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三章 尾随
    天南市师范附中,这是一所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学。从建国前,这里就是国内有名的女校,建国之后,转变为师范大学的附属中学,历史上,这个中学出过不少的名人,是数一数二的好学校。即便在80年代,师范附中也是天南市鼎鼎有名的好学校,学风优良,师资力量雄厚,甚至有不少的教育家在此任教。

    这也使得历年高考中,师范附中会有不少的学子考入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之中,包括上京大学,天清大学等等一流学府,天南市之中,所有的学生都以能够进入师范附中为荣。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的5点10分左右,师范附中陆陆续续的走出下课放学回家的学生,80年代的高中校服在现在看起来还有些前卫的,男子是清一色的中山装,而女子则是衬衣加素色的长裙,这是秋季的校服,看起来很是青春靓丽。

    师范附中还沿用着民国时期的建筑,附近是天南市有名的商业区,人流量很大,到了放学的时间,上千名学生会从师范附中里走出来,这对于薛沐寒来说,简直就是极大的考验。

    他必须非常集中精力,才能结合卷宗之中提供的张朵的黑白照片,判断出来从学校之中走出来的女生之中,到底谁才是受害人张朵。在案件发生之前,盯住受害人,这是薛沐寒的判断,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事实上,回到案发之前,薛沐寒根本不需要去等待案发才去对现场做出分析和判断,他只要盯住受害人,等待凶手出手的时候,直接抓住对方,事件就能够有效解决。

    薛沐寒不是笨蛋,能够在案发之前就确定凶手的话,并且阻止犯罪的话,薛沐寒才不会非要去等着看案发现场来的。

    值得庆幸的是,张朵的长相非常出众,80年代的照片可没有p图什么的痕迹,真人和照片的相似度非常的高,只要不是脸盲,八九不离十看到真人都能判断出来。薛沐寒作为能够进行犯罪侧写分析的天才,对于人脸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比常人更加优秀。他敢肯定,只要张朵出现在自己的视觉范围之内,就可以立刻判断出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等待了大约10来分钟之后,薛沐寒就等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生,身穿着白衬衣和素色长裙,一尘不染的,背着书包,和同伴嬉笑着,打闹着从师范附中走了出来。整个人如同浮出水面的莲花一般,就算是薛沐寒想不注意到都困难。

    “来了!”薛沐寒心里叫道,他身子一挪,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不枉他问了半天路,赶到师范附中的门口,又在此炎热的天气之下等了两个多小时。这个季节的秋老虎可不是开玩笑的,30度的高温,到了下午都不见消散,薛沐寒的后背都湿了一半。

    “张朵是在今日遇害的。根据笔录的情况和当时刑侦大队的报告来看,张朵上完课之后走出校门,自此之后失去音讯,第二日下午家人前去警视厅报案,这说明,放学后到遇害时间的这几个小时,就是张朵被凶手绑架的时间。结合受害人受到折磨的时间长度来看,张朵被绑架的时间,也就是放学后5点到最多7点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只要在这个时间点内盯住张朵,那么凶手想要行凶,就绝对逃不过我的眼睛!”薛沐寒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他算是个宅男,但是平日里却没有少过锻炼,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可是自小就教过自己格斗,那是部队里面的格斗技术,据说自己的父亲在转业进入警视厅之前,也是数一数二的格斗高手,言传身教出来的格斗和擒拿手法,让薛沐寒也有不小的战斗力,至少对付一两个成年男子,倒是不成问题的。

    “还不能仅仅注意张朵。若是在这个时间之内,张朵被凶手绑走,那么说明在放学之后,对方也是紧紧盯着张朵的一举一动的。”薛沐寒的眼神同时看向四周,这说明凶手很可能也是尾随张朵,等待时机作案。兴许在跟随张朵的过程之中,薛沐寒就能确认对方的身份!

    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这都是薛沐寒第一次做出这样的行动,紧张伴随着不安,同时还有些刺激,让薛沐寒的心跳加速。他没有什么跟踪的经验,所以不敢放任张朵离开太远,甚至不敢让张朵脱离视线。

    张朵的家在七八公里之外,张朵至少要步行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走回去,也就是说,薛沐寒要在这个过程之中全程跟随着张朵,确保凶手不能在这个时间内得逞。薛沐寒感觉自身精力流失的很快,他不但要看着张朵,还要看着周围的情况,甚至要确定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跟随着张朵一起前进,如果有,那么那个家伙,就非常有可能是凶手!

    根据卷宗的情况来进行分析,薛沐寒在脑海里面呈现的是一个身高在1米8左右,身体健壮,年龄不会超过30岁,生活有一定的品质,受到过良好的教育,甚至生活细节上一丝不苟,有一定洁癖的男子。

    对方用蝴蝶花作为自己的标志,在侦查方向上戏弄警方,这都说明对方具有很高的智商和素养。同时,即便是很残忍的折磨和杀害了受害人,凶手依旧很细致的对尸体做过清洁,选取抛尸的地点也很讲究,若不看尸体,那个环境绝对算的上幽静安然。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在80年代,这样的犯罪嫌疑人必然范围不大。案卷之中,多年来不断有刑侦专家对此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很是近似,也锁定过三个犯罪嫌疑人。

    一是师范附中之中的一名老师,李朝安,这是一个单身的男性教师,教授的是数学,身高在1米82左右,身材中等,1987年的年龄是25岁,受过很好的教育,从天南市师范大学毕业后来师范附中任教。但是李朝安在当时的侦查之中没有被列入怀疑对象,此5年后再次复盘案件进行侦查的时候,李朝安又有三次蝴蝶花杀人案的过程中有不在场证明,所以被排除在外。

    二是华南书店老板,陈家齐,身高1米77左右,身材健壮,案发当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27岁,师范附中毕业之后没有继续上大学,而是开了书店,妻子是天南市本地人,案发当时25岁,从一开始就列入了犯罪嫌疑人对象,先后十来次进入警方视线进行盘问,侦查,不过对方作案动机不足,且有两次犯案过程有不在场证明,也同样被排除。

    三是中南大学教授,商召,身高1米83,身材健壮,案发当时和妻子刚刚结婚,31岁,之所以会把他列入侦查范围,是因为第六次蝴蝶花连环杀人案中,死者与商召有师生关系,且商召有足够的作案时间,这才进入警方视线,但是蝴蝶花连环杀人案有很明确的作案细节,且仅仅有一次商召在怀疑对象之中,其余几次蝴蝶花连环杀人案和商召没有明显联系,最终不可做并案处理,也就同时免除了商召的作案可能,最终也仅仅是作为犯罪嫌疑人,不了了之。

    天南市的警视厅下了很大的功夫,多年来反复梳理案件,可谓是能够得出的可能嫌疑人都已经进行侦查排查。薛沐寒也无法得出更多的结论,而且在现在这个命案未曾发生的情况下,完全可以直接阻止命案的发生。

    薛沐寒跟着张朵,大约走了五十多分钟,这里已经走到了相隔两条街就是张朵家的地方了,薛沐寒哪怕认不出来87年老街道的样子,但是这里的街道名称没有变,他可以判断的出来,这基本上就是张朵家附近了。

    “这一路上都是大道,张朵也是结伴同行。别说是绑架了,就算是有人靠近张朵那边,也会被至少十几双以上的眼睛看到。白痴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张朵下手。”薛沐寒的心里默默的想到,他继续观察着之后要走的两个街道的情况,那也属于比较热闹的区域。“看样子即便张朵走到家门口之后,凶手也不会有机会下手的。这样说来,张朵很有可能就是在楼道之中背绑架遇害的!”

    若是这样的话,薛沐寒必然要跟着进到楼道之中,甚至保护张朵安然的走进家门,只有这样,才能让薛沐寒真正放心下来,哪怕这一时半会暂时抓不到真正的凶手。

    正盯着的张朵和她的同伴,两人却是突然在薛沐寒的眼中做出了古怪的举动,她们偏离开自己回家的路线,却是跑到了一个身穿短袖衬衣,叼着根烟,斜靠在电线杆边上,正翻看着报纸的年轻人身边。

    张朵很是主动的上去和年轻人搭话,这让薛沐寒很是警惕起来,突然出现的变故,让薛沐寒不得不打注意力放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他不敢肯定这个年轻人会不会是哪个凶手,又或者与张朵之间有什么关系。不过这样年轻人却是给薛沐寒非常熟悉的感觉,他甚至觉得,在自己的印象当中,似乎不止一次的见过这个人。

    然而很快,哪个年轻人也注意到了薛沐寒这边,他毫不避讳的直接看了过来,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感觉,甚至有点大气凌然?

    随后张朵和她的同伴很快离开年轻人,随后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迈步走去,而那个她们先前搭话的年轻人,却是直接朝着薛沐寒走了过来,薛沐寒不得不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有些尴尬的站定下来,因为这个人直接把薛沐寒拦在了原地。

    这个年轻人梳着在薛沐寒看起来很是非主流的古怪发型,明明是分头,却是有一般烫了卷发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代的时髦发型,总之这么一个奇特打扮的家伙站在面前,完全让薛沐寒有些不知所措,薛沐寒本身就是个交流能力薄弱的宅男。

    “身份证。”年轻人冲着薛沐寒冷不丁的说道,他吐出一口烟圈,眼神有些凌厉的看着薛沐寒,左手朝前一伸,似乎是要薛沐寒把身份证交到自己手里。

    薛沐寒现在的口袋比自己的脸还要干净。只有一个手机还在身上,不过也快没电了。他当然给不出来什么身份证之类的东西,他甚至也看不出自己有什么必要给这个年轻人身份证的必要。

    “我干嘛要给你?哎,你挡着我的路了。”薛沐寒直接说道。

    “哎呦喂,你看起来不是本地人啊?但是口音却是天南市的,嘿。你不在附近住,估计是不认识我?”这年轻人突然笑出声来,随即从裤子口袋里面掏出来个证件,直接摆在薛沐寒眼前。“看到没有?刑警!快点把身份证拿出来,别让我亲自动手哈!”

    薛沐寒原本有些发呆,这个年轻人拿出证件的一刻他就知道要遭,这是一个便衣警察,拦住自己要身份证完全是职权范围内的事情,作为警察,他有权利询问可疑人员的情况。

    然而真的让薛沐寒震惊到说不出来话的,却不仅仅因为这个年轻人是警察这个原因,而是证件上写着的名字,这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字,说起来还是薛沐寒的本家,若是在薛沐寒本身的时代看到,说不定薛沐寒会有亲切感的。但是在这个时代,又是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薛沐寒却对于这个名字有些发蒙。

    薛白!

    好吧。

    你要怎么才能从自己穿越回30年前,自己的父亲一副非主流的打扮,冲着自己出示证件,并且问自己询问身份证这种荒诞的情节之中很快的缓和过来?

    若是手机的网络还能够连通现代的话,薛沐寒真的很想问出前面的问题,并且加上一句。

    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