

    现在大致上可以进行判断,卷宗,沙发,以及睡眠。这三者联系在一起,很可能就是穿越时空的条件,只是薛沐寒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时间上的特殊要求,这个暂时还无法判断。

    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不少,特别调查员证件交给了三姐去做,不过87年复古的过塑身份证,这个就没有必要让三姐出手了,哪怕是薛沐寒自己都能给制作出来,只需要一台彩色打印机就行。而过塑的话,门口随便一家名片制作店都能完成,也无需担心。

    另外,薛沐寒这一身行头也不太对劲,不过他父亲的衣服就在屋子里面,薛沐寒没有收拾过,想要找出合适那个年代的衣服,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依旧是白衬衣加上西裤,只是换上了布鞋。同时,薛沐寒还带上了一个备用的手铐。可以说,除了配枪之外,薛沐寒武装非常齐全。

    接下来的时间,薛沐寒没有闲着,而是进一步的仔细研读蝴蝶花案件的卷宗。张朵案的情况,薛沐寒是切切实实回到当时的那个时间之中,并且跟随过受害人的。一路上没有什么可疑人员的跟随,使得薛沐寒判断对方是在楼道内遭遇的绑架,一个大活人,在五点到七点之间这个下班回家的高峰期遭遇绑架,并且遭受折磨长达数个小时,随后死亡。这是卷宗给出的分析结论,然而回去过那个时间的薛沐寒却是有了新的想法。

    “对方不会是在路上遭遇绑架的。”

    张朵从学校回到家,一路上都有同伴,若是遭遇绑架,对方的同伴不可能傻呆呆的站着,甚至整个路段行人都不在少数,别说是绑架了,就算是搭话也会被至少三人以上的行人看到。那么在落单之后必然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是进入自身单元楼道内的时候。

    张朵若是在这个时候被绑架,对方同样不可能冒着偌大的风险将人直接带出门,在大街上转移地点。否则这般可疑的情况一定会落入警方的视线之内的。

    那么,张朵被绑架的情况,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张朵的单元内,六层楼十二户人家之中发生。抛去张朵自己家之后,那么剩下的十一户人家,其中有一家就会是凶手!

    这样的话,一切就非常合理了。凶手是一个非常具有仪式感的人,杀害受害人之后,用非常复杂的方式对尸体进行捆绑,清洗的非常干净,还极其有强迫症的选取新鲜的蝴蝶花摆放在死者的口中。这就证明凶手并不是随意选取目标的,他会非常精挑细选自己的下手对象,从第二个到第九个受害人的情况来看,对方选取的都是女性,学生,年级在17到22岁之间,并且都有一定的姿色。

    若是和张朵居住在一个楼道之内,长期观察张朵的情况,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对张朵实施犯罪。大多数第一次犯罪都是选取近前的目标,这个和兔子不吃窝边草不一样,因为临近,有着实施犯罪的便捷,也有着实施犯罪的诱惑。所以首次实施杀人犯罪的连环杀手,大多都逃不开对近前目标下手的这个规则。

    如此一来,薛沐寒甚至可以把目标锁定在张朵家单元内的十一户人家之中。

    而实际上能够在87年住在当时楼房内的人物,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要么是在机关工作,要么是老师或者是老板,这也符合对凶手的犯罪侧写。

    很明显,凶手必然有一定的文化。蝴蝶花案件,整个犯罪过程都有一种让人无法说清楚的文艺范。这显然不会是一个学识低下的混混或者什么盲流干出来的,死者虽然被清洗的很干净,无法判断是不是生前有过性侵害,但是案卷分析上,不少刑侦专家都有过相关的推测。

    杀害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并且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富有仪式感的摆弄尸体的行为,动机绝对不会仅仅是为了杀死这么简单。

    把犯罪嫌疑人放到十一户人家之中后,薛沐寒却有些傻眼,因为当时87年的时候,没有警察曾对这个方向进行过调查,而89年之后,那栋张朵居住的楼房因为规划拆迁的缘故,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户籍信息几经变更,早已找不到当时那十一户人家的信息。等到92年案卷重启侦查,大家虽然都知道第一个案件的重要性,但是实在缺乏信息,也只能结合之后的案件一同判断,慢慢的就把这个方向给放弃了。

    不过现在薛沐寒有机会继续追查这个方向,只要能够再次回到当时的时间,一切都不是困难!

    时间来到第二天下午,收到三姐快递来的加急邮件,薛沐寒摇身一变,就成为了80年代警视总部特别调查员。身份证上,薛沐寒也把信息改成1968年出生的一个年轻人,在1987年则是刚好19岁。

    19岁的特别调查员,结合两个证件去看的话,这或者有点古怪,不过想要查证毕竟需要不少的时间,在80年代的环境之下,薛沐寒有着足够的时间去进行案件的侦破。

    等到了晚上,薛沐寒在身前摆着蝴蝶花案件的卷宗,稳稳的靠在了沙发上,安静的躺了下去。在些许不安和紧张的心情下,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一阵隐隐约约的眩晕过后,薛沐寒有些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光线很暗,他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看清楚周围的景色,这是一处公园,并且还是晚上。

    薛沐寒是天南市本地人,仅仅看了一圈之后,便是将眼前的地点给认了出来,这是天南市的中心公园,建立在市中心的休息场所。眼下他正坐在一个简陋的木质靠椅上,这是公园内的公共座椅,他是从这里苏醒过来的。

    首先确认时间。公园的口子上有公共时钟,上面显示的是5点07分,这显然不会是下午5点07分的时间,因为那个点钟路灯可不会亮着。

    “黎明前。”薛沐寒很快有了判断,上次来是在上午近乎中午的时间,这次是凌晨。两个时间并不是紧挨着的,这却是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薛沐寒回到这个时空的时间点并不是延续着的,一次就是一次,不与前面关联,也不与之后连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