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六章 回归
    当薛沐寒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阵刺痛。这是长时间保持不正确姿势睡觉造成的后遗症,有些迷茫的撑着起来,薛沐寒不小心碰掉了茶几上的卷宗,掉在地上,散落了一片。

    这个情况有点让薛沐寒反应不过来,他随即抬起头来看了一圈,才突然发现,自己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堆在茶几上和掉在地上的卷宗,正是他从警视厅带回来的七大案件的卷宗。看到这里,就好像之前回到87年的时候,跟随受害人张朵,以及遇到自己30年前的父亲,都像是黄粱一梦似的。

    “这是什么情况?”薛沐寒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不明白上一刻还是在87年第一次蝴蝶花连环杀人案发生的前后时间,在拘留室内睡着,醒来便又是回到了自己的时间。难道是做梦?

    薛沐寒掏出手机来,却是非常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机时间被调整成了87年10月18日,这是正常的,薛沐寒在回到87年的时候,对手机时间进行了调整,然后一天时间过去,自然就变成了87年10月18日。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手机时间的改变,则是证明薛沐寒并没有在做梦,而是切切实实的回到了87年10月17日,第一次案件发生的时间点!

    “回去的时间是真实的。这算是什么原理?”薛沐寒有点想不明白,他研究案卷也不是一次两次或者一天两天了,彻夜通宵研究的历史案卷,在上京警察大学的时候基本上每周都有,在看着看着卷宗的时候累的睡着,那也不是一次两次。可是任何一次情况都无法和这次相比,因为这次睡着,居然是穿越回去了案发前的时间。这简直就像是神迹一般。

    “我是真的回到了87年,就算是梦,发生的一切也未免太过于清晰了。手机的变化也说明了这一点,但是原因呢?”

    首先,薛沐寒不可能是自身拥有这样的特质和力量,因为若是如此,之前研判卷宗那么多通宵达旦,完成杨教授那么多的课题安排,可一次都没有触发同样的情况,这足以证明并不是自身的问题。

    其次,和七大案件类似的疑难案件薛沐寒也接触过,证明也不是卷宗类型的缘故,若是单独指的是自己父亲接触过的案件,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父亲在全国都有协助破案过,自己研判复盘的案件之中,也有过这样的卷宗,但是没有发生同样的情况。

    唯独不同的,是环境?

    薛沐寒唯独没有在这个自己父母居住的房间内进行过案件的研判,难道是因为房屋的特殊缘故?

    薛沐寒不敢否定这种可能性。

    不可思议的经历让薛沐寒浑身颤抖,甚至可以说兴奋。能够回去案发前的时间,能够穿越时空,这是多么强大的能力,哪怕仅仅是针对于犯罪卷宗来说,这也是了不起的力量。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因为时间拖延和变故产生的证据遗失,线索破坏等等情况,若是能够回到案发现场,甚至能够提前阻止犯罪的发生,这会是多么了不起的力量。

    “对了!张朵!”薛沐寒迅速从地上翻找出蝴蝶花案件的卷宗,翻开第一个案子。然而和薛沐寒预想的不一样,张朵案还是摆在第一位的,里面的记录情况没有任何的不同。

    薛沐寒回到张朵案发生前的时候,并且和薛白,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产生那么多的交集,甚至自己的父亲还亲自去确认过张朵的安全,这个案子最开始的参与破案的刑警之中,就有自己父亲的名字,可卷宗上面的记载并没有任何变化。

    不合常理么?

    不,是没有对过去产生过任何影响。

    否则自己回去张朵案发前的时间,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无论如何也会被作为线索放在卷宗里面的,可是卷宗却是一点变化也没有,这只能说明,薛沐寒并没有改变过去的情况,他在回到那个时间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妄的,没有任何作用的。

    唯独有用的信息的确认和观察。

    唯独影响到的,就只有自己本身!

    携带的手机有改变,自己被父亲擒拿造成的淤青有遗留,在穿越回过去时间的这个情况之中,发生的情况只影响到了自身和自身携带的物品。薛沐寒的分析能力极强,几乎没多久就确认了穿越时空的规则。

    没有一定的分析能力和推理能力,是没有天赋做犯罪侧写师的,当然,现在的薛沐寒虽然还不能算是一个犯罪侧写师,但是却是被杨教授评价为非常具有天赋的人才。薛沐寒确实具有过人之处。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穿越回过去的时间,与罪案卷宗有关联。那么首先,就是要有卷宗。其次,就是环境。现在还暂时无法确定是屋子的影响,还是家具的影响。简单的判断方式就是,抱着卷宗去卧室睡一觉,看看会不会继续回到案发前的时间去。最后,就是睡眠本身。若是不进入睡眠,自己无法从这里清醒的穿越回之前的时间内,睡眠本身,就应该是穿越去和穿越回来的钥匙或者大门。”

    薛沐寒在本子上记录下来自己分析的条件,他的呼吸急促,眼神很是兴奋,任何一个具有一定能力的刑警若是能够有穿越回案发前时间的力量,这简直就是罪案的克星。已经发生的罪案,就会让薛沐寒掌握先机,回到案件未发生的时间,就能直击犯罪现场,甚至能够阻止犯罪的发生,抓住罪犯。

    哪怕对于过去没有影响,也能确认凶手是谁,从而回到自身时空的时候,去把凶手抓获。这是何等伟大的能力!

    薛沐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刚才差点有了立刻报上卷宗继续睡觉穿越回去的冲动,然而之前在过去时空之中发生的情况却把薛沐寒的冲动生生的停止了下来。

    “不可以就这么继续进行。”

    原因很简单。

    身份问题。

    薛沐寒回到过去的时空,并不是幽灵一般的存在,而是实实在在的人,没有对应的身份,是没有办法在那个时间里面随意行动的,不开玩笑的说,仅仅是尾随一下受害人,都被抓了个正着,连解释都无法解释的尴尬境地,这样的事情薛沐寒根本不想继续遇到第二次。

    尤其是87年那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之中,想要按照薛沐寒的心意顺利的完成自己想要侦查,是绝对不可能绕过警方的。然而薛沐寒是98年出生的,在87年别说身份了,世界上根本就还没有他这么个人。

    所以首要需要解决的就是回到87年的身份,关于这一点,薛沐寒的心里很快就有了腹稿。作为刑警家族出身,外公是天南市曾经的政法高官,父亲又是天南市鼎鼎有名的刑警,薛沐寒对于警察这个行业可谓了解至深。

    华国警察分为三个类别,在80年代,华国已经具体区分为一般警察,组织犯罪警察,刑警。而这其中又分为一般案件,特大案件,常规重点案件等不同的小组,而在这些警察之中,还有一类非常特殊的警察体系,叫做特别调查员。

    特别调查员有点取自西方警务体系之中的名称的意思,这是直隶于华国警视总部,极其特殊的一个部门,执法权非常大,几乎可以说在全国任何一个城市或者乡村,都具有执法权力,可以抓捕,审讯,转移任何类型的犯罪嫌疑人。但同时,特别调查员又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体系,但凡是成为特别调查员的,都具有极高的保密级别,级别不够的领导是没有阅览权限的。在87年的时候,特别调查员刚刚建立不到2年时间,还处于初生阶段,各地的警视厅还没能与这个组织架构之中的调查员有什么接触。

    薛沐寒想要给自己在80年代做一个身份,那么特别调查员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80年代的通讯非常的不便利,往明白一点说,薛沐寒拿出证件直接要求参与公务,警视厅要和警视总部进行验证的话,只能发电报或者使用固定电话,根据特别调查员的编号去查证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而警视总部接到核实信息之后,光是走手续都需要两到三天时间,这个过程之中,薛沐寒恐怕早就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而回归自身的时代了。

    他仅仅是要一个合理参与案件的手段,并非是给自己做一个能够经得起推敲的真实身份,再者,就算情况暴露出来,薛沐寒被抓,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多就是在拘留室关押,一睡着,自然就能穿越回来。

    所以这个假身份的制作,是不存在什么太大的危险性问题的。

    最关键的是,薛沐寒知道当时特别调查员的真实证件是什么样子的,87年到现在,作为机密文件的特别调查员证件样式,已经改版了三次,最早那一版的证件样式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薛沐寒手上虽然没有可以制作特别调查员证件的工具,但是他却知道有谁能够帮他。

    拿出手机查了一下通讯录,薛沐寒仅仅犹豫了片刻之后就决定拨出这个电话,他深呼吸一口气,把手机放在耳边。

    “薛大少爷?真是少见你会给我打电话来的。”电话几乎是被秒接起来的,从电话的哪一边,传来的是一个略有些豪迈的女子的声音。

    “三姐。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薛沐寒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口说道。

    对方沉默了片刻,明显是有点惊讶的回应道,“我没听错吧?你薛大少爷有事求到我身上来?哈哈哈,这可算是天下奇闻了。”

    “你可以不这么说话么?”薛沐寒之所以打这个电话会犹豫,就是害怕电话里叫三姐的这个女子还计较当初的事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当初并不知道你也参与到学籍事件中,否则我一定更加谨慎的解决当时的问题。”

    “可你还是会如实给校方说明,不是么?”三姐的回应并不算领情,只是淡淡的陈述这句话。

    学籍事件,是上京警察大学发生的一件比较恶劣的事件,有几个警察大学的学生因为违规,被学校取缔了毕业证的发放。这当然不会让这几个学生感到甘心,学了四年事件,最终一无所获的情况,换到谁身上都会有不满的。但是这几个学生的行为却比较极端,他们为了获取毕业证,居然凑了一笔数字不小的资金,请具有黑客能力,且同时伪造证件一流的三姐给他们制作了假的毕业证,并且登录了毕业生信息。

    这已经算是犯罪了,但本着家丑不可外扬,同时发现的早并没有造成恶劣影响的情况下,学校选择了内部处理。当时作为杨教授的弟子,薛沐寒抽丝剥茧的发掘出了三姐这个人物,使得三姐也被牵连进事件之中,受到了处分。开除的处分,这让三姐还未毕业,就被踢出了学校。

    虽然最终因为三姐本身的能力出众,在警视总部的关注下,提前吸收进入了警视总部的网咯犯罪司,成为了一名受到监管的公务员,但是三姐却把这个事情记在了心里。

    整个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起伏不断,最终三姐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但是薛沐寒却是实实在在的得罪了对方。三姐的家境并不好,母亲没有工作,父亲病重,当时急需金钱,这才为了金钱犯下这样的过错。理所当然的,当时三姐的非法收入是被收缴了的。即便事后薛沐寒也主动捐赠金钱帮助三姐度过难关,可三姐对于薛沐寒的态度可好不起来。

    “事到如今,说谁对谁错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薛沐寒叹了口气,“我只能说声抱歉,不过当时我怎么做的,即便是知道了你的情况,我也依旧不会改变做法。对不起。”

    良久,三姐都没有说话,直到薛沐寒都想要挂掉电话再寻其他办法的时候,电话那边才传来声音。“我也没有什么资格怪你。不过我发泄发泄不满,你薛大少爷也能理解的,对吧?”

    “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看看我能帮你什么。”

    薛沐寒松了口气,面色有些发红的说道:“我想麻烦你帮我制作个证件,80年代,第一批特别调查员的证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