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二章 莫名
    薛沐寒缓缓的从昏睡中苏醒,只感觉自己一阵晕眩。耳边传来的是一阵吵杂的声音,这噪音直传薛沐寒的耳朵,让他有些烦躁,迷茫之中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围裙,上面还沾染着些许血渍污迹的胖子大叔站在薛沐寒的身前,正在伸手推晃着薛沐寒,一面推着,一面还叫嚷起来:“小伙子,喂,小伙子,你给我醒一醒,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

    睡觉?薛沐寒有些发蒙,对了,自己是带着黄厅长给的卷宗资料,熬夜在家里做犯罪分析的,兴许是看的太过劳累了,居然就睡着了。等下,就算是睡着了,自己也应该是在沙发上睡着的,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

    薛沐寒环顾了一下四周,从靠着的座椅上站了起来,眼前喧闹无比的地方,分明就是一个市场!简陋的搭设的棚子,下面罩着一个挨着一个的摊子,这是一个菜市场,而且是集市一般的菜市场。

    四周的人很多,不少人拿着竹篓子,在一个又一个的摊子上挑着蔬菜和鲜肉,眼前这个胖大叔跟前的摊子,是一个猪肉摊,猪肉按照类别挂在摊子上方的铁钩子上,下面是一个石头台子,台子的一边放着剁肉刀和斧头。在薛沐寒的记忆当中,他从未见过如此怀旧的菜市场和卖猪肉的摊子,似乎不属于他记忆之中的年代。

    周围人的穿着和买菜的竹篓子,薛沐寒也未曾见过,他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要买肉啊?你这里这睡了不少时间了,若是不是来买东西的,可不要影响我卖肉!”

    胖大叔看着薛沐寒呆滞的表情,有些皱眉不满的说道。明明一个长相清秀的小伙,怎么看着呆呆傻傻的,胖大叔甚至心理都有些犯嘀咕了。

    “抱、抱歉。”出于本能的道了歉,薛沐寒迷迷茫茫走出肉铺子,朝着市场外踱步出去,眼前看到的场景让薛沐寒有些无法和自己的常识联系在一起,现在是什么情况,薛沐寒完全没有头绪。

    “我是在家里的沙发上睡着的,怎么会突然跑到这么个陌生的地方来?”薛沐寒实在摸不清楚头脑,他如同好奇宝宝一般的左看右看着,径直走出了菜市场。

    “天南市第一农贸市场?”薛沐寒抬头看着市场上挂着的牌子,愈发的有些懵懂。农贸市场薛沐寒知道,但是天南市和农贸市场结合起来,薛沐寒就搞不清楚情况了,作为从小在天南市长大的孩子,他在记忆之中从未记得有这么一个农贸市场的存在,若是这里是天南市的话,那和他脑海之中的天南市差别也太大了一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沐寒浑身发冷,觉得一切都古怪极了。他莫名的走到一个书报亭边上,呆滞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感觉世界第一次在眼前是如此陌生。

    书报亭?!等下!

    薛沐寒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迅捷的从书报亭上拿起了一份报纸,那是一份天南日报,老旧的板式,却是新新的纸张,带着新鲜的油墨味,薛沐寒朝着报纸的最上端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1987年10月17日。

    这是报纸上的时间,黑色油墨的字体就像是闪电一样划开薛沐寒的思维。

    “小伙子,一份报纸1毛钱。你可不能免费在这里看的!”书报亭里面磕着瓜子的大妈看着薛沐寒的举动,有些不满的叫嚷起来。

    薛沐寒好似被惊醒了一般,闻声看向大妈,“大妈,今天是几月几号?那一年?”

    “报纸上不是写着呢么?”大妈奇怪的回应道,“10月17日啊?早上才送来的报纸,是今天的没错啊!”大妈还以为自己的报纸出了问题,赶紧拿出一份来对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让薛沐寒面色惨白起来。

    1987年10月17日?!别开玩笑了!自己睡了一觉就从2017年9月3日回到了1987年10月17日?这是搞什么名堂?谁给自己开了如此恶劣的一个玩笑?现在这个时间,甚至距离自己出生还有10年时间呢!

    然而周围的环境,手中的报纸,还有当前人们的穿着,无一不是说明着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恐怕是真的身处于80年代的天南市!

    薛沐寒自己的装扮却是没有变化,他穿着的是西裤和衬衣,因为回到自己家,什么还都没有收拾,所以即便坐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脚上依旧穿着皮鞋。他伸手进裤兜,甚至还拿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

    这是穿越了?

    薛沐寒面色发苦,穿越到了1987年的天南市?这算是开了一个什么鬼玩笑呢?

    镇静!快点镇静下来!薛沐寒不断的在心里叫道,1987年,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回到这个时间点上,10月17日,到底是个什么特殊的时间信号?突如其来的穿越到底是怎么回事?

    10月17日?!

    对了!薛沐寒猛然回想起来,这个时间点就是第一次确定蝴蝶花连环杀人案的第一个受害人的死亡时间节点!

    1987年10月17日晚11点到次日凌晨2点左右,蝴蝶花连环杀人案第一个受害人的死亡时间!这正是薛沐寒昨晚看的第一个卷宗的资料,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当时天南市警视厅刑侦大队案件报告!

    受害人是一个星期之后被发现的,那是一个不满17岁的少女,浑身没有一件衣服遮盖,被凶手以怪异的方式捆绑起来,之所以会被称作为蝴蝶花连环杀人案,就是因为每个死者的口中,都会被塞入一个新鲜的蝴蝶花,花朵完整,摘下来的时间甚至不会超过三个小时!

    这是天南市最早的,也是到薛沐寒拿到卷宗的时候,依旧没有侦破的连环杀人案件之一,是薛沐寒的父亲薛白20年来孜孜不倦想要侦破的重大案件之一,薛沐寒当然无比的熟悉,这也是黄厅长为什么会以师兄的身份,交给薛沐寒这个七个连环杀人案卷宗的原因!

    不过任谁也无法想到的是,薛沐寒竟然会穿越到案件发生前的时间点来!“大妈,现在是几点了?”薛沐寒整理了一下思绪,冲着书报亭的大妈开口问道。

    大妈愈发奇怪的看着薛沐寒,朝着市场边上,一个高高挂着的老式钟表指了过去,“那不是有么?中午11点17分。你这孩子不会有什么毛病吧?哎,警察的岗亭就在旁边五十米左右的地方,要不要我给你叫人来?”

    这个时代,有事找警察可不是一句空话。但凡是大事小事,找警察都能得到帮助。无论是多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一样。和薛沐寒生存的年代之中,警察已经转职搞警视方面的情况完全不同。

    “不,不用了。”薛沐寒对着钟表,把自己手机上的时间做了一个调整。

    现在是上午11点17分,刚才自己恍恍惚惚的,大约过去了有十几分钟时间,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苏醒的时间就正好是11点整。确认好了时间,薛沐寒呼出口气,眼神愈发的坚定起来。

    这个时间是有意义的!

    1987年10月17日!蝴蝶花连环杀人案第一个受害人遇害前的预计十二个小时!自己研究卷宗的时候,穿越回这个时间点,哪怕是再没有头绪,薛沐寒也能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突然回到过去,必然是冥冥之中某种意志的安排。为什么是这个时间,为什么是这个地方?若说和连环杀人案没有关系,薛沐寒绝对不相信!

    这是要让自己掌握先机,拯救受害人?!还是抓捕住哪个凶狠的连环杀手?!总之,无论是哪一点,都不允许薛沐寒继续在此迷茫着浪费时间!

    快点回想起来!第一个受害人的情况!

    薛沐寒闭上眼睛,仔细回想昨晚看到的第一个卷宗里面的情况,受害人不是什么无父无母的存在,案件在发生后,对方的家庭是报了人员失踪的,直到一个星期之后发现尸体,才确认被害。对于受害者,卷宗里面有详细的记载。

    那是一个名字叫做张朵的少女。17岁,在天南市师范附中上学,从对方的死亡时间上来看,张朵很有可能是在放学之后,就被凶手绑架,在经历数个小时的折磨之后,死于今晚11点到次日凌晨2点。

    如果不是看过照片和当时的记录,薛沐寒也想不到世界上会有如此心理变态残忍的凶手,以极端过分的手法杀死一名未成年的少女。即便在这个年代,蝴蝶花连环杀人案也是非常难以让人接受的极端杀人案件,在社会上闹出了不小的反响。

    此后的1年中,近乎每1个月都会发生一次蝴蝶花连环杀人案,一直到一年过后,连环杀人案才不再发生。天南市从张朵案开始,会有9名少女死于蝴蝶花连环杀人案之中,这几乎是天南市警视厅的耻辱。

    凶手具有极高的反侦察手段,且在1987年这个时间,没有dna检测技术,甚至刑侦手段也不完善,大多数只能依靠群众举报或者目击者证明来进行判断,这甚至会造成不少的冤假错案。

    好在天南市的警察系统之中,很早就注重证据的采集,作为最早接触刑侦技术并进行试点的单位,天南市保持了非常好的司法秩序,基本没有屈打成招的事件发生。1985年的时候,天南市就已经采用了证据链这样的司法判定要求,并且建立了规章制度,1987年已经执行了两年。事实上,法律的形成在1979年就已经完善,但是各地的执行进度不同,才最终导致结果的不同。

    薛沐寒回到这个时间点,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他心里已经做了决定,既然上天让他回到这个时间,那么他就要不辜负这个机会。

    “绝对要抓住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薛沐寒心里默默的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