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五章 无果
    薛沐寒终于是将薛白给说动了,在薛沐寒不断的说张朵有危险这句话的影响下,连薛白都在这种毫无根据的话里面诞生了疑虑,他看不出眼前这个小伙子的目的,他无法理解对方若是用这个欺骗别人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在这种时候,薛白不免相信一下薛沐寒的话,就算薛沐寒真的是骗子,他也不会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损失。于是薛白就真的按照薛沐寒的说法,离开了询问室,朝着张朵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总算是能把薛白给说动,哪怕不是自己亲自前去,但只要张朵能够得救的话,这些事都不算是什么大事了。不过这个时间已经过去大约有十几分钟了,不知道凶手行动有多么快速的薛沐寒也无法确认,现在张朵是不是已经被绑走,卷宗上虽然有警官判断过在5点到7点这个时间段里面很有可能就是张朵被绑架的时间,但是这只是一个预计的时间,现实情况或者有所不同。况且,现在的时间已经临近6点30了,希望薛白这一趟真的能够发现点什么。

    在这样患得患失的情况之下,薛沐寒在询问室内干坐着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正在他以为薛白恐怕真的发现问题的时候,薛白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着薛白的面色,有点不好看,表情阴沉,他径直坐到了薛沐寒的对面,右手放在桌子上,中指和食指有节奏的敲打起桌面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朵呢?张朵是否安全?”薛沐寒率先询问起来。

    “张朵安全的很。”薛白的语气很不好,他没好气的瞪了薛沐寒一眼,“我还真是信了你的鬼话,什么不安全,什么危险。你小子编谎倒是有一套,说的我都差点信了!还特么麻烦派出所的同事陪我跑了一趟,我还真是信了你的邪了!”

    “安全?”薛沐寒有些发愣,“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啊?你有什么目的?”薛白没有回答薛沐寒的话,面色有些不愉快的看着对方,“你究竟是什么来历?身份证没有,姓名不说?你的家人呢?我告诉你,你现在开始给我老实点,若是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你现在的情况可是妨碍公务,外加造谣生事,还有,你尾随别人小姑娘,若是对方追究起来,你一个流氓罪也少不了!”

    薛沐寒的表情僵硬了起来,他从薛白的话里面听出几个意思,首先,自己言之凿凿的危险并没有发生,张朵似乎安然无恙,现在时间已经到7点50左右了,若是张朵没有被绑架的话,什么折磨,什么随后而来的杀害,也就不可能发生。其次,薛白是真的去张朵那边确认过,兴许是被人当做莫名其妙的打扰,所以薛白的面色很难看,他可没有办法给人解释自己是听到一个可疑份子的说明,才跑去观察张朵的情况的,这个情况就更加让人不愉快了。最后,薛白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薛沐寒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这么做的意义,耍自己这一趟到底是有什么原因。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恨或者爱,每个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除非是疯子。薛沐寒看起来正常的很,薛白才不会相信薛沐寒是毫无目的的做这样的事情。在严打期间,对警察做出如此戏耍行为的罪名并不小,没有人会冒着这样的风险去做毫无目的的事情的。

    “这不可能。张朵现在都安然无恙,那就跟卷宗上的情况完全不符了。”

    张朵死前身受多处骨折,浑身上下有着不少的淤青,被人以独特的形式捆绑着,整个人被杀害的非常具有仪式感。这样的仪式感,表演形式的杀害行为,证明凶手有预谋且极度残忍,不会是突然发生的犯罪,而是预谋犯罪。

    预谋犯罪的特征就是需要有一段时间的谋划,踩点,确定行动时间,寻找机会,各种过程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凶手才会仅仅有条的按照计划行事。

    但是现在张朵安然无恙,薛沐寒觉得很有可能是今天自己的行为引发了对方的警觉,让凶手放弃了这次行动!不过对方放弃的话,对于张朵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自己来说,这就有点麻烦了。至少现在薛沐寒完全无法解释自己之前的行为给薛白听,因为无论怎么说,都不会符合常理。

    突然变化的情况让薛沐寒必须重新整理思路,然而薛白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给薛沐寒在这里浪费,他直接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一声巨响,随即严厉的朝着薛沐寒叫嚷起来:“你小子给我严肃一点!”

    “现在,立刻交代你的问题!给我报上你的姓名!”

    说着,薛白取出询问室的笔录记录本,在桌子上摊开,拿出钢笔,开始做记录。

    “我真的不是什么犯罪分子!”薛沐寒有些着急的回答道,“我真的只是为了保障张朵的安全,真的会有人对她不利的!”

    “闭嘴!什么有利不利的,你再给我插科打诨,老子先对你不利了!”薛白狠狠的教训了一句,“姓名!”

    薛沐寒有些无可奈何的张了张嘴,叹了口气,要说,也是自己把自己放到现在这个境地之中来的,他意识到,若是不把薛白这一关过去,自己之后别说是去继续探查情况了,恐怕真的会被自己的父亲在80年代这个时间给送到监狱去。

    “薛沐寒。”

    “性别!”

    “。。。。。男。”

    “年龄!”

    “19岁。”

    薛白抬头有些惊讶的看了薛沐寒一眼,“19岁?19岁就不务正业在外面晃,尾随别人高中女生?你还真是够可以的!”

    薛沐寒哭笑不得的回看了薛白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能说是不知道为什么回到连环杀人案卷宗第一个案件发生的时间点,然后想要阻止犯罪才尾随被害人的么?这要是能解释的过去,那才真的有鬼了。

    “家住哪里?”

    “华锦路17号。”

    薛白刚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从嘴里喷出来,随即瞪大眼睛惊异的看着薛沐寒。华锦路,天南市里面很少会有公务机关的人不知道这个路段的,这是天南市最出名的一条路,全部都是独门独栋的小别墅,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哪一个别墅,现在居住的不是省里面的高官,就是天南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薛沐寒说的是自己居住的现代的地址,不过在80年代,这也是自己母亲居住的地址,他的母亲是卢家的小女儿,外公则是80年代南省的政法高官!也就是说,现在薛沐寒报出的地址,是薛白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卢国安卢书记的住址!

    这样荒谬的地址一报出来,薛白砸桌子的心情都有了!

    “你小子是要告诉我,你是卢书记家的亲戚?嘿,我还就奇了怪了,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卢书记家里面,有你这么一号姓薛的亲戚?”薛白猛翻了两个白眼,“你个满嘴跑火车的混账玩意,看样子是准备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卢书记家会有一个姓薛的外孙的,不过需要等上11年。还有至少五年时间,眼前这个非主流的父亲才会遇到自己的温文尔雅的母亲,然后三年后结婚,再有三年才把自己给生出来。薛沐寒在心里没好气的胡思乱想着,可现在薛沐寒能说什么呢?

    “我看你小子是不准备说实话了是吧!行,你够有种的。你今晚上就给我在所里拘留室待着吧。一晚上时间,我倒是看看你这个细皮嫩肉的家伙,能够给我撑到什么时候!”薛白眼见问不出来什么,也是发了狠。

    派出所的拘留室在这个年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因为严打的缘故,但凡是有些小问题的地痞流氓,现在都给扔到拘留所里面待着,不是等着交代问题,就是等着送审,话说里面就没有一个好人。一个十九岁的小伙子,看起来还像是个公子哥一样的家伙,薛白还真不信对方能够抗住一晚上,他甚至存在吓唬对方的目的。

    话说,薛沐寒报出的可是卢书记的地址,薛白就算是再心大,也确实对这个情况需要有所考虑,若说薛沐寒真的有可能是卢书记家的亲戚,那么这个问题就可大可小了,想要把薛沐寒放到拘留所中去,那也是需要走手续的,不可能说放就放,正好趁着这个时间,薛白可以去求证一下,卢书记家里面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亲戚,否则等到自己的上司找过来,事情就没有那么好收场了。

    把薛沐寒直接晾在询问室内,薛白自行离开,倒是临走的时候交代成子看管好薛沐寒,顺带让成子给薛沐寒从食堂打了份饭。

    薛沐寒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情去吃饭的,他的脑子乱极了。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张朵安然无恙。凶手并没有对张朵下手,这并不代表张朵就安全了。现在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因为薛沐寒的突然介入,加上薛白前去确认过张朵的安全,所以原本卷宗中应该发生的张朵被绑架,然后今晚被杀害的事情不存在了,凶手取消了计划。第二则有可能是凶手还在等待时机,等到警方这边不再注意张朵的情况,便依旧会对张朵下手。

    无论是什么情况,凶手依旧逍遥在外,甚至可以说现在还不是凶手,因为第一个案件都未曾发生。

    因为自己的搅局,情况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但归于一点,那就是凶手还是没有半点线索显现出来,那三个嫌疑人也没有在今天的尾随之中出现过,甚至没有和受害人有半分的接触,现在甚至无法确定历年来分析的三个嫌疑人是否其中之一就会是蝴蝶花连环杀手。这让薛沐寒愈发的头痛起来。

    薛白再一次的到来使得薛沐寒无法再一次思考下去,因为薛白这次是带着手续来的,他要把薛沐寒送到拘留室中去。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大多数天南市的居民都已经睡觉的时间,薛白也懒得在这个时候多折腾薛沐寒这个小子,随意把薛沐寒扔到一个单间的拘留室内,便直接离开了。

    薛沐寒一个人躺在硬邦邦的床上,薛白没有搜查他,倒是让薛沐寒的智能手机逃过一劫,否则光是解释这个问题,薛沐寒都要绞尽脑汁。就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薛沐寒胡思乱想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