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吹神 > 第一七七章 这馆特么没法踢了!
    杀人太极拳!

    哦了个草还有这个流派呢?!这个头一次听说啊这个!

    “哗!”萧晨心顿时就惊呆了啊!她满眼小星星的看着张小剑,叫道:“剑哥剑哥!我要看杀人太极拳!我要看杀人太极拳!你展示给我看好不好!”

    “可以啊,”张小剑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之后道:“那个啥,离我远点啊,这杀人太极拳威力可大,碰到了非死即伤,我平时轻易不敢用的,怕惹麻烦。不过只是展示一下自然没有问题。”

    “好的好的!”萧晨心一脸的期待:“剑哥我保证躲远远的!”

    “恩,准备了!”张小剑说完这话之后,走到场地中央。

    整个太极大院里面所有人全部都屏息静气,就等着看张小剑的这个杀人太极拳到底是什么玄虚。

    “教练,”金在贤皱眉,问身边的教练:“你说这杀人太极拳,真的假的?”

    教练笑了笑,道:“太极拳哪有这个流派,肯定是吹牛逼!”

    “恩,”金在贤点头:“我看也是。”

    他们俩在那抱着胳膊观看,张小剑这边却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双手握拳,一声大喝

    “杀人·太极拳!”

    “哧啦!”伴随张小剑的这一声大喝,顿时哧啦一声,他的头发就全部都竖了起来,浑身电光闪烁,一身黑色中山装猎猎作响,双眼之中电光缭绕!

    至高逼格·超级赛亚剑!

    “震惊点数+25!+37!+49!+38!……”

    一群人全部都看的懵逼啊!

    这特么还带变身的?!

    看这架势,这战斗力得特么破一百万了啊!

    “呼……”张小剑呼出口气,双眼精芒闪烁,这就开始了来自系统的那套完美级太极拳!

    前面说了,这功夫分干什么用。

    擂台战有擂台战的功夫,战场杀人有战场的功夫,而张小剑从系统兑换的这套太极拳,就是用来在小规模战场上的功夫!

    画圈,行云流水!

    出拳,迅如雷霆!

    张小剑接下来的每一招每一式,无不带着莫大的威能,防守滴水不漏,进攻势不可挡!

    “杀人太极拳,”张小剑边给萧晨心展示边给他解说:“讲究的是借力打力!这个借力打力,指的可不是四两拨千斤,四两拨千斤重在防守,杀人太极拳重在杀敌!借力,你攻我十分力,我就借你十分!”他说到这里刚好一个守势,之后猛地一招进攻:“再加上我自己的十分力,就有二十分力!五百斤的力气能打出一千斤的强度!这才是杀人太极拳的精髓!”

    他边说边在场内缓缓游走,脚下的步子总是平擦着地面趟着出去,仿佛是在泥浆之中趟着走。

    这么游走了一圈,之后走到院子内的一颗碗口粗细的柳树边上,呼吸吐纳,一股力量贯通全身,整个人如同起飞的凤凰!

    右掌画圆,嘭的一声,一掌拍在那棵柳树上!

    顿时“哗啦”一声大响,那棵柳树整个都剧烈的摇晃起来,树上还没掉光的叶子,全部都被张小剑这一掌给拍了下来!

    落叶缤纷之中,张小剑双手猛的提到眉心,随后缓慢下按到腹部,左脚轻轻朝地面一踩,吐了一口长气:“呼……”

    收功!

    柳树:“我特么得罪谁了这是……”

    “系统:来自金在贤的震惊点数+86!”

    “震惊点数+45!+36!+29!+47……”

    一片震惊点数刷屏啊!

    全场所有人全部都懵逼了啊!这特么刚才是眼花了吗?!这杀人太极拳这威力,也太大了吧?!

    那棵柳树几乎有碗口粗啊!

    一般人别说能把这棵柳树一掌拍的乱晃,就算是能把它摇上一下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啊!

    “剑哥你简直太棒了!”萧晨心看的双眼都是心型啊:“这杀人太极拳也太厉害了!教我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嘛……”

    “这还厉害吗?”张小剑却是轻轻叹了口气,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摇了摇头,道:“唉,我的这杀人太极拳之风雷神掌还是练的不到家,真正练到高深处,这一掌就应该是把这棵树拍断而不是只晃上两下了。唉,看来还是功夫不够精深啊……”

    他说到这里,一脸的遗憾,感叹了好一会,之后这才想起踢馆的事来。

    扭头正看到已经彻底被震懵逼的金在贤,顿时笑了起来:“诶,你们怎么在这?打完了吗?谁赢了?”

    “我……”金在贤彻底懵逼了啊!这句话要怎么回啊?

    他憋了老半天,这才看向一旁的孙天成,问道:“这个人是谁?”

    孙天成差点没憋出内伤,强忍着一本正经的板着个严肃脸,边摸着胡子边说道:“这是我们道馆的保洁员。”

    “系统:来自金在贤的震惊点数+99!”

    金在贤差点没被吓死啊!

    这特么一个保洁员就有这种实力?!

    后面的一群弟子憋的场子都抽抽了啊,拼命的捂住嘴不叫自己笑出来。

    “对,”孙柔这时候果断的落井下石:“张小剑,这位金在贤金兄刚才说要挑战你!他说有没有人敢跟他比试!”

    “好啊,”一听这话,张小剑顿时瞪大眼睛,一脸的欣喜:“我正愁找不到对手,一般的陪练太弱了一招都扛不住……诶,你干啥去?我让你一只手!”

    金在贤黑着脸就往车那边走!

    这馆特么没法踢了!

    一个保洁员都这么牛逼,再待下去难道想被他揍到过年吗?!

    可是他想走,张小剑不干啊:“诶你要干啥啊?我再让你一只脚总行了吧?!”

    “两只!两只脚!你别走啊!”

    “我用脸打你总行了吧?”

    金在贤郁闷的都要哭了啊!这特么简直就是标准的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啊!

    谁特么能想到一个保洁员居然走这么牛逼啊!

    一群韩国人灰溜溜的就上了汽车,张小剑还不干呢:“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妈蛋,你说来踢馆,结果连挑战都不敢?给哥等着,哥去踢你的馆去!给哥等着啊!”

    其实本来金在贤是合计一走了之的,可是一听张小剑要去踢馆,这就没法走了,当即从车上下来:“你刚才说,你要去踢我的馆?!”