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空探案录 > 第一章 薛沐寒
    薛沐寒清理了一下嗓子,眼神略微有些紧张的看了看讲台下面,那摸样有点像是出窝找食的兔子的眼神,似乎警惕着什么并不存在的猎食者一般。他会有现在这样的神情,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为薛沐寒正在一个会场之中,这是警视厅顶层的大会议室,而他将要代替自己的导师,杨国帆教授,在此做一个关于犯罪侧写的专题报告。这是他第一次在如此多的人面前做报告讲演,之前,他甚至连在超过五人的小组之内都未曾发过言。这明显是杨国帆教授的刻意锻炼,否则无论资历还是性格,薛沐寒都不会是最合适的对象。

    因为薛沐寒只是一名研究生,虽然可以说是天才研究生。

    他以十六岁的年纪考入上京警察大学犯罪行为分析专业,而后十九岁跟着全国有名的刑侦专家杨国帆教授上研究生,成为教学助理,如果不是天才,是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过薛沐寒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宅男的性格,多数时候只是在背后对案卷进行分析,写分析报告,没有跟着刑警们出过外勤,也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杀人案。

    不过超越常人的天赋却能让他在卷宗之中看到不少其他人注意不到的线索,这也是为何杨国帆教授如此看重他的缘故。这次到天南市来,杨国帆教授不仅仅是想让薛沐寒在天南市警视厅做一个报告而已,老教授已经给厅长黄诰打过招呼了,薛沐寒做完报告之后,就要在此开启为期三个月的实习。

    这是真正的刑警实习,会去案发现场,会见到尸体的实习。杨国帆教授为了锻炼自己的这个弟子,也算是不遗余力了,他虽然是刑侦方面全国有名的专家,但是能给争取到这个机会,也是欠了不少的人情的。

    薛沐寒自己还不清楚这一点,他现在的主要精神,都放在即将开始的报告上,他满手心都是汗,表情也很是僵硬,在主持人介绍完自己的身份之后,全身跟常年失修的机器人一样的,别扭的走到话筒前,有些尴尬的呼出口气。

    “额,大家好。”

    十九岁的大男生腼腆的笑着,也是带着场下不少的刑事警察笑了起来,大家也是很少见这么一个学生跑来做什么报告的,这不是什么嘲讽的笑容,却是觉得台上的薛沐寒有些可爱,发出的善意的笑声。

    清了清嗓子,薛沐寒开始了自己的报告。“犯罪侧写,是通过对作案手法、现场布置、犯罪特征等的分析,勾画案犯的犯罪心态,从而进一步对其人种、性别、年龄、职业背景、外貌特征、性格特点乃至下一步行动等做出预测,以便警方缩小搜捕范围,及时制止犯罪行为的延续。这是一门很广泛的学科,目前已经应用于各个城市的刑侦分析科室内。天南市,是我国最早期试点建立犯罪侧写分析科室的地方。。。。。。”

    “目前的罪犯,他们懂得反侦察手段,懂得掩盖自身的犯罪行为,懂得变装化妆,学历知识也是越来越高,高智商犯罪已经成为常态。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三个月前的天南市2.21特大杀人案,犯罪分子就是熟知街道监控布置以及监测画面方位,从而躲避开多个关键的监控画面,导致分析和确定嫌疑人的时候困难重重。”

    “当然,对方熟知监控布置情况这件事情,也说明了嫌疑人很有可能是在社区做过协警的人员。当时天南市的刑侦分析科,就曾经得出这个结论,把嫌疑人的范围大幅度的缩小,最终才能在十二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内,成功抓获罪犯。这就是犯罪侧写的成功运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薛沐寒渐渐没有了开场的紧张感,慢慢开始讲解起自己最熟悉的内容,关于卷宗和案件的分析,紧张感消失的同时,薛沐寒的声音和动作也都大了起来,整个人显的很是兴奋。

    “犯罪侧写的最广泛应用,还是在于连环杀人案件。分析犯罪者的行为和作案现场的情况,从而针对犯罪者的形体,年龄,心理等方面进行分析,形成图谱,根据图谱确定犯罪者的情况,逐步缩小嫌疑人范围。在全国自87年到现在的133起特大连环杀人案中,35起的侦破全是依靠侧写和侦查建的功。”

    薛沐寒侃侃而谈,他跟着杨国帆教授是国内犯罪侧写方面的专家,所以薛沐寒跟着的这一年多时间接触了不少的案件实况和分析,甚至参与了两到三个案件的侦破,虽然只是提供报告分析信息,但是却实实在在的给刑侦方面提供了非常有效的信息。全国的案件信息,薛沐寒是有接触的权限的,再过半年,薛沐寒也要面临研究所毕业论文的撰写问题,以杨国帆教授的严格要求,太小的课题薛沐寒可过不了导师这一关的。

    台上的薛沐寒在讲,台下的杨教授和天南市警视厅厅长也在聊天,黄诰是杨教授的学生之一,对于这位恩师,黄诰可是尊重的很。

    “导师,这么说,这个就是你的关门弟子了?我们的小师弟?”

    “没错,虽然在刑侦方面还是个新手,但是很有潜力。他复盘你七年前办的那个案子,花了不到四个小时,就找出了你当时花了一个星期才分析出来的犯罪者特征。这小子是个天赋型的人才,若是发挥好了,估计会很有用。”

    “说起来,这小子的父亲还是我的手下呢。一个精明强干的老刑侦队长,可惜天不遂人愿,那场车祸,这可怜的孩子也是成了孤儿。”

    黄厅长有些悲伤的叹了口气,薛沐寒的父亲叫做薛白,是和黄厅长同岁,并且一起参加工作的老刑警,薛白原先是部队上的,20岁转业到了天南市警视厅就任刑侦大队探员,作为部队侦察兵的薛白,无论是观察力还是判断力都非常出众,在天南市警视厅内,破获过无数起重特大案件,被很多天南市的警察后辈们崇拜。

    可惜的是,三年前的一场车祸,让这个年仅52岁的老刑警不幸去世。连带的还有薛沐寒的母亲,天南市七彩珠宝集团董事长卢巧,一起命赴黄泉。

    这是一场悲剧。薛沐寒也是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颓废才恢复回来,他一直视自己的父亲为偶像,自小跟着父亲一起耳读目染,加上本身天赋十足,才有十六岁考上上京警察大学的壮举。

    这可和一般的警察学院不同,这里培养的是知识面非常全面,能力出众的探案专家,甚至在上大学的第一年就会被授予警衔,毕业的时候,大多数都能直接成为二级警司。

    这可要比起正儿八经的从小警员做起,好一点三年一个晋升,不好的五年都不一定提拔的情况要来的好的多了。获得如此优良待遇的同时,当然也会让人嫉妒。所以警察之中也分派系,一个是行动派,一个是学院派。两者之间并不是很对付的。

    “导师对小师弟有信心,我也想看看他有他父亲的几层成色。”黄厅长蓦的笑了起来,宛如一个老狐狸。“若是他没有这个本事,我这个做叔叔的可不会让他去干警察这个危险的行当。老薛唯一的儿子,我可不会客气。”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杨教授也是笑了起来,“别小看他。我不知道他的父亲相关的情况,但我信任自己的眼光。你可以把我的话当做是参考或者是建议,总之,别小看他。”

    报告做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薛沐寒讲的口干舌燥,但是他准备了一个星期的讲稿并没有白费,会议室内所有刑侦相关的警察都鼓起掌来,对于薛沐寒浅显易懂,深入简出的报告给予了毫不吝啬的赞扬。

    薛沐寒在台上连连鞠躬,很是腼腆,按照刑侦队那几个师姐的说法,就是可爱。不过没有等那些想要打招呼的师姐们围过来,黄诰这个厅长就率先走了过去,拍了拍薛沐寒的肩膀,“讲的不错。薛小子,想不到三年后,你会以这个方式回来。”

    “黄叔叔。额,不,黄厅长好。”薛沐寒有些面红的朝着黄诰开口说道,却是被黄诰挥手打断了,“先别叫厅长,我还要考验考验你的本事呢。你能不能叫我厅长,那要看你有没有能在天南市警视厅站住脚的本事。”

    考验么?薛沐寒心里有些发笑,当时他一门心思的想要跟着杨教授学习的时候,杨教授也是给了自己一个考验来着,梳理案卷,还是已经结案的那种。

    只不过当时杨教授并没有给出结案最后的结论,仅仅是给出了线索和嫌疑人,要让薛沐寒根据线索进行犯罪侧写,从而对嫌疑人得出分析结论,最终确定凶手是谁。

    这虽然有点开玩笑的性质,但是却是考察薛沐寒有没有侧写天赋的最佳手段,而薛沐寒以三个卷宗确认凶手正确,两个卷宗无法给出结论为结果,最终获得了杨教授的青睐。

    薛沐寒当然知道黄叔叔也是杨教授的弟子,否则也不会上杆子想要去拜入杨教授的门下。考验这样的情况,看样子是杨教授这一门的传承,黄厅长都要对薛沐寒来上这么一场。

    “你清不清楚天南市的七大疑难案件?”黄诰眯着眼睛问道。

    薛沐寒的表情一愣,随即严肃起来。他当然知道,甚至说,薛沐寒再清楚不过了。这是薛白,也就是薛沐寒的父亲,二十年如一日,时时刻刻都不愿意放下的特大案件,在天南市的历史上甚至享有恶名,天南七大连环杀人案。

    作为薛白的儿子,薛沐寒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几个案件呢!而且本身薛沐寒的研究生报告课题,就准备选取这七大连环杀人案作为研究课题的!

    看着薛沐寒的表情,黄厅长自己也有了答案,他放声笑了出来,“还真是老薛的儿子,既然你知道,那问题就简单了。我要你在一个星期之内,随便挑选七大案件之中的一件,形成你自己的分析报告。最重要的是,要在前人的发现上,找出未曾发现的点。若是做到了,我就认你这个实习生!”

    天南市的七大案件,这几乎是进入刑侦的必修课了。任何一个进入天南市警视厅重大案件分析室的刑警,都要经历这么一课————想要进来,就拿出点本事来。

    不开玩笑的说,自七大案件第一个案件发生建立以来,每一个在天南市参与刑侦工作的警察都学习研究过卷宗,并且或多或少的提供过自己的思路和想法。从第一个案件发生到现在,已经经过了30年的时间,天知道有多少警察研究过卷宗的内容,前后能够想到的线索,调查过的点又有多少?

    在这样的积累上要提出新的研究方向?这不是考验,这是不折不扣的为难。

    然而薛沐寒哪有这样的想法,对于本身就很想研究七大案件的卷宗,平日里只能看着相关资料,不能一观究竟的自己而言,即便是黄厅长的要求再苛刻,薛沐寒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拿到卷宗的机会!

    原始卷宗之中的线索和记录,那可不是其他什么笔录或者走访调查可以比拟的。这里甚至有当时确定的嫌疑人的问询情况记录,以及当时受害者家庭的调查记录,以及第一手案发现场的情况。这是非常珍贵的资料,能够给侧写提供不少的依据。

    薛沐寒突的笑了起来,“提供新的观点?说不定我都把案子直接给破了呢。那时候黄叔叔你怎么说?”

    黄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小子要是能有这本事,老子直接特招你进我们厅重案研究室!”

    时间渐渐到了晚上。

    三年前离开家,去了上京的薛沐寒,事别三年之后,却是又回到了天南市的家里。这是一栋老别墅,民国时期就建好的老院子。即便是薛沐寒去上京上学的这三年,别墅也一直被维护的很好,毕竟薛沐寒家里并不缺钱,他可是继承了数亿资产的七彩珠宝集团的。

    不过薛沐寒不管经营,由着他的舅舅帮忙,给找了职业经理人打理公司,薛沐寒即便什么都不做,一年也能收入上千万。

    而且,薛沐寒的兴趣并不在从商上,比起考虑什么更赚钱,他更喜欢研究档案卷宗。尤其是当下他拿在手里的,天南市七大案件的原始卷宗。几乎比拿着最新出炉的侦探小说更让他兴奋。

    薛沐寒可不准备浪费时间,难得拿到原始卷宗,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薛沐寒完全是做好了不眠不休的准备,他抱着卷宗进了屋子。

    虽然时常有打扫,但是屋子之中的家具上面都有防灰的布子盖着,薛沐寒懒得处理,只是掀开了沙发上盖着的布子,小心谨慎的把卷宗安次序放在茶几上,先行打开了时间最久的,自己的父亲刚转业到天南市警视厅,就遇到的重大案件。

    1987年—1988年,一年时间内,发生了9起恶性连环杀人案,又被称作为蝴蝶花连环杀人案。

    在80年代,那时候的刑侦技术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侦查和询问手段也没有现在这么的具有技巧和针对性,很多历史记载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可以作为参考的地方了。

    现在,薛沐寒就要在这种“古老”的卷宗基础上,去建立自己对于凶手的侧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