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四章 信任
    在薛沐寒的印象当中,自己的父亲是一名严肃的长者,对待工作极其认真,对待自己非常严厉,他很少能在自己的父亲脸上看到笑容,难得的有两次,也是在薛沐寒参加数学竞赛获得第二名和参加青少年散打比赛获得冠军的时候。

    一丝不苟的警服加上不苟言笑的表情,如同冰山一般的父亲一直如同神明一般在薛沐寒的心里,他无比的崇拜父亲,那个能在一年内连续破获三起重大杀人案,被警视部邀请到其他省份参与破获跨省乃至全国性案件,先后两次被授予重大立功二等功勋章的父亲。

    薛白在薛沐寒的心里,是无可替代的伟人。哪怕就算没有那么多的丰功伟业,薛沐寒也对自己的父亲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一直都在等着自己父亲的认可,等待着自己的父亲认可自己能够继承他的衣钵。

    然而这一切却被一场车祸给毁了。

    现在,站在薛沐寒身前的,若是没有搞错的话,那是刚刚转业进入天南市警视厅,成为刑警的年仅20岁的薛白。你要薛沐寒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从一名成熟稳重的大叔变成一个痞里痞气的社会青年的反差感?

    薛沐寒在发呆,但是薛白却没有,他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有些不太对劲,眉头便是皱了起来,“我说你小子搞什么名堂呢!”

    在薛白的眼里,薛沐寒完全就是一个跟着张朵身后的,有着不良企图的小流氓,被自己抓了个现行,给吓的懵住了。这家伙身上穿着一身紧巴巴的衬衣,和贴的紧紧的裤子。整个人的眼神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什么洪荒巨兽一般。这让薛白更加怀疑薛沐寒做贼心虚。殊不知,对方只是见到了自己30年前的父亲,震惊的无以复加了而已。

    薛白才懒得和眼前这个小伙子浪费什么时间,看对方缓不过来神的情绪,便是直接伸手把薛沐寒一按,“行了,你还是跟我回厅里一趟吧。”

    “呃?等,等下!”被这么强行一擒拿上手,薛沐寒也终于是给反应了过来,“我不是什么可疑份子。你先等一下!”

    薛白楞了一下,以为薛沐寒要拿身份证出来,准备解释什么的,便也没有继续按下去,反而松开了手,“我说你什么毛病啊,好好说着不听,非要动手才老实?属驴的?”

    薛沐寒哪里能够拿出身份证来,他是被薛白一打岔,已经失去了张朵的踪迹,现在不是在心里吐槽他30年前的父亲,也不是回答什么问题的时候。薛沐寒急切的再次朝着张朵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值得庆幸的是,这两条街很是通透,即便张朵走了有些时间,薛沐白却依然可以看到对方的身影。

    张朵已经和同伴走进了小区了,毫不犹豫的朝着家里走去。

    若是张朵走进楼道之中,那么薛沐寒无疑会失去对方的视野,根据卷宗记录的情况来看,张朵必然会是在放学回家的这个时间被绑架的,路上既然没有情况,那么在上楼回家的楼道之中,就绝对会存在问题。但是现在薛白却是挡在自己的眼前,若是不把这个问题处理好的话,恐怕自己没有可能去到楼道之中,救下张朵,抓住凶手。

    “你听我说。今天,有个人会对张朵不利的。对方是个非常凶残的家伙,若是现在不去制止他的话,张朵会出事的。”薛沐寒有些迫切的看着薛白,希望自己30年前的父亲能够理解自己在说什么。

    不过,他明显有点高看了自己的表达能力,薛白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精神病,“是,我知道今天绝对会有个对张朵不利的家伙,不过看这样子并不算什么狠角色,我觉得我一个手就能给弄住。”

    薛沐寒的表情有点呆滞,薛白这句话的意思分明是把自己这句话给理解错了,或者对方压根就没有想听薛沐寒在说什么。

    “不是,老,咳咳,薛警官!我不是什么可疑的家伙,真的不是,我这一路是在保护张朵!若是我门不及时赶过去,她将会被凶手袭击杀害的。”薛沐寒的表情更加急切起来。

    原本薛白的面色还有点“请开始你的表演”这样的颜艺,但是在薛沐寒说道什么杀害之类的话语之后,薛白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他冷然看了薛沐寒一眼。然后便是直接把薛沐寒给拷上了。

    考上上京警察大学,师从杨教授,毕业之后最差也是个警司的职务,还从未能够拷过任何人的薛沐寒,却是先享受了被人拷住的第一次,还是自己30年前的老爹拷住的。这情景让人无言以对。

    “年级轻轻的,满脑子危险的思想。抱歉了,你不配合拿出身份证,又满嘴危险的言论。按照天南市严打期间治安处置条例,我现在有权扣留你48小时。”

    “你不明白!张朵现在有危险!天哪,我不是什么可疑的家伙!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呢!”薛沐寒反抗不了薛白的行动,他也没有办法反抗,难道要袭警然后冲到张朵的家里去?先不说袭警在严打期间是多么重大的罪名,就单纯的让薛沐寒和薛白动手,他难道还有种对自己的父亲出手?这不是开玩笑么。

    所以便是薛沐寒真的很急切,却也抱着的是说服薛白的打算,而不是使用暴力抵抗。不过薛白可不接这个岔,或者薛白现在只是刚刚成为刑警,但是之前薛白在部队之中的经历也不是白给的,那也是执行过不少任务的部队精英,作战经验丰富,若不是因为一些变故,薛白也不会被迫转业到天南市来。

    面对心里怀疑的对象,薛白很好的执行了一个刑警应有的作风,管你嘴上冒什么飞机大炮的,先把人抓到审讯室中去,消除一切变故的可能,再慢慢问清楚是什么回事。

    像是薛白这样部队上转业下来并且会开车的军官,天南市警视厅也毫不吝啬的给配了一辆吉普车,这在当时足以算得上是奢侈了,这就不怪薛白在这个街区算是个名人。那可是开着吉普车的刑警!

    80年代,基本上还不存在私家车这个概念,车辆基本都是属于公家的,各级政府单位,执法单位,是最先配置车辆的部门。能够在这样的部门内上班的薛白,在当时绝对算的上是优质男青年的。

    薛白直接把薛沐寒直接塞到车里去,拷在了车里专门设计的一个铁杆上,随后薛白不再理会薛沐寒的叫嚷,发动汽车,便是直接朝着街道派出所开了过去。

    要是去省厅内,距离实在有点远了,再说薛沐寒只是有可疑,又不是真的犯了什么事情,薛白就算是真的想把薛沐寒关押或者审讯,也没有足够的理由。

    不过做一个例行的询问倒是可以的,所以薛白不准备回省厅那边,他把薛沐寒直接带到了派出所的院子里,一个身穿警服的小伙子三两步的就窜了过来,帮着薛白一把拉开车门。

    “薛子,你来了哈。”这小伙子笑着说道,他咧开了个大嘴,显然是看到薛白到来,打从心眼里觉得高兴。

    不过薛白却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又想开车出去?哎,我说成子你也是可以啊,放着你们所里面的车不用,非是每次都等我过来开我的车,合着不用你们所出汽油钱是吧?”

    “薛子你咋这说话呢。”小伙子憨厚的笑着,“所里那车我碰不着,有急事随时待命的呢。你的车开着没那么多麻烦事,再说我就是练练,花不了多少时间。”

    薛白明明谈的是汽油钱,这家伙却是直接给带跑了方向,看起来憨厚的外表实际上却是个脑子灵光油滑的家伙,薛白是早就习惯了这个家伙的赖皮样子。

    “我要借你们这的问询室用一下。呐,钥匙给你。你小子别放风太远,要不一会儿人问起来我可给你帮不了腔的。”薛白直接把钥匙扔给这小伙子,便是打开后车门,把薛沐寒给带了下来。

    “哎呦,薛子你还抓了个人回来?这是犯什么事情了?”

    “没撒大不了的事,就是给教育一下。”薛白摆摆手,“行了,我自己就能搞定。你该干撒干撒去。”

    一听这话,成子大概就明白薛白这是在干什么了,大抵上,周边一些不太服管的小混混,都是给薛白这么收拾的。不过眼前这个小伙子却是一身干净的衬衣西裤,还穿着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皮鞋,整个人也是白白净净的,却实在和混混一般的人物不相符。

    不过成子也懒得问薛白和这个小伙子之间有什么过节,能够乘此机会练车,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帮着薛白一路把薛沐寒给送到问询室内之后,成子便是拿着钥匙直接出去开车去了,只留下薛白和薛沐寒两人,面对面的坐在问询室内。

    这一路上薛沐寒可是说的口干舌燥的,但是薛白是完全不为所动,进了问询室之后,薛白倒是好心的给薛沐寒倒上了一杯水,随即开口说道:“喝吧。”

    薛沐寒毫不客气的端起杯子,没好气的一口喝了个干净。

    这个时候,薛白扯了个微笑出来,冲着薛沐寒昂了昂下巴,“看你这个样子,白白净净,身上穿的看起来就是高级货,我说像你这么一个公子哥,怎么想起来要用这么不合时宜的方式去尾随一个高中女学生?你这个是流氓罪你知道么?你要真看上人家,大大方方的去追不行么!”

    “我是流氓罪?”薛沐寒瞪大了眼睛,“张朵现在有危险你知道么!你把我关在这里才是犯罪!还有,我犯了什么事情,需要被你带到派出所来?你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违规的!”

    “你没有身份证,也不肯说明自己的来历。我例行询问怎么了?按照治安条例,我可以扣押你四十八小时的知道么!”薛白好笑的看着薛沐寒,摇了摇头,“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吧,除非联系上你的家人,否则我这边不会让你走的。”

    “我!”薛沐寒气的牙痒痒,他能说什么,难道说自己的家人就是你,我是你十九岁的儿子?这未免太荒唐了。

    “我在这里没有家人。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好吧,薛警官,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不过没关系,你可以把我留在这里,然后你去张朵她家里看看,看看张朵是不是还没有回家,是不是遇到了危险!算我求求你了,再晚的话,就来不及了!”薛沐寒的表情真诚并急切,薛白也看得出来薛沐寒并不是在演戏或者装蒜,是认真的在说,是真的认为刚才回去的张朵会有危险。

    薛白的神色不禁严肃起来,“张朵真有危险?”

    “没错!”

    “那行,我就信你一回!”薛白站起身子,把薛沐寒拷在了问询桌上,这是一个固定的桌子,被拷在这上,任何人都没办法背着桌子离开房间的。“我现在会去看看,若是一会儿真有事情,等我回来,你就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我说明白。不过若是你骗我,那这两天,你就好好住在拘留室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